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摊牌
月上蓑衣客2019-01-15 09:565,034

  闻峰终于跑到了酒馆的门口,气喘吁吁的看着酒馆的招牌,“终于到了……”

  调整了下呼吸,闻峰走了进去,推门一看,酒馆内已经没有了客人,几个身穿旗袍的服务员正在收拾着桌子,其中一个服务员走到了闻峰的面前,“抱歉先生,营业时间已经到了,您请明天再来吧。”

  闻峰挠了挠头,“啊……我找人。”

  “这里已经没有客人了,不知您是要找谁呢?”服务员微笑说道。

  闻峰想了想,“你们老板娘在吗?刚才我的朋友去找你们老板娘了。”

  服务员听罢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请稍等。”

  “好的,谢谢。”

  过了一会,申钰从屋里走了出来,闻峰看了看申钰,“姐姐,李建还在这吗?”

  “他已经走了,临走时还在到处找你呢。”申钰说道。

  闻峰点了点头,“这样啊……谢谢。”

  说罢,闻峰转身离开了酒馆。

  另一头,李建稍显疲惫的回到了家中,将车子停好之后,李建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我回来了……”

  “诶?今天这俩丫头这么安静吗?”李建自言自语的说道。

  李建脱下鞋一下子瘫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面,就在这时,一杯茶放在了沙发的旁边,“累了吧?”

  李建将茶杯拿起来,回头一看,张雪满脸微笑的看着他。

  李建微笑了一下将茶杯放在了桌子上,“还好,你还没睡呢?”

  张雪摇了摇头,“等你回来呢。”说着,张雪伸手抚摸了下李建的脸颊,“看看你这一天弄得这么脏,来,把这杯茶喝了,赶紧洗洗睡吧。”

  李建点了点头,“好,我洗澡去。”

  说着李建疲惫的将身子转了过去,突然,刚要迈步的李建停了下来,迅速将身子转了回来,一把拽住了张雪手腕,“你先等会……”

  “怎么了?”张雪看着李建说道。

  李建紧紧抓住张雪的手腕,“有件事我得先确认一下。”

  张雪挣扎着试图挣脱开李建的手,“你干什么?”

  李建一下子将张雪拉到了自己的身前,将手伸进了张雪的衣服当中。

  “哎呀别这样……”张雪挣扎着说道。

  李建笑了一下,“你他妈根本不是雪儿!”话音刚落,李建一下子将张雪身上的衣服撕了下去。

  “张雪”急忙向后退了一步,撕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了一副丑陋且诡异的脸,“居然被你认出来了……”

  “你以为你塞俩硅胶就能冒充我媳妇了?我媳妇可是威震中国和新西兰的平胸慈母皇后。”李建指了指眼前这个面容诡异的男人,“你他妈到底是谁?”

  眼前这个男人没有说话,而是从腰间掏出了一个双节棍,李建看了看眼前的双节棍,“卧槽,你这武器可真有情怀……”

  双节棍中间一条铁链,一截如毒蛇吐信,一截如雪花盖顶,挥舞起来如旋风一般行云流水,李建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男人耍着半分钟左右的双节棍,随后他将双节棍紧紧握住了手中,像李小龙那样两腿跳跃着,上半身也看似轻松晃动着,伸手做出了李小龙式的挑衅动作。

  李建微笑了一下,随后身体突然下蹲,使出了一招扫堂腿,一下子将冒充张雪的男人扫倒在了地上。

  那男人的屁股摔在了地上,李建立刻骑在了他的身上,“长成这个丑逼样子还敢冒充我媳妇?!我他妈打死你!”

  说着李建双手左右开弓,对着那男人的脸上就是一顿暴揍,没一会儿功夫,李建将眼前的男人打得鼻青脸肿,整个脸颊足足比刚才大了一整圈。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剧烈的敲门声,李建下意识的抬头看向了门外,突然,李建身下的男人抬起膝盖狠狠顶了下李建的肛门,猝不及防的李建倒在了地上。

  那男人抓住机会一下子从窗户窜了出去,李建忍着疼痛站了起来,“这他妈玩阴的啊……”

  就在这时,闻峰和梦影两个人破门而入,闻峰急忙跑到了李建的身前,“怎么了?!怎么了?!”

  李建手捂着自己的臀部坐了下来,“没事没事……”

  闻峰一脸坏笑的看着李建,“哎呦喂,没发现你还有这爱好是吗?!”

  “滚!我要有这爱好你早虚了!”李建说。

  话音刚落,突然,李建家的电话响了起来,李建连忙拿起了电话,“喂?”

  “你好啊,李建先生。”电话另一头幽幽的说道。

  李建满脸疑惑的听着电话里的声音,“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电话那头话还没说完,突然被一个天真的声音打断,“哇塞!桌子上面的神像长得好丑啊!秃脑袋还留扎着个小辫子,衣服好像还买大了!”

  “闭嘴!竟敢对魔王不敬!”电话另一头的声音高声呵斥着,李建、闻峰、梦影三人瞪大了双眼,“是小爱的声音!”

  李建刚要说完,电话另一头的小爱大声喊道;“略略略略,你个长下巴的武士道坏叔叔,你是不是也被我爸爸给揍了?”

  “再多嘴休想回家!”电话另一头仿佛气急败坏似的用并不流利的中文对小爱吼道。

  电话中的小爱依然不甘示弱,“切,这个地方爸爸没事就背着妈妈带我来,我自己带着妹妹都偷着来过好几回呢!”

  “讨厌的女孩,你给我闭嘴!”话音刚落,电话另一头传来了铁笼被打翻的声音,随后传来了小爱惊恐的尖叫,“啊!蛇!”

  李建一下子站了起来,“小爱!”

  “既然你都听到了,那就来找我,敢报警你将会看到两个小型的白骨,我说到做到!”

  “你敢动小爱和小含我跟你没完!”李建声嘶力竭的对着电话里喊道。

  电话另一头传来一声狂笑,“原来你的弱点这么明显啊?好啊,你的老婆或许会很可口吧,哈哈哈哈哈啊哈哈……”

  笑声中,另一头率先挂断了电话。

  李建一下子将电话摔在了地上,“可恶!”

  闻峰和梦影两个人呆滞的站在李建的面前,一言不发。

  突然,闻峰按耐不住内心的焦急,皱着眉头问道:“电话里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李建抬头看向了闻峰和梦影,“田岛时彦。”

  “你确定吗?我感觉声音并不像啊?”梦影疑惑的问道。

  李建点了点头,“一定是他。”

  “既然是这样,我们一定要把小爱小含还有嫂子救出来!”闻峰大声说道。

  梦影仿佛想到了什么,“话说回来,乐乐现在会不会也在他们的手里?”

  闻峰的脸上露出了担忧的神情,“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如果是田岛时彦的话,乐乐应该会是他的首要目标吧?”

  梦影点了点头,“是啊,到目前为止,乐乐的身份还是一团迷雾,说实话李建,如果我是田岛时彦,如果我的首要目标是乐乐,我会杀掉了雪姐和小爱小含然后带走乐乐,目前看起来,除了乐乐之外,他好像还很在意你。”

  李建吸了口烟,“确实是这样的,很明显是我或许知道了什么他不想让我知道的……”

  三个人正说着,突然,窗外有人敲了敲玻璃,听到声音的三人一起看向了窗外,月光下一个戴着毡帽,手中拿着武士刀的身影倚在窗边,月光打在了他的身上。

  “谁?!”闻峰走过去大声问道。

  那黑影没有说话,用手指了指了窗户下面,转身离开了。

  闻峰急忙跑了过去,“你回来!”

  那身影越走越远,闻峰翻出窗户刚想追过去,一双小手突然抓住了闻峰的衣角,“爸爸……”

  闻峰急忙回头一看,“乐乐?”

  乐乐看着闻峰,“爸爸,刚才那个叔叔救了我。”

  闻峰满脸的疑惑,“啊……是吗?”闻峰看向前方的时候,那个身影早已消失不见了……

  几个小时前……

  张雪在厨房忙碌着,小爱和小含带着乐乐坐在客厅的地毯上玩耍着,

  乐乐和小含正在搭着积木,在乐乐的帮助下小含将积木码得很高很高,最后小含小心翼翼的将积木中的三角形屋顶放在了积木的顶端,放上去的一刻,小含拍了拍小手,“大功告成!乐乐哥哥好厉害,一点不像小叔那么笨!”

  乐乐挠了挠头,“还好啦……”

  “这是我码得最高的一次!多亏了乐乐哥哥了!”小含开心的说道。

  就在这时,一旁的小爱突然用手推倒了积木,“胡了!”

  码得高高的积木瞬间倒塌,小含看着倒塌的积木楞了一下,“姐姐!你干嘛呀?!”

  小爱看着小含,得意洋洋地晃了晃自己的小脑袋。

  “怎么可以这样啊,我好不容易搭好的!”小含委屈的说道。

  小爱朝着小含做了个鬼脸,“略略略!反正搭完也是要拆掉的!我是姐姐,拆掉的活儿自然是我干啦!”

  小含一脸受气包的样子,坐在了地上,小手放在了眼前,双眼隐约闪出了泪花。

  乐乐见状急忙过去拍了拍小含,“咱们再码一个吧。”

  小含还是抑制不住的哭了出来,过了一会,听到哭声的张雪从厨房走了出来,“怎么了小含?”

  小含用小手抹着眼泪,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有点心疼,张雪连忙用围裙擦了擦双手,“别哭别哭,跟妈妈说,怎么了?”

  小含没有说话,只是在那哭,乐乐走过去安抚着小含,“妹妹别哭了,咱们再去码个新的大楼吧。”

  小含哽咽着点了点头,从张雪的怀里走了过来,两个人一起收拾着倒在地上的积木。

  这时,小爱微微踮起脚尖迈进了装玩具的储物箱里,用玩具将自己埋了起来,一双小脚丫在透明的箱子中清晰可见。

  张雪摇了摇头,将储物箱的盖子打开,用手敲了敲箱子的侧面,听到声音的小爱将小脑袋从玩具堆里伸了出来,张雪偷偷躲在后面不让小爱看到。

  小爱慢慢探出头,只露出了齐刷刷的刘海和两只眼睛,这时,张雪咳嗽了一下,小爱连忙再次扎进玩具堆中。

  “哎呦妈妈,轻点,疼……”小爱咧着嘴说道。

  张雪揪着小爱的脸蛋将她拉出了储物箱里,“小爱你又欺负妹妹了是吧?”

  “不是我!是乐乐哥哥!”小爱说。

  “你还撒谎?你以为你刚才那句胡了我没听见啊?”张雪指着小爱说道。

  小爱低头扣了扣手指,“这个……”

  “你爸爸也不打麻将,你说你跟谁学的……”张雪摇着头说道。

  “爸爸抽烟我也没学啊,非得是和爸爸学的啊!”小爱说。

  “你还想学是吗?!”张雪揪了揪小爱的脸蛋说道。

  小爱咧着嘴,翘起了一只小脚丫,“妈妈轻点,疼……”

  张雪简单教训了小爱几句,“以后不许再欺负妹妹了听见了吗?”

  “乐乐哥哥呢?”小爱问。

  “也不行……”张雪黑着脸说道,“要欺负等你爸回来欺负你爸去……”

  说罢张雪起身继续去厨房忙碌了起来,三个孩子继续在客厅玩耍着。

  这时,厨房的窗外伸出了一只手,手中捏着一干熏香,燃烧的那头偷偷伸进了窗户。

  张雪隐约感觉到了有些眩晕,放下了手中的蔬菜和工具,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再次低头时感觉那眩晕的感觉越来越厉害,身体也越来越不听使唤,眼前也出现了模糊的重影。

  张雪挪动了下脚步,但还是失去重心,倒在了厨房之中。

  听到声音的小爱和小含连忙走了过去,但刚刚过去便也感觉到了一股眩晕,不到几秒钟的功夫,两个孩子也倒在了地上。

  窗边探出了双眼睛,见三个人全部晕倒,伸手掐灭了手中的熏香,从外面翻了进去。

  那人刚刚翻进去,恰巧乐乐从客厅走了进来,那人与乐乐对视了一眼,连忙朝乐乐走了过去。

  乐乐吓得坐在了地上,拼命的向后退着,那人从怀里将刀子掏了出来,“终于找到你了……”

  乐乐不停地向后退着,直到后背撞到了墙壁之上,那人的影子越拉越长,距离乐乐也越来越近,眼看乐乐身处十分危险的境地之时,突然,一只手拍在了那人的肩膀上,那人心中一惊,猛地一转身,躲在他身后的人一掌将其撂倒。

  身后的男人戴着一顶毡帽,穿着一身破旧的衣服,手中拿着一柄朴素的武士刀,一只手将乐乐夹在了怀里,一下子从窗户跃了出去。

  过了一会,五个人从刚才那个人进去窗户翻了进来,将张雪、小爱小含用麻袋装起来,扛了出去,客厅的窗外,乐乐眼睛惊恐看着眼前的一幕,他身边的男人则用手紧紧捂着他的嘴巴不让他发出了一点声音。

  “然后我实在想喊,那个叔叔就把我给打晕了……”乐乐说道。

  李建深呼吸了一下,“果然是冲我来的啊……如果是冲我的话,那一定与……”

  李建和闻峰俩人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道,“婴灵!”

  “对,绝对和那件事有关系,如果不被咱们发现,这件事至今都不会有人知道!”李建说。

  闻峰点了点头,“那也恰恰证明了,茶田那些水银灌体的婴儿一定与田岛时彦有关系,甚至与已经成为一具白骨的科尔先生有关系!”

  “那是肯定的,看来多年前的秘密再次浮出水面,凶手已经按耐不住了,那就让咱们把他彻底揪出来吧!”李建站起来说道。

  梦影抱着肩膀倚在墙上,“可刚才那个一直在暗中帮我们的人究竟是谁呢?他每次给予我们的帮助都是直接而有突破性的,他为什么要帮我们,他又有什么目的呢……”

  李建摇了摇头,“说实话,这个我倒现在都没闹明白……”

  “或许他有他自己的不可告人的秘密吧,就像那个田岛时彦一样。”闻峰说,“不过现在我更关心的一个问题,小爱她们究竟在哪……”

  “在那。”李建指了指小镇尽头不远处的一座山说道。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黑色陷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骨公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