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到底谁更变态
七宝浮屠2019-10-09 11:582,998

  傍晚时分,在林阳的满怀期待中,苏韵终于如约出现在门口。

  “真对不起啊林大夫,我可不是有意放你鸽子的,下午公司出了点问题,我忙着处理到现在才脱身。”身形高挑曼妙的苏韵进门看到生无可恋似的林阳,顿时更觉得歉意。

  “呼,来了就好。”林阳吐口气站起身来,对要静心的他来说,住在这声音过分的小旅馆简直就是折磨,昨晚可能由于宋妙君他们抓捕犯人哪一出倒还好,今天这一天就跟疯了似的到处都是各种男女之声。

  “不着急,先喝口水吧。”起身倒杯水递过去,歉意未消的苏韵有些感动,这种失约在商场上可是大忌,她经历多了因为事情耽误赴约而被对方甩脸子的事,如今林阳的一杯水,直接递到了她心里。

  “谢谢!”苏韵诚恳的道谢,缓缓喝口平复了下,这才准备说正事,可没等他开口呢,楼下却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跟着四五个赤膊纹身的壮汉呼啦啦冲上楼来,直接堵在了林阳门口。

  房间内的两人眉头都不禁皱起,正疑惑呢,一个穿着高档却吊儿郎当的家伙夹着雪茄出现在门口,先是恶狠狠的瞪了眼林阳,跟着又满脸心痛的道:“韵韵,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对我的百般追求置之不理,却跑来这种破旅馆找这么个货色?!”

  “何金?”看到对方苏韵也很诧异,闻言板起脸起身道:“你不要胡说八道,这是我朋友!”

  “我它娘的当然知道这是你朋友,不是朋友你会跑来旅馆找他约会?”那大金链子何金气恼的把雪茄砸到地上,咬牙切齿的道:“幸亏我收下见到你的车来这边,不然老子还蒙在鼓里呢,你怎么这么对我?难道你感受不到我的心痛吗?”

  林阳有些傻眼,心道这是个什么玩意,该不是脑子不太正常吧?正想着呢苏韵气恼道:“何金,我再郑重说一次,这是我的朋友是贵客,你不要胡说八道,而且我跟你什么关系,你怎么能跟踪我?!”

  门口那货竟然很浮夸的捂住了心口,满脸蛋疼表情的期期艾艾道:“你竟然这么对我说话?难道你忘了我对你的爱意和追求了吗?你怎么忍心!”

  林阳已经瞧得忍不住翻白眼了,确定这货肯定是个脑子不正常的,正常人哪有这样的,跟他娘的言情剧男主角似的,蛇精病啊简直。

  苏韵也极度无语,捂脸平静了下,冷声道:“何大少,我苏韵现在郑重的告诉你,不要再纠缠我了行不行,再这样的话我真要报警了!”

  何金表情僵了下,跟着突然张狂笑道:“报警?你倒是报啊!看看天南市有没有人敢抓老子!妈的老子当女神,你拿老子当备胎是吧,贱人,干脆今天老子就上了你,也好过让别人先上!”

  这家伙跟个疯子似的说着话,猛然就摔上了门,跟着他旁边那四五个赤膊纹身的手下就狞笑着走向苏韵,一副摩拳擦掌要按住她的架势。

  苏韵尽管是石女可也会害怕啊,吓的匆忙后退,而这时林阳却跨出一步挡在她面前,摸摸鼻子道:“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下,这位朋友你好像误会了,我跟苏总裁只是刚认识的朋友,确切说是医患关系,再有就是,你现在的言行很过分。”

  那几名壮汉怔住,扭头看向何大少,何金却表情扭曲着突然咆哮道:“刚认识就他娘的要开房,苏韵你果然是个贱人!老子每天巴巴的约你都不给脸,竟然跑来让这么个土包傻小子睡,贱货!”

  “何金,请注意你的言辞!”苏韵也恼了,她性格一向清冷,又因为身体隐疾从来都不愿意跟异性亲近,所以才被身边人称为冰山女神,但是即便不是真的冰冷,谁又受得了这种辱骂呢?

  林阳眯起眼来,心道这叫什么事,莫名其妙的还跟着被骂了,而且苏总裁瞧着人挺好啊,这个神经病小子是个真有病的家伙吧?!

  “别愣着了,给老子按住她掰开腿,娘的,老子把你当女神你把老子当备胎,贱人,欠上,今天就上了你!”何金神经质的念叨着,又发出狞笑开始解腰带。

  他似乎觉得这样还不过瘾,瞥了眼林阳嘿笑道:“这土包子还是个小白脸,哥几个待会也别闲着,好好跟他亲热亲热哈!”

  林阳眯着的眼神有些冷冽,然而何金和他手下都没发觉,仍然自顾自的要逼近惊恐慌乱的苏韵,这治安混乱的小旅馆,狭小的房间内,看上去一切似乎都是定局,无从逃避。

  然而下一刻,早就听不下去这何大少污言秽语的林阳却突然懂了,身形猛然一晃就从原地消失,不等那四个壮汉回过神来就绕到其中一个身后,面无表情稳准出手,直接一脚踢在其腿弯侧面;

  咔擦的脆响声中,那名壮汉陡然发出尖锐的痛呼惨叫声来,这时其他几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连苏韵也只是觉得眼前一花,跟着就见林阳又到另外一人身侧,同样闪电般一脚之后,那人也是应声摔倒惨叫不已;

  苏韵跟那何大少根本都没回过神怎么回事呢,就眼睁睁看着四个壮汉尽数倒地哀嚎惨叫不已,完全没了刚才的狰狞凶悍,没了气势汹汹,仿佛变成了四只待宰的肥猪。

  “你刚才,说要干嘛来着?”手还保持解腰带姿势的何金听到耳边传来的声音,战战兢兢的转身,看到了林阳那张冷冽的面容。

  “我、我……大哥我错了,求放过啊,我是跟你们开玩笑助兴的!”何金僵硬了两秒,陡然扑倒在地抱住林阳的腿,哭嚎着大喊着;

  何金不傻,他看似扭曲变态,却也在天南市道上见多了各种事,哪能瞧不出来这是碰到了高手,而且还是超出他想象的高手,在求生的本能面前,什么面子什么气势是扯淡,求饶这种事虽然干的少但是见得多啊,毫无滞涩。

  “哦,助兴啊,可我觉得这样还不够,要不废你一条胳膊一条腿来给我助兴怎么样?”林阳开口,直接差点把何金给吓尿,对面的苏韵精致的面容上也满是惊恐,仿佛完全不认识眼前的林阳似的。

  “我真错了大哥,对了我爹是何青虎,高手大哥一定听过吧?在天南道上还是有些名头的,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回头我在翡翠楼给您摆宴赔礼怎么样?”何金抱着林阳的腿哀求道。

  林阳感觉很没劲,为啥都是这种渣渣呢,连用来热身都不够还总跳啊跳的,今天一身邪火正没处发泄的,没想到碰到的也是弱鸡。

  “何青虎啊……”在何金满是期待的眼神中,他微微摇头道:“没听过!”跟着不由分说猛然一个提膝,直接撞得何金满脸开花鲜血直流栽倒在门边,他笑的有些冷冽道:“我这初来乍到的最怕惹麻烦,你该不会回头叫人来报仇吧?”

  何金差点疯了,他习惯于装疯卖傻演变态,来让众人摸不清他脾性忌惮他畏惧他,可却没想到今天碰到了个更狠的角色,被刚才这一下撞的脑袋发蒙满地打滚,他心头却在暗自发狠,暗道回头非得把这混蛋碎尸万段!

  “不说话就是真要报仇了?那我干脆还是直接废了你吧,回头直接搭车走人一干二净。”林阳蹲下身揪住他头发笑道:“在山里我学会的最大道理就是,不要对任何野兽仁慈,想来对人也一样。”

  “大哥我错了,今天全是我的错,我不会叫人报仇的,对天发誓真的不会!”满脸鲜血的何金眼中浮现惧意,含糊不清的求饶着说道。

  林阳突然笑道:“这样啊,那就好那就好,地头蛇我可惹不起,真要搭车回家我还没路费呢,行了,滚蛋吧。”

  “是是!”何金如蒙大赦,慌忙招呼着被各打断一条腿的手下离开,慌乱的开门之后又想起什么似的,哆哆嗦嗦的从兜里跳出一把现金,又从那几个手下兜里掏出来一把,全都小心翼翼给林阳放在门口,然后才相互搀扶着赶忙离开。

  屋里气氛依然诡异,苏韵看向林阳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充满惊惧之色,刚才一切发生的太快仿佛是错觉一般,可林阳那森冷的笑意却如驱之不散的寒意,钻进她心底。

  就在她满是恐慌的眼神注视下,刚要走回来的林阳却突然看到地上那些钞票,脸上顿时露出惊喜欢快来,迫不及待的把钱捡起来放兜里,又忍不住拿出来一张张数着,顿时冷冽形象全无……

继续阅读:第13章 同居初体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极品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