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衣冠禽兽之恶魔的牙齿
狸小君2018-07-02 10:222,625

  君越酒店,1206房间,连先生。

  几天后的一个中午,易玲珑去为一位客人送餐。

  门一开,不由愣住了——是那个男人!

  “你,你怎么在这儿?”易玲珑惊讶。

  “外卖是我叫的。”男人微笑。

  易玲珑认识他有一阵子了,但并不知道他叫什么。

  第一次见面时,他曾经递给她一张名片,她没接。后来他来餐厅吃饭,也很少说话,总是安安静静地吃饭,安安静静地离开。餐厅里每天来来往往那么多客人,易玲珑没工夫、也没兴趣记住每一个人的名字。在她看来,他跟其他客人一样,不过是她生命中的过客。

  她不问,他也没有主动说。

  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他姓连。连胜男的连。

  这个姓的人不多,她居然一下子就认识了俩,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连先生,这是您要的卤肉饭。25块,谢谢。”易玲珑举起外卖。

  “能帮我送进来吗?” 男人说。

  易玲珑愣了愣,走进去将外卖放到桌上。

  男人掏出一百块。

  她埋头找零。

  “不用找了,多出来的就当是小费吧。”男人笑。

  “我们不让收小费的。”易玲珑继续找。

  “易小姐,上次跟你提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她找零时,男人问。

  “考虑什么?我那天不是都跟你说的很清楚了吗?”

  “经过了这几天,我猜你的想法或许会有所改变。”

  “就算再过一个月,再过一年,我的答案还是一样的。连先生,您的钱!”易玲珑把零钱递过去,转身往外走。

  男人愣了愣,伸手拉住了她。

  “我不懂,那个穷小子究竟有什么好的?”他有些沉不住气了,“我明明可以给你更多!”

  “对,你是比他有钱,可你没有心。你说你喜欢我,可我看到的只有一场交易。就算我是一件商品,那也是你用多少钱都买不到的!连先生,请您别再白费心机了!”

  易玲珑甩开他的手,快步走向门口。

  “易小姐,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你应该知道,这种机会不是每天都有的。”男人不甘心地追上去,挡住房门。

  “不用了,我不稀罕!”易玲珑推开他,逃也似地冲了出去。

  砰,房门重重地带上了,男人脸上的肌肉随之颤动了两下。失落,懊恼,愤怒……七情上脸,令他的表情十分狰狞。

  “易玲珑,你别给脸不要脸!”他抬手一扫,将那盒外卖扫到了地上。

  易玲珑送完外卖,汗流浃背地回到餐厅。正在柜台交帐时,老板从里面走了出来。

  “小易,你进来一下,有点事要跟你说。”

  易玲珑赶紧结束手头的事,赶去他的办公室。

  “老板,什么事?”她抹着汗问。

  “刚才你去给君越酒店的客人送餐,走的时候有没有拿什么东西?”老板望着她,脸色有点沉重。

  “拿东西?”易玲珑一头雾水,“拿什么东西?”

  “当然是不该拿的东西!客人打电话来投诉,说你离开之后,他有点东西不见了!”

  “什么,他丢东西了?不可能,我根本没动过他的东西!”易玲珑瞪大眼睛,“老板,我在这里工作一年多了,我是什么人,你难道还不清楚吗?”

  “小易,我是了解你的,也愿意相信你,可别人不这么想呀。那位连先生不依不饶,说要报警。”老板叹着气说。

  易玲珑震惊。

  毫无疑问,那个男人在故意找茬——她拒绝了他,他想报复!

  那么斯文的一个人,居然会干出这种事,真是叫她不敢置信!

  “他要报警,那就让他报吧,反正我没做亏心事,问心无愧!”易玲珑忿忿地说。

  “可是,我们是打开门做生意的,这警察一来影响多坏?我看,你还是去找他解释一下吧,化干戈为玉帛,对大家都好。”

  “我,我不想去。”易玲珑皱眉。

  “为什么?既然问心无愧,那有什么好怕的?”

  “……”

  除了妥协,还能怎样?

  二十分钟后,易玲珑再次站在那个男人面前。

  男人大模大样地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斯文地啜着咖啡。

  “连先生,我不知道您丢了什么东西,但我以我的人格保证,我绝对没有拿。”易玲珑忍气吞声地说。

  男人端起咖啡抿了一口,淡淡一笑:“人格?你的人格能值多少钱?”

  这个笑容里,带着几分轻蔑和不屑。

  易玲珑被刺痛了。

  “连先生,你可以怀疑我,但不能侮辱我!”

  “呵呵,侮辱?易玲珑,你是怎么离开幼儿园的,需要我提醒你吗?” 男人看了他一眼,慢条斯理地说。

  易玲珑震惊。

  “这个,你是怎么知道的?”

  “不止这个,我还知道你有一个臭名昭著的父亲。他嗜赌成性,坏事做尽,进监狱就跟上厕所似的方便。”

  易玲珑更加震惊。

  “你调查我?……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你心里应该清楚!”

  “我说过了,这不可能!”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请你把我的金表还给我。”

  “什么金表?”易玲珑错愕。

  “那块瑞士金表啊,价值六十多万的。你刚才离开之后,它就不见了。”

  “连先生,你开什么玩笑?我根本就没见过它!” 易玲珑大叫起来!

  “谁知道?我说你拿就是你拿了。”男人冷冷一笑。

  “你想诬赖我?”易玲珑气坏了。

  “我不想把事情弄的那么复杂,这是你逼我的。”

  “你好卑鄙!亏我一直把你当成一个好人!”

  “如果能和气地解决事情,我当然愿意做一个好人。”男人笑,“只要你肯答应我,我们之间自然相安无事。”

  “如果我不肯呢?”

  “那我就只好报警了!”男人摊摊手,“盗窃价值六十多万的金表能判多少年呢?三年?五年?还是十年?”

  “你少吓唬我!我没偷就是没偷,他们不会把我怎样的。”

  “好啊,那咱们就走着瞧,看看警察到底是愿意相信我,还是愿意相信你——”男人站起来,盯着她的眼,“一个父亲做过贼,自己也偷过钱包的女人!”

  易玲珑脸色一下子煞白。

  “一个人的人生有了污点,那他以后都得带着这个污点活着。如果你也进了监狱,那么这个污点就会变成烙印,一辈子都别想刷掉。你的父亲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不是吗?”

  易玲珑呆若木鸡。

  “为什么,为什么你非要找上我?”她绝望地问。

  “我想,这大概就是缘份吧。打我第一眼见到你,我就认定你了。”男人抬起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玲珑,你放心,以后做了我的女人,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

  易玲珑狠狠打了个哆嗦,好像脸上爬了一条毒蛇。

  她恶心地打开他的手:“谁要做你的女人!”

  “易玲珑,你别执迷不悟!不然的话,你会付出代价的!”男人沉下脸,一字一顿,“惨痛的代价!”

  “我不怕!你尽可以颠倒黑白指鹿为马,但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易玲珑说完,抽身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灿烂假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灿烂假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