第四章 男孩
月上蓑衣客2019-11-15 17:593,863

  闻峰伸手推开了便利店的大门,梦影看了看目光有些呆滞的闻峰,“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闻峰摇了摇头,“老实说,我也不清楚……”

  梦影疑惑的望着闻峰,“那个女人呢?”

  闻峰没有马上回答,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纸箱,“刚才……”

  闻峰将刚才发生的一切告诉了梦影,梦影听罢露出了震惊的眼神,“这……太不可思议了……”

  “或许咱们会卷入什么事情吧?”闻峰看着纸箱说道。

  梦影叹了口气,“不是个简单的事情,但我觉得还是先报警比较好。”

  闻峰点了点头,随后伸手拆开了眼前的纸箱。

  纸箱打开的一刻,闻峰与梦影彻彻底底的陷入了巨大的震惊与沉思之中----纸箱之中躺着一个正在熟睡的男孩!

  那男孩看起来六七岁的样子,看起来非常非常的瘦弱,一只眼睛缠着厚厚的纱布,细小的胳膊上有着大片的淤青。

  闻峰小心翼翼的摸了摸男孩的鼻息,“还活着……”

  便利店内的空气令人窒息,梦影颤抖着双手拨通了警察局的号码……

  “怀特警官,我知道你不信,其实我到现在也不信,但事情确实是这样……”

  怀特警官听罢摸了摸鼻下的胡须,“我信,因为有监控。”

  闻峰耸了耸肩,“谢谢您难得的英明……”

  怀特警官抿了抿嘴唇,“该死的万圣节!这位女士,你跟我来一下,我有问题需要问你。”

  稍稍回过神来的梦影点了点头,“好的。”

  两个人来到了便利店的门口,闻峰一个人坐在椅子上依然在回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就在这时,那个熟睡的男孩突然皱了皱眉头,察觉到男孩动弹的闻峰立刻站起来走了过去。

  那个男孩慢慢睁开了眼睛,看起来十分虚弱的样子,闻峰有些担忧得看着眼前的男孩,“孩子,你醒了?”

  那男孩睁开眼睛看着闻峰,“爸爸……”

  刚刚走到门口的怀特警官与梦影连忙回头看了过去,闻峰听罢被吓了一跳,“不……孩子你认错人了吧?”

  怀特警官疑惑的走了过去,“这是怎么回事?”

  闻峰连忙摆手,“你问我,我问谁去啊……”

  怀特警官看了闻峰一眼,随后伸手摸了摸男孩的小脑袋,“亲爱的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摇了摇头,“不知道……”

  “你从哪来啊?”

  “不知道……”

  怀特警官伸手指了指闻峰,“那你认识他吗?”

  “他是我爸爸……”

  “不是!”闻峰连忙否认,怀特警官立马伸手打断了闻峰,“现在我没问你,你不要插嘴。”

  闻峰一脸诧异的看着怀特警官,“不是,我……”

  “那你妈妈是谁?”

  小男孩继续摇头,“不知道……”

  “你多大了?”

  “不知道……”

  “哦,可怜的小家伙。”怀特警官站了起来,“池闻峰,华人,24岁,未婚……说吧年轻人,你都做了什么?”

  闻峰捂了捂脸,“我什么都没做,这孩子我都没见过。”

  “没见过也不一定就不是你的孩子,这种案子我见过很多,我觉得你有必要跟我回去做个亲子鉴定,因为这对案子很重要。”

  闻峰狠狠甩了下胳膊,铝合金的假肢一下子掉在了地上,“天哪,冤死我了,这怎么可能?!除非卫生纸能怀孕!”

  “如果你是无辜的,我会还你的清白的,但至少我觉得这孩子和你长得还是比较像,扁平的脸庞、单眼皮、黄色的皮肤。”

  “这儿有的是黄皮肤的人好不好?!”闻峰喊道。

  怀特警官抬了抬手,“不要激动,请二位跟我走一趟吧。”

  闻峰挠了挠头发,“啊……那好吧,麻烦你替我给我老板请个假……”

  闻峰跟着怀特警官走到了门口,小男孩虚弱的朝着门外喊道,“爸爸,你去哪?”

  “别叫了!”闻峰没有回头崩溃的喊道。

  小男孩伸手捡起了闻峰的假肢,“爸爸,你的东西掉了。”

  梦影伸手接过了假肢,“乖,我交给你……你爸爸……嗯……”

  说罢,梦影起身也准备离开,突然,小男孩伸手拉住了梦影的裙子,“你是我妈妈吗?”

  梦影一脸的惊恐,“别乱说,孩子……”

  临走时梦影将货架上的一盒巧克力扔给了小男孩,一名年轻的警官将小男孩抱了起来,“乖,大人有些事情需要处理……”

  审讯室中,闻峰一脸无奈的看着怀特警官,“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还要我怎样……”

  “那个女人和你什么关系?”怀特警官问道。

  闻峰喘了口大气,“你刚刚不是都问过了吗?我根本不认识也没见过她,莫名其妙帮了个忙,就得到了这么一份大礼,我也很懵逼的好不好!”

  怀特警官将信将疑的看着闻峰,“那个男孩……”

  “警官,我是处男!我知道24岁还是处男这件事很丢脸,但我真的没有说谎啊!”

  怀特警官见实在无法从闻峰的口中得到任何线索,点了点头,“看来只有等待亲子鉴定的结果了……”

  闻峰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哦……好吧……”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对视着,一时间,审讯室内陷入了沉默。

  过了一会,审讯室的门外传来了频率适中的高跟鞋的脚步声,过了一小会,脚步声突然停了下来,与此同时,门外传来了一个相对低沉的女人的声音,“怀特先生,请来一下我的办公室。”

  “好的,马上。”说罢,怀特警官收拾了下手头的资料起身离开了自己的座位上。

  闻峰看了看站起身来的怀特警官,“问一下,这里一会管饭吗?”

  怀特警官微笑了一下,“抱歉,忍耐一下吧。”

  此时此刻,李建的家中。

  小爱与小含在客厅的地毯嬉闹着,李建一个人呆呆的望着窗外,即将落下的夕阳依旧那样醉人。

  这时,不知何时来到李建身后的张雪悄悄的将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有心事啊?”

  李建摇了摇头,“没有……”

  张雪温暖的笑了笑,“没有就没有吧,来厨房帮下忙,闻峰和小影马上就要来了。”

  李建点了点头,“唉,赶紧准备吧,除非惹事进了警察局,否则他俩一向准……”

  话没说完,客厅的座机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李建连忙走过去,拿起了电话,“喂,您好?”

  “您好,请问是李建先生家吗?”

  “中文……啊,是的,请问您是?”李建问。

  “非常抱歉打扰到您,我是小镇警察局刑侦组的沈薇,您的朋友池闻峰与李梦影现在正在警察局中,请您来一下。”电话另一头非常礼貌的说道。

  李建抚了抚额头,“啊……这俩没正形的又捅嘛篓子了?!”

  “他二人是一起凶杀案的重要目击证人,根据我们的调查,或许与白骨案有着一定的关联,我想您一定能听懂我所说的吧?”

  李建手持着电话,面色凝重,双方沉默了半晌,电话另一头的女人平静的说道:“虽然很抱歉打扰到了您的生活,但请您务必来一下,谢谢……”

  说罢,电话另一头率先挂断了电话。

  “嘟……嘟……嘟……”李建整个人沉默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这时,电话中传来了一个温柔的声音,“快去吧,以前你那混蛋劲哪去了?”

  李建愣了一下,回过头去,张雪手里拿着卧室中的无绳电话,从厨房走了出来。

  李建看了看她,张雪微笑了一下,将电话轻轻的抛在了沙发上面,“早点回来。”

  沈薇放下了电话,怀特警官与她相对而坐,“探长,可以开始了吗?”

  “人还不齐。”沈薇说。

  “法医骆嘉诚?”怀特警官问道。

  沈薇点了点头,“是的。”

  怀特警官耸了耸肩,“好吧,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嘿,大叔,我可听到了!”一身白色法医制服的骆嘉诚从外面走了进来。

  沈薇示意骆嘉诚赶紧坐下,随后打开了自己的电脑,“关于近日发生的事情已经不用过多赘述了,小镇已经不再太平,嘉诚,白骨案的鉴定结果如何了?”

  骆嘉诚拿出了自己平板电脑,“案发现场共有白骨42具,女尸1具,女尸身份已经确定,系房主布莱恩先生的妻子,玛丽;真正的死亡时间为案发前一天,尸体明显经过了保鲜处理,从而制造出了死亡不久的假象,死亡原因为割喉而亡,根据颈部伤口检验,是长刃利器所致,其锋刃尺寸至少在30公分以上;至于固定在尸体手部与脚部的钢钉,全部为死者死后凶手所为。”

  沈薇喝了口水,“这正是疑点的所在,将已经死亡一天的尸体用钢钉固定在屋顶之上,这么做究竟是何意义呢……

  骆嘉诚划动着平板电脑的屏幕,“42具白骨中有2具系小镇当地无业青年,科尔以及……怀特警官的儿子,马克……”

  怀特警官面无表情的看着骆嘉诚,“说下去……”

  “一起来……还一起死……”怀特警官说道。

  “40具白骨的形成原因系闪电与埋藏在地板下的高密度导体产生高电压与高度火焰所致,但根据对部分尸骨检测中得知,闪电产生之前公寓内发生过冷兵器一般的肉搏,利器所致的伤口与痕迹直达骨骼。”

  沈薇慢慢放下了水杯,“可是近日并没有发生雷电天气,镇内的高压电线也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故啊?”

  “而且刚才你提到了高度火焰,如果真的产生了高度火焰并且将人的血肉烧成白骨,那为什么公寓墙壁与外楼却能够平安无事呢?按道理公寓及四周的房屋应该早就淹没在火海之中了。”

  骆嘉诚抬了抬眼镜,“探长,白骨案事关重大,死亡人数之多、案情之复杂已经超乎你我的想象与预期,所以……”说着,骆嘉诚抿了抿嘴唇,“怀特警官,无意冒犯,但我觉得我们应该二探现场。”

  怀特警官看了看年轻而目光坚定的骆嘉诚,“或许年龄的增长让我的思想有些腐朽,但为了破案,我愿无条件服从命令。”

  俩人正说着,沈薇站了起来,“正如嘉诚所说,此案的复杂程度已经远超你我的预期,在二探现场之前,我们还要等待一位新同伴。”

  “新同伴?”怀特疑惑的说道。

  沈薇点了点头,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请进。”

  一名警察从外面走了进来,“探长,有个叫李建的华人说要见您。”

  “知道了。”沈薇面带微笑的看着骆嘉诚,“嘉诚,咱们的新同伴来了……

继续阅读:第五章 警方的邀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骨公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