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任督二脉
惑哲2018-06-08 16:072,155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赢,故克之。

  自己的力量并不占优势,戏笑以前为了能活命,一击不中便靠速度利用这个原理,将猎物一步步击败。

  巨蟒见自己的猎物并没被自己碾压成肉酱,威严受到了质疑,一时间战斗力便上来了,整个盘着的身子灵活的朝戏笑袭击过去,散开伸直的蛇身将战斗机压折出来的一片阳光,彻底给遮住了,黑色鳞片在阳光反射下,一不注意便能晃到眼睛。

  眼睛是戏笑最大的利器,看到这里的轩辕忌歌并不修长的指甲硬生生的挤进了皮肉里,血一滴一滴的流在舱板上,只不过这一幕谁都没有发现。

  不能动弹的若雪若君牙梆子都快咬碎了,浑身都散发令人窒息的气息,使得那些眼高于顶的影子都不由自主的远离了两人。

  战斗中的戏笑看着巨蟒袭击过来的身子,眼睛微眯,嘴角轻轻挑着,朝巨蟒的头上飞去,趁此机会又是一刀,不出意外,巨蟒的身上依旧没有出现任何伤口。

  反倒是戏笑因为站在了巨蟒身上而被那鳞片的光芒一反射,眼睛一闭,身子便被蛇尾重重的甩了出去。

  到底是肉做的身子,戏笑这下失利,不一会儿便被巨蟒像是当玩具一般抛来抛去,鲜血狠狠的从戏笑的嘴里喷出,可越是如此戏笑脸上挂着的笑容却是越来越深。

  总感觉自己身子里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等自己去感受时却是什么也感受不到。

  “七寸你打不进去,把它给我刨开!”清冷的声音响彻在戏笑的小脑袋里。轩辕忌歌瞧着戏笑脸上的笑容,顿时舒了口气,自己的一成功力全给了她,不想这狼崽子却是连筋脉都没有打开,这才不得已将其扔出去。

  “好!”戏笑闻言伸出舌尖舔舐了下自己嘴角的血渍,黑色双眼比那太阳下黑色的鳞片还要耀眼。

  稳定住自己的身形,戏笑快速的围着蛇身绕着圈子,犀利的黑眸仔细的寻找哪里可以将这畜牲开膛破肚。

  终于戏笑眸子一亮,斜着身子,深吸了口气,将身上所有的气力全凝聚在布满茧子的小手上,将匕首的尖端狠狠地刺进了巨蟒的腹部。

  巨蟒身子一痛,尾巴也翻转了起来,想要拍打开这只使自己疼痛的跳蚤,只可惜它这一掀开尾巴恰好给了戏笑机会,弱小的身子坚如磐石般的举着匕首一直滑向蛇尾,干完这一切的戏笑,朝着舱门口的轩辕忌歌邀功似的笑笑。

  后者见此微微的翘了翘嘴角,浅褐色的双眼直直望着那深入黑潭的眸子,伸开双臂,示意戏笑过来,戏笑也不客气,直直的扑进了轩辕忌歌的怀里,嘴里的两颗小虎牙明晃晃的出现在这小脸上。

  ‘这还是笑笑第一次这么笑呢!’若雪轻嘘了口气,有些吃醋的看着轩辕忌歌,恨恨的想道。

  戏笑速度太快,以至于莫尘摇摇晃晃的醒来时,第一眼瞧见的便是那张着血盘大口的巨蟒,瞳孔急剧收缩,苍白得毫无血色的唇瓣张张合合,终于还是尖叫了出来:“啊!怪物啊!”接着便双眼一闭又是昏睡了过去。

  被莫尘这么一惊,怔愣着的墨珩这才将武器慢慢收好,伸手甩掉了发丝上的汗液,然后再伸手探了探莫尘的鼻息,轻声感叹:“还好,还没被吓死!”

  也不知是不是莫尘的分贝太高,本来还保持着原样的巨蟒,竟开始裂了开来,除了戏笑第一刀入刺的地方,其他的地方竟都成了两瓣。

  这下不止若雪等人愣了,就连戏笑也愣了,她以为自己没那么大的力气的。松开环住轩辕忌歌脖子的双手,忍不住仔细的打量了自己的双手一会儿,硬是没有瞧出什么不一样来,再拿过男人送给自己的匕首,还是淡淡的紫色,也没啥变化。

  倒是若君率先反应了过来,有些迟疑的问道:“笑笑,你摔了那么多跟头,你身上?”

  这话一问,墨珩也懒得管莫尘了,一双淡蓝色眸子满是好奇的看着戏笑,这样子来看,他的二当家还真是什么伤都没有呐。

  被若君的话弄得有些莫名其妙的戏笑捏了捏自己的腰,再捏了捏自己动刀的右臂,的确!一点事都没有,连脱臼都没有。

  戏笑动作一顿,大大的猫眼眨巴眨巴的看着抱着自己的男人,呆愣的道:“我好像真的没事!反而觉得还挺舒服的,全身暖洋洋的!”

  看着戏笑少有的呆愣一幕,轩辕忌歌手痒的抽出一只手摸了摸戏笑毛绒绒的脑袋,眼睛都忍不住弯了弯。

  “啊!我知道了!”若雪从地上起来,上挑的凤眼如激光一般扫射着戏笑的全身,惊疑的道:“笑笑,你该不会是打通了传说中的任督二脉吧!我刚刚瞧你的匕首划那小蛇时,匕首上还有淡淡的紫光包裹着!”

  墨珩眉头一挑:“哦!B国还真有内功?我还只是在电视见到过B国的武功呢?”

  若君一听忍不住朝墨珩投去了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那只拍来哄孩子的,你咋就想到那里去了!”

  戏笑不答,只是眨巴着双眼锁定着轩辕忌歌的眼睛,她倒是觉得若雪猜得八九不离十了,何况这男人好像也是有意将自己扔出去,目的或许就是?咦!目的是什么呢?

  “好吧,有可能是我想多了,或许是那蛇外强中干,力气也是软趴趴的。”若雪想想也觉得不太现实,说到外强中干时还忍不住瞟了瞟身后的三个影子,鄙视的意思不言而喻。

  “有人来了!”轩辕忌歌抱着戏笑回到座位上,将留着血丝的手伸向戏笑,眼神一眯,优雅的道。

  戏笑看着那可以忽略不计的指甲伤痕,朝天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这里没有酒精,想着自己曾经都只能用口水消毒,便伸手拉过那干净透彻的手掌,一低头竟是将表面的血丝吸了去,然后将自己嘴里的血渍吐干净。

  闭着眼的轩辕忌歌感受着自己手心软软的触感,心情出奇的美好,连自己有洁癖的事也忘得一干二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年穿越:撩妻撩上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年穿越:撩妻撩上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