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衣冠禽兽之屠夫的砧板
狸小君2018-07-10 14:232,529

  偌大的餐厅里,只坐着那男人一个,餐具却摆了两套,虚席以待。

  易玲珑站在一边,像个犯人似地等待他的发落。

  男人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悠闲地看了她一眼。

  她手上没有戒指。

  “你跟那小子的事,都处理干净了?”他问。

  “你不是都看到了吗,我已经把戒指还给他了。”易玲珑冷冷地说。

  “很好,以后别再让我听到他的消息!”男人点点头,指了指对面的椅子,“坐吧,陪我吃饭,以后,那就是你的位子。”

  “我不饿。”易玲珑低着头,搓着手,盯着脚尖。

  炊炭其下,其罪人步其上——这是古代的一种很残忍的刑罚。易玲珑此刻的感受,就跟那个倒霉的罪人差不多。

  “怎么,对着我没有胃口?那真对不起了,你必须得学会适应。坐!”最后那个字,已经不仅仅是命令了,还透着几分威胁。

  易玲珑只好硬着头皮坐下了。

  早餐是西式的,土司面包和培根煎蛋

  “这些都是我做的,你尝尝怎么样?”男人说。

  易玲珑魂游天外。

  “没听到我的话吗?快点!”男人厉声说。

  易玲珑哆嗦了一下,赶紧拿起刀叉,铲了一块鸡蛋放进嘴里,木然地嚼着。

  “以后别叫我把话说两遍。”男人说着,又盯了她一眼,“ 你习惯用右手?这个习惯得改改了,以后只准用左手。”

  “用左手?为什么?”易玲珑惊诧。

  “那样对你有好处。你知道吗,左利手是一个盛产天才的群体。拿破仑、克林顿,爱因斯坦、比尔盖茨,还有玛丽莲梦露,他们都是左利手。脑科专家也说过,就大脑的左右分工而言左利手应该更聪明。”男人振振有辞地说。

  这是什么鬼逻辑?简直奇葩!

  “我不改,我又不想当什么天才。”

  “在这个家里,你只有服从的权力。”

  “那我算是什么,你的奴隶?”

  “随便你怎么理解。聪明的话就乖乖听话,不然以后有你的苦头吃。”男人熟练而优雅地操作着刀叉,神情是那么的倨傲和从容。似乎,他就是高高在上的王。

  易玲珑瞪着他,很想把手里的叉子插在那张脸上。

  但是,她不敢。

  “好吧,我都听你的就是了。现在,可以把我父亲放了吗?”她忍气吞声地说。

  “急什么,先吃饭。”他冷冷地说,“对了,还有一条,以后吃饭的时候少说废话。”

  易玲珑被噎得脸都紫了。

  “我能最后说一句废话吗?你到底是什么人?到目前为止,我只知道你姓连。”

  “我叫什么,我是什么人,这些都不是你需要关心的。你要做的,就是好好地服侍我,让我开心。我开心了,你就开心了。你开心了,所有人就都开心了,不是吗?”男人敲了敲碟子,“快吃饭吧,吃完了去看看你的房间。”

  他给易玲珑安排的房间,布置得还是不错的。很华丽,也很温馨。易玲珑打量着四周,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锦绣牢笼,她的脑海里浮现出这四个字。

  “怎么样,喜欢吗?”男人问。

  “我能说不吗?”易玲珑没好气地说。

  “很好,看来你学得很快。”男人冷嘲,然后指了指桌上的一只袋子,“去洗个澡,换上它们。”

  易玲珑的头嗡的一声。

  她知道,最可怕的那一刻要来了。

  尽管早就有了思想准备,事到临头她还是慌了。

  “我,我刚才走了很远的路,很累,真的很累,可不可以……”她哀求。

  “不可以!”男人斩钉截铁地打断她,拿起袋子丢在她的面前,“去吧,我等你!”

  易玲珑只好拣起袋子,走进了卫生间。打开水龙,坐在马桶上发呆。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跳进马桶,摁下冲水键,把自己给冲走。

  横竖躲不过,算了!

  她站起来,开始脱衣服洗澡。

  洗完澡之后,她打开那只袋子。一看,不禁怔住了。

  袋子里有一条裙子,是八十年代流行的那种款式和质地的裙子。还有一双复古的白球鞋,和一只过时的赛璐珞发卡。这是干什么,玩coseplay吗?要不要这么变态?

  她真想冲出去,把东西摔在他的脸上。

  但也只是想想而已。

  最后,她只能乖乖地换上了这些。

  镜子里的她,仿佛穿越回了八十年代。好看,也够诡异。

  她拖着两条腿,一寸一寸地挪了出来。那种心情,就像一头被赶进屠宰场的猪。

  男人在外面的沙发上等她。一看到换装后的她,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双眼睛,迸射出奇异的光芒。他哆嗦着嘴唇,失魂落魄地朝易玲珑走过来。由于过分激动,还差点被茶几绊倒。

  这一刻,他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举止异常、表情狰狞的怪物。他瞪着赤红的眼睛,像是要把她抓住生吞活剥。易玲珑被他的样子骇到了,掉头往外跑。但是,房门被锁住了。

  她转过身,绝望地瞪着他。

  那张可怕的脸越来越近……

  她大叫一声,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后面发生的事,绝对是她这一生中最糟糕、最恐怖、最痛苦的经历。

  见过烤鱿鱼吗?身体被人用钳子夹紧,洒上油盐酱料,摁在滚烫的铁板上生烤。一面烤得差不多了,再换上另一面。翻来覆去,皮焦肉臭。

  炼狱也不过如此了。

  那件裙子已经被撕碎了,像团抹布似地丢在地上。

  易玲珑也被丢在地上,像一只被玩脏了的破布娃娃。身上那些横七竖八的淤伤,是她挣扎和反抗的结果。

  男人站在旁边穿衣服。他一颗一颗地系着衬衫扣,儒雅和从容又回到了他的身上。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忽然间,他想起了什么。

  他走过去,在那张被揉得皱巴巴的床单上搜巡着。

  “贱人,这不是你的第一次!”男人回过身,一巴掌煽在易玲珑的脸上。

  易玲珑的脸上现出了几根清晰的指印,嘴角也淌出了血。

  她不慌不忙,把粘在脸上的发丝拨开。抬起头,冷冷地一笑:“第一次?你凭什么以为我会把第一次留给你?”

  男人给怼住了。

  “好吧,过去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但从现在起,你只能忠于我一个人。如果给我发现你跟姓铁的还有来往,后果你懂的!”男人薅着她的头发,用力把她推倒在地。然后,将锃亮的皮鞋跨过她的身体,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砰的一声,房门被摔上了。

  易玲珑躺在地上,半天没有动弹一下。

  在经历了这场恐怖的浩劫后,从精神到肉体可以说都麻痹了。一时半会儿,回复不了知觉。

  她的灵魂似乎飞出了窍,飘浮在空中,用怜悯的眼神看着地上的,这个被折磨得只剩下了一口气的女人。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不想再回到这具肮脏的躯壳中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灿烂假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灿烂假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