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她是他的药!
狸小君2018-08-07 18:483,126

  房间里没有开灯,漆黑一片。

  易玲珑穿着睡衣坐在地上,怔怔地看着窗外。

  今晚月亮很圆,就像从前的某个晚上。

  ——玲珑,月亮作证,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爱你,疼你,让你过上比蜜还甜的好日子……

  言犹在耳,物是人非。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却似过了一个世纪。她叹了口气,举起手看着。左手的无名指上,戴着一枚“戒指”。那是她自己画的,“戒指”的内侧写个两个字母:T&Y。

  思念铁戈的时候,她就在手指上画上那个“戒指。”闭上眼睛,轻轻抚摸着它,想像中,铁戈坐在她的旁边。他伸手抱着她,在她耳边温柔地呢喃。

  ——玲珑,我爱你,此生不渝……

  忽然咚的一声,房门被踹开了。易玲珑吓得跳了起来,慌忙把画戒指的那只手藏到背后。

  不用说,来的是连海。连海面色潮红,看上去喝了不少酒。他扶着门,站在门口,用一种复杂的眼神打量着易玲珑,好像不认识她似的。

  然后,他恍惚地笑了。

  “心梅,他们说你死了,我不信,你看,你这不是好好地在这里吗?心梅,见到你真好……”

  他一边说着,一边踉跄地走向易玲珑。途中被什么绊了一下,重重地摔了一跤。头磕在茶几上,渗出了血。他停都不停,爬起来继续向前走。好像一个被梦魇住了的人,不知道什么是疼痛。

  生意人难免要应酬,喝酒是不可避免的。但醉成这个样子的他,易玲珑还是第一次见到。

  “你醉了,我去给你倒杯水……”她背着手,绕开他往外走。

  连海急了,慌忙抓住她:“心梅,你别走!我不喝水,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只要你,只要你……”

  他把易玲珑摁在怀里,劈头盖脸地吻了起来。

  他向来都是这样,兴之所至,为所欲为,完全不管别人的感受。醉后不知轻重,今天的他动作更加粗暴。易玲珑觉得,自己就像一根被牛马啃嚼的萝卜。

  男欢女爱,本来应该是一件很美好的事。美好之处在于,两情相悦、灵肉合一。不然,跟动物jiao媾有什么区别?不是不悲凉的。

  “连海,你真的醉了,我不是沈心梅,我是易玲珑!”她反感地推开他。

  连海趔趄了一下,差点跌倒。他站稳,凝眸而视。眼神渐渐变得清醒起来,由失望而至绝望,之后是恼怒,是鄙夷!

  “对,你不是她,你怎么可能是她?你连她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

  没有比这更锥心的侮辱了。似乎侮辱她,践踏她,会让他的心理上得到一种畸形的满足。

  “所以,”易玲珑昂起头,“你为什么还要把我留在这里呢?”

  连海噎住了,一时无言以对。

  为什么?其实理由也简单。至少在他思念心梅的时候,她是一个可以触摸得到的、具有存在感的一个人。即使明知是个假的,依然会带给他很有效的慰藉。

  但随后,她带给他的是更大的失落!赝品就是赝品。再像,都不是他真正想要的那个人。这也是为什么,他总是忍不住对易玲珑施暴的原因。他就像一个中了毒的人,每隔几天毒瘾就会发作一次。而易玲珑,就是他唯一的解药!他恨她,却又离不开她……

  此时此刻,易玲珑用那双黑漆漆的大眼睛,凝视着他,似要望进他的灵魂深处。

  “连海,我能理解你失去爱人的痛苦。可你这么做,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即使长得再像,我终究不是她。你每次走进这栋房子的时候,每次看到我的时候,只会让你的失望更深,让你的伤口更疼……连海,别再自欺欺人了,放过自己,也放过别人,好吗?”

  这女人,竟然看穿了他!

  连海怔了怔,咪起眼睛冷笑。

  “易玲珑,你凭什么自以为是?我告诉你,不管你说什么做什么,我都不会让你走的!”

  “唉,你这是何必?”

  “我喜欢,我高兴,我乐意!”连海上前一步,钳住她的脖子,“易玲珑,你给我听好,从今天起,你就是沈心梅!”

  “你,你真是个疯子!”易玲珑挣扎。

  连海忽然视线一滞,他看到了她手上的那枚“戒指”。

  “这是什么?”他脸色一沉。

  “我,我画着玩的……”

  “画着玩的?你撒谎!说,你是不是还在想着那小子?”他愤怒,手上加力。

  易玲珑整个人几乎被他给擎了起来,快要窒息。

  易玲珑瞪着他,忽然间泄气到底。

  “连海,够了,你杀了我吧,那样的话,我会很感激你的……”

  她说完这句话,就闭上了眼睛。与其在这地狱里苟延残喘,真的不如死了。

  “你想死?好,我成全你!不,是你们!你给我等着,我把那个姓铁的收拾了,回来再收拾你!”连海撒开手,掉头往外走。

  易玲珑如梦初醒。

  “连海!”她连滚带爬地去追他,“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求求你,不要伤害铁戈……”

  “现在知道错了,晚了!我说过,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易玲珑,这可是你逼我的!”连海一脚踹开她,旋风似地下楼了。

  事实上,连海早就受够了!每次跟易玲珑在一起,她都是一副魂游天外的样子。不用说,她在想着那个姓铁的。他纵然不爱易玲珑,纵然只把她当成一个替身,可他还是容忍不了,她的心另有所属。

  这根扎在喉咙里的刺,必须得拔了!凭他的本事,别说叫一个人从这座城市里消失,就算从地球上消失,都不算什么难事。

  他穿过客厅,快步走向门口。

  “站住!”背后忽然响起一个瘆人的声音,把他吓了一跳。他回头望去,只见易玲珑追过来,手里拎着一把水果刀。干什么?想跟他拼命吗?

  “易玲珑,你想干什么?”他站在门口,有点慌。

  她红着眼睛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可怕。

  还好,易玲珑在距他几米远的地方站住了。

  “听着,别动铁戈!不然的话,我会死在你的面前!这不是吓唬你,我说到做到!”

  易玲珑说完,手起刀落。一道寒光闪过,她的左腕被锋利的刀刃切开。她却面不改色心不跳,好像不过切了一个桃子。猩红的血,一粒一粒,前赴后继地滴落在地板上。洁白的磁砖,更衬出了血滴的狰狞。实在是太骇人的一幕了。而更加骇人的,还是她的眼神。

  她的眼神,比手里的刀刃更冷。

  “这一刀只是警告,下一刀我刺中的会是这里,”她平静地抬起刀尖,指着自己的胸口,“如果我死了,你就再也别想见到什么心梅了!”

  连海瞪着她,愣住。她的眼神告诉他,她绝对干得出来。

  这女人,真的疯了!

  “易玲珑,你别冲动,有话慢慢说……”他忍着气。

  “我没什么可说的,就一句话,放过铁戈!只要你肯放过他,我保证,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你不是叫我做沈心梅吗,没问题!就算做什么阿猫阿狗都行!”易玲珑的话,干脆而决绝。

  连海妥协了。他当然不想把事情闹大,那样的话没有好处。

  易玲珑用自己的命,换来了铁戈的平安。同时,也让自己陷入更深的地狱。

  这一晚,连海表现得比以往更加疯狂。即使明知道她手上有伤,也没有对她施舍半分怜惜。他调动全身的肌肉控制她、驱乘她,一遍一遍地在她身上攻城掠地……

  他似乎决定将她蹂躏至死。

  “说,你是谁?你叫什么名字?”他一遍遍问她,残酷地对她洗脑。

  “我叫沈心梅,我是你的初恋,我爱你,爱你到死……”她一遍遍地回答,像个复读机。

  易玲珑看着身上的这个男人,心里萌生出一个念头,如果下辈子投胎,再也不要做人了。做只小猫小狗,都有权力追求自己的爱情。可她呢,还不如猫狗。

  连海看着身下的这个女人,也是心潮澎湃。她再像心梅,毕竟不是心梅。

  他恨她,为什么要长着这样的一张脸!

  他也恨自己,为什么明知道她是个替身,还是离不开她!

  于是,他把爱而不得的遗憾、自欺欺人的痛苦、欲罢不能的屈辱,统统都转嫁到了易玲珑的身上。他就像一个暴君,对她实施着烧杀掳掠、粉身碎骨的暴行……

  此时此刻,易玲珑和连海都不会想到,在不久的以后,他俩的角色竟会发生惊天的逆转。

  曾经不可一世的暴君,变成了一条可怜虫。而那条被他踩在脚底的可怜虫,却摇身一变,成了主宰他生死的女王!

  只能说,世事如棋局局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灿烂假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灿烂假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