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苏家有女
周飞鱼小双2018-06-28 21:263,377

  第一章

  苏家有女

  要说苏真是枫泾村第一美女的话,全村人基本都是同意的。

  只有谢琪琪持一万个反对意见。

  在谢琪琪眼里,苏真那长相,搁在古代,也就是个奸妃模样,大眼睛,双眼皮,下巴尖得能纳鞋底,身材更是风吹能倒,长成这样的哪有半点乡村女孩的质朴模样。

  谢琪琪本尊确实长得很质朴,浑身上下特别直,树干一样的直,当然是那种需要两三人和抱的树干。

  谢琪琪觉得自己的身材长相堪称完美,这容颜,要搁在唐朝,就是贵妃娘娘的命。

  徐有利逗谢琪琪,“你该不是打入冷宫的娘娘吧。”

  “死小利,看不撕烂你的嘴。”

  谢琪琪嘴巴一撇,挥舞一对肥硕大拳头,捶上徐有利胸口。

  在枫泾村,也就只有徐有利敢这么怼谢琪琪。

  不是说谢琪琪脾气暴躁,能骂人敢干架,大家伙就怕她,大家怕的是她那个掌握全村人命运的村主任老爹。

  村主任的女儿,可不就是全村人的女儿,得惯着宠着,要是惹得谢主任不高兴了,他随便一跺脚,这枫泾村也得晃三晃。

  徐有利算是枫泾村第一村草,自小就受女孩们喜欢。

  当年,小女孩们最多也只是偷偷捏捏徐有利的小白脸,扯扯他耳朵,再文艺点的,羞红着小脸,悄悄送他一些小图书什么之类的。

  唯有十二岁的谢琪琪一把握住徐有利的手,拍着自己肥硕的小肚皮,跟小女伴们郑重宣布:徐有利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死鬼,你们这些穿红戴绿的,这辈子就甭惦记他了。

  谢琪琪当年那声若洪钟的誓言仿似还响彻在枫泾村上空,转眼间,谢琪琪,还有她当年的小女伴们,都长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

  徐有利父母是村里最早的个体户,他父母在村委会斜对面开了一家小卖部,村里人的所需所用,基本都在他家小卖部解决。所以徐有利家算是村里最早富起来的代表,徐家有钱,谢家有权,钱权结合的事情,是人人都喜欢的。

  徐家和谢家,因了谢琪琪当年那句玩笑话,有时候也半开玩笑的互喊亲家。

  但谢琪琪可没当这是个玩笑,从小到大,她对徐有利的心从来没改变过,在她眼里,嫁给徐有利做老婆是早晚的事。

  徐有利虽然没有直接正面拒绝谢琪琪的求爱,但也从来没认真对她说过“我爱你”这三个字。

  “我爱你”这三个字,徐有利倒是特愿意跟苏真说。

  徐有利第一次跟苏真说这三个字时,苏真像看天外飞仙一样端详了徐有利的小俏脸足足有半晌,而后调笑道:“你死都是谢琪琪的鬼,活着敢跟我谈情说爱?”

  “那有什么不敢,我爱的是你,谢琪琪不过是一厢情愿,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再说了,就长她那样,跟个大猩猩似的,你就忍心让我这一颗小鲜草插那大猩猩头上啊。”

  徐有利不但长有一幅好皮囊,还长有一张好嘴,苏真被他的如簧之舌所迷惑,慢慢的竟也喜欢上了徐有利。

  这天,徐有利又跑来找苏真谈情说爱,两人正在房内卿卿我我时,从鱼塘干完活回家的苏雪根一看徐有利那吊儿郎当的样子,就十分生气。

  “小利,我家是有金山还是银山啊,你天天朝我家跑,门口大黄狗都跟我提出辞职,说你是它大哥,以后让你来我家看家护院。”

  “叔啊,你看你这话说的。”

  徐有利一张俏脸浮上一抹调侃的笑,“我不就是喜欢跟真真一起探讨一些人生大事吗,您居然把我跟大黄并列一起,您老人家难道希望以后有个狗女婿啊。”

  “我打死你个狗女婿。”

  苏雪根顺手抄起一把扫帚朝徐有利脚边扫去,徐有利跳脚奔出门外,回头对苏真挤眉弄眼道:“真真,我晚点再来找你。”

  “你小子还敢来,我让大黄咬断你的腿。”

  “叔啊,你不说大黄都喊我哥了吗,哪有弟弟咬哥哥的,我就是半夜爬你家墙头,它都不会咬我。”

  苏雪根气得把手里的扫帚朝已经走到大门口的徐有利扔去,“你还敢半夜爬我家墙头,看我不砸死你。”

  徐有利一闪身,扫帚掉门口大黄身上,大黄正睡得香,突然被砸,猛的跳起来,汪汪汪大叫,吓得徐有利以为大黄要咬他,一溜烟跑出很远。

  “爸,你这么对小利,有点过分了。”

  苏真撅着小嘴,抱怨苏雪根对自己的情郎太粗暴。

  “我怎么过分,我说你这丫头是憨还是傻啊,那徐有利就是个攀高枝的货,他都跟谢琪琪定亲了,你还成天跟他腻腻歪歪的,不怕村里人说闲话啊。”

  “这都什么年代了,未婚男女在一起玩玩还能被说闲话啊,你也太封建老土了吧。”

  苏真一屁股坐凳子上,一张小脸绷起,嘴角写满不高兴。

  “我啥封建老土,人家徐有利已经订婚了,他是谢主任未来的乘龙快婿,是谢琪琪的男人,徐有利他妈成天在村里四处炫耀这事,连村里的猫狗恐怕都听得耳朵起茧子了,你是真聋啊还是装聋……”

  苏雪根越说越气,翻出戒了好久的香烟,点燃一根,深吸一口。

  “我当然不聋,但小利说了,订婚的事,他是不同意的,是他爸妈非得跟谢主任攀亲家,这门亲事,他早晚是要说服他父母退掉的,小利都跟我发过誓的。”

  “还发十,他就是发个九能顶屁用。你这丫头,你就傻倔吧,到时候被人骗了,还帮着数钱。”

  苏雪根猛吸一口烟,烟头扔地上用脚捻灭,背着手向门外走去,他懒得再跟苏真理论,女儿大了不中留,还是赶紧托人给她介绍个对象,免得被徐有利那只黄鼠狼占了便宜,日后父女俩在村里可就一辈子也抬不起头了。

  “雪根大哥,看你这满脸写着高兴的样子,是谁又气着你老人家了?”

  坐在榨油坊门前跟几个妇女聊天的姚玉琴笑嘻嘻的问苏雪根,苏雪根鼻子里轻哼一声,假装没听见,继续朝村里小卖部走去。

  “哎呦呦,这苏老头,还跟我装耳聋。”

  姚玉琴撇嘴吐出嘴里的瓜子壳,低头对几个妇女说:“你们知道吧,他家苏真,哎呦呦,真是像谢琪琪形容的,是个十足的奸妃……”

  “奸妃是个啥?”

  一旁织毛衣的大壮媳妇抬头问。

  “你这捉急智商,成天就知道盯着你家老爷们那张糙脸看,不晓得看看宫斗电视剧啊,奸妃就是勾引你家老爷们儿的女人。”

  “那苏真也没勾引我家老爷们儿啊。”

  “呸呸,不跟你说了,跟你说话,智商都被拉低半个鱼塘。”

  姚玉琴扭着肥硕大屁股站起身:“你们就等着看好戏吧,这奸妃也太不把正宫娘娘放眼里,成天就知道勾引皇上,村里早晚要出大事的……”

  “这疯娘们,成天胡说八道的,都听不懂她说的个啥。”

  大壮媳妇看了一眼姚玉琴快扭断的大胖腰,也起身准备回家。

  苏雪根在村里小卖部买了烟酒,一路提着来到媒婆赵小娥家。

  “雪根大哥,稀客啊,怎么的,给我这媒婆行贿送礼,是打算找个老伴过把黄昏恋的瘾啊。”

  赵小娥接过苏雪根手里的烟酒放在桌上,取出今年的新绿茶给苏雪根泡上。

  “我一把年纪了,找啥老伴,是苏真,你看看手里有合适的不,帮着给她介绍一个。”

  苏雪根唉声叹气,“对方只要年龄相当,勤快,人好,家境过得去就行。”

  “你别说,你来得还真是巧,最近正好有一个外村小伙子托我帮着介绍对象。”

  赵小娥说的外村小伙子是她表妹老公家的亲戚,小伙子叫周涛,跟苏真一般大,家里也是养殖户,经济条件不错,小伙子人也长得帅,对未来老婆的要求也有点高。

  “那他具体啥要求呢,我家苏真,你是看着长大的,那丫头心善能吃苦,勤快,干活手脚麻利,就是脾气稍微犟了点。”

  “人品长相都有要求呗,现在小伙子要另一半既漂亮还得贤淑,你家苏真长那么漂亮,小伙子估计能相中。”

  “那就多拜托你了,以后啥时候想吃鱼了知会一声,我随时给你送来。”

  赵小娥说自己先去周涛家一趟,对方如果同意,过几天就去镇上茶馆相亲。

  苏真得知苏雪根去找了赵小娥给自己提亲,十分生气,怪苏雪根操心太多,“到时候相亲你自己去,我反正不去。”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倔?给你找对象,你不去谁去。”

  苏雪根边修剪院里的几株茶树,边劝苏真:“你年龄也不小了,该谈个正经对象了。”

  “谁不正经了,这不正谈着吗,我跟小利是真心相爱,这辈子我非他不嫁。”

  苏真边在木盆里搓洗衣服,边气呼呼的跟苏雪根顶嘴。

  “就徐有利那混账玩意儿有什么好,你还非得跟他。他从小就不正经,成天混在丫头片子堆里,听说在城里上班时,也是因为跟别的姑娘乱混,耍流氓,被公司开除了,才灰溜溜回村里来……”

  “你这些话听谁说的?小利是回村里来创业,帮着徐叔他们管理茶叶坊的。”

  “就他,成天游手好闲的,还管理茶叶坊?”苏雪根把手里修剪的茶枝堆放到墙角,“你倒是问问他,他分得清茶叶树跟山茶花树不。”

继续阅读:第1章 吴亦凡也得不到的女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年年有鱼家家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