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夺命牵星
闫志洋2018-08-22 10:583,317

  此时马车已经驶入了大明宫的辅道夹城,一阵清冽的凉风吹过,吹散了笼罩在长安城中多日不散的热气,乌云从东南犄角涌起,眼见骤雨将至。李淳风撩开车帘,极目四望,可以看见远处巍峨的含元殿,还有太极宫剥落了色彩的陈旧宫墙,马车停在大明宫正门前,李淳风整理了一下衣服下了车子。这时黄门内两个宦官立刻满脸堆笑地迎了上来。

  “李大人!”黄门宦官毕恭毕敬地问候道。

  “我有急事要求见圣上,烦劳二位公公禀报!”李淳风彬彬有礼地说道。

  两宦官不敢有丝毫怠慢,立刻小跑着到宫内禀报,他们都很清楚,这乘坐青质玉饰马车的李淳风乃是当今圣上身边的一大红人。

  大明宫上,李世民眉头紧锁地听完了李淳风的话,他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半晌他才抬起头来说道:“卿以为前朝密档的可信度有多高?”

  李淳风皱眉沉思片刻,拱手向前道:“十之八九!”

  李世民闻言微微点头。正在此时一耄耋老者与一妙龄少女走进了大明宫,两人见皇帝立刻跪倒在地。李淳风瞥了一眼那耄耋老者,这人李淳风识得,正是航海世家雷家掌门人雷经,相传雷氏家族善于航海,尤其精通的便是这牵星术。所谓牵星术,利用天上星宿的位置及其与海平面的角高度来确定航海中船舶所走位置及航行方向的方法。

  到了雷经这一代就更加的神乎其神,据说“惟观日月升坠,以辨东西,星斗高低、度量远近”便可有“牵星为准,所实无差,保得无虞”的出奇效果。所以当时皇帝从密档中得到那张牵星图之后,就立刻找来了雷经,希望他能够确定那份牵星图所指地方的真实性。当时已经年过半百的雷经端着那牵星图足足看了一个时辰,却只字未提。皇帝被这雷经弄得有些耐不住性子,便追问雷经。

  这时雷经才告诉皇帝,虽然他雷家是航海世家,深谙这牵星之术,但是这张牵星图所绘的地方却从未见过,而且其中很多地方与现在所掌握的牵星图出入极大,一些地方根本就不存在,而另外一些地方即便存在,那里也是所有船只的禁区,因为那里或者是暗礁林立,或者是暗流交汇,更有一些是风暴聚集地。那里风暴横行无忌,哪怕现在最先进的造船术也经不起那里的狂风巨浪,如果想进入那些地方必须要有一艘特别的船。

  这让皇帝立刻想起了当年隋炀帝和那东西的交易。可十几年过去了,那南夷龙珠早已经下落不明,于是他一方面让雷经潜心研究那张牵星图,另一方面命令李淳风暗寻难以龙珠的下落,看守那水牢中的东西。

  现在水牢中那东西已经苏醒,龙珠下落已知,估计皇帝让雷经过来是想问问他到底将那张牵星图研究的如何。

  “陛下,老臣该死!”未等皇帝说话,雷经便跪地叩首道。

  李世民拧着眉,疑惑地望着雷经道:“你何罪之有?”

  “老臣……老臣已经将那牵星图烧毁了!”雷经几乎身体全部贴在了地上。

  “什么?”李世民身体微微一颤,他从椅子上走下来,强忍着胸中的怒火,扶起雷经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雷经用力地点了点头道:“陛下,经过微臣数年苦心研究,终于破解了那张牵星图上的秘密,那图上所标的地方应该是存在的。”

  “那……那你为什么要将它烧了?”李世民有些愤怒地甩开雷经的手问道。

  “因为……”雷经的身体猛然颤抖了一下,他紧紧地咬着牙,脸色铁青。这时候一旁的女孩急忙上前扶住雷经,喊道:“爷爷,你怎么样了?”

  这时候皇帝也察觉到了雷经的异样,立刻上前一步关切地望着雷经,只见雷经的孙女双目含泪,紧紧地咬着嘴唇。李世民心知不妙,望着女孩问道:“你爷爷怎么了?”

  女孩皱了皱眉,一字一句地说道:“鹤顶红!”

  “什么?”李世民闻言惊异地望着雷经,只见雷经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瓷瓶,李世民立刻明白了,这瓶子里装的就是鹤顶红,见血封喉,无药可救。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李世民紧紧抓住雷经的肩膀问道。

  “皇,皇上,老臣自知烧毁那张牵星图罪该万死,所以提前吃下了这鹤顶红,只求皇上能打消航海的念头,那张图……那张图里的秘密实在是……”雷经说道这里身体猛然一挺,紧紧主抓李世民得手,双目圆瞪,抠鼻流血。

  “雷经?雷经?”李世民用力晃动着雷经的身体,却始终毫无反应。

  这时候雷经的孙女也满脸焦急地喊道:“爷爷……爷爷……”

  李世民上下打量着雷经,不禁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对雷经的孙女说道:“你爷爷……死了!”

  雷经孙女闻言泪水瞬间顺着眼眶缓缓流淌了下来,却始终压抑着自己的声音。李世民愁眉不展地望着眼前的妙龄女子,忽然他的目光停在了女孩的手腕上,只见女孩的手腕上有一个星形的红色胎记。骤然之间李世民想起了什么,他一把抓住女孩子的手,女孩子猛然一怔,止住了眼泪,惊恐地望着眼前高高在上的皇帝。

  两个人四目相对,李世民上下打量着眼前这女孩子,这女孩子看样子也就是二八的年纪,出落的十分漂亮,身上带着一股常人难有的贵族之期,他皱着眉望着女孩子说道:“丫头,你叫什么,年方几何?”

  雷经的孙女脸上微微有些红晕,她沉吟了片刻说道:“启禀圣上,我叫雷梓钰,今年十九岁!”

  李世民闻言微微笑了笑,松开了雷梓钰的手,低下头望着已经死去的雷经,摇了摇头自言自语地说道:“雷经啊,雷经,我知道你一定不会不给我一个交代的,哈哈,哈哈哈!”

  李世民说完站起身轻笑了起来,雷梓钰和李淳风等人见皇帝一会儿因为雷经的死悲伤不已,而此时却又自说自话,不禁如坠梦中一般。李世民缓缓回到座位之上,扭过头正与李淳风四目相对,他见李淳风一脸茫然,笑着说道:“淳风,你可还记得十九年前的那件往事?”

  李淳风被皇帝李世民问得有些茫然,他的眉关微锁,看了看李世民又瞥了一眼跪在雷经旁边的女孩雷梓钰,忽然想起了什么,瞠目结舌地望着李世民道:“难道……难道她是……”

  李世民微微点了点头,李淳风闻言立刻也上下打量着雷梓钰,半晌儿才不禁长出一口气说道:“哎,这雷经真的是视节如命啊,可是这又何苦呢?”

  李世民点了点头说道:“是啊,这个倔老头!”

  雷梓钰和蔡荣听着两个人的对话简直是一头雾水。

  李世民沉吟片刻说道:“丫头,你爷爷的那张牵星图你有没有见过?”

  雷梓钰抬起头望着李世民,沉吟了一会儿微微点了点头道:“从六岁那年,爷爷就让我跟着她一起研究那张牵星图!”

  李世民闻言与李淳风相互对视了一眼。

  “丫头,那张图你可记得住?”李淳风望着雷梓钰说道。

  雷梓钰扭过头望着须发斑白的李淳风,又扭过头将目光移向了李世民,只见李世民此刻眼睛里满是精芒,在等待着雷梓钰的回答。这姑娘最后低下头望着怀里的爷爷,她柳眉微颦,似乎是在权衡应不应该回答这个问题,或者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半晌儿雷梓钰才说道:“从六岁第一次看见那张牵星图起就已经全部记下,十几年的光景,那张牵星图早已烂熟于心!”

  李淳风和李世民闻言立刻喜出望外,李淳风对李世民微微点了点头。

  这时候李世民长出一口气,说道:“好,雷梓钰听封,朕封你为巡海钦差,总领所有巡海事物,代替朕巡视那片海域。!”最后李世民将目光移向了雷梓钰怀中的雷经,他神情略微有些暗淡地说道:“追授雷经为牵星太师,厚葬!”

  李世民的话让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愣,李淳风和柴荣赶紧拜谢皇恩,只有雷梓钰怔怔坐在原地,这时候李淳风轻轻咳嗽了一声,对雷梓钰说道:“丫头,还不赶紧谢皇上隆恩!”

  这时候雷梓钰才缓过神来,跪倒在地。李世民微微点了点头,长出了一口气。

  李淳风的马车走在未央宫中间的那条大路之上,车内的李淳风一直在闭目养神。而坐在一旁的柴荣却始终一头雾水,他从未想过这一次的觐见会忽然发生如此多的变故,尤其是最后皇帝说起的那关于十九年的往事,十九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那雷梓钰明明是一介女流,而且只有十九岁,怎么皇帝会封她为巡海钦差,要知道这个官职可是比眼前的师父李淳风还要高上一个等级。在柴荣的心中,李世民绝对是个励精图治的明军,难道是贪图雷梓钰的美貌?那女孩子确实长相出众,可如果只是因为她的美貌的话,那么直接召入后宫不是更好吗?蔡荣只觉得越想越乱,于是抬起头望着逼着双眼的师父,双手轻轻揉搓,嘴唇嗫动,似乎想要寻找理由向师父问个明白。

  “师……”蔡荣终于鼓起勇气刚一开口,只见李淳风闭着眼睛微微摆了摆手说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海奇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海奇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