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嘲讽
安然2018-06-11 13:083,271

  清晨的阳光如约而至,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此时在玺家客房内的慕容鸢精神饱满,她充满了精神力正准备出发到慕氏,她准备召开第三次的慕氏股东大会,将慕氏所有的内务问题重新洗牌,这次有了玺墨城的帮助她信心满满斗志勃发。

  慕容鸢来到暮氏集团的会议门外,还未进门便听见里面已经传来各种讨论声,看来已经有不少股东到场,慕容鸢听见里面的声响后便打开会议大门走了进去,此时在场的所有股东看见慕容鸢走进来大家瞬间安静了下了来。

  “各位,早上好,想必今天早上大家都收到了消息了吧,玺氏收购慕氏的所有股份的行使权已经转换到了我的手里,所以目前慕氏现在最大的股东执行权,还是在我的手里”慕容鸢首先发出掌权人身份的声明。

  “同时由于股份权未变更,而玺氏收购时已经将早前慕氏资金链上的所产生的所有负债资产上的全部解决,银行已经对我们慕氏的冻结资产进行解冻,慕氏这个眼前最大的难题已被解决,大家不需要再担心了……”慕容鸢把目前慕氏的现况跟在玺墨城的帮助下慕氏难题已解决的事情跟慕氏集团的董事们一一汇报。

  “慕总不知道有句话当不当讲”慕氏董事局里的执行董事听见慕容鸢的汇报后,还是打断会议,提出了自己心中所想的话。

  “胡董事,有话直说”慕容鸢还未把慕氏工作汇报完后,便听见有人打断的身音,她微皱了一下眉,便让发出声音的董事发言。

  “您目前来说是玺氏集团执行掌门人的妻子,那么这件事情你们夫妻俩个之间互相商议便可做决定,为什么之前三番两次的召开股东大会,慕总您却一直跟我们表露着慕氏各种经营不善的危机,这又是怎么一回事……”介于慕容鸢现在跟玺墨城的关系非同小可,胡董事忍不住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各位股东们,我知道大家对我跟玺总指尖的关系,对于慕氏现下被我掌握着都有一种质疑声,不过公是公,私是私,工作上是该怎样就怎么”慕容鸢回复着。

  “慕氏在我手中跟玺氏集团八竿子打不着一边,我们是竞争关系,公司是我所有已故亲人们留在这个世界给我的最后的念想,我只会跟别的公司进行良好的合作,不可能联合着外人来收购自己的公司”对于股东的猜想慕容鸢也说出自己的想法。

  “大家如果就因为我跟玺总之间的关系,就对我产生质疑,那么我们的慕氏岂不是一盘散沙,还没走两步,风一吹就散了。”慕容鸢对于股东跟董事提出的质疑耐心的解释着。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听完慕容鸢做出股东们也找不出反驳的话,不过依旧有几个人在底下窃窃私语,还是对慕容鸢与玺墨城的关心耿耿于怀。

  “不过什么?不管如何今天我先把丑话说在前头,我不管大家内心的想法到底是怎么样,既然现在慕家的掌门人是我,我就有绝对的行使权”慕容鸢眉角微皱的说道。

  “这一次慕氏遭遇到这么大的危机,除了我一人在到处找关系做努力,如果有人这么喜欢站着说话不腰疼,一直对我这个当家人这么的不信任,那么,倒不如退出慕氏集团……” 慕容鸢听见还是有人不断刁难自己,眼神霎那间变得有些狠绝,眼神一直紧盯着每一位慕氏在场的股懂们,语气略带威胁进行扫视着。

  股东们看见慕容鸢强势的态度,又见慕氏这次面临破产的危机,也被慕容鸢成功的化解了,便不太好说些什么,股东们又像一群斗败的公鸡,静静的坐在会议椅上保持安静。

  此刻方秘书受到玺墨城的指派把股权行使权转让合同送达会议现场,股东们眼见慕氏大权已全部重新交握在慕容鸢的手里,更是不再说什么,慕容鸢把会议的最后一点内容开完,便宣布散会,今天虽然一直受到股东的质疑,但是有了玺墨城的帮助后,自己做起事情来倒是很得心应手。

  慕容鸢开完会议后心情放松,这些日子因为慕氏的事情把自己弄得焦头烂额,现在所有的事情都解决完成后,慕容鸢觉得自己一颗整日高悬的心脏终于掉落下来。

  送完最后一位股东离开慕氏后,慕容鸢也准备启程回去,她忽然又想起刚刚玺墨城命人送来的股权决策权转让书还放在会议室内,便起身回去准备把文件一同带回。

  而此时慕氏集团的会议室内正做着一个衣着华美,面容美丽精致的妇人,她脸上沉重,紧抿双唇,似乎在等待什么人,但是看得出来这个美妇人的心情十分不好,脸色表情十分的低压。

  慕容鸢走进会议室竟然看见罗美丝坐在自己的会议董事椅上,表情不善的翻阅着玺墨城送来的股权行使权转让书。

  “哟,你总算是过来了,不知道我在这里等你多久吗,看见长辈不懂得打招呼吗,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做规矩……”罗美丝听见会议门开的声音,看见慕容鸢走了进来,立刻提高自己的音调,冷冰冰的质问着慕容鸢。

  “罗女士,第一你来到慕氏也没有提前通知就过来了,任谁也不知道,第二,慕氏的会议室这属于商业办公的地方,你一个外人这样大摇大摆的进来,似乎也不太合适吧?”慕容鸢走进会议室看见罗美丝竟过来了,本身对罗美丝没有任何好感的她看见罗美丝不请自来的坐在慕氏的会议厅内,更是反唇相讥到。

  “你说什么”罗美丝听见慕容鸢的话整个冷静的脸色终于破冰,她表情面带一丝扭曲的说道。

  “你可别得意得太早了,慕容鸢我告诉你,别说什么外人的身份,慕氏早就是我们玺氏的囊中之物,如果不是你使的什么狐媚的功夫给小城吹什么枕边风,他被你迷了心窍给了这一份股份行使权的合同,慕氏今天就得宣布倒闭,划入我们玺家的产业链……”罗美丝带着阴狠的目光注视着慕容鸢说道。

  “罗女氏,我现在请你少说点废话,赶紧离开慕氏的会议室,否则你这样不请自来的闯入我们慕氏内部,估计保安待会就会过来把你轰出去了”慕容鸢听见罗美丝又在拿玺墨城与自己的关系做着嘲讽更是丝毫不退让的对罗美丝说到。

  “哼,慕容鸢我劝你可高兴得别太早了,玺家女主人的位置小心点,可别坐不稳摔了个四脚朝天,”罗美丝见慕容鸢对自己的态度如此强硬,更是像一只吐着信子的毒蛇对慕容鸢说道。

  “这坐不坐得稳,您可别问我,还是问你的好儿子去吧”慕容鸢听见罗美丝的话更是豪不在意的反驳着。

  罗美丝见自己在慕容鸢这里的得不到什么好的果子吃,也不想在跟慕容鸢做缠斗,罗美丝踩着18年最新流行的香奈儿高定高跟鞋,拿起放在会议桌上lv的手提袋便起身离开,临走时还狠狠地瞪着慕容鸢一眼才离开。

  慕容鸢见罗美丝走后,露出了个充满嘲讽的笑容,罗美丝以为自己有多在乎玺墨城妻子的这个头衔,殊不知自己跟玺墨城俩人自己只晓的充满了错综复杂的合约关系,于情于理她跟玺墨城之间压根就是对假夫妻,他们的关系说白了,就是互相捆绑制约的契约伙伴。

  慕容鸢等罗美丝走后,自己也准备回去休息,忽然手机铃声响起,慕容鸢看见来电显,是李想,便紧忙的打开接听键。

  “喂,容容呀,你在忙吗“手机接通后便传来了李想询问的声音。

  “没有,小想我人在慕氏刚开完会,现在手中暂时没有什么需要做的事情,正准备回去休息……”听见李想的关心问候,慕容感到自己心情一片温暖的回复着。

  “这样正好,你要不待会直接来我家,给你煮好吃的,来慰劳为慰劳我们日理万机忙得东奔西跑的慕总好了,我爸妈一直在我耳朵边念叨着你,说好久都没看见你,快想死你了……”李想听见慕容鸢最近工作这么累的情况,心疼的打趣着慕容鸢,邀请她来家里吃饭。

  “好呀,伯父伯母都这么想我,我确实是好久都没到你家看望他们了,行我待会就直接坐车去你家,今天晚上伯母做好吃的,可得多做一点了,我怕太久没吃到你家的美味,会忍不住吃得不给你留点……”听见李想的邀情,慕容鸢感觉自己连日来像个陀螺一样不停旋转,终于可以好好放松放松了。

  “行咧,给你这个小吃货准备上满满的料,得了电话先挂了哈,我得再下楼多买点菜好好喂喂你这只小馋猫,你爱吃的桂花鱼买两条保证让你吃个够……”李想想到慕容鸢爱吃自家老妈做的桂花鱼,更是风风火火挂掉电话,她准备再去买两条桂花鱼,让老妈做给慕容鸢吃。

  慕容鸢与李想通话结束后,慕容鸢就像一只放飞天空的云雀,开心不已,她坐在车内前往李想家,心情就一直感到十分的放松,在这个人世间,唯有李想一家让她感受到一丝温暖,慕容鸢闭上双眼在车内小憩,今晚可以好好放松自己的心情了,慕容鸢,闭着双眼,面含微笑的想着。

继续阅读:第21章 做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替罪娇妻:潜婚冷情总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