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密室惊魂
月上蓑衣客2018-06-08 13:033,386

  “新西兰的鼠害果然很猖獗啊……”李建面无表情的说道。

  骆嘉诚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凶手居然用老鼠去铺设电线,真是让人无法想象……”

  李建点燃了一根香烟,“凶手这个词看起来已经并不准确了,准确的说应该是凶手们。很明显,这是一场早有预谋的大规模谋杀,整个案子作案的构思、设计以及执行绝非是一人之力可以完成的,只是这些人究竟是谁?他们为什么要来到这,按我家小爱提供的证据,这群人应该是分为两批,约定在此相聚。”

  “一批华人,一批日本人。但他们为什么要来到这里呢?”

  李建摸了摸下巴,“这也正是我们目前急需要知道的。”

  “怀特警官已经去调查那些人的身份和来历了,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望着后院的草坪,李建陷入了沉思,“华人……日本人……难道……”突然,李建眼前一亮,仿佛想起了什么,“或许……”

  “或许什么?”骆嘉诚疑惑的看着李建。

  “其实……这里有一间密室。”李建说。

  “密室?!”骆嘉诚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情,“这里?”

  李建点了点头,“是的,布莱恩先生是个关于汉学文化的收藏爱好者,他亲口对我说过,密室里都是他游历于中国与日本时积累的藏品。”

  “真是不可思议,居然会在自己家的后院建个密室。”

  李建笑了一下,“我第一次看到时也很惊讶,甚至觉得有些神奇。”说着,李建开始蹲在地上摸索了起来。

  过了一会,李建不经意间仿佛在草坪里摸到了什么,连忙跪在地上拨开了杂乱的草坪,一台小型的机器露了出来。

  “指纹机?”骆嘉诚疑惑的蹲在了李建的旁边,“看来密室需要录入指纹才能打开。”

  李建沮丧的摇了摇头,“啊……该死的高科技!”说罢,李建随意的按了一下扫描指纹的地方。

  “指纹正确。”机器突然发出了清脆标准的语音提示,刚刚站起身来的骆嘉诚听到声音立刻停了下来,回头一看,李建一脸的诧异的看着手中的指纹,“这……这怎么可能?!”

  骆嘉诚“太不可思议了,除非你和布莱恩指纹完全吻合,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俩人正说着,一块木板连同盖在木板上的草坪突然掀了起来。

  李建急忙走了过去,定睛一看,“对,这就是密室的入口。”

  骆嘉诚依旧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神情,“居然还真的有地道,咱们赶快下去看看吧!瑞克,把手电打开!”

  李建望着密室的入口若有所思,待他回过神来,骆嘉诚与瑞克已经顺着入口的扶手爬了下去。

  “喂……唉,这孩子……”说罢,李建也跟着二人一起爬了下去。

  李建刚刚下去,距离三个人下去的密室入口不远的地方,一块差不多大小的木板突然自己掀了起来,一双黑色的眼睛四下看了看,从里面爬了出来。

  那个黑影将自己的脸遮了起来,爬出来之后,见四下无人,那黑影急急忙忙的盖上了木板,并用绿草将其遮挡了起来,随后一阵风似的离开了后院。

  三个人走了进去,密室中的一切都与李建上次进去时一模一样,就连密室当中那略显潮湿的空气都是那样的熟悉。

  李建完全下来之后第一眼便下意识的朝摆放棺材的位置看了过去……

  之前摆放在密室中央的棺材,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悬挂在密室顶端的铁钩,那铁钩之上,竟挂着一具血淋淋的尸体……

  那尸体如同鱼饵一般被铁钩贯穿了整个身体挂了起来,李建瞪大了双眼,急忙朝着尸体跑了过去,“布莱恩先生……”

  “布莱恩先生!”李建不停的大喊着,一旁的骆嘉诚和瑞克脸上纷纷露出了惊恐的目光……

  布莱恩先生的胸膛被铁钩贯穿并挂了起来,锋利的铁钩之上还残留着些许的内脏,面色惨白、四肢下垂,低着头闭着眼睛就像一个虔诚的信徒,一动不动。

  突然,李建仿佛发现了什么,伸手将布莱恩先生已经下垂的手臂拉了起来,“食指被切断了……”

  李建咬了咬嘴唇,放下了布莱恩先生的已经无力的手臂,随后将目光转向了周围的藏品,依然是那些看着十分眼熟的瓷器与青铜器,青花瓷、釉里红、美人醉、就连摆放的位置都没人动过,还有那些带着深深历史痕迹的青铜编钟与器皿,一个个仿佛正在沉睡的老人。

  前方的摆满兵器的兵刃架子的正中央,依然是那一柄令人印象深刻的狼筅……

  “尸体已经开始腐烂,潮湿条件会对尸体检验造成一定影响,但目前我可以确定,死者的死亡时间至少在三天前。”骆嘉诚说道。

  李建回过头看了一眼骆嘉诚,“不可能,我最后一次见到布莱恩先生就是在三天前,我亲眼看到他开车出门,虽然我们当时没有打招呼。”

  骆嘉诚将工具收了起来,“这里的气温与环境不利于尸体检验,我回去之后会仔细检验的,瑞克,帮我把尸体弄下来。”

  李建点了点头,“那就辛苦你了,我去把这些告诉你们老大。”

  “李大哥,你等我们一下。”

  “这里没有手机信号……”李建没有回头平静的说道。

  李建的内心久久不能平复,他一点一点的走到了密室的入口,一只手搭在了入口的扶手上却并没有爬上去,而是陷入了沉思。

  骆嘉诚看了看李建的背影,叹了口气随后将身子转了过来,“他是个重感情的人,瑞克,来搭把手。”

  骆嘉诚和瑞克两个人一起将布莱恩先生的尸体从铁钩上摘了下来,银色的铁钩所贯穿的部分已经被染成了血黑色,配上残留的内脏残渣与密室里微弱的灯光,令人毛骨悚然。

  骆嘉诚与瑞克一起将尸体平放在了地上,骆嘉诚蹲下地上开始检查了起来。

  密室再次陷入了寂静之中,但惊吓与诡异的事情却并没有就此结束,就在骆嘉诚蹲在地上仔细验尸的时候,突然,前方用来摆放兵器与兵刃架的墙上竟令人猝不及防的飞出了一个绑在铁链上的钩子,直奔骆嘉诚与瑞克而来……

  那绑在铁链上的钩子飞出之后,不偏不倚的一下子勾在骆嘉诚的肩膀之上,钩子的尖部从他的肩胛骨处顶了出来,随后那钩子上的铁链自动退了回去,硬生生的将骆嘉诚拖到了墙上。

  “啊啊啊啊!”毫无防备的骆嘉诚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

  听到声音的李建刚要回头,突然,一刻子弹打在了密室入口的扶手上。

  李建被吓了一跳,立刻将头转了回来,抬头一看,上方的入口处几个白人那字正拿着手枪指着李建并大声高喊着,“退后!”

  李建皱了皱眉头,一时不知所措,其中一个白人见李建没有退后,立刻朝着李建的脚下开了一枪。

  子弹在李建的脚边弹了一下,手无寸铁的李建无奈只得慢慢向后退了几步。

  李建刚刚退到了一定距离,入口处连续的跳下了七八个白人男子,他们一个个穿着简单,手臂与脖子纹着各式各样面积不是太大的纹身,每个人手中均拿着一把手枪。

  “说!你是怎么进来的?”领头的男人将枪口对准了李建高声质问道。

  李建将自己的双手抬了起来,“别开枪别开枪,那个……我说我是被老鼠令领进来的你信吗?”

  “少废话!”领头的男人带着手下七八个人一起拿着手枪朝李建走了过来。

  李建连忙举起了自己的双手,“嘿,有话好商量……误……误会,其实我们……”

  李建正说着,身后的瑞克急忙将腰间的手枪掏了出来,谁知手枪刚刚拿出来,一颗突如其来的子弹便迅速击中了他的身体。

  “瑞克!”肩膀被死死钩在墙上的骆嘉诚见瑞克中枪倒地,强行挣脱开了钩子趴在了地上,回头一看,自己肩膀上一整块肉挂在了钩子之上。

  李建蹲下身子查看瑞克的情况,瑞克口吐鲜血,抽搐了几下很快停止了呼吸。

  “你!站起来!”领头的男人向前走了两步,用枪口指着李建大声喝道。

  李建依旧蹲在地上,扭过头狠狠的瞪了那人一眼。

  那人见李建并不听从自己的命令,有些气急败坏,“我再说一……”

  说时迟,那时快,李建迅速将瑞克手中的左轮手枪拿了起来“砰”的一声,自己的身前的歹徒应声倒地。

  其他歹徒被吓了一跳,李建抓住机会,站起身来连开两枪,精准的撂倒了两名歹徒。

  剩下的歹徒这才反应过来,纷纷举枪朝着李建射击了过去,李建寡不敌众,只得向后退着躲了起来。

  李建一边躲闪着子弹,一边将重伤的骆嘉诚拽到了自己的身后,双方开始了激烈的枪战。

  交战了一会,李建突然停止了射击,其中一个歹徒抬了抬手,“停!不要把东西都打坏了!”

  李建回头看了看身后重伤的骆嘉诚,一个箭步窜到了密室的中央,所有歹徒警惕的拿着手枪一步一步的朝李建走了过来,李建面色凝重的看着缓缓朝自己走来的歹徒,下垂的右手扣动着左轮手枪的扳机,每扣动一下,左轮手枪上的转轮便随着转动一下----转轮里已经没有了子弹。

  歹徒越走越近,李建咬了咬牙,攥紧了拳头……

继续阅读:第八章 乌云密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骨公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