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晏小雨
在下尹天仇2020-03-24 14:483,104

  2018616晴尸变第12天

  早在几天前,我通过在猫眼中多次观察,也确信对门的2803室内再无丧尸,不过那一丝偶从门缝里钻进的腐肉恶臭,仍是让我发怵于再次过去查看的念头。

  不过,今天我必须面对这一切——食物也全面告馨,大米只剩几把,七个苹果,一天一个,到昨天也全部吃完。

  我用一条打湿的毛巾掩住口鼻,再在脑后打个活结,拿起铁矛打开了大门。

  2803房里静悄悄地,刚跨进门中,腐尸上的苍蝇一下飞起,象一团黑雾在房中嗡嗡作响。尸臭更浓,犹如屠宰场里经年累月积聚的恶臭,虽然毛巾厚实,但仍然挡不住这刺鼻的气味。

  我此次的目的,本来是想将2803房内的食物搜刮干净,不过见苍蝇乱飞,只怕屋里的食品都也受到污染。稍一犹豫,我还是决定转身离开。

  刚要关上大门,我见门边鞋架上有只手电,便顺手拿了过来,心想,哪怕风险再大,我也宁愿去打下面楼层的主意,房中臭气弥漫、苍蝇乱飞,就算食物其实没被污染,可带回去煮食,恐怕心理上也是难以接受。

  楼道里黑漆漆的,我脱下一只袜子罩住手电,以免过于明亮的光线惹来丧尸。

  一步一步下到27楼,我轻轻地把防火楼门拉开一条缝隙,半明半暗中有咀嚼的声音响起,凝目一看,七八只丧尸正围着一具尸体趴成一圈,一只丧尸全身白衣,隐约就是西瓜凉了半个夏的老公。

  黯然退后几步,我悄没生息朝26楼摸去。这一楼倒没丧尸,可是三户人家同样是大门紧闭。我前面说过,我即没有开锁师傅的手艺也没有他们的工具,要想不因为砸门声音惹来丧尸,我只好再次下楼。

  可要寻既无丧尸而房门又打开的楼层,却需要运气。

  又下了一层楼房来到21楼,我终于发现一户人家房门大敞,过道里也没有丧尸。但我没有急于行动,前几天在2803室被丧尸袭击的经历还深印脑中。

  撑开防火门并让它保持一丝空隙,我用一只眼睛注视着里面的动静。

  很遗憾,我又失望了,一分钟不到,一只雌性丧尸摇摇晃晃地从屋中走出,在走道里毫无来由地走来走去,一会进去,一会出来,间或冷不丁地嚎叫一声,让我高度紧张的心情也不由地跟着一紧。

  也许它不知道只要轻轻一推便可走进楼道下到院子,只在这方寸之间踟蹰徘徊。

  我又等了一会,眼见再无别的丧尸从房子里出来。心想,这丧尸看起来年老体弱,应该不难对付,再往下走,也不见得就能找到更容易下手的楼层,要是连这样一只丧尸都对付不了,那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打定注意,等那只丧尸再次转身走向房门,我悄悄从防火门中溜了进去,快步向前欺到它身后,扬起铁矛就要硬砸下去时,忽而见她稀疏的头发根根雪白,我心中一股恻隐之情又弥散开来。

  可是谁又能否认:彻底的死去对也变得茹毛饮血的它们来说,不啻为一种真正的解脱?

  就在我高高举起的铁矛将落未落时,啊!……楼道下面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面前的丧尸老太倏然转身,我一棒砸下,却只打碎了它左边的锁骨。

  丧尸老太右爪前伸,我忙横矛去格,只觉一股大力差点将铁矛夺了过去。看不出一只干瘦的暮年丧尸竟然有着青壮年的臂力。

  幸亏世间万物,兼是矛盾的统一体,有一得便必有一失,丧尸力气虽大,智商却近乎于零,在这关键时刻,它竟然舍弃长矛,呲牙向我胸前咬落,似乎在它眼中,什么都比不上一块血淋淋的皮肉。

  我趁此机会抡圆了手臂,用尽全身力气,狠狠地猛砸下起。

  嘭的一声闷响,丧尸老太头骨碎裂,直挺挺地向后便倒。

  来不及抹一把冷汗,我几步抢出楼门,要看看是谁如此愚笨,在封闭的楼道里大呼小叫,这不就是在給丧尸敲响就餐的钟声吗!?

  楼道内的声控灯早被高分贝的尖叫声点亮,我扶着墙壁往下一看,只见低一层楼,一名少女正狂奔逃命,两只丧尸张牙舞爪紧追其后。耳中不断传来楼道门被撞开的劈啪声音,上下楼层都有丧尸被惊动涌进了楼道。

  加油!我情急之下把电筒砸向她身后的丧尸,想要再投铁矛又怕误伤了女孩。眼见她一个不慎跌倒在地,丧尸的利爪也抓破了她的T恤,我一颗心都要蹦出了胸腔。

  可我虽然着急却无法分身去救,我必须守住身后的楼门,否则上下丧尸一经会和,我们两人都将失去退路。而此时上面楼层跑下来的丧尸,打头的一只已经到了离我最近的楼道拐角。

  女孩听到我呼喊,求生的欲望更加强烈,她奋力一窜,在T恤被扯去一大片布后,终于逃脱了虎口。

  从楼上下来的丧尸一脚踏空,骨碌碌滚到我的脚下,我一矛扎进它的后脑,接应着女孩一起逃进了丧尸老太的家中。刚关上防盗门,外面便响起了擂鼓般的声音。

  喘一口气,我忙从猫眼里窥视,见丧尸们缩成一点的眼黑里透着呆板和凶残,满是血污的嘴角挂着涎水,不一会竟聚集了二十来只,将门外小小的空间挤得满满。但半分钟不到,丧尸的嗥叫声陆续变小,门也不捶了,只茫然地散了开去,仿佛片刻之间,它们就忘记了刚才自己在干什么。

  我脑中闪过一丝疑惑,莫非这些怪物的记忆能力只维持在十几秒钟?

  于是我倏地把门打开又迅速关上,等它们又簇拥到门外的时候,便默默地数秒。

  连试几次,我得出结论,这帮脑子烧坏了的家伙,平均记忆只在十秒左右,比一只金鱼长不了多少。

  我心里有些兴奋,这可是个难得的发现,说不定哪一天,我就会因为这个发现而逃过一劫。

  我回过头来,想把这件事情告诉女孩。刚一转身,只见她定定地瞪着我看,仿佛是在确定我是不是一个非正常人类。

  外,外面的丧尸,它们……你,你……我语无伦次起来,不知道是不是该告诉女孩,她的T恤在逃跑时也被丧尸扯坏,还是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

  外面丧尸怎么了?你又想怎么样?女孩轻声细语,但满含戒心的口气还是流露无遗。

  没怎么,我只是想告诉你,刚才我做了个试验,发现丧尸的记忆能力只有十秒左右,这或许会对我们今后的生存有什么帮助。我努力调匀呼吸,让自己说话听起来自然一些,但一双眼珠子却说什么也挪不到别的地方去。

  真的吗?女孩语气开始放松,对不起了,你一下开门一下关门,我还以为你神经哪个,哪个受到了刺激。

  听着女孩说话大方,我真想狠狠扇自己一耳光,这都什么时候了,难怪古人会说,改朝易,移性难。——以世间极难的事情来反衬人的本性。

  哦,你刚才逃跑的时候衣服都被丧尸撕坏了,我怕也会抓伤你。这样吧,你自己去卧室里的穿衣镜前好好看看,这可不是小事情哦。我高明地掩饰了自己的窘态,心里却是暗自惭愧。

  趁着女孩在主卧室里检查身体,我查看了剩下的两个房间——一间次卧、一间书房。书房柜子里陈列着几排大部头的书,多是土木工程类的专业书籍,看来这家男主人所从事的是建筑方面的工作。

  心情放松后我感觉自己全身黏糊,于是走出书房进了洗手间。

  打开墙上的热水器开关,莲头喷出的水流充足,水箱里的存水应该还多,看着浴镜中的自己邋遢不堪,也该是时候洗个澡了。

  洗完澡,用主人的剃须刀刮净胡须,我一身通泰地来到客厅。

  女孩静静地站在窗前,也换上了女主人的运动套装,听到脚步声响,她回头说道:“大哥,我仔细照镜看了,我身上没有抓痕,你放心,我不会骗你的。”

  我这时才感到她声音清脆,很是动听,而且相貌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曾在哪里见过。

  “那就好,嗯,洗个澡吧,我没用去多少,应该还够你洗。”的确,我一打湿身子就关了水,冲洗时又将开关调到最小,前后用水,恐怕不够装满一个大号的可乐瓶子。

  “不用了,水还是留着吧,自来水可都停了。”女孩飞快的瞥我一眼,眼神中有一些说不出的东西。

  “那能节约多少?我想过了,外面丧尸如果一直不走,我可以砸穿墙壁去隔壁找水。”听着门外徘徊不去的脚步声,我想到了砸墙的方法。

  “还是不洗了。”女孩口气执拗,表情复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末世求生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末世求生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