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您有什么资格打他?
楚雁飞2018-06-12 14:432,379

  黎恩雪撇嘴说:“他不是卡卡的老板,他说这是卡卡投资结算给他的钱。我一开始看到支票也吓了一跳呢,想着如果他真是卡卡投资的负责人,那我不是亏大了?幸好他不是!”<p>  黎国辉看向大女儿黎雨晴。<p>  黎雨晴蹙着秀眉说:“我明天会找墨擎让他打听一下卡卡的情况,问问卡卡投资是不是正好与傅廷修掌管的分公司有合作?”<p>  黎国辉点头:“这种事情还是打听清楚比较好。”<p>  “对对对,打听清楚。要是他真是卡卡投资的老板,我才不会把他让给黎小棠呢。”黎恩雪撅着嘴说。<p>  黎国辉弹了弹支票:“还是先确认这支票能够取得出钱来。”<p>  “对对对,我们现在就去取钱。”<p>  “爸,拿回这些钱我可是大功臣,我要买包买漂亮的裙子。”<p>  “买买买!”<p>  “还有我那栋别墅也买回来。哼,用傅廷修的钱去买那栋别墅,黎小棠的脸色一定会特别好看!”<p>  ……<p>  傅廷修得知爷爷住院的消息时,已经是第二天了,他正与黎小棠前往机场,准备去丹麦旅行。<p>  爷爷是昨晚住院的,他今天才得到消息。并且,消息是家里一个老佣人悄悄打电话告诉他的。<p>  他知道,是傅霖禁了口了,不让人告诉他。<p>  十五年了,他们防贼一样地防他,生怕他跟他们抢夺财产。所以这么多年以来,每次爷爷提议让他从分公司调到总公司来,总是遭到他们集体反对。他也就成了别人嘴里的无能私生子了。<p>  他们不知道,他一直呆在傅家,并不是为了留下来争夺什么财产,只是因为爷爷年纪越来越大了,陪一天便少一天了。<p>  整个傅家,只有爷爷爱他。同样的,他也只把爷爷当成亲人。<p>  另外,妈妈当年把他托付给爷爷的时候告诉他,只要他乖乖地跟爷爷生活在傅家。总有一天,她会来见他。<p>  他一边陪着爷爷,一边等着妈妈,等着妈妈兑现她的诺言。<p>  赶往医院,还在走廊上,便听到傅家几个人在争吵。<p>  “阿霖,你真的不应该与爸置气,爸年纪大了,哪里受得了?”张美娜的声音。<p>  傅霖语气很不好:“我当时还不是在气头上?一个私生子就够丢人的了,这又娶了一个私生女回来,以后我还怎么出去见人?”<p>  他拍着自己的脸:“我这脸还要不要了?”<p>  “当初还不是你自己不洁身自好,要不然,哪有这样的事?”张美娜抱怨。<p>  “你现在又来提这事,又来炒冷饭,有意思吗?”<p>  “你们别吵了,爷爷现在已经这样了,你们还吵什么?”傅墨擎的声音。<p>  听到这样的争吵,傅廷修面色冷沉,他冲过去问:“爷爷怎么样了?”<p>  傅霖看到傅廷修,他所有的怒火仿佛瞬间找到了发泄口,他伸手推搡傅廷修:“把你爷爷害死了,你高兴了?你满意了?把傅家搅得鸡犬不宁,你满意了?自从你来了傅家,傅家就没有安生过,你死赖在傅家到底要做什么?”<p>  “有爷爷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傅廷修冷漠以对。<p>  “你还敢提你爷爷,你给我滚!”傅霖用力地推搡着傅廷修。<p>  傅廷修神色冷然:“我是来看爷爷的!”<p>  “你眼里还有我吗?”<p>  “没有!”<p>  “你!”傅霖气愤地扬起巴掌就要打到傅廷修脸上。<p>  小棠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眼疾手快拽住傅霖的手腕,她声音冷沉:“您有什么资格打他?”<p>  未曾抚养,有什么资格动手?<p>  傅廷修看到小棠拽紧傅霖的手,他心脏处突然收缩了一下。<p>  他早已经过了需要人保护的年纪,但小棠那纤细的藕臂迸射出来的力量却让他心头颤动。<p>  他长这么大,除了妈妈和爷爷,黎小棠是第二个站出来护他的人。<p>  第一个,是黎恩雪。<p>  那时的恩雪,只有五六岁,稚气未脱,她穿着一件白色的棉衣站在雪地里,对推搡他的傅墨擎说:“打架是不对的,不管有什么事,应该好好说。”<p>  她一双眼睛亮得就像天上的星辰,美好得让他想要用一辈子去守护。<p>  那一年,他十二岁,傅墨擎把他推到了雪地里,警告他不要肖想傅家的一切,私生子是没有人权的,不要妄想与他们平起平坐。<p>  傅墨擎离开以后,黎恩雪伸着胖乎乎的小手拉他,关心地问他:“哥哥,你还好吗?别怕,我拉你起来!”<p>  那时,他并不知道护他的那个小小的孩子是恩雪,只知道她脖子上戴着一条别致的项链。<p>  项链是四叶草的形状,但是有一片叶瓣是缺了一半的。<p>  这么多年,他一直在寻找那条项链。他以为,这辈子他可能都找不到那个小女孩了。<p>  然而缘份是很神奇的事。<p>  一个月前,他偶然在商场见到黎恩雪与人逛街,她的脖子上,戴着的正是那条项链。缺了一半的叶瓣,触动他心底最深的温柔。<p>  他立即让人打听黎恩雪。一打听,得知黎恩雪是黎家的二小姐,现在是单身。<p>  他没有任何犹豫,请求爷爷为他主婚,他要娶黎二小姐黎恩雪。这是他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求爷爷帮他。<p>  去黎家谈亲事的时候,一切顺利。他以为一切都会如他想像中的那样美好。<p>  但是,终究事与愿违。<p>  时间从未为任何人停留,岁月是个贼,早已经偷走了恩雪孩童时的纯真。长大以后的她,嫌弃他是私生子!<p>  看着小棠还拽着傅霖的手与他对视,傅廷修伸手拉过小棠,牵着小棠越过傅霖去病房:“我们去看爷爷!”<p>  他的声音没有之前那么刻板,带着一点温柔。<p>  傅墨擎拦在病房门口,声音淡漠,拒人于千里之外:“爷爷刚做完手术,还没有醒,他需要休息!”<p>  “医生怎么说?什么时候能醒?”傅廷修问。<p>  “我也想知道。”傅墨擎挑眉一笑,声音比较低,确保爷爷就算醒了都听不到。<p>  他看傅廷修的眼神,带着一股鄙视和高高在上。<p>  反正爷爷看不到,他当然不必收敛。<p>  病房的门突然打开来,一个医生抱着病例本出来,稍严肃地说:“常规检查结束了,病人暂时还没有醒,家属可以进去看看,但注意不要大声喧哗!”<p>  傅墨擎朝医生点了点头便进去病房,傅廷修牵着小棠跟进去,傅墨擎拦住,冷漠的声音强调一句:“是家属可以进去了!”<p>  他眼神上上下下地扫着傅廷修,羞辱之意明显,那意思就是在告诉傅廷修,家属才有资格进去,他不是家属。

继续阅读:第10章 私人名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总裁宠妻如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