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一个美丽的行尸!
狸小君2018-08-07 19:092,621

  最近,易玲珑的心情很好。因为,她染上了一个新的嗜好——喝酒。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酒,可真是个好东西啊!一个人在喝醉了之后,大脑便停止了运转,不管好的坏的,全都忘了个干净。那种晕晕呼呼飘飘欲仙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连海走进来时,她正哼着歌,踩着魔鬼的步伐,陶醉在一个未知的世界里。

  “你在干什么?”连海皱着眉说。

  “你来啦?正好,我们一起跳舞吧!”易玲珑跑过来,兴奋地抓住他,“来呀,我们跳探戈,跳华尔滋……”

  连海那身昂贵的西装被扯皱了,还差点被她拽倒。

  “你撒什么酒疯?”连海厌恶地推开她,“也不对着镜子照照,跟个鬼一样!”

  “我要是鬼,那你是什么?阎王?钟馗?我看都不是,小气鬼才对,不就喝了你点酒吗,至于这么生气?”她摇摇晃晃地,拿手指点着他笑。那个披头散发歇斯底里的样子,已经完全看不出从前的易玲珑了。酒可乱性,一点都不错。

  连海火大,上前抓住她的手,把她摁到墙上。

  “我再说一遍,以后不准喝酒!我的心梅没有这个坏毛病!”

  “心梅是谁?关我什么事?我姓易,叫易玲珑……”易玲珑笑嘻嘻地说。

  “你说什么?这里没有什么易玲珑,只有沈心梅!”连海瞪着她,厉声道。

  “呵呵,那只是你一厢情愿!我从来都不想做什么沈心梅,我只想做回我自己,谁稀罕这个破别墅啊,像个监狱!我宁愿回到那个裁缝铺去住,我宁愿骑着单车送外卖!唉,我真倒霉,怎么就遇到你了?要不是你,我现在还好好的,就跟别的女人一样,嫁给喜欢的人,给他生孩子……就因为你,我什么都完了!连海,你就是个恶魔,大恶魔……”易玲珑一边说,一边放肆地笑。

  何谓撒酒疯?不过是一个人借着酒劲,把心中的郁闷尽情释放出来而已。

  连海的那张脸,比窗外的夜色都黑。

  “我看你真是醉了,跟我来!”

  他把易玲珑拽进了卫生间,打开水龙,等水注满洗手池后,将她的头摁了进去。易玲珑拼命挣扎,好像一只被丢进水里的鸡。摁下去拎上来摁下去拎上来,她一遍遍地徘徊在死亡边缘。那种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痛苦,实在是太可怕了。

  连海反复折磨了她一会儿,终于松开了手。她滑落在湿漉漉的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清醒了没有?”连海抓起她的下巴,冷冷地说,“现在告诉我,你是谁?”

  易玲珑眼神空洞地看着他。

  “我,我是沈心梅……”

  “很好!给我记住了,下不为例!洗澡吧,我在外面等你!”

  连海丢下她,摔门而去。

  易玲珑目送他,绝望地瘫倒……

  易玲珑洗完澡后,硬着头皮走出来。不想,连海丢给她一只纸袋。

  “把这件衣服换上,一会儿我带你去个地方。”他冷冷地命令。

  易玲珑拣起纸袋,打开。纸袋里,是一件很漂亮的礼服。跟了他这么久,还是第一次,他要带她出去。今天,是个什么特别的日子吗?她好奇,但又不敢问。

  易玲珑依言换好衣服。一袭白色的曳地长裙,冰肌玉骨,美艳动人。

  “没错,是我想要的样子!”连海走过去,握住她的香肩,“心梅,你今天真漂亮。你不知道,我多想挽着这样的你走进礼堂……”

  他激qing上脸。

  她面如死水。

  半小时后,他们来到梅会所。

  “梅会所?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易玲珑站在门口,疑惑。

  “扮好你的角色就行了,废话那么多!”连海冷冷地说,“走吧!”

  易玲珑只好闭上嘴。

  二人拾阶而上。

  “连先生,晚上好!”门僮殷勤开门迎接,又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易玲珑。连海从来与绯闻绝缘,是有名的正人君子。带着女人招摇过市,这还是第一次。

  此时此刻,时凯旋也在这里。他在中餐厅,桌上放着一盒蛋糕。

  今天,是沈心梅的生日。连胜男说过,她想在母亲生日这天,认下连海这个父亲。时凯旋思忖再三,决定帮她完成这个愿望——如果今天能够在这里遇到连海,就跟他说出胜男的身世。

  终于,连海出现了。可是,与他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个女人。一个美丽大方、艳光四射的女人。女人挽着他的胳膊,并肩而行,一看就知道,二人关系匪浅。

  而这个女人,居然是易玲珑!

  时凯旋吃惊地站起来,失手打翻了咖啡杯。

  听到声音,连海和易玲珑都望了过来。几个人一照面,不约而同地陷入尴尬。易玲珑自不必说了,连海呢,对自己的隐私一向保护的很好,关于他和易玲珑的关系,几乎没有人知道。今天带她出来,实在是个例外。没想到,还是撞到了认识的人——他与时凯旋,之前有过一些往来。

  易玲珑迅速抽回手。

  连海也下意识地闪开她。

  但是已经晚了,该看见的都看见了。他们这么做,反而更加欲盖弥彰。

  “时先生,你也在?”连海镇定了一下,笑着说,“怎么,你今天过生日?”

  时凯旋失神,视线在他与易玲珑之间交替移动。

  “易玲珑,你怎么会跟他在一起?”他疑惑地问。

  “我,我……”易玲珑羞愧难当,不知该如何回答。

  “怎么,你们认识?”连海诧异。

  “连先生,你能告诉我吗,你俩这是怎么回事?”时凯旋望着他,问。

  “这个……易小姐是我的朋友……”连海硬着头皮说。

  “啊,朋友!看起来不像什么普通朋友啊。”时凯旋点头,意味深长地笑着。他望着易玲珑,眼前不禁浮现出墓碑上沈心梅的脸。不得不说,这两张脸真的太像了!连海跟她在一起,莫非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个很像沈心梅的女人,可以弥补他的遗憾和失落!可是,今天是沈心梅的生日啊,他这么做,简直就是对她赤裸裸的侮辱!

  “易玲珑,你的男朋友不是铁戈吗?几天不见,换人了?”时凯旋转向易玲珑,嘲讽地说。

  “……”易玲珑更窘,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

  “呵呵,既然都认识,那就一起坐坐吧。时先生,里面请。”连海说。这里人多眼杂,他不想引人注意。

  “不用了,我马上就走。”时凯旋冷冷拒绝,“易玲珑,有件事我想告诉你一声,你的好朋友连胜男,她出事了!”

  “什么,胜男出事了?”易玲珑一惊,“她怎么了?”

  “她掉下了悬崖,至今生死未卜。好了,我的话说完了,二位请便!”时凯旋说完,看都不看连海一眼,掉头就往外走。在看到他跟别的女人站在一起时,时凯旋就已经改变了主意。不管是什么原因,他都不配做连胜男的父亲!

  “时凯旋,你别走,这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啊……”易玲珑想追,被连海抓住。

  “够了,别在这里大呼小叫!走,跟我回去!”他把易玲珑拽了出去。

  沈心梅的生日,连海本来想用一种特别的方式来缅怀她,然而时凯旋的乱入,彻底破坏了他的心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灿烂假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灿烂假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