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5
苏素2020-02-06 14:465,347

  议事大厅选在了露天的平台处,这里位于御花园里花朵最茂盛的中间,之所以选在这里,是因为这里视野极广。

  福满满来得迟,席间已经坐满了人,她选了角落坐下,那个可爱的小女仆不知道什么时候赶来了,气喘吁吁的站在她身边,手忙脚乱的替她泡茶。

  “哇,这么多人齐聚这里等着看日出么?”福满满看看蒙蒙亮的天,有些困顿。

  小女仆连忙递上茶:“前……前几次有人在议事厅被房檐上的弩给射杀了,所以后来几次都选在这里,因为场地宽广,无遮无拦,所以暗杀者会无所隐藏。”

  居然还是有着生命危险的聚会么。

  福满满缩在角落,环顾了一周,大多数都是男性,年龄在20到30岁之间,每个人多穿得极为奢华,衣服点缀着珠宝,举手投足间,珠光宝气闪烁。

  “放心主人,虽然这都是候选人,但是准国主只有你,只有你被舍我认同……”小女仆压低声音。

  福满满有点惊讶,似乎能从小女仆的语气里感受到善意,她似乎在竭力安慰自己。一旦感受到了善意,看小女仆就更加顺眼,福满满朝着她笑了笑。

  小女仆居然脸红到耳根,仓皇的替福满满递上各种小点心。

  啊,真是太可爱了,福满满在内心赞叹,这个小女仆可爱的就像是她幼年时期拥有过的一个洋娃娃一般。

  “那我们就干坐在这里了?”福满满已经吃掉一碗甜品,看在坐都端坐着,也不吃东西,也不私下交流,开始有点不自在。

  小女仆一脸茫然的向福满满摇摇头,她也是第一次接近各位候选者这么近。

  一阵大风卷过枝叶刮过来,福满满的眼被吹得睁不开来,所有人都用手捂住了眼睛,风沙之后,园中站着的各位老臣们。

  这里已经有将近五年没有国主了,上一任是双国主,夫妻二人大概是从来也没有融入这里的心,治理国家虽然头头是道,但是始终存了归去的心。

  莫名其妙失踪以后,便空出了这国主之位。

  镇国神器的器灵从撕裂的空间里捞回了准国主之位后,又陆续有器灵也推荐出适合的候选人。

  然而所有的事情都悬而未决,镇国神器却迟迟不愿选出候选人,便不能很快定下国主。

  这次多了福满满,所有人的焦点都在她的身上。

  舍我这一次并没有出现,所以所有人都退了一步等待老丞相宣布事宜。

  “舍我国师并没有出现,他一定有必须要去做的事情,那便有我来主持这一次的甄选大会。”

  “这次还是得按照以往的程序来,你们各位候选人,通过这些日子的修行,应该有了不一样的感悟,每个人都上前一步,将手指置于放置镇国神器的器皿上,如果手指上会出现它,说明它便是认了主,这个国家的国运将于这位准国主捆绑在一起,而准国主也必然是我们这里最贤明的王。”丞相得意洋洋的看向其他大臣们。

  镇国神器,难道不是粉色的碧玺戒指,福满满困惑的看向自己的指尖,那枚戒指好好的在她的中指上。

  然而下一刻,粉色的碧玺戒指突然就从她的指间黯去了光芒,渐渐消失了。

  她惊得哗啦一声站了起来,等到反应过来才发现众位都在目瞪口呆的看着她,而那位宣布流程的丞相也张着嘴,十分惊愕。

  福满满立刻带头拍了一下掌心,干笑:“说的好!!那么就期待开始了!”

  她拍了巴掌,圆脸的小女仆看不得她尴尬,也跟着拍了几下巴掌,于是似蔓延一样,所有人都在鼓掌。

  福满满干笑着又坐下。

  镇国神器由各位重要大臣齐心协力以精神力引导,慢慢显现出来。

  在大臣的中间,渐渐浮升起透明的柱子,而柱子上透明的菱形水晶罩子中正放置着闪着淡粉色光芒的碧玺戒指。

  它似乎被吸在了水晶罩子中。

  “各位也看到了,我们每三个月才有能集聚足够的精神力呼唤它来,希望各位不要辜负我们,在今天能选出国主。”丞相示意候选人上前。

  除了福满满,其他的候选人应该也不是第一次加入这样的甄别会了,从善如流的跟着顺序一个一个伸手进水晶罩子里试那颗戒指。

  然而大多数人连手都伸不进去,那入口的地方像是有一小块无形的阻碍一般。

  这里的人都会有微小的精神力,以精神力探向戒指的屏障,精神力强者能够更加接近戒指一份,精神力弱者,连屏障都不能触及。耗尽以后,颓废瘫软,候在一边的侍从就拖了他们下去。大家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似乎这种选拔已经上百次的进行过。

  “主人,你精神力怎么样?能不能打开那个罩子?”小可爱有些忐忑不安,一边看着身边的侍从将候选人拖走,一边看向满脸困惑的福满满。

  福满满有些摸不到头脑:“什么精神力?我看他们都随便凭空摸了摸水晶壳外面,就一副累到瘫倒的样子,怎么回事?”

  小可爱有些焦急:“镇国神器上面有着咒语,每个接近它的人都必须强大才可以触摸到它,以精神力触摸到它是能够获得神器的第一步,而能够戴上它才是最终的胜利,现在过去五年了,不要说戴上它,连能够接近的人都没有。”

  “精神力……啥玩意儿?”福满满满脸困惑。这梦也未免太神奇了,难道她现实丢了戒指,梦里摸一摸都要跟超人一样强而无敌?

  “主人,都测试结束了,最后一位是你!”小可爱推了福满满一把。

  每个月都有新的候选人补充进来,按照补充的日期在下一轮甄别会上排队。福满满算是这一届最后一个入局的,也是国师舍我寻来的,所以大家都静了下来,静静看向福满满。

  一片静谧中,福满满颤抖着手,接近了那根蕴着淡彩的水晶柱。

  手指离水晶罩不远的地方,她停住了。

  没有精神力,没有强大的能力,她普通到不能再普通,可是她有一颗想要寻找真相的心,有着旁人看不到的坚毅,去寻找失去的温馨,这样的诚心能不能重新获得他们福家世代相传的碧玺戒指?

  她并不想为王,也没有足够的野心。

  福满满突然摇了摇头,怎么能在镇国神器这里有这样的思维,它是为了这个梦的空间里王国甄选王而存在的啊。

  但是她越是扼制越是无法停止这个念头。

  只是想要拿回自己的戒指呀!

  她的手指在胡思乱想中已经约过了水晶罩,在众人齐齐的抽气惊叫声中,触及到了戒指。

  而那指尖一旦触及戒指,戒指上粉色的碧玺顿时发出巨大的粉色光芒。一波一波的光芒像是在弥漫开来,将福满满一点点的罩了进去。

  福满满的指尖穿过戒指,一点点的就要戴上它。

  “是神器选择了王!”老丞相惊呼。

  “我们的王出现了!”所有人都要屈膝单膝下跪行跪拜礼。

  一阵大风席卷而来,带着淡淡的杀意,所有人的衣袍都被卷了起来。

  狂风之中,旋出个小小的旋涡,将那水晶柱连带着福满满高高的卷了起来。

  “这是什么鬼?为什么平地就起了龙卷风?”福满满大惊失色,将手从水晶罩里拔出来,下一刻她便从旋涡的中心掉落了出来。

  而那股旋涡中伸出一只巨大的兽爪,将水晶柱一把抓住。

  “是狮兽啊,是狮兽!”老丞相惊慌失措的指着旋涡大叫。

  福满满被小女仆一把抓住,护在了身后。小可爱虽然自己也吓得浑身发抖,却勇敢的展开胳膊将福满满护在身后。

  漩涡中的狮爪显然并不只是想带走水晶柱和戒指,它的目的似乎还有其他。

  他从云端探出另外一只爪子,摸索着向福满满这里抓来。

  大概是第一抓被小女仆拍开,狮爪十分的不耐,带着凌厉的风向小女仆抓去,一下子抓住了她的胳膊,将她狠狠的抓紧,尖利的爪子抓破了她的皮肤,甚至有嘎达一声清脆的骨裂的声音。

  福满满怎么会看着维护着自己的小女仆受伤,拿起旁边的凳子就朝着狮爪砸去。

  小女仆哭着被爪子抓着甩来甩去:“主人你快跑快跑,我挡不了很久!”她显然害怕的要命,大眼睛里的眼泪一滴滴的掉落。

  她自己伸出另外一只手摸向自己的泪水,一下子在惊恐中呆住:“我……我……我流眼泪了。”

  福满满心里满满是内疚,这个傻孩子,一定是吓坏了。

  她扑过去,用手掰那狮爪,显然狮兽的目标是福满满,反手就将福满满给抓住了,瞬的就要缩回去。

  一道粉色的光芒自水晶柱中打在了抓住福满满的狮爪上。

  狮爪吃痛,丢下了福满满。风雷聚集,所有人都被风吹得狼狈不堪。

  那空中的水晶柱嘎达一声,从中断裂开来,粉色的碧玺戒指半空掉落下来,渐渐在淡色的光芒里幻化出人形来。

  他未及落地,就从手里幻化出长戟,硬生生接下来了狮爪的再次袭击。

  “是舍我!!是舍我大人!”年轻的史记官从柱子后面惊讶的爬了出来,官帽被风吹走了,他狼狈的舔了舔毛笔,飞快的在手里的记事本上写下:国师舍我原为镇国器灵?

  舍我一身淡墨色的紧身长袍,银发被高高束起,以长戟指天,一招戳破狮爪,使得对方在云端长啸一声,迅速遁去。

  舍我并不迟疑,也手持长戟追随而去。

  风雷雨似乎被二者一并带去,那团带着旋涡的黑灰色风,一瞬就在天边消失了。所有人都颓废了一般跪坐在地上。

  福满满的手臂被抓破了,鲜血淋漓的,小女仆扑过来,十分惊慌的用自己的 衣服给她拼命的止血。

  “你的胳膊,给我看看!”福满满看向小女仆,她的伤手像是被翻卷过来一般,无力的垂落着,看样子刚刚狮爪一抓应该抓脱臼了她的手。

  小可爱摇头:“我没有事,回去缝缝补补就好了!”

  这个傻孩子,说的跟毛绒玩具一样,还缝缝补补就好了,福满满十分不忍心,抓着她的手,轻轻摁了摁。

  她以前学过接骨,还是那些寻找父母的日子里,为了防止遇到意外学的一些防身技艺,她伸手捏准小女仆的手,用力送力,帮她接上了手骨。

  让她惊讶的是,从头到尾小女仆都用一脸崇拜的表情看着她,丝毫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

  “你……不疼么?”周遭乱糟糟的,都是劫后在查看自己是否损失或者受伤的人,福满满只能凑近小女仆的耳朵问她。

  尔后,小女仆的脸立刻就红了,她拼命的摇头,很开心的样子:“我不疼!”她为了让福满满不担心,甚至用手拍了拍福满满的肩膀。

  福满满这才放心。

  不出一刻钟的时候,大家已经平静下来。

  老丞相看向福满满的表情十分复杂。

  “准国主,哦,不,国主,哎,算了,我也不知道你算不算国主。”他特别纠结:“照理说,你戴上了镇国灵器,也就是说它认主了,你也就是我们国家的王者,但是我却又不能肯定你是,因为……”他纠结得说不下去。

  另外一位大臣接了他的话:“因为,器灵接受了你,而狮兽却是不认同你,从中阻拦了器灵将国运捆绑于你。现在器灵和狮兽却为了你打得无影无踪,我们也不知道该不该奉你为王了?”

  狮兽原是这里所有一切的起源,这里到处都充斥着他的图腾,传说狮兽能够识别明君,辅佐明君安国,凡是狮兽接纳的国君,器灵必定接纳,而器灵契合的国君,狮兽也是赞同的。

  五年前狮兽突然从这块土地上消失了,只留下器灵甄别真正的国君。如今狮兽再次出现却是来阻止器灵甄选真国君。器灵和狮兽因为准国主而互殴起来,这还是这个空间里第一次发生。

  这里的世界源自于何处,根源在哪里,谁也不知道,只知道一代一代的国主都是有能力并且贤能的,这里的王位传承也是根据器灵和狮兽来选择。

  议事厅一片嘈杂,众人困惑而迷茫。

  “对……对不起!”福满满十分内疚,她扶着小可爱朝着大家鞠躬道歉:“我本来也不想做国君,你们这里对我来说是虚无,我的世界对于你们来说也是虚无,根本不是一个世界,我知道你或许听不懂我说的话,但是我要说的是,你们要选的国君也绝对不是我。我只是想要获得那枚戒指去完成我要做的事而已。”

  “你们只需要把戒指给我,我就离开这里远远的!我保证不妨碍你们选择明君,那样,少了器灵的阻碍,狮兽也不会发狂阻扰?”

  她的话出来,引起一大片喧哗。

  老丞相的胡子气得颤抖:“镇国戒指乃是我们的器灵,怎么能够作为普通的物件让你带走。”

  “而且舍我大人居然是器灵,你要是带走神器,岂不是连我国的国师也一并带走了。太荒唐了,我不允许。不,我们国家所有人都不允许。”

  局面又僵直了。

  现在最关键的是作为国运存在的镇国器灵不见了,而能够甄别明君的狮兽也不再出现了。

  “准国主,器灵或者狮兽未回来一天,你便一日不能离开这里,你是至关重要的人,请您委屈委屈这几日吧。”比之前更糟糕的是,老者们配了两支军队,尾随着福满满之后,打算轮流守在福满满的住处外了。

  众人都退散了,那些候选者也收拾了包裹回到自己来的地方,虽然福满满没有最终戴着戒指示意全众,然而她戴上戒指毫不吃力的穿过结界是众人都看到的。这也算是国运之人了吧?大家没有了念想,走的时候都是垂头丧气的。

  福满满也是十分没有精神的回到住所,看了一眼窗外来回举着火炬守夜的士兵们,更是垂头丧气的。

  “我真不想做什么国主,我只想找到戒指就跑路啊!”福满满自言自语的。

  一抬头看着小女仆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关切的看着自己,就忍不住笑了出来:“你这样子很可爱,像我家的梅梅!”

  小女仆的眼睛睁得更大了,眼泪都要掉出来。

  梅梅谐音妹妹,是以前福满满给她起得中文名字。

  她什么也没有说,上前一步,把福满满给抱住了。

  “主人,我不知道你从哪里来,也不知道这个国家需要什么,那些梅梅都不想管,我只知道舍我大人对我说,梅梅我只要守护好你就好了!”

  “如果你想要称王,梅梅就做你身边的守护者,如果你想逃出宫殿,梅梅就做你脚下的梯子送你出去。”

  “哎,好的,梅梅。”福满满听她自称梅梅,心里 一片暖意,把她反手抱住了。

  在这寂静的夜,在这陌生到自己无法掌控的梦境,福满满突然感觉到了一点点的安全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擒画捉妖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擒画捉妖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