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军火被劫
惑哲2019-01-15 10:342,547

  自古来便有官商互利,两者既相互依存,也相互制约,谁也不想打破这个平衡,谁也不能打破这个平衡,当然,如若两方找到了替代品则又是另一番说法了!

  刚躺下没多久的墨珩,便得到理文的消息,那批货出现了问题,买家只拿到了交易上货物的三成,其他七成不翼而飞。

  是非一直不断,可以说是墨家重要的输出地之一,若是只抽出了货物的一二成,墨珩倒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个地方没有黑吃黑才不正常。

  只不过七成,怕是有些狮子大张口了。墨珩突然觉得自己顺风顺水了小半辈子算是毁在了那两人的手上了。

  坐在床上的墨珩,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对着卫星投影上的理文问道:“查出了什么?”

  “回当家的,这次调换货物的似乎不像是一批人做的。”屏幕里的理文突然皱了皱眉,满是认真的继续汇报道:“就现在所掌握的东西,可以确定是一方了,只是很可惜,他们那队人似乎只是过来打听消息的。”

  “其他的呢?”眯着眼的墨珩慵懒得像只蛰伏着的狮子,似是漫不经心,但一直跟在他身边的理文知道,这男人怕是要咬人了。

  其他的?说道这里的理文突然面露异色,似乎是在纠结到底该不该将话说出来。

  “说!”

  “是,不知道是不是看错了,艾丽的军事飞机上出现了查斯!”

  “女人?这人是谁?”说实话墨珩出了自家的二当家外,还真没仔细注意过其他的女人,平时解决完欲望也是提裤子走人,偶尔也会有那么几个长期床伴。但善后都是理文处理的,只不过艾丽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听到男人的话,理文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艾丽是您二十五岁时的床伴,相处了共一个月,关于艾丽的母亲,影子部也没查到!”

  经过理文这么一提醒,墨珩倒真的从脑海中找出那么一个人来,是个长得很性感的女人,毕竟拥有着一半的A国血缘。墨珩对于她最大的印象应该是那双黑色的眸子,却也不如戏笑那家伙的黑,也没那么亮。墨珩挑剔的对比道。

  “召集四大影卫去。”再次揉了揉太阳穴的墨珩有些暴躁的吩咐道。

  “是,家主。”看着卫星视频变黑,墨珩终于忍不住双拳打在被子上,以往的高贵优雅全然不见。

  “该死的,这男人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像只暴躁的狮子般,墨珩猛地拉开房门:“管家,九点出发去C区。”

  “是的,少爷!”老管家一边不满的看着毫无仪容的少爷,一边优雅又速度的安排着一切事宜。

  上午九点半,一架畅通无阻的改装战斗机从的墨家出发,目的C区。

  初次见识到飞机这东西轩辕忌歌也只是好奇的瞧了瞧,除了惊讶这东西能飞外,第二次坐上这玩意儿也只当自己那时的马车般看待了。

  即便一晚没睡对于若雪与若君来说并不算什么,以前在那个鬼地方时,一边要防备着人,一边要防着野兽,也是经常没得睡。但并不代表他们真的不累,因此两人在上了飞机便面对面的躺着睡了,两人的姿势就像连体婴儿一般契合。

  莫尘则是毫无睡意,飞机越是接近那个地方,他内心的担忧便越盛。当然此时的轩辕忌歌也没空管他的小心思,这个别扭着的男人正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怀抱,时而朝着假寐的戏笑投去幽怨的一眼。

  终于男人腾的站了起来,墨珩与莫尘顿时全身都戒备了起来,仿佛那男人就是个不定时的炸弹一般。

  没有理会神色各异的两人,轩辕忌歌何时委屈过自己,毫不客气的将一直假寐的戏笑捞进了怀里,看着怀中那一颤一颤的睫毛,轩辕忌歌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心安理得的抱着自己的小崽子睡得一塌糊涂,直到危险降临,醒来时还在感叹小崽子的安眠作用。

  “哐当!”一声,并不是很大,但睡着的三人却是立马睁眼。就连不好意思的戏笑也睁开了双眼。

  几人无声的看着墨珩与那飞行员交流着什么,或许是交流结果并不理想,墨珩的脸色铁青。

  用他的母语朝带来的为数不多的十位影子下着一道一道的命令。

  “怎么回事?”本以为会是若雪最先沉不住气的问出来,没想到又是这个娃娃脸的长得好看的华人。

  如猎鹰般的眸子仔细的看了眼莫尘,墨珩这才朝众人解释道:“飞机上的雷达被人干扰了,飞机脱离了原来的飞行轨道,我们现在正处于D区大三角的空中风暴的心眼。”

  莫尘顿时脸色一白,干扰雷达可不是一般的人可以做到的,甚至可以说这个世上也就那么一两个人有那个权力,因为干扰雷达那便意味着飞机失事的可能性将会超过百分之六十。那人是想令可错杀,也不可放过。

  想明白这一层关系的莫尘突然同情起老古董来,一醒来便被这么多人算计着,还真是有些倒霉。

  不指望那几个人能懂其中利害关系的莫尘将眼神赤裸裸的投在了墨珩身上。

  “你知道些什么?”突然墨珩一把掐住莫尘的脖子,眼神中是不加掩饰的杀意,手指也一直收紧。

  不知为何,看着那张娃娃脸涨得通红,墨珩那手怎么也使不上力气了,但怒火也只增不降。

  对于眼前的一幕,没人阻止,也没人想要阻止,说起来他们都是凉薄之人,死一个不相干的人无伤大雅。

  到底是隐世世家的人,莫尘颤颤巍巍的伸手不知捏在了墨珩手腕的哪里,借力逃脱了出来,捂着自己的脖子沙哑道:“我只知道有人想杀他,有人想让他活着利用他!而我只是被派来保护他而已,其他的我也不知道。”

  被掐得泛红的眼睛死死的盯住墨珩,带着倔强与若有若无的委屈。墨珩眉头一皱,忽略掉内心的一丝异样再次朝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几人叙述。

  “简单来说进来容易,出去难。飞机进入风眼中只会有些颠簸,刚刚那声响声便是,而我们现在也只能在原地打转,不能着地,风眼气压会把飞机撕成碎片!”

  墨珩毫不意外的看着几人加深的眸子继续说:“唯一有一丝活命的机会,那边是穿越过去,摆脱掉这个风暴,但我们穿越的地方气流很强,风暴什么的那都不算什么。飞机运气好勉强能够保持着飞机形状。”

  说完了的墨珩反而没那么急了,施施然的坐回椅子上优雅的开口道:“生死由命了!”

  沉默,死寂般的沉默,就连戏笑的脸上都出现了严肃的神色。嫩白的小手死死的抓住轩辕忌歌的衣袖,倒是轩辕忌歌好笑的看着小崽子如狼般的眼神,柔和拍了拍戏笑的脑袋,叫她放软身子,这样硬硬的抱着睡不着。

  “那便冲过去罢!”

  此话一出,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都望着这个连飞机都只坐过两次的老古董。

  墨珩一咬牙,深深的看了眼那圆乎乎的娃娃脸:“好!冲过去!”他本就想冲过去,坐着等死可不是他贵族该做的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年穿越:撩妻撩上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年穿越:撩妻撩上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