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再见领事
惑哲2018-06-08 16:072,444

  “嘿、笑笑!”若雪躺在若君怀中、看着戏笑每天必备的朝那柄匕首发呆,就忍不住想打扰:“墨珩听说你在找东西,给你发来了个邀请函,据说是一场地下拍卖会,你要不要去?”

  头也没抬的戏笑平静道:“不去。”

  “真不去?”若雪不死心的问道,十八岁的年龄该是如花般绽放,即便这是朵霸王花,但每天笑得这么阴森恐怖的也怪渗得慌。

  “听说今天拍卖的重头是一具从雪山龙脉上的一座古墓中挖来的,说是一具像是水晶般材质的棺木,里面躺着的男子眉眼如画,栩栩如生,就跟睡着了一般!”感受到自家妹妹在自己身上的手来了一个180度的转弯,若君不得不摸摸鼻子引诱道。

  只可惜他对面的女娃娃这下连眼睛都没睁开,躺在沙滩上优哉游哉的晒着太阳,嘴唇微翘:“继续、还有呢?”

  “还有就是、根据棺木上刻着的字初步断定,棺木里睡着的人为复姓!”

  “哦,复姓!”跟着呢喃一声的戏笑突然睁大了眼睛,猛地弹跳起来,紧紧盯着若君道:“轩辕复姓?”

  “八九不离十咯!你也知道那些老东西的眼光贼毒。”若雪一边尖着手指拍着自己身上被戏笑弄上去的沙砾,一边满不在乎的道。

  若君低头看着自家妹妹头上的沙子,明哲保身的选择了沉默,有洁癖的女人不好惹。

  “地点?”轩辕复姓,即便是空跑一场自己也必须要去。

  “啊?什么?”

  “我说地点!拍卖会的地点在哪,谁主办的?”眼神开始发亮的戏笑微笑着重复一面、心里的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还有,有没有可能不露面的将那具棺材拿出来,我最近有点穷、怕是买不起。”

  “墨家是承办方之一、棺木是损失了一组影子弄回来的。当然若你真想去偷估计也难把那东西拿出来。”若君的两句话将戏笑的问题回答了个遍。

  “那走吧,我买不起,不是还有墨家么?”脑中思路千百遍,最后这冤大头还是由墨家承担好了,毕竟自己可是个低调的人、低调的好人一般是没钱人。

  第二天上午八点。

  许是害怕那人并不是自己所要寻找的,戏笑的人生第一次出现了‘怂’这个字眼,不管若雪怎么嘲讽与调戏。

  戏笑依旧还是趴在酒店的总统套房中,一动不动,做着最艰难的纠结,像条蠕动的虫子。

  是提前利用自己的身份先去探个究竟,还是先不要打破心中那一丝的幻想。所谓是越是期待,就越怕失望。

  趁着自己还没有做出决定,戏笑朝着若雪张了张嘴,愣是一句话也没说出来,把期待不已的若雪同志气得肩膀一拉、拉着自家爱人便去了隔壁泡澡。

  说起来也许有点不孝,若不是若君父母被人陷害致死,自家爷爷念其故友,自己或许就不会认识这个男人,被扔进原始森林的自己没有这个男人的庇护,那还有现在的自己么?

  世界徒然安静了下来,趴在床上的戏笑直愣愣的站着。

  “小狼崽子,本阁主叫轩辕?”回忆中的那个男人那么清晰,戏笑无论如何也不能说服自己,那只是自己的一个幻觉。更何况这柄诡异的匕首又是从何而来呢?

  越想越心烦的戏笑干脆掀开被子,蜷缩上了床,然后将被子牢牢的盖在自己身上,连一根头发丝也小气得不露在外面。

  傍晚,这个赌城之都仿佛活了一般,地下赛车,黑市拳王,另类的拍卖会等等,在这里只要你有钱,你可以知道任何人的档案,也可以悄无声息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在这里即便是个三岁小娃娃与之说话时你也需要斟酌一番。

  而此时的戏笑便是平静的微笑着看着这个守门人,刚满十八岁的戏笑看上去就如同十五六岁的还未发育的小娃娃。而且还是个女娃娃!

  当然能在最大的拍卖会场当个守门的人,这人的眼力必定也不会小。因此在看到不到自己胸口的一个华人小娃娃微笑着跟自己说要进去时,守门的服务员脸上表情不变,动作标志的朝戏笑弯了弯腰,恭敬的道:“客人,您的邀请函。”

  “邀请函?”头次想要当个规规矩矩的贵客,却不想内心一激动,邀请函啥的还真没有放在心上,顿时风中石化,可即便这样,戏笑的脸上依旧是挂着可亲的笑容。

  而同时作为一个刚入世的原始戏笑来说,心里给自己的解决方案永远只有两个:是杀了他、自己走进去?还是杀了他,然后待在这里等若雪?

  在戏笑的人生认识中,阻挠自己前进的人除了死似乎还没有活着的。想明白这里的戏笑顿时仰头灿烂一笑,小手刚刚抬起。

  手腕却被一个男人毫不客气的抓住了:“咦、轩辕戏笑你怎么在这里,不是叫你好好跟在我身边的吗?以后再乱跑,别怪我不给好果子你吃。”

  来人咋咋呼呼的说了一堆,然后在戏笑愈加暗沉的双眸以及在守门生怀疑的目光中将邀请函递给服务员,优哉游哉的抓着戏笑的手腕走进了暴发户般颜色的拍卖大堂。

  “领事!”被拉住的戏笑盯着此人的后背,眼中似是漩涡般,就连嘴唇都比以往多上翘了一弧度,露出了那颗尖尖的虎牙。

  如芒在背的领事,明明是在空调下却依旧忍不住掏出汗巾来擦擦额头上细细密密冒出来的水珠。

  ‘看来自己之前的猜测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暗自在心里想着的领事,反射般的将手中的手腕放开,甚至如果可以,他非常想将这个小娃娃都甩开。只不过他现在需要借助外力断了那些老狐狸的疯狂想法。

  想到这里的领事脸上笑呵呵的转头微曲着身子提着心道:“轩辕戏笑,咋们做个朋友吧!”见戏笑依旧还是像个精致玩偶般微笑着。

  这位男子心中不免一寒,却还是试着开口道:“你看,其实我也没啥,额那个啥”,不知为何在这个小娃娃面前,他这个正值壮年的男人硬生生的不敢将口中的话说下去,只得保持着尴尬的笑。

  两人像是看谁先不笑一般的干瞪着眼,最后还是戏笑慢慢的将自己从嗜血的深渊中拉了回来,眼中的漩涡终是没那么疯狂了,这才微笑着问道:“你姓轩辕?”

  见女娃开口,男子这才松了口气,像个听话的小学生一般,非常认真的点着头。自己当初选临时服务员时见到轩辕这个姓氏忍不住好奇,从而与轩辕戏笑结缘,今日怕是小女娃见着邀请函上的轩辕姓氏,才堪堪让自己躲过一劫。

  “今日拍卖我同你坐。”说完这句的话的戏笑见没了回音,便忍不住回头,在说一遍:“今日拍卖我同你坐!”

  “好!”完全没有听清说什么的领事,擦着汗,忙着答应了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年穿越:撩妻撩上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年穿越:撩妻撩上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