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贫穷是一种罪过!
狸小君2018-06-26 09:262,227

  裁缝铺门口,铁戈拉住易玲珑。

  “玲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这周末能来我家吗?我妈想见见你。”

  易玲珑听了他的话,脸色一变。

  “什么,你妈要见我?”

  “干嘛呀你,一惊一乍的,我叫你去见我妈,又不是叫你去砍头。”铁戈好笑。

  然而在易玲珑看来,这跟砍头差不多。她这辈子,最怕的事就是见家长了。之前谈过的男朋友,基本走到这个阶段就黄了——人家一听她家里的情况,就纷纷摇头。其中反应最激烈的,当属子俊妈妈。

  贫穷,好像是一种罪过。

  “怎么了,真把你吓着了?”铁戈见她脸色不对,问。

  “铁戈,老实说我真的很怕。”她苦笑。

  “怕什么,我妈很好相处的。”

  “可是,我的家庭情况……”

  “原来你是担心这个。放心吧,我都跟她说了。再说了,我家的条件也不咋样。我妈是卖菜的,弟弟还弱智,我还怕你嫌弃我们呢。”

  “我才不会。我喜欢的是你,又不是你的条件。”

  “傻丫头,我的想法跟你一样啊。退一万步说,就算我妈不接受你,我也不会妥协的,反正这辈子我就认定你了!就这么定了啊,周末我来接你。”

  “唉,好吧!”易玲珑点头,一种被逼上梁山的无奈。

  再怕、再无奈,这一天还是到来了。

  丑媳妇早晚得见公婆。

  去铁家的前一晚,易玲珑几乎彻底失眠。

  印象中,她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

  无他,她太爱铁戈了。

  还从来没有哪个男人,对她这么好过。

  近情情怯,所以患得患失。

  她把头埋在被子里,臆测了无数种结局。

  早上起来一看镜子,惊呆了——好大的两只黑眼圈。

  她尖叫一声,那分贝差点把镜子震裂了。

  “怎么了怎么了,有贼吗?”朱桂英在厨房熬粥,慌忙掂着汤勺跑过来。

  “比贼更可怕,快看我的脸!这个鬼样子,我还怎么见人?”

  朱桂英哭笑不得。

  “别急别急,我有办法!”

  朱桂英煮了两个熟鸡蛋,拿来给女儿。

  “吃鸡蛋能治黑眼圈?”易玲珑诧异。

  “不是给你吃的,是按摩用的。把皮剥了,趁热用它敷眼睛,能增加眼部血液循环,消除黑眼圈。”

  “真的这么灵?”

  “你先试试,不行的话再说。”

  易玲珑依言照做了,效果还算不错。

  吃完早饭,她又是一阵折腾——选衣服。

  “唉,这都什么啊,我怎么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她对着镜子一件一件地试,沮丧的不得了。试过的衣服丢在地上,屋内一片狼籍。

  朱桂英捧着一件新衣服走进来。

  “玲珑,你看看这件咋样?”

  易玲珑打开一看,是一条很漂亮的裙子。

  “真好看,哪来的?”

  “前两天听说你要去铁家,妈特意给你赶制的。铁戈是个好小伙,妈希望你这次能成功。”

  “妈……”

  易玲珑感动地抱住母亲。

  ******

  易玲珑穿着新裙子去了铁家。

  铁戈没骗她,他母亲真的很好。

  铁母是个淳朴善良的老人,生活的奔波使她刚过五十就两鬓斑白。一见易玲珑,她就喜欢的不得了,用那双粗糙的长满老茧的手,拉着易玲珑喧寒问暧。

  铁戈的弟弟叫铁树,小时候因为一场病,烧坏了脑子,二十多岁了,智商却还停留在几岁孩子的阶段。他也很喜欢易玲珑,亲昵地喊她“易姐姐”。

  易玲珑那颗忐忑不安的心,终于放下了。

  为了欢迎她的到来,铁母准备了很多菜。做饭时她想帮忙,被铁母赶了出去:“你是客人,哪有叫客人干活的道理?去看电视吧,饭好了我叫你们。”

  无奈,她只好离开厨房。

  小树拉着她,去参观他的房间。他的房间里有很多玩具,金属类、塑料类、棉绒类、电子类,琳琅满目应有尽有,好像走进了一个玩具王国。

  “这些都是哥哥给我做的!”小树兴高采烈地炫耀。

  “是吗,你哥哥可真了不起。”易玲珑打量着四周,简直眼花缭乱。

  “那当然啰,我哥哥是天底下最厉害的哥哥!”小树骄傲地挺着胸膛,“易姐姐,你喜欢哪一个,我送给你!”

  “你舍得?”

  “不舍得,可是我喜欢你。”

  “为什么呀?”

  “因为我哥哥喜欢你呀!我哥哥喜欢的人,肯定是好人。”小树天真地眨着眼睛。

  易玲珑被他给逗笑了。她忽然有点羡慕小树。一个人永远不长大,该是多幸福的一件事。而更幸福的是,他还拥有那么疼爱他的家人。

  看她在犹豫,小树拿起一个洋娃娃。

  “易姐姐,这个怎么样?我猜,你一定会喜欢她。”

  “你怎么知道?”

  “女孩子都喜欢洋娃娃,隔壁的小芳就是这样。上次她来我家玩,就看上这个了,非跟我要,可我就是不给她,哼,哭也不给她。不过,我可以送给易姐姐。”

  小树把洋娃娃塞进她的手里。

  易玲珑拿着洋娃娃,百感交集。

  后来,他们回到客厅。易玲珑给他折纸玩,有青蛙、飞机、千纸鹤。最有趣的就是青蛙了,一拍跳一下,小树玩得可开心了。

  “玲珑,你太厉害了,这些都是打哪儿学的?”铁戈问。

  “我从前做过幼儿园老师,做这些手到擒来。”易玲珑正在折一只风车,说。

  “什么,你还做过幼儿园老师?怎么都没听你说过?”铁戈惊讶。

  易玲珑折纸的手,一下子停住了。

  “玲珑,你怎么了?”铁戈看出她的异样。

  “没什么,”易玲珑回过神来,笑了笑,“不说这个了,我教你做风车吧。你看,先把这张纸裁成方的,再把四个角对折,这样呢就成了X的形状,接着再将纸的四个角从外向里对折的线剪开……”

  她分明是想岔开话题。

  显然,那是一段她不想提起的回忆。

  铁戈尽管好奇,但没有再追问下去。

  她不想做的事情,他绝不勉强。

继续阅读:第12章:无名指上的“戒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灿烂假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