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惊愕
马灵灵2018-08-28 10:162,317

  再次听到沈景辰拒绝的苏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她的脑子里仿佛是捅了马蜂窝一样,嗡嗡的响着。但是她完全没有意识到,她能做到的最好的选择就是干脆利落的离去,从此不要再对沈景辰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但是,她却没有这样理智的想法。

  在她看来,自己是完全能够配得上沈景辰的!所以这一切,应该是出了什么问题。

  就好像是一个懦弱的上班族被老板教训了而不敢对着老板发泄,只能回来踢自己的猫一样,苏樱的第一个念头居然是苏辞,一定是苏辞搞的鬼!

  对,一切都是她的错!

  她脸色甚是不好的走了出去。安达瞧见了她的脸色,只是轻蔑地笑了笑,又低下了头去。

  苏樱下了楼,她径直奔着餐饮部而去。

  沈景辰把手边的咖啡送到了嘴边。但是随即他不满的皱起眉头:咖啡凉了。

  苏樱径直跑到了餐厅。她走进去的时候,苏辞其实已经看到了她,但是已经是熟视无睹的地步了。

  苏樱从桌子上抓起了一碗汤,就冲着苏辞走了过去。

  “你要干什么?”被抢走汤的客人,还有江兴连忙上前。

  但是此时,苏樱已经把手里的汤给泼了出去。

  说时急那时快,一个身影已经挡在了苏辞身前。这个身影虽然及时,但是还是有汤汁飞溅到了苏辞身上,她的手上被烫到了,火辣辣的疼。

  几个保安跑了进来,控制住了苏樱。

  沈景辰莫名其妙地觉得心烦,他放下咖啡杯的时候,手抖了一下,咖啡有些溢出来了。

  “那个……”餐饮部经理上楼来还带着些喘。

  “发生了什么事?”沈景辰抬起眼睛问。

  当沈景辰到了餐厅,苏辞已经坐下了,因为手背上被烫到了,所以擦了药。

  江兴也被泼了汤。但是因为他的工作服厚,倒是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脖子烫红了一片。

  “谁干的?”沈景辰不悦地问。

  谁光天化日的这么做?哪个国家的刺儿头?

  “那个,是苏樱。”江兴正色道。

  看到他围在苏辞身边的样子,沈景辰莫名其妙的觉得不太舒服。

  “那苏樱呢?”他转身问。

  “刚才保安已经抓住她了,但是她说我们无权抓她,她家里来了人,把她给领走了。”

  真是一言难尽的女人。他这算是招惹到了烂桃花吗?

  “给她放一周假。”沈景辰指着苏辞。

  苏辞一愣。

  “她的手受伤了,不能干活了,放一周的假。”沈景辰 重复了一遍。

  其实,苏辞的烫伤没有那么严重,只不过水是不能沾了。

  放一周假,也有点太夸张了吧?

  但是在场的人却都不敢说一个不字,因为这是沈景辰的命令。

  江兴顿了顿 ,开口了:“谢谢沈总,我正想带着苏辞去医院看看呢。”

  沈景辰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转身走了,苏辞心里觉得好笑:该不会是他真的以为江兴是自己男朋友了吧?

  苏辞居然有点想解释。但是她马上摇头把这个念头从脑子里晃出去:“为什么自己有这种要解释的想法?是自己被烫傻了?”

  苏辞收拾好了东西,准备下班了。江兴不由分说,跟在了她身后,执意要送她回去。但是被苏辞给拒绝了。上一次,江兴就差点自来熟,而且假装开玩笑似的,要跟着她进宿舍楼,让她十分不高兴。

  走到了酒店门口,迎面却碰上了安茹。她的神色有些憔悴,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

  “安领班,你回来上班了?”见到安茹,苏辞又高兴又担心。

  看安茹的样子,官司是打赢了还是输了?

  “对,我昨天回来上班的,我听说你出了事。所以来看你,你没事吧?”

  “我没事。就是被人泼了热汤,烫了一下。您呢?”

  此时,安茹不悦地扫了江兴一眼:”我要和苏辞去吃饭,你可以走了。“

  江兴是个聪明人,当然明白安茹眼中的深意,默默的摇摇手,走开了。苏辞松口气,还得多亏安茹,不然的话,江兴又得死皮赖脸地要跟着自己了。

  安茹和苏辞并肩而行,走出酒店,松口气,道:“我的官司打赢了。”

  “赢了?这不是很好嘛?”

  “是,挺好的,不过,我也心力交瘁。”安茹叹口气,她可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出这么个损招,来跟她抢孩子!明明以前孩子出生的时候当甩手掌柜什么都不管!

  “出去喝一杯,怎么样?”安茹提议。

  “好。”

  苏辞早就想和安茹谈谈了。她觉得安茹的阅历非浅,能给她的困境提出相当中肯的建议,而不是想当然的建议,这一点,无论是自己的母亲 ,还有自己最好的朋友刘小麦所不能给的。

  两个人在一个料理店坐了下来。

  安茹要了一瓶啤酒,仰头就喝,直到灌下了一半还多,她才停止了,擦了擦嘴巴。

  “这官司我出了杀招。你知道我怎么赢的吗?”安茹问。

  苏辞摇头。

  “我搜集了我前夫当年出轨,还有这么多年来,在娱乐圈的风流韵事,当然了,是有重锤的那种,从正面说明,孩子不能跟着他, 否则会有不利影响。你是没有看到,我前夫的脸色,当时就绿了。”

  什么?当时出轨的证据,还留着?

  大概是看透了苏辞的想法,安茹道:“怎么,很惊讶?我一直留着就是为了防备他有后手,你知道吗?这变了心的男人,就跟仇人没有什么区别,随时都能咬你一口。”

  苏辞点头。

  “你呢?”安茹把一瓶刚开的啤酒递给苏辞。

  苏辞本来想拒绝的,但是还是鬼使神差的接了过来:“我的同乡江兴,他想追我。”

  “这个我看出来了。”安茹用手指头弹了弹酒瓶:“你觉得呢?”

  “我暂时不想考虑婚恋问题。”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考虑?”

  “我想,现在结婚都晚了。我得到三十岁吧。”

  “三十岁?”

  “我想……”苏辞苦笑:“我想,可能三十岁,我都拼不上自己的房子吧。”

  “房价一年比一年高啊。”安茹感叹。

  这几年,房价就如同坐了火箭一样蹭蹭涨,眼看就让人倾家荡产买不起。

  “如果你以后,可以爬上高管的位置,再找个差不多的男朋友,供房子和家庭,还是没有问题的。”安茹如是说。

继续阅读:第31章:有道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在五星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