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葡萄灰2018-08-14 21:512,459

  秦素推门进了楼梯间,宋睿正倚着墙抽烟,烟幕迷绕,他显得更神秘了。

  宋睿看了秦素一眼。

  秦素莫名其妙有些害怕,怯怯地问:“有什么事,你说吧。”

  其实她不耐烦听宋睿的解释,但谢晋显然很看重宋睿,很希望宋睿迷途知返,她只好装大度了。

  宋睿低头笑了下,细而精的链条在他修长的脖颈间来回晃荡,他说:“我是故意黑你的。”

  秦素没好气地说:“这我知道。”

  “有你的黑料在面前挡着,节目组才不会拿谢晋竞演走调的事作话题。”

  秦素微愣,眼神迟疑地飘向宋睿,宋睿正低头踩灭烟头。

  “每个节目都需要有话题性。”宋睿说,“没有话题也要制造一个话题。”

  “我和谢晋在这个节目里谁胜谁负,就是一个话题。”

  “你和曾宁蔡正宇交恶,你如何从一个舞蹈白痴到成功站在主题曲录制现场,这也是一个话题。”

  “但这些话题都不够劲爆,我们这个节目的收视率似乎也不太好,他们正急着找话题呢。”

  秦素明白了。

  现在网上人人都想知道谢晋拿下《PICK ME》的冠军到底有没有走后门,如果谢晋在《偶像练习生》里走调的事传出去,他们不会想去了解谢晋为什么会走调,而只会拼命嘲笑谢晋的能力,认为他也不过如此,认为《PICK ME》的冠军之位是有水分的!

  但如果是正式节目播出后才制造的话题,谢晋为什么会走调大家都会知道,因为他耳返坏了,这时候,嘲讽他的人就会少很多,因为他不是能力问题,他只是运气不好!

  “所以,蔡正宇和曾宁要找你麻烦的时候,我就举手之劳,帮个忙。”宋睿笑吟吟看着秦素,说,“由你自己选择要不要告诉谢晋吧。”

  宋睿走了,秦素呆在原地。

  不一会儿,谢晋跑了过来,抓着秦素追问:“他刚说什么?”

  秦素还有些恍惚,被摇了摇,才惊愕不已地说:“他说,他记恨我和你一个寝室。”

  “啊?”

  “他说他喜欢你——”秦素的嘴巴被谢晋捂住,谢晋气急败坏地说,“他骗你的,你也信啊!”

  秦素含糊不清地说:“信。”

  谢晋像是被臊到了,没好气瞪了秦素一眼,转身走了。

  秦素抱膝蹲在地上。

  谢晋的耳返之所以会坏,完全是因为想保护她,她害得谢晋没了比赛得分,可不能再害谢晋被群嘲了!

  秦素站起身来,正要离开,余光不经意瞥见楼梯角的一片黑色衣摆。

  秦素的心提起来,快步跑上楼,一边喊:“谁?!”

  严寅亮和李卓霖躲闪不过,被秦素抓了个正着。

  三个人面面相觑了老半天,李卓霖支支吾吾说:“秦素啊,我们也不是故意要偷听的。”

  严寅亮在台阶上坐下,长腿隔了好几阶支着,双手插兜,面露尴尬:“你和子齐是怎么回事啊?”

  “听刚才你们那样说,竞演当晚你们还和子齐动粗了?”

  秦素手扶着冰冷的钢铁扶手梯,叹气道:“他要推我,推成了谢晋。”

  秦素也走到严寅亮身旁坐下,两个人排排坐。

  李卓霖问:“你和张子齐到底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秦素也没想给张子齐瞒着了,就把事儿都说了。

  严寅亮和李卓霖面面相觑,两人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觉得秦素说得对。

  那天张子齐摔倒受伤后,秦素哭得跟个娘们似的,但从医院出来后,就变得铁石心肠,他们还觉得有点奇怪,不过忙着排练新舞蹈,就没多想。

  “子齐摔跤的时候,我就觉得有点奇怪。”严寅亮气炸了,站起来说,“我是崴过脚的人,他还敢在我面前装,这孙子,我,我卸了他的腿!!!”

  秦素和李卓霖一左一右抱住严寅亮的腿,说:“严鲤鱼,不要冲动!”

  “从长计议!”李卓霖也气得直窝火,眼睛眯着说,“他敢拿我们作筏子,给他自己抢票,我不会放过他的。”

  严寅亮被三劝四拉,只好坐下来,然后又敲秦素的头。

  秦素小声叫嚷:“你们别老打我的头啊!被打傻了怎么办!”

  严寅亮瞪着她:“我看你本来就傻!你那天当场揭穿他多好啊!现在揭穿他,他说他脚好得快,我们就没法子!”

  秦素想想自己也是蠢,低下头不敢造次了。

  “要不,”李卓霖想了想,说,“我们问导演要那天彩排的录像?”

  “笨,导演怎么可能给你,这肯定要放在正片里的,爆点啊!”

  李卓霖也低下头苦思冥想。

  三个人又痛骂了张子齐一顿,李卓霖可怜地看着秦素,说:“要是真没办法揭穿他的真面目,你的黑料就不好洗了呀。”

  秦素叹气一声,说:“我现在不想洗。”

  至少等这次竞演的节目正片出来之前,她都不想洗白。

  “过几天就要截止投票了,你现在这样,肯定没什么人给你投票啊。”严寅亮说,“那你不是死翘翘了?”

  秦素落寞地低下头。

  “这就是蔡正宇和曾宁的目的吧。”李卓霖叹气。“听说他们都会被淘汰,因为违背了合约条款。”

  进组的时候,每个练习生都签订了保密条约的,蔡正宇和曾宁这样做,完全是自损八百杀敌一千。

  “你笨啊,洗白自己,正好张子齐造假的事就又是新话题了呀!”

  “哦,是哦!”秦素又被打了头,抱着头说,“可是我们没证据啊。”

  三个人又陷入迷茫,把张子齐痛骂一顿。

  严寅亮忽然想到了什么,站起身说:“我知道了!”

  秦素和李卓霖茫然看着严寅亮,严寅亮张口欲说,但看到秦素后,他又神神秘秘地说:“我知道怎么揭穿张子齐了,不过这事我一个人做就行。”

  “不能告诉我们?”

  严寅亮坚定地摇头。

  虽然严寅亮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但秦素心里还是没什么底。

  节目组连续两天给他们录制游戏环节,秦素玩得心不在焉,得了空,她抓了严寅亮来问。

  “你事儿做得怎么样了?”

  严寅亮拍了拍秦素的肩,说:“应该也差不多了吧。”

  当天晚上,两个人偷偷摸摸去了网吧,微博上秦素的黑料还是跟冬天雪花似的漫天飘。

  “不可能的呀。”严寅亮着急起来。

  秦素忍不住问:“你到底做了什么呀?”

  严寅亮犹疑地看了她一眼,说:“我不能告诉你的。”

  过一会儿,严寅亮又说:“兴许还没那么快,我们再等等吧。”

  秦素垂头丧气回了宿舍,晚上睡觉时,哭湿了枕头。

  两天后,《偶像练习生》栏目组关闭了投票通道,而后提前开始宣布淘汰名单。

继续阅读:第二十四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养个女友组男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