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3
苏素2020-02-06 14:465,543

  接风宴以后,池停云又回到警我寺。

  山上寂静一片,却灯火通明,之前的精英医护人员,还留在山上,并未离去,此时看见池老总池总池小总三代人风一般又卷回来了,都抖擞精神,等待安排。

  池澜担心不已,跟着请求自己的儿子:“停云呀,如果实在不行就算了,你看看你过去,九死一生,我不能没有你啊。”

  如果说之前池爸爸还有顾及,现在他已经摊开来把自己的担忧全部说出来了。

  池家老爷子这次也跟来了,听见池澜这样说话,很是不开心:“阿澜,如果福家也不肩负责任,封存画里世界的凶猛之物,我们池家也不担负起责任,让它们从里面跑出来,你希想想,我们这世界,还有能力束缚住它们么。”

  池澜辩驳:“我们现在奇能异士那么多,怎么会束缚不住他们,我们池家也是血肉之躯啊,我这代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谈什么大家,保住小家就不错了。”

  老爷子被池澜自私的话震惊了,顿着拐杖面红耳赤:“现在的奇能异士大概只能在看到画中凶猛之物的时候点着拍个照片发朋友圈吧!”

  池澜也怒火上来,梗着脖子要跟池老爷子继续辩论。

  池停云又好笑又感慨,拦住争吵的两人:“其实入画以后,只要灵犀跟在我身边,我就能无恙。我刚刚进入画中世界的时候,曾经听得福满满提到入画之物丢失,她来不及同我说其他,就苏醒了,可见她不能归来是少了信物归来,我有灵犀笔何愁不能回来。”

  他这么一说,池澜才觉得好点。

  他还要说什么,却看见池停云的灵犀笔自腰间缓缓升起,笔尖带着淡淡的红色轨迹,在空中像是描述着什么一样,停停歇歇,又继续描述。

  池停云皱着眉头去辨认,却发现笔所绘制的是像是一处现代建筑,建筑略为眼熟。

  “我似乎去过这里,这个建筑十分眼熟。”他摩挲着下巴仔细考虑。

  “等等,我也眼熟的很。”突然池澜停止了辩论,他靠过来看这建筑,眼睛一亮:“啊,仔仔,你看看,是不是那里!你小的时候,小的时候失踪了十天,爸爸是在这里找到你的。”

  池停云终于想起来了。

  池停云八岁生日那天,正赶上全国鉴宝大会,池澜心心念念大会里淘宝,将池停云丢在了家里,叮嘱其他姐姐好好待他。

  池家住的是郊区的别墅,保全系统是当时数一数二的。池澜每次出门,都会将幼子幼女关在别墅里,别墅外是巡逻的保安,别墅内是高档的保姆。一举一动都在监控视频之上,千里之外,池澜也能看到家里安全如铁堡。

  所以这次池澜也是很放心的将儿子和女儿都丢下来了。

  池停云当年的生日礼物是一副画,画的是鲜衣怒马一群古装少年,打马而去,马蹄儿踏碎草地鲜花,蝴蝶循着马蹄儿不愿离去。这幅画奇怪的地方在于,虽然主画是古代少年们恣意猎游的画面,但是在画卷的深处,却画着淡淡的小小的一座现代小别墅。

  送画的是池停云的大姐姐,彼时她已经是涉猎商场的小少女了,看见这幅古画,也没有仔细研究,更没有看到那画脚处宛如隐藏在云端里细细淡淡的一小块现代别墅,直接将此画给买了下来。

  送给池停云的时候,还大叫着让停云同各位姐妹同欣赏。

  池停云打开画轴的时候,一眼便看见了那宛如藏在云端的小别墅淡描,他有些好奇的问自家大姐,谁知却迎来了姐姐们长达半小时的笑声。

  大姐恼羞成怒的要夺回画卷去理论,被池停云阻止了。

  不用说池家大姐并不是一个合格的鉴画师。她连画的整体都没有展开,就恣意的买下了这幅画卷。

  然而虽然是副现代仿古画,池停云却是喜欢的很,一来这是大姐的心意,花了不少的一笔钱,二来,图片上恣意的少年们眉宇间的青春灵动,透着画纸都要洋溢出来。

  他卷起了画,却在生日宴后在自己的房间里小心翼翼的打开了,他越看越喜欢,就连画脚处宛如在云端中的现代别墅,他都觉得特别可爱。

  画面灵动,看一百次都是令人心旷神怡的活泼,池停云喜欢的很,他躺在床上看着画卷就睡着了。

  而远在B市的池澜,却是心惊的很。

  他的监视手表,从一小时前就开始被干扰了,画面波动的厉害,所有的房间切换都没有问题,唯独池停云的房间,只要一切去,就是波浪形的起伏,完全看不清屋内的状况。

  他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接电话的是池家大姐。

  他询问池停云的情况,大姐洗漱完毕,听着老爸的质问,有些不耐烦,照她看来,父亲简直是杞人忧天,池家的别墅是花重金打造的保安系统,不要说人了,一只蚊子飞进来都是不可能的。

  她在洗漱前还偷偷去看了弟弟,看见他睡的红扑扑的小脸,觉得心满意足。

  但是她拧不过池澜,只能一边打着视频电话,一边去推池停云小房间的门。

  她满怀着无奈回答自己的父亲:“哎,是是是,停云今天一整天都在家里,乖的很,我五分钟前还看过他,睡得昏天黑地,咯,你不信就看看嘛……”她夹着电话,擦拭着未干的头发,一下子打开门,换了只手举起手机给爸爸看。

  然而下一刻,她便惊得说不出话。

  她几乎是慌乱的冲进来小弟弟的房间里。房间里一切都静悄悄的如同五分钟前她看到时那样,没有任何一处是乱的。

  然而原本该睡在小床上的池停云却不见了。

  被褥都是平滑的,没有丝毫挣扎的痕迹。

  枕头都是端端正正的放着的,枕头上还有小停云睡着时凹陷的痕迹。

  然而人是真的不见了。

  池家大姐吓蒙了,尖叫着,把全家熟睡的人们都给叫起来了。

  里里外外的大家找了个遍,监控录像调出来看了几十几百遍,然而就是在这种没有任何波澜没有任何动静的情况下,池停云在他自己的床上原地消失了。

  池老爷子当初不是和池澜一家子住在一起的,他住在市内的某处旧宅子里,听见消息后,连夜赶了来。

  一大家子急成一团的时候,老爷子抽丝剥茧的寻找线索。

  池家大姐疑神疑鬼的,甚至连卖她假画的人都怀疑进去了,她神经质的去看那副画,突然就尖叫起来。是的,那副画根本不是这样的,它之所以逗得大家笑了足足半个小时,是因为它的画脚处不伦不类有着现代别墅的淡描。

  “那个人,应该是怕我追究他卖假画潜伏进来换了画了!”她捂着脸哭泣:“是我害了仔仔,他还那么小,我买什么古画给他呀!”

  那副少年猎游图中,画脚之下云端中的淡淡现代别墅淡描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记得这幅画的姐妹们都大叫起来。

  二姐抖着声音问:“阿姐,应该不是怕你追究吧,而是知道了你的身份,故意跟过来抓走小弟勒索吧。”她平时侦探小说看得多,这个时候疑神疑鬼的分析了很多。却怎么也分析不出,监控之下,对方是怎么逃避所有的这一切,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人精池停云给捉走了。

  似乎一切都尘埃落定了,卖假画的人瞒天过海的不知道通过什么黑科技潜入了保全系统堪比铁桶的池家别墅,绑架了池停云。

  因为池家是大企业家,警方出了几乎是全城的警力不眠不休的调查此事。

  卖假画的人其实是古董圈中人,那副画是他从一户老农民家里低价收回来的,当初他是看了又看,确定了此画是古画不假,才推荐给池家的大小姐的。

  他的事业刚刚起步,哪里敢得罪圈里的大家。

  然而池家上下所有人都指认他那副画是做旧假画,这不但是对他的人品发出了质疑,更是对他的专业性做出了质疑。

  至于绑架池家的池停云,他更是否认到底。

  一时间,媒体,电台,包括圈中所有人都跑来关注这桩大事。关于这幅古画,更是让所有圈中鉴画师迷惑。

  因为不论是从纸张还是画工来说,这张画都不可能是做旧画,它的的确确是一副古画。

  池家姐妹一口咬定的现代别墅,也在画上并没有展示,画面上除了恣意猎游的少年们,别无他物。

  纸张平滑整体,不像是后期加工过的,就算是动用最先进的透视技术,也没有能从纸张上发现任何现代画建筑的画法。

  卖画的人却无任何可疑证据,他不在场证据都是确凿的。

  这下原本扑朔迷离的失踪案又更加神秘了。

  池家上下乱成一团糟,池澜一下子就仿佛老了几十岁。唯独池家的老爷子,九十多岁的人,镇定的很,池澜一旦跟他哭诉,他就安慰自己的儿子:“仔仔不是被绑架了,他应该是去了不该去的地方。我去找人救他出来好了。”

  这话池澜根本不会相信,在自己的屋子里无声无息的就失踪了,孩子怎么看都是睡着了的,怎么就去了不该去的地方。

  他想想池老爷子今年九十多,池家一向长寿,祖辈活到一百一十岁的也有,只是这智商据说跟五岁孩童也没有两样。

  这种压力巨大的情况下,池澜觉得自己爸爸说的这些话,就跟编造出来的童话安慰自己没有两样。

  他倾尽心力到处寻找自己的儿子,而池老爷子也异常忙碌,每天天不亮就出门了。

  天黑的时候也跟着回来,在屋子里不知道在劝什么人,一副央求的态度。

  偶尔有一次他进了屋,听见自己的爸爸,以九十多岁的高龄低三下四的同对方说:“我知你们夫妇没有入画过,但是关系着我孙孙的性命,我求你们……”

  他没有听到下面的话,因为池老爷子一双晶亮的眼睛看见他进来,果断的割断了电话。

  然而第三天池老爷子突然唤他去书房了。

  “仔仔啊,应该在这里!”池老爷子指着电脑上电子地图的某一处放大给他看:“人家夫妇说就要带回来了他,你们去接吧。”

  他连具体时间都列好了。

  虽然很荒唐,池澜还是听了池老爷子的话,就当死马当活马医吧,他按照那个时间,开着车子,谁也没有告诉,一个人去了地图上的标红点。

  那是一处没有人住的小古宅。

  他过去的时候,远远看见台阶上躺着一团小小的黑影。

  他关上车门,快步走过去,那一刻差点哭泣,因为他看见自己的儿子正揉着眼睛从台阶上坐起来。

  “爸爸,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他的记忆还停留在八岁生日睡着了的那天。

  尔后他发现了不对,有点困惑的问池澜:“嗯哼?爸爸这是意外的惊喜么,你把我从家里偷偷的带出来游玩了吗,可是这里并不好看啊。”

  这里在城郊,四处是荒草,居住的小平屋大多都荒废了。

  池澜忍住眼泪,生怕吓着了儿子,把他小心翼翼的从台阶上抱起来,哽咽着:“对对对,本来我以为很好玩,现在觉得一点都不好玩,爸爸现在就带你回家。”

  他开心到开车都在流泪。

  池停云在后座上皱着眉头问:“爸爸你是被沙子迷住了眼睛么?”

  池澜哭着回答自己的儿子:“是是是,爸爸被风吹的沙迷住了眼睛,眼泪忍不住的流。”

  池停云调皮的笑:“你车窗都关着,哪里来的风沙?”

  池澜又好笑,眼泪擦不断的回到了家。

  老爷子就像是早已经知道一样,摸摸孙子的头,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我们池家,要担负起自己的责任了,这样的先河开了,就不能置身事外了。”

  当初池澜是以为老爷子老糊涂了胡言乱语,现在想一想。

  池澜突然扭过身,看向老爷子:“爸,当初你的意思是?”

  老爷子叹了一口气:“其实是我,是我们让福家再次开启了入画的由头,我们又怎么能在福家夫妇失踪后,撇开这些,置身事外呢?”

  池停云安抚老爷子:“不会置身事外,这次一定会安全的带回福满满。”

  他没有了八岁失踪后那段记忆,拥有的却是从台阶上重逢父亲的喜悦记忆。那座建筑之所以记忆犹新,是因为他一直以为是父亲带着他去野游的目的地。

  “我想我迟迟未能入梦,是不是因为地方并不对,灵犀笔要告诉我们 是不是这个讯息。”池停云困惑问道。

  灵犀笔却在他说完话后,从空中跌落。

  池停云捡起笔来:“不管怎么样,我都想尝试一下。时间不等人,我现在就去那个房子。”

  池澜举起手来,想要说些什么,又重新放了下来,只是勉强笑了笑:“停云,爸爸记得路线,爸爸开车送你过去。”

  外面下了小雨,地面泥泞不堪,那个废弃的小屋子在郊外,汽车开得东倒西歪。

  一起随行的还有老太爷,和仪器医护人员房车。

  一道闪电打在车前,池澜吓得停住了车,他颤抖着对池停云说:“仔仔啊,老天似乎都在警示我们,让我们别去。”

  池停云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默默看向池澜。

  池澜叹了一口气,狠命摁了摁喇叭:“好,还她家的人情,我们池家不亏不欠,去!”他眼睛圈儿都红了,恨不得能入梦的是自己。

  池停云伸手,摁在了池澜的肩膀上:“爸,我能保证的是,我会安全无恙的回来。”

  池澜抖擞了精神,稳稳开着车,车转过几个弯儿终于找到了当初的小屋。

  很奇怪的是,虽然小屋周围一片荒芜杂草丛生,然而靠近小屋的地方草地却被修剪的很好,还有靓丽多彩的小花点缀在屋子周围。

  池澜一行人下了车。

  池停云走近小屋,越走越是熟悉,他停在屋子前。

  伸出手来,轻轻一推屋子的门,那门居然悄声无息的打开了。

  他走了进去,打开了电灯。

  原来屋子里是这样的。

  屋子并不很突兀,也没有让人不爽的诡异。

  相反,屋子里面布置的很是温馨,墙壁上是各地各色名画的复制版,灯和家具都是三十年前的审美,餐桌上还有风干了的花束,干玫瑰的花瓣洒满了一桌。

  主人像是知道自己要远行一般,将所有的家具都蒙上了遮灰布。

  池停云走过去,将房子里所有的灯都打开了。进了客卧,里面的梳妆台上有着各种发簪,衣柜里还有不一样的各朝代的仿古制衣。

  屋子收拾的很干净,虽然主人已经很久不在了,但是所有的东西都摆放的很整洁。

  池停云腰间的灵犀笔突然就亮了。它缓缓飞过去,绕着衣柜转来转去。池停云打开衣柜,灵犀笔指着其中一件古制衣服上,停了下来。

  那是一套白色的古代服饰。

  池停云回头看了看老爷子,老爷子高深莫测的点点头。

  “它让你穿就穿上吧。或许因为衣服格式不对,进不了梦呢?”

  老爷子说话向来不靠谱。

  然而池停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他依照灵犀笔的指示换上衣服,跟着灵犀笔来到沙发前顺从的躺下。

  灵犀的笔尖红光大胜,在如同湖面起了波澜一般的荡漾了数圈后,它在红光里失去了踪迹。

  “停云,仔仔!”池澜扑过去看自己的儿子。

  池停云如同魂魄出窍一般熟睡着,再也不会回应他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擒画捉妖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擒画捉妖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