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救猫(一)
在下尹天仇2020-03-24 14:523,634

  2018717晴尸变第43天

  距离成功地打开第一扇防盗门,时间又过了一十七天。

  这段时间,自21楼以上,所有关闭的房门都也被我打开,一次一次的实践中,我开锁的技术也是越来越好,最快的一次,晏小雨数着翡丽秒针,用时三分七秒。她道:“要在以前,你这门技术可是份不错的兼职,每月多赚几千大洋,应该不成问题。”

  可钞票对于我们已经毫无意义,我们时常站在窗户边,用百元大钞叠成纸飞机,然后无聊地比赛谁飞得更远。我有时会想,要是大楼内食物永远不会吃完,那有美女陪伴了此一生,也算是个不错的选择。尸变前我人生的理想不就如此吗?在房价高得离谱的魔都拥有自己的小窝,再娶个时尚知性的漂亮老婆。眼下貌似都也具备,房子更是大大超出了预期,整整一栋楼啊!

  但是,除了白痴和几岁的小孩,谁又能真正地高兴起来?我们每天都把忧愁、恐惧紧紧关着,彼此间却笑得没心没肺,唯恐负面的情绪稍一露头,便会如燎原的星火,瞬间燃遍整个草原,让人逃无可逃。

  所以,每扇打开的防盗门后,在我们都犹如阿里巴巴的宝藏,我们发掘房里的每一寸地方,从每个小物件后面猜测它的主人曾经有过什么样的经历,为的,只是消磨掉更多的时光。

  这天,当我们先后起床,也是上午11点,窗外艳阳高照,光线亮得刺眼。

  晏小雨睡眼惺忪,“今晚从新换一家住,这家的床铺太软,睡得我腰酸背疼。”

  这段时间,我们每晚住的地方都不固定,随心所欲,反正都没家的味道。

  “行,听你的,去2103吧,那家窗台上种了两盆圣女果,我大上前天看到也由青转红,应该可以吃了。”我慵懒地坐在沙发上,打着哈欠说。

  “你说得我牙齿都酸了,不如现在就去。”晏小雨拿起弩弓,说走就走。

  下到2103房两盆圣女果也红多青少,我摘了一枚丢进嘴里,那酸爽的味道,顿时将残余的睡意驱散得干干净净。

  “唔……确实不错,天哥,那枚才红得通透呢!”晏小雨指着铝合金窗的顶端。

  “行,给你摘。”我爬上窗台摘下果子,弯腰递给晏小雨时,忽见小区的绿化带里一阵晃动,一只黄色的大猫被丧尸赶出了草丛。

  “小艾,小艾,那是我养的小艾!”晏小雨睁大双眼,又跳又叫,她顺着我的目光看见了猫儿。

  “你养的?”

  “是,是……”晏小雨一脸焦急。

  猫儿四下逃窜,眼看冲不出尸群,忽地窜上一棵小树,再奋力一跃,朝四楼窗台扑去。

  但距离实在太远,猫儿只是两只前爪搭上了窗台,幸好猫儿敏捷,后腿一蹬,终于站稳。

  “好了,好了。”晏小雨抚着胸口,长出了一口大气,自我安慰道:“等丧尸散了,小艾就会自己逃走,唉,可怜的小东西,好想抱抱。”

  这一天剩下的时间,晏小雨坐卧难宁,几次三番地站在窗前察看,一颗心都扑到了小艾身上。可是直到下午,丧尸早也散开,小艾仍是在窗台上滞留不去。

  “这都好几个小时了,猫儿还不离开,阳光又这么毒,小艾肯定是被困住了。”我站在旁边,也很为猫儿的安危担心。

  “那怎么办?怎么办?”晏小雨关心则乱,一筹莫展。

  “咱们结跟绳子,拴个吊篮吊它上来。”我说。

  “对,对,我怎么没有想到?”晏小雨高兴地说。

  解下21层三户人家的凉衣绳,再把十几条床单剪成长条,结成长绳后吊了个果篮,一个简易吊筐就做成了。

  “等一下,小艾好久没水喝了,先放碗水进去。”晏小雨把一碗水和几片香肠放进篮子。

  果篮一路下降到四楼窗台,飘飘悠悠地在猫儿眼前晃荡,终于,抵不住诱惑的小艾在用前爪试探了几回后跳了进去。

  “欧耶!”晏小雨一声欢呼,在我脸颊上亲了一口。出其不意,我不自觉地用手擦了一下。

  “怎么,嫌弃我啊?”

  “哪里,抹匀。”我笑着说。

  说笑间绳子也拉回小半,正当我们都欢喜着一切顺利,今后又将添个同伴时,突然凭空多出了一双大手,一把扯过篮子,十指干枯,就去抓猫。

  “啊!”晏小雨吓得花容失色。

  “啊?”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连我都惊得轻呼出声,再看猫儿,也顺着丧尸伸出的手臂窜进了窗户。

  “这?这该死的丧尸,早不出现,晚不出现……”晏小雨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我往下数着楼层,猫儿应该是在1103房的窗户外被袭击的:“别着急,丧尸笨拙,肯定抓不到小艾,我们现在就下去救猫。”

  “算了,天哥。”晏小雨冷静下来,“天快黑了,为只猫咪,不值得冒险。”

  这天晚上,晏小雨闷闷不乐,饭也没吃就去睡了。

  我躺在客厅宽大的欧式沙发上,看着房中的光线越来越暗,卧室中窸窸窣窣的声音响了半宿,知道晏小雨终是牵挂着小艾。

  2018718晴尸变第44天

  早上我被一阵尿意憋醒时,时针刚指到八点,睁开眼睛,晏小雨也站在窗前,背影落寞。

  “看见小艾了吗?”我问。

  晏小雨闻言回头:“没有,但能听到猫咪叫唤,声音凄厉,小艾只怕也撑不了多久。”说着,眼圈儿红了。

  “准备准备,今天开始收复下面的楼层。”我心想,“猫儿善跳,丧尸也不会那么容易就抓到,但周旋了一个晚上,只怕猫儿也是凶多吉少。”

  “别,天哥,我分得清轻重,为只小猫真的不值得冒险。”

  “谁说只是为了猫儿,早晚我们也要收复下面楼层,要不坐吃山空啊!”

  带好武器,准备停当。我对晏小雨道:“咱们稳扎稳打,我拿铁矛在前面开路,你用弩弓在后面支援,每下一层楼,还是用老方法把防火门都从外面绑上,等下到11楼救了猫咪,堵死楼道,再逐层向上清理防火门里的丧尸。不过要注意,别弄出太大的动静,声控灯储存的电力也许还有。”

  “知道,也不是第一次了。”

  见晏小雨点头,我用力挪开堵路的衣柜挤了出去,等她跟着缩身从缝隙间钻过,又把衣柜推回原处,以防有丧尸趁虚而入。

  顺着安全楼道一路往下,时见或坐或站,呆若木鸡的丧尸,四周漆黑,目难视物,如果再没声响的刺激,丧尸们就进入一种休眠状态,等看到我手里蒙了黑布的手电筒光时,便会呆呆地朝光源走来,这时,正是最佳的动手机会。

  如法炮制,一路向下杀了十几只丧尸后,我一抬头,面前的防火门上方,标示楼层数的萤光字帖显示,也到了13层楼。

  “再下两层,就见到小艾了。”晏小雨把弩弓套在手臂上,语气欣慰,抽出一根布条就要去绑防火门上的把手。

  就在此时,“呯”的一声响,防火门猛然被撞开,声控灯跟着点亮,十几只丧尸涌出来了。

  “快逃!”我抓着晏小雨的后领刚将她一把扯开,一只手爪也贴着她的鼻尖掠过,那丧尸一抓不中,被后面的丧尸推倒在门口的台阶上,磕得脑袋山响。

  刚逃下一层,下面楼层又传来丧尸的嗥叫,我忙推开12楼的防火门,匆忙一瞥,天幸这一层没有丧尸,进去再看,顿时全身冰凉,三户人家,竟都大门紧闭。我虽带着钢丝,但丧尸也追到了门外,却哪里又有时间开锁?

  我和晏小雨死死抵住两扇防火木门,一转头,见过道上的通风照明窗离地两米多高,是唯一能躲避丧尸的地方。

  “快爬上去!”我大叫。

  “不,天哥,还是你逃!”

  “快,别废话!”我大吼着把晏小雨一把推开。

  晏小雨一离开,我更感到独木难撑,拼命咬紧牙关,双脚还是一点点地向后滑动。

  我焦急中回头一看,那天窗实在太高,晏小雨跳了两次连窗台都没够到,她语带哭音:“我不成,还是你来吧。”

  “退,退后助跑,把弩弓球棍,都,都丢下。”我只感门上的压力越来越大,连话也说不顺了。

  人的潜力往往会在危机时刻迸发出来,晏小雨助跑几步,猛然跃起,双手抓住窗框爬上去了。

  “天哥,你也快来!”

  我点点头,刚要撒手后跳,忽地一股大力撞来,门外又有丧尸赶到。我被门板一弹,顺势跳开。几乎同时,十几只丧尸跌进门内,更多的丧尸踩踏进来。

  “快,天哥。”晏小雨吓得声音都变了。

  我急跑几步,一下蹦起,两手抓住窗沿刚要爬上,猛觉一只脚掌也被丧尸抓住,惊骇之下,忙大力蹬脚,同时腰部用劲翻上窗台。低头一看,一只丧尸抓着鞋子正在啃咬。

  死里逃生,我一颗心兀自呯呯乱跳,身旁的晏小雨,同样脸色惨白,但不管怎样,我俩暂时算是脱离了危险。

  窗台下,二三十只丧尸伸长了脖颈,只剩瞳仁的眼眶里白多黑少,冷冷地泛着寒光,成串的涎水顺着牙齿不断掉在胸前,地上。

  照明窗户为铝合金结构,两米多长,半米来高,窗台纵宽两尺,两人坐着也不嫌挤。可是怎么逃离呢?要指望脚下的丧尸自动离开,那简直是妄想。

  “刚才也是吓慌了,干嘛不用铁矛别在门把手上,就算丧尸最终还是撞破了防火门,但我们最少还留得有弩弓和球棍啊!”我叹息着打开窗户,只觉耳中风声忽忽,再往下一瞧,更是头晕目眩。

  干坐一会,我两眼又朝窗外看去:“丧尸是不会自己离开的了,实在无法……”。

  晏小雨不自觉的身子一缩:“从这里吊下去?!”

  “可除此以为还能有什么别的办法?”我说着从衣兜里掏出钢丝,脱下外套包住拳头,一拳打碎了窗户。

  我挑了一块带锐角的玻璃,就用它把衣裤都割成布条,最后绞成一条长索,从窗口放了下去。伸头去看,却还差了半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末世求生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末世求生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