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自救(一)
在下尹天仇2020-03-24 14:483,150

  201866晴尸变第二天

  睁着眼睛捱到天亮,人也困得迷迷糊糊,天亮不久,一声凄厉的惨叫惊得我陡然跳起,但一夜没睡,大脑发晕,头重脚轻地有如踩在棉花堆上,直到又传来一声呼救,我才猛然清醒。

  听出声音是从女孩昨天逃离的那道铁栅门传出,我忙操起一块板砖就跑了过去。

  没跑几步,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就钻进了鼻中,等奔到门前,我不禁嗞的一声倒抽口冷气,铁栏门后,七八只丧尸按倒了一个女人,正如非洲鬣狗一样,猎物还没完全死透,它们也张开滴着涎水的利牙撕扯血肉。

  女人肚破肠流,浑身是血,也不知她是怎样地舍命相拼,才能在重伤的情况下逃到这里。

  我紧咬牙齿,隔着栏杆一板砖拍了出去,把一只含着半截肠子的丧尸砸得眼珠爆裂,但那丧尸只是嗥叫一声,喉头一动就吞下肠子,低头又去腹腔里掏摸,再看女人,已两眼翻白,命丧黄泉。

  昨天男人尸变后并没在我面前吃人,站在高高的天台上看得也不是太过真切,都没有真正让我感受到丧尸吃人时的可怕场景。

  直到此时,真真切切地看到一个大活人,就在眼前被活生生地开肠破肚,我才真正受到了强烈地冲击,你可以想象那场景,我哇哇地,连苦胆水都吐了出来。

  退后几步,不让自己看到那令人发指的血腥场面,可我全身还是禁不住的瑟瑟颤抖,也不知道是因为恶心还是恐惧。

  直到中午,我才慢慢恢复了过来,听到铁栅门那边也没有声响,我又悄悄挨了过去。

  几只丧尸也不见踪影,满地的血肉碎屑上躺着女人残破不全的尸身,而这几乎快被撕成两截的尸体竟动了起来,是的,你没看错,死去的人又活过来了!

  刹时,我恨不得肋下生翅,飞逃魔都。

  站在百尺高楼,我捏紧拳头张大嘴巴,俯瞰天使坠入地狱,俯瞰亡灵为恶魔呐喊,只不过一天的时间,千万人口的国际都市,竟也难觅活人的踪迹,一眼扫去,大街小巷尽是潮水般的尸群。

  我悲哀之下又大为震动,这是怎样极大地超出人类想象的力量,才能造成如此史无前例的灾难。让昔日繁华的都市,转瞬间沦落为丧尸帝国。

  我开始考虑着今后的去向。最好的落脚点,莫过于人烟稀少的乡村,是不是回去老家,倒也不重要了。最不济也要逃到周边的小城镇里,总之,拥有上千万人口的魔都,绝不是理想的避难场所。

  不过,路要一步一步地走,现在要考虑的,首先是怎样从天台下到一楼。

  昨天逃上天台时狼狈不堪,这时回想,估摸着也爬了一二十层,西瓜凉了半个夏家住九楼,那么我所在的楼宇大概有三十楼高,每层有三户人家,三十层就有九十户人家。昨天是工作日,大部分人都不会留在家里,不过就算每家只有一人在家,这个单元就有九十只丧尸。

  当然了,这些丧尸不可能都跑进防火通道,但只要有一半瞎猫似的撞进了楼道,我要想安全地下到一楼,细思,还真有些难度。

  不过只要到了地面,小区院子里就停着三辆车,到时候随便开上一辆,油门一踩,还怕逃不出魔都?

  想到这里,我下意识往下一看,昨天开来的三辆车仍静静地停在那里。

  这时,视野中人影一闪,一名黑衣人借着花草树木的掩护,正悄悄地向车靠近。我惊喜交加,差点叫出声来,终于看到了活着的同类!

  黑衣人行动灵活,以身姿出手来看,是个年轻男子。他时而快跑、时而躲藏,十来分钟后成功地上了就近的车。

  我心里暗暗替他感到高兴,同时受到鼓舞,相信自己也能办到。可等了半天也不见车移动,却见车门缓缓打开,黑衣人又矮身钻了出来,趴在地上,伸手去司机尸身上掏摸。

  我稍一猜测,也明白黑衣人是在找汽车钥匙。我见车一侧正游荡着几只丧尸,又暗自为他担心起来。

  突然,宽大的救火车后闪出一只丧尸,径直朝他冲了过去,我忍不住大叫,黑衣人立即跳进车,却只可惜已经暴露。

  小区院里的几百只丧尸顿时犹如炸了窝的马蜂,呼啦一下也把车围得严严实实。

  我正担忧黑衣人是否也得到车钥匙时,车子一下窜出,将几个身影撞飞半空,可丧尸实在太多,层层尸墙,终于硬生生地将车逼停熄火。

  无数的丧尸围了上去,死命地用头去撞玻璃,接连撞击下,前挡玻璃终于不堪击打,整片落下,尸群争相爬入。几声惨叫响起,黑衣人终究是没能逃生成功。

  这下我彻底没底了,心想他就算侥幸冲出小区,大街上的丧尸只会更多,只怕没开出一条街道,同样的场景就会再现。

  到底要怎样才能逃出生天?我45度角仰望天空,只见太阳在一片云层后躲躲闪闪。

  唉!这都什么时候了,也没看到天空有一架飞机飞过,难不成一语中的,不止全国,全球都是这样?还有,以前那些来回穿梭的国际航班又去了哪里?

  我长叹一声,躲进葡萄架下,眼看巴掌大的叶子把阳光剪得支离破碎斑斑驳驳,连一片阳光也漏不下来,清风徐徐地一摇,几片破碎的阳光偶然从叶缝里掉落下来,稍纵即逝,像梦的碎片。

  算了,既然逃不出去,那就不逃了,再说,乡下也不见得安全,只要饿不死,总不会撒手不管。我无可奈何地宽慰自己,人死卵巢天,不死……哦,不对,这话得改一改了,应该是:人死万万年。丧尸可是万寿无疆的呀。

  我百无聊奈地摘下一串葡萄,一颗一颗扔进嘴里,又想,这楼百十米高,既便于观察,如果真有飞机飞来救援,也容易被发现,食物也不用担心,只要收复了这幢大楼,还怕少了吃的?

  于是我重新振作起来,用板砖去砸一根支撑葡萄架的钢管。这钢管和横梁焊在一起,为了砸断它花费了我不少的力气,可惜没有工具让我把钢管的一头磨尖,那样的话,遇到丧尸既可以砸又可以捅,威力将会增加不少。

  我搂着钢管又躺回墙角,昨晚就没有睡觉,一番用力后只觉更加疲倦。毕业两年来黑白颠倒的生活也使身体也大不如前,但这有什么办法,做广告的都这样,闲时闲死,可一有单子就要熬更守夜地加班完成,别说睡觉,有时连吃饭拉屎也要争分夺秒,生物钟完全也被打乱。

  眼见太阳偏西,我打算好好补上一觉,不养好精神哪有力气去对付丧尸?

  201867晴尸变第三天

  当我被恶梦惊醒时,天也大亮。可手机落在西瓜凉了半个夏家,也无法知道具体几点。

  活动了下身体,我用钢管撬开了挂锁,下去几步楼梯后又转身回来,把铁栅门合上挂上了锁,心想,可不能让丧尸糟蹋了天台上的水果和蔬菜。

  下到顶楼,从虚掩的楼道门里看进去,此层并无丧尸,墙上标有29的楼层数,比我昨天估计的楼层数只少了一层,但此层的三户人家都房门紧闭。

  我没有开锁师傅的手艺和工具,更不敢大声砸门,所以我又下了一层来到28楼。这次中奖了,三户人家有两家的大门是敞开着的。

  我拈阄似的拐进2801,轻轻地关上房门,攥紧钢管逐个查看了每个房间,在查明这里也是人去房空后,我先从茶几上的中华烟盒抽出一只点上,深吸一口缓缓吐出,然后才四处寻找手机以联系外界。然而,让我失望的是,我翻箱倒柜也没有找到一台,看来都被主人带出了。

  我告诉自己不要着急,对面2803不是也没关门吗?当务之急,先找身衣服穿上才是正事,不穿衣服,安全感好像也降了不少。刚好这家有个男孩,也许正处在高中阶段,次卧的床上耷拉一套校服,我拿起来一比大小差不了多少,不过我没穿,而是另从衣柜里翻出一套牛仔服套上。

  穿好衣服我又从鞋柜里找出一双板鞋穿上,把抽剩的半截烟头狠狠踩灭,闪身进了对门人家。

  一进门,我赫然发现一部手机静静地躺在电视柜上,欣喜之下我三步并做两步走近拿起,是部小米。

  刚按了一个键,我忽觉后背发凉,也许是感到了稍微的异常,也许是说不清的第六感,总之,就象西瓜凉了半个夏说的那样——你狗命真大!。

  我猛往前一扑,同时单手向后狠狠挥出钢管,只听哒地一声轻响,一只丧尸白森森地牙齿在本该是我后颈的位置上合拢,然后挟着劲风的钢管才将它打得脑浆迸裂!

  这是只健壮的男性丧尸,在我专注于手机屏幕时,它从我身后的卧室里出来,毫无声息地袭击了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末世求生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末世求生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