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船上风波
惑哲2018-06-08 16:072,424

  B国有句古话叫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墨珩与波特斗了这么些年,若哪次出行对方不使些绊子,彼此倒有些不太习惯,这次出行也不例外,这次出行虽然只有一艘轮船出行,但薛一与薛零却是早早下了轮船,选择走航空路线,表面上是去进行军火交易,实际上却是时刻注意着轮船上的任何状况。

  此时的薛三正皱着眉头一次又一次焦急的推着自己的眼镜,一双眸子一下午一刻都没有离开过那小半试管的血液,墨珩的血液他是最熟悉不过了,但这个月的例行检查,薛三倚着自己对某些事物的敏感,总觉得这次血液有些自己检查不出来的东西!

  坐在飞机驾驶室的薛零看着薛三盯着那管子血看这么久,有些纳闷的隔着屏幕问道:“薛三儿,你到底看出了什么?墨珩的血出了问题?”

  提到血液出问题,薛一也放下了手中的电脑,隔着屏幕瞅着一脸纠结的薛三道:“小三儿,难道墨珩那家伙真出现了问题?”

  “小你大爷!三你大爷!”薛零可以肯定,说出这两句话的薛三完全是自己的脑子对于小三儿这个词做出的反应。

  这不明明张口就是两句粗话的薛三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于两人刚刚的问话就如听到了放屁声一般。

  自己明明做了各类化学反应,都显示这血液没有任何问题,没有任何病毒与细菌感染的痕迹,可是自己还是觉得有些不对,是哪里不对呐?

  薛三思索了一小下午,还是得不出结论,只得皱着眉朝着屏幕对面摇了摇头,习惯性的推了下自己的眼睛踌躇着说:“没有问题,或许可以这样说我没有看出问题?”

  “嘿,小三儿你到底说啥呢?”薛零一见薛三这反应,顿时就有些急眼了。

  “零蛋儿,我这里刚有批未试验过的药,你要不要试试?”听到熟悉的字眼,薛三阴测测的朝着薛零威胁道!

  小三、小三,特么的谁要再叫自己小三,老子整死他!

  薛一瞧着薛三的脸色,见好就收的拉了下薛零,后者立马封口,但眼里的担忧还是让薛一忍不住叹息一声。

  就在三人各怀心思的时候,薛三这边一声婉转优雅的“小三儿”就那么横空出世!

  这下即便薛零薛一与薛三隔着十万八千里,看着薛三那阴森的模样,也反射性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好险好险,还在还在!

  完全不知道自己踩到雷管的墨珩,一身骚气的红色风衣,迈着绅士步子,如染血的贵族公子一般进入屏幕画面。

  优雅着走进来的墨珩瞥了眼自己的那管子血,再瞧了瞧全身黯然着的薛三,装作害怕的模样,露出绝望的神色,瘫在薛三对面的躺椅上,气若游丝般的道:“小三儿,你就说吧,我得了什么癌症!你说吧,你家当家的我收得住!”说完还耍宝似的隔着薛零薛一欲言又止的叹了口气!

  薛零薛一:“?”看着薛三被气得额头上青筋都暴露出来了,忍不住感慨,当家的演技见长啊!

  当然也有比较单蠢的薛二,是真的担心这位“演员”的!

  跟在墨珩身后的薛二,一听墨珩的话,咋咋呼呼的就朝薛三急红眼了说:“小三儿,你快救救当家的啊!小三儿!”

  薛三调整好面部表情,笑得斯文温暖的朝薛二走去,特别友好的揽着薛二的肩膀,轻柔的贴着薛二的脖颈道:“傻薛二、当家的没有事,什么病都没有呐!”

  不着痕迹的推了推肩膀上的脑袋,红着脖子与脸蛋道:“三、三儿、你别离这么、这么近、我有点热,有点热,呵呵!”薛二庞大的身子僵硬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神就是不敢看薛二,脑子里一片空白,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直到离开驾驶室,薛二整个人还是晕乎乎的,完全没有注意到墨珩、薛零、薛一投过来的心疼与幸灾乐祸的眼神!

  薛三恨恨的瞧了墨珩,非常傲娇的走出了驾驶室,不敢往你身上做动作,并不代表不敢往二愣子他们身上做些动作!

  莫尘一上船,就开始吐,差点把苦胆都吐了出来,直到最后才脱力的昏睡了过去。

  一直都在陆地上生活的若君与若雪,多多少少都会有点不适的,因此也早早睡下了。

  而轩辕忌歌与戏笑因为练习内功的原因倒没有什么不适,自从知道戏笑的身子骨适合练武后,轩辕忌歌便是时时刻刻都引导着自己的小崽子。

  与轩辕忌歌堪堪比过十招后,戏笑便惊奇的发现自己肚子里的那团白花花的气团儿又浓厚了一些。

  洗漱过后的戏笑一出浴室,便瞧着轩辕忌歌已经在床上摆好了棋盘,浅褐色的眸子倒影着自己全部影子。在面对轩辕忌歌时,戏笑脸上的笑便越来越真实,越来越‘幼稚’!

  见戏笑靠在浴室门口呵呵的笑着,嫩黄色的发丝还留着水滴,轩辕忌歌皱了皱眉直接喊道:“小崽子、过来!”

  “嗯!”戏笑狠狠的点了点头,迈着诡异的步伐就朝轩辕忌歌扑去,这种全身心的信任,是她从来没有过的。

  接住朝自己扑来的小身子,轩辕忌歌拿过一旁的毛巾,一边揉着那颗毛茸茸的脑袋,一边用内力将其烘干!这半个月来放弃了仇恨、吃得又好还加上习武的原因,戏笑的个子虽然没有若雪那般,但也有了一米六几的个子。

  感慨的看着在自己怀里扭动着的小崽子,轩辕忌歌悠悠的舒了口气,他这叫不叫自作孽不可活?在这样天天将那股子念想压下去,那那天不知道小崽子身子吃不吃得消。

  享受着的戏笑忍不住蹭了蹭轩辕忌歌的腰身,满足的喟叹着。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小身板已经被人预定了。

  感受到自己的脑袋已经干了,戏笑自发自觉的坐在棋盘对面,看着轩辕忌歌的眼里带着不服输的狠劲。

  有些怅然的看着自己空了怀抱,轩辕忌歌眸子一暗,看向棋盘上的白子,一个想法悄然在脑中诞生。

  ‘砰’一声,已经沉思于自己世界的戏笑被意外的响声反射性的松开了手指,白子悠然再次掉入了黑子的内心,竟是意外的破了轩辕忌歌的围剿。

  戏笑心中一喜,心情也极好的跑去外面关心关心那位跑了至少二十趟厕所的仁兄。

  轩辕忌歌瞧着小崽子的身影,微微一笑,熟练的捡开棋子,换好自己的长衫,也走了出去!来这里这么久,小崽子倒是‘宠’他,前前后后不知道按自己初来时穿的那套衣裳做了多少套一样的,弄得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墨家的二当家是个名花有主的人,还是一个深受墨二当家宠爱的人!

  这倒还真是个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小事件,但也意外的达到了轩辕忌歌的目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年穿越:撩妻撩上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年穿越:撩妻撩上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