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苏素2020-02-06 14:462,983

  楔子

  那是一幅很奇怪的画。

  微黄的画面之上,亭台轩榭,无一不华美,柳枝婀娜,柔软带韧的张扬,似那副画里吹起了一阵带着湿气的夏风。

  柳树之下,端坐着一位年青的男子,黑发如墨,如上好的缎蜿蜒披散开来,一袭淡薄的绿袍,随意的披在身上,衣襟半敞,于朦胧之中露出那精致的锁骨。

  他的头是低垂着的,眼睛看向指尖的琴弦。

  饶是如此,仅仅从他那优雅的姿态,低垂着的轮廓看来,也不难猜测,他定然是一个姿态相貌皆佳的美男子。

  “这很奇怪么,画个侧面,不是很正常?”

  “哎,当然不是指画法奇怪……” 持画的人很是不平,极力的想阐述这画的奇特之处。

  这一切都不是它奇怪的地方。

  它让人称奇的是……

  “每年9月间,如果能触及皎洁的月儿,那画里的人,必然会抬起头来,有缘的人,能看见他的全貌和笑容。”

  看画的是一位少女,眉眼里,都是不信。

  “那么,李馆长肯定已经看到画中人的样子罗?”她的眼儿微微眯起,伸指去抚画,青葱长指刚一触及画卷,持画的中年人就惊得大呼:“福小姐,不能乱摸的,留下汗渍画面是会腐蚀的。”

  少女缩回手指,不屑的撇撇嘴,问:“那他是什么样子的?”

  李馆长突然面色一红,连连摇手,“我是和这画无缘的人,这画在我手里20多年,我每个9月都会拿出来彻夜晒月光,却从来没有看见画中之人有任何变化。”

  “那便是传说了?”

  “唉……”李馆长期期艾艾,搓着手,“也是有看见过的有缘人,我听说,之前许多年前,便有一位收藏者见到了画中人。”

  然而不出一周,看见画中人的收藏家便无声无息的躺在了家中的藤椅中,似睡着了一般安详的咽了气。

  不过这件事真的非常历史久远了,更接近民国末期,他也是道听途说,所以他实在举不出具体的年月和佐证的资料。

  “嗯,没有证据证明的话,我顶多出这个数。”少女伸出一个手指,摇了摇。

  她是福家最小的掌柜福满满,认画的本事,从来不弱,就算是她的经验丰富,眼光毒辣,也没有看出这幅画的年月。

  一幅看不出年月的古画,她肯定不会出更多的价格。

  最关键的是,这是一幅见不得光的画,说是李馆长的私藏,其实却是他中饱私囊的其中之一。

  她看准了对方的心虚,狠狠的将要价从五万杀到了一万,“李馆长,你要想清楚了啊,出了我这个门,一万也是拿不到的。”

  李馆长咬咬牙,拍下画轴,“好,一万便一万,但是,话说在前头,福小姐,我要的现金,马上可以拿到手的。”这幅画,他卖了好多次,却总是在最后交易的一瞬,发生问题。

  能拿到钱,他已经心存万幸。

  “哎,好说好说。”福满满的眼睛里满当当的都是笑意,将随意装着现金的报纸包裹一巴掌拍在李馆长的手里,尔后,她拿到画的第一件事,就是用手指在上面摸啊摸。

  摸过杨柳,摸过亭台轩榭,开始摸树下的那个青年。

  手指尖刚刚一触及树下的那个男青年,指尖便有了异样的感觉。

  她好笑的发现,那一个垂头的美男,竟然浑身哆嗦了一下。

  “唉,福小姐,你该比我了解啊,这么摸,会有汗渍的,对古画并不好。”李馆长点好钱,一抬头,看见福家小掌柜笑容满面的对着古画摸来摸去,条件反射的提醒,脸上都是痛惜。

  “当然不该摸了。”她笑一笑,提起岸上的一只毛笔来,蘸蘸墨水,贼贼的笑:“如此风月,画里居然这么寂寥,不如画上个美女,跟画中的美男子相对。”

  李馆长抓着那一万块,心里既无奈且欢欣。

  画已经转手,怎么摸弄,那是新主人的自由了,他实在没有资格再去建议什么,所以,他匆匆的低头,“福小姐,你画得开心就好了,那我先回去了。”

  有的时候,逃避是唯一的解决方法。

  不过李馆长也没有说完整这幅画的典故,这幅画辗转反侧许多收藏家,由古至今有缘见到神迹的据说仅有三位,这三位的下场都很诡异,神迹发生以后,一周之内皆死于睡眠之中,表面看起来安详又满足,身体机能都是正常没有问题的,却再也没有从睡梦中醒来,上扬的唇角和满足的神态彰显着梦境的美好。

  李馆长站在门口犹豫了好久,又停下来:“福小姐,我……我还是要提醒你,见着画中人抬头的人,最后都在睡梦中去了!所以宁可不见,也不要去尝试……我说我9月间晒画其实是假的,只是个卖画的噱头,对不起,我刚刚说谎了,我本来可以走,但是我又觉得这些传说还是要告诉你一声。”

  “啊,谢谢你的善意!”福满满朝着陈馆长挥了挥手。

  陈馆长有些心虚:“我只是善意的提醒你,那些都是些都市传说,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但是这卖画的钱,我是肯定不会归还的。”他缺钱的很,最小的儿子最近想尽方法想要去游学,他只能变卖手里这些私货。

  但是总觉得如果不说,良心会鞭策他到失眠。

  福满满嗯了一声:“放心吧李馆长,出手的钱,我不会要回来的,至于你这个善意的提醒,我也是要感激的!”

  李馆长终于放心,道了别,踏出了大门。

  福满满笑容满面,对着他挥挥手。很快又低下头去,研究那副画。

  她提起毛笔,歪头看画,嘴里自言自语:“如果给他画两个辫子,加点头花,会不会更加艳丽。”

  那毛笔蘸着满满的墨,离画儿越来越近。

  画里的青年浑身又细不可察的抖了一抖,突然,在没有月光也不是9月的状况下,缓缓的抬起头来。

  那是怎么一张脸啊!

  所有的形容词,都不足以形容他的俊逸和儒雅,眉眼若画,不知道是这画衬托了他,还是他本身就是一幅极为浓艳的水墨,让人移不开眼去。

  “哎,真的会抬头,还挺漂亮。”福满满非常开心,放下笔,伸手指去摸他的脸。

  画里的人立刻很羞怯的闭上了眼,脸上还很神奇的晕染上了两团淡淡的粉。

  “不知道这幅画里,会有怎么绮丽的风景。”她摸摸自己手指间的粉色碧玺戒指,这是一颗很神奇的宝物,只要是福家的血脉,便可以持着它进入任何异度空间。

  她曾经持着这颗粉色碧玺戒指进入过清明上河图,韩熙载夜宴图,甚至还进入过一些外国的名画之中,收获了不少价值连城宝物。

  “这次,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空间。”她抱臂对着画,歪着头联想翩翩,实在是上一次的入画经历太让她回味无穷了,连绵几周的美食冲击,使得她从画中出来胖了十来斤,福满满摸摸自己的鼻子,自言自语道:“但愿这一次的经历,不要令我失望。”

  然而现实的事情太多了,怎么也来不及这些天入画。

  所以福满满摸了又摸这幅古画,将它挂在了床头。

  夜间入睡以后,一阵清风从福满满家古香古色的窗口吹进,将画儿打着卷儿撩拨了好一会儿。

  平静下来的画轴微微颤动着,画中的情景如同起了涟漪的池塘一般,一圈圈荡漾开去后又归于平静,等到完全平静下来后,画中的一切却鲜活起来,柳条婀娜摇摆,拂来拂去,而画中的青年正缓缓站起身来,他俯下身,像是隔着一个透明的屏障一般,将手放在屏障上,认认真真的看了又看熟睡中的福满满。

  尔后长长叹了一口气,转身向画的深处走去,留在画屏上的竟然只有那翠绿的柳条。

  这一夜,是无比香甜的梦,梦里福满满进入了颇为壮观的一座古城,城中桃林芬芳,歌声优美,虽然走了一夜并无见着一人,但是整个人却似丢却了一切烦恼一般,轻松而愉悦。

  清晨醒来的时候,福满满的心中充斥着惆怅。

  她唯一的想法竟然是:为什么不能留在这一片世外桃源。

  这是福满满从未有过的隐居思想,她自己惊讶了一番,下床洗漱,很快就忘记了刚醒来时强烈失落而惆怅的感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擒画捉妖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擒画捉妖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