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教育你做人
马灵灵2018-07-02 14:432,188

  晚上六点。苏辞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准备下班了。这个时候,前台主管洛云笑眯眯的走了过来:“真是不好意思了,苏辞,有个同事呢,请假了,所以,就麻烦你,多替她一下了。”

  苏辞看了看排班表,想拒绝。如果答应了,就要加班到十二点。如果这么晚,自然赶不上回去的班车了。

  “别那么娇气。这是给你们新人的机会。”洛云没有给她好脸色,扔下一句话就走了。

  苏辞无奈地捡起她丢在地上的排班表,这个时代了,反正公司企业一加班,就美其名曰是对新人的锻炼,实际上呢?

  加完班,已经是晚上一点钟了,还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这个时候,自然没有班车回到四十里路之远的宿舍楼里去,苏辞站在大门口朝着外面望了又望,今晚没有地方睡是次要的,没有办法洗漱,明天蓬头垢面的上班才是最主要的。

  这个时候,一个人匆匆忙忙从她身边跑过,头上顶着一本厚重的英语词典,正是同是实习员工的江兴,他看到她,就转过身来好奇地问:“我记得今晚上,你不是夜班啊?”

  “我替小李的班。”苏辞回答。

  “那你怎么回去?”江兴看着她的为难的表情,就明白了:“要不,我送你?“

  “好啊好啊。“听到他说送自己,苏辞高兴地连连点头,真是想打瞌睡就来了枕头啊。

  江兴的车是一辆白色的大众,稀松平常的车型。她进了副驾驶,好奇地问:“你的车,平时停哪里啊?”夏雪安排的宿舍,可没有什么停车场地。

  “我自己租了一个房子,和几个同事。”

  租房子,还有养车,苏辞盘算了一下,这么说,他是不差钱吗?毕竟,实习员工一个月就三千块,在这个城市里,连房子的租金都不够。

  看她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江兴温和地笑着,他本来就气质温润平和,让人十分舒服,他解释道:“其实,进酒店工作,是我的梦想,所以我就想,能够在理诺这种国际五星先有个实习经验也是不错的。”

  苏辞嗯了一声,看向了窗外。

  “你呢?”江兴问。

  “我也是。”苏辞的声音闷闷的,理想摆在那里,很美好,可是现实,又是另外一回事。

  苏辞头发上沾满了雨露,推开了宿舍的门,刘小麦和她临床,迷迷糊糊的摸着黑起来,拧开了台灯,惊道:“你怎么回来得这么晚?你是怎么回来的?”

  “李莉请病假了,我替班来着。”苏辞有些疲倦地脱下了外套。

  “病假?什么病假?李莉不是好好的吗?”刘小麦有些奇怪,说:“她还跟我吐槽说,莫名其妙就被调了班呢,她没有生病啊。”

  苏辞正在挂外套的手停住了,她拨弄了一下被雨水淋湿的刘海,忽然恍然大悟,哦了一声:原来是这样啊,故意让她值夜班的?

  刘小麦撑不住了,躺下又睡了。苏辞划开了同城网站, 搜索着 “二手,电动车。”

  没有什么比贫穷更让人心焦的了。苏辞买了一辆七成新的电动,又去医院给母亲买了治疗哮喘的药物,上个月的工资已经所剩无几。

  每个月的二十五号,是休班日。趁着休班的空闲,她把剩下的钱都取出来,悄悄地塞到母亲的枕头底下,随后,悄悄出了门

  别墅区没有什么公交车可以直达,电动车在路上忽然没电,她用两只脚走了很久很久,当她站在白色联排别墅的大门前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真的是精疲力尽。

  随着门铃被按响,苏樱神气活现地推开了门,她居高临下的看着苏辞,不屑地说:“怎么又是你!你又是来要钱的吧?”

  苏辞站定了,明晃晃的太阳,晒得她有些发晕,她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站得笔直:“那是我应得的。”

  “应得的?拜托,离婚之后,两个人就没有关系了,干嘛要给你钱,法律规定,十八岁以后就没有抚养义务了。你多大了还好意思舔着脸来要钱?”苏樱看着她被太阳晒得有些苍白的脸,心中快意得很。

  苏辞冷笑了几声:“对,法律是这么规定的,可是,自从我十二岁,就没有收到过抚养费。那我是来要我上中学时候的抚养费,那是我应得的。多的我不要。”她那个父亲,自从和母亲离婚之后,抚养费就给了一年,随后就玩人间蒸发,自此之后一毛钱都没有付过,所以说变了心的男人的嘴脸,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她上初中,高中,大学入学都靠着母亲白天黑夜的工作。现在妈妈的身体垮了,这个没有出过一毛钱抚养费的男人,不打算承担一些责任吗?

  苏樱从门口台阶上走下来,靠在台阶上的扶手上面,睁大了戴着美瞳的眼睛看着她:“你怎么就这么刺儿头呢?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偏偏就是要找事,对吧?哦,就是你,还曾经试图找人告马克骚扰的对吧?苏辞我告诉你,就你这样的,没有多少能耐,又想强出头的,迟早会有人教育你怎么做人的。”

  “啪!”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苏辞的一记耳光就重重地扇在了她的脸上,打得她一个踉跄。

  苏辞冷冷地说:“那我现在就教育教育你怎么做人。“

  苏樱捂着自己的脸,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苏辞的这一巴掌用了十成的力气,她现在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你敢打我?“

  “我跟你没仇没怨,为什么总是来针对我?”苏辞阴沉着脸看着她。

  如果没有沈景辰的突然出现,怕是自己的一辈子都要毁了。

  “我看你不顺眼,和你的那个妈妈一样,整天就知道扮柔弱,装可怜。怎么,想针对你还需要理由吗?”苏樱瞪大了眼睛,带着肆无忌惮的笑容。

  对,欺负一个老实人,是不需要理由的,只要欺凌者心情好。

  苏辞点头:“好啊,很好。那我打你也没有理由。”

  说着,她对着苏樱又是一记耳光。

  “你这个小X子!”苏樱尖叫起来,和她扭打在一起,长长的美甲对着她的脸,就是一划。

继续阅读:第9章:雨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在五星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