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背负着父亲的原罪长大
狸小君2018-06-26 19:572,201

  是夜,警察端了一个聚众赌博的窝点,当场抓捕三十余人,其中就有易鸿才。一起来的还有电视台的记者,同步跟拍。

  易鸿才情知自己是累犯,被抓了会很麻烦,所以找了个机会,企图伺机跳窗逃走。不料被人发现,追上来抱住了他的腿。他卡在窗棱上不上不下,给赶来的警察逮住。

  那个抱住他的腿、害他被逮住的人——是连胜男。

  事实上,今晚的抓捕行动也是连胜男发起的。她收到一个线报,说某处有人聚众赌博。于是立刻通知警方,并叫上张驰赶去跟拍。

  所有人都被带到了派出所。

  连胜男也跟了过来。

  警方对她提供线索表示了感谢,并赞赏了她奋不顾身抓捕逃犯的行为。

  采访结束后,连胜男与张驰走出派出所。

  “胜男,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你得罪了他们,往后可得小心点。”张驰忐忑地说。

  “怕什么,邪不压正!”连胜男不屑地一笑,“我要是怕,就不干这一行了。”

  “你呀你,拼起来真是不要命。知道同事们都叫你什么吗,穿裙子的man。”

  “穿裙子的man?呵呵,这个外号我喜欢。”

  二人边说边走向门口。

  迎面匆匆过来了两个人,易玲珑和朱桂英。她们是被警察叫来的。

  连胜男抬眼一瞥,蓦然愣住——那女孩,长得跟母亲实在是太像了!

  “怎么,你认识她们?”张驰察觉了她的异样,问。

  “不,不认识。”连胜男摇头,“不过那女孩长得很像一个人。”

  “像一个人?谁啊?”

  “说了你也不知道,走吧!”

  连胜男快步上车。

  张驰怔了怔,慌忙跟了上去。

  ******

  易鸿才屡教不改,被拘留了十四天。

  铁戈听说后,很吃惊。

  “玲珑,你别难过,十四天很快的,眨眼就出来了。”他安慰易玲珑。

  “难过?我倒是希望,他一辈子待在里面都别出来。”易玲珑冷笑。

  “你这是赌气。”

  “不是赌气,真心话,”易玲珑长叹一声,“要是有的选,我绝对不会做他的女儿。”

  奸近杀,赌近盗。为了搞钱去赌,偷窃、抢劫、勒索……易鸿才可谓不择手段,进出派出所也是家常便饭。往往才从牢里出来,转身又给抓进去。长此以往,臭名昭著。因为他的缘故,易玲珑母女也在人前抬不起头来。

  易玲珑记忆最深刻的一件事,发生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

  那一天课间,有个叫向雪的女同学忽然说钢笔丢了。那支钢笔,是他妈妈从国外带回来的礼物,她宝贝的不得了,天天拿出来跟同学们炫耀。

  “谁,谁拿了我的钢笔?”她急坏了,站在那儿叫嚣。

  所有人都看着她,静默。

  向雪的视线从每一张脸上掠过,怀疑着、分析着、判断着……

  最后,她把视线锁定了易玲珑。

  “易玲珑,是不是你拿了?”她冷冷地问。

  “我没有。”易玲珑矢口否认。

  向雪撇撇嘴,显然不信。

  “只要你现在还给我,我就不追究你的责任。”她继续盯着易玲珑。

  “我真的没有!” 易玲珑涨红了脸。

  “别装了,肯定是你。你爸爸是小偷,你肯定也是小偷!”

  易玲珑一下子呆住了。

  还有这种逻辑?

  在她发呆的时候,向雪跑过来,夺过她的书包,扯着底往下一倒,哗,所有的东西都掉了出来。

  屈辱的泪水,霎时注满了她的眼。

  向雪没有在她的书包里发现钢笔,但还是不依不饶:“哼,肯定是被你藏起来了,我要搜身!”

  易玲珑忍无可忍,哭着跑出了教室……

  “有一个很老的印度电影,你看了吗?叫《流浪者》。里面的法官信奉这样一种哲学:好人的儿子一定是好人;贼的儿子一定是贼。他根据这种血缘关系来判断一个人的德行,错判强盗的儿子有罪。我万万想不到的是,这种事情居然也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易玲珑回忆着这些,心如刀绞,“就在那一天,向雪给我上了血淋淋的一课,她叫我知道了,什么是血统论。”

  “什么血统论,狗屁!那个向雪现在在哪儿,我替你教训她去!”铁戈愤怒。

  “她在哪儿我哪知道,都这么多年了。再说了,欺负我的人不止她一个,你还能把他们都找出来吗?”

  “怎么,还有人欺负你?”

  “呵呵,那只是个开始。”易玲珑苦笑,“上次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要离开幼儿园吗?告诉你吧,原因跟这个一样。”

  “怎么,他们也怀疑你偷东西?”

  易玲珑点头。

  “我妈省吃俭用,供我念完了师范。毕业后,我应聘进了一间幼儿园当老师。那个地方离我家很远,没有人认识我,也没有人知道我家的事。我以为我终于可以摆脱我爸的阴影了,可我太天真了。我爸输光了钱,就跑到幼儿园找我要。不给他钱,他就在那里大吵大闹,很快,别人都知道了他的事。有一天,一个同事放在抽屉里的钱包丢了,二话不说,就怀疑上了我……我表白我争辩,就差以死盟志了,可没有人相信我。就这样,我被逐出了幼儿园。事情传开以后,我的教师生涯也毁了。哪个学校愿意请一个有偷窃嫌疑的人呢?”

  易玲珑说着,迸出两行心酸的眼泪。

  “妈的,简直欺人太甚!”铁戈气坏了。

  “现在你知道了吧,我有多恨他。”

  “玲珑,别这样。不论如何,他也算是干了一件好事。”

  “好事?什么好事?”

  “把你生出来啊!不然的话,我怎么会认识你?”

  “讨厌……”易玲珑本来很难受,倒叫他给逗乐了。

  “好了,别难过了,你知道我最怕什么吗?就是你的眼泪!”铁戈掏出纸巾,温柔地帮她拭泪,“我保证,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绝对不会让你流一滴眼泪……”

  “铁戈……”

  易玲珑感动地扑进他的怀里。

  铁戈用力抱住了她。

继续阅读:第14章:这是一个陷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灿烂假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