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5
苏素2020-02-06 14:465,292

  这是个什么样的空间,福满满很快便了解了。

  这里,并没有女人,这个世界充斥着可爱的正太,妖媚的男人,帅气的大叔,有型的老头,就是没有女人。

  没有女人,也没有母的动物。

  画这副画的人,绝对是腐女的始祖!她从来没有这么肯定过,最可怕的是,她醒来以后,手指之上的戒指,消失得无影无踪。

  “云郎!!她……她像是个母的!雌的,女的!”

  “听到了听到了,你不用重复这么多次!”

  福满满表情木然的坐在古香古色的大床上,床下站着一堆男性同胞,都在目不转睛且目光灼灼地看向她。

  这让福满满有一种被关在动物园里围观的感觉。

  云郎是个长着山羊胡子的大叔,估计也有五十来岁了,穿着一身淡灰色的长袍,看表情简直是泫然欲泣了。

  “我的天,真的像是个女的!我记得我小时候,最后一次看到的女人,是那么的粗壮,这个明显纤细很多呀。我……我也不敢确定,但是外貌形体都很像!”云郎颤抖着手指向福满满。

  福满满环顾了一圈四周几乎蒙了。

  这里也不乏青年正太,她想了想,清了清嗓子:“你们说,你们这里多年未见女人了?那你们怎么来的?蛋生的么?!”

  她的声音未落,四周的人都倒抽一口冷气。

  有青年感慨:“啊~女人的声音,原来是这般好听的!比空谷里的百灵鸟还好听!”

  这有质感的赞美之词将福满满给雷得不轻。她从床上跳下来,向左挪了两步,所有人跟着她往左挪了两步。

  福满满干笑着向右挪了两步,果然所有的人都跟着向右也挪了两步,所有人的眼光所在之处都在她的身上。

  一群人和福满满就这么对峙着,不管福满满提出什么问题。

  下面的人都会发出赞叹的声音,什么嗓音如同天籁,世间少有的妙音,如同空谷中啼鸣的百灵,反正就是没有人对福满满的问题作出解答。

  “好了,你们把她吓着了,都给我出去吧!”

  “但是,少东家,我们都没有看够……”

  “哈哈哈哈,你们这群凑叼丝,把人家妹子都吓坏了。”

  这极富有现代文明的用词,让福满满精神起来,她踮起脚尖向外看去,门外说话的人只露出个袍脚,袍子是淡淡的紫色。

  说话的人似乎在这里还是挺有身份,众人听了他的话,虽然不情愿退出去,但是也一步一回头的走了出去。

  门口的人站在那里,静静等所有人走了出去后,哗一下把手里的折扇合上了,露出了个暖暖的笑:“你别怕,他们也就是孤陋寡闻,对你没有恶意的!”

  来人似乎有着令人放下戒备的亲和力,虽然长得不是英俊到令人侧目,他的眼睛不大,却弯弯的似乎随时在笑,他不是传统那种五官深刻的长相,但是胜在皮肤白皙,五官端正,微微一笑间,很有一种令人心情愉悦的感觉。

  福满满惊奇满满的走过去,看见来人脖子上还挂着个自制的眼罩,禁不住惊到结结巴巴:“这个,这个……这个……这个妙啊!”

  来人一点都不在意,垂头看了一眼自己脖子间的东西,突然噗嗤一声笑出来,自己把眼罩从脖子上摘下来了。

  “是挺妙的!晚上浅眠,这里白天长,黑夜只有短短几个时辰,没有办法,随手做了这个!没有它,彻夜难眠呀。”他很不在意的挥了挥手指,又问:“我是这个客栈的主人,叫祈以泽,很高兴认识你!妹子你从哪里而来?”

  福满满尝试性的问他:“老铁,你是怎么进来的?多久了?”

  祈以泽本来好整以暇的在整理自己的袖子,听见福满满这么问,顿时惊了,他结结巴巴的:“兄弟,你也是……也是从外面进来的!”

  福满满终于可以松下一口气了,从她发现自己的戒指消失后,她就处于高度的紧张状态,此时听见对方跟自己一样的来处,顿时感觉自己不是孤单的,心里揣摩着有着可以陪伴的小伙伴,怎么样都是有利的。

  那种感觉可比他乡遇故知更强烈。

  福满满索性坐下问祈以泽:“这幅画,不是一直在李馆长的家里么,据他所说,自从民国以后,这画的主人就一直很固定,一直收藏在室内,从未对外展出,也没有人看见画中人活过来,不存在灵异事件再次发生,你到底怎么进来的。”

  “我听你这用词的方式,也不会离的太远哦,最起码不会是建国初期什么的同胞!”

  “宾果,我来自于前年啊,前年的时候我还是个热情的积极向上的男孩,现在我已经是这画中拥有连锁如家酒店的少东家的!”祈以泽把袖子高高的撸起,找了个十分椅子葛优躺的瘫了下去。

  “哈?如家,哈哈哈哈哈!你还真能起名字,你家我家不如如家,哈哈哈哈,不错!”福满满没有忍住,爆笑出来。

  “别笑啦,我本来呢,是李馆长单位的实习生,因为是个孤儿,李馆长特别照顾我,平时下了班,看我孤零零的,他也会带我回他家吃顿饭什么的,他是个老好人,虽然有贪了些,但是人不坏,年终的时候,他提议馆里的小年轻在他家聚餐,我就去了。”

  祈以泽摊了摊手,很无奈的耸了耸肩:“早知道那么刺激,我就不去了,我推了队友打农药,跑去参加一个闷的要死的聚会,但是李馆长是好意啊。”

  “那天吧,我们都多喝了点,红酒喝完了,他又开心起来,提议还有家乡的绍兴黄酒可以继续饮上,黄酒的后劲大,一起去的几个同事都醉倒了,我跟李馆长都是已经情绪暴涨,酒喝到开心熏熏然的时候,李馆长突然提议,要带我看一副千古奇画,他对我说,画里有颜如玉,画中还有黄金屋,我当时以为他醉了,还纠正了他,那是书里才有的是……他嘲笑我无知,拽着我去他的屋子。”

  福满满自言自语:“可不是,每幅画的世界可都不一样呢,你估计是没有想过一副画会有这么复杂的内部世界吧!”

  祈以泽打了个响指:“对啊,我当然想不到,我有天被困在画中出不去。现实的我……还不知道怎么样了。”

  福满满:“你不是整个人进来的么?”

  祈以泽叹气:“怎么可能啊,李馆长那天拉着我去他的卧室看这幅图,他进了卧室就黄酒后劲发作,倒在床上睡着了,我是醉得上头呀,晕晕然凑近了那副画来看,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幻觉,李馆长的那屋子本来是没有窗户的嘛,但是我一靠近那画,就是觉得有一阵风从我的面前吹过来,那一阵风过后,我看见画上的柳条开始飘动了,那柳条下的人站了起来,远远的注视于我,我心跳得跟心脏病一样,我头晕眼花的便什么都看不见,就困顿无比,睡了过去,等我醒来 已经在那颗柳树之下,我能看见现实世界里躺在地上的我,但是任凭我怎么拍,都再也回不去了。”

  “那以后,我再回到柳树下,便再也看不见之前看到的现实世界了!唉,我每天醒来都以为这是一场梦,但是都两年多了,我依然找不到回去的路,只能安慰自己随处而安。”

  福满满站起来,扶着窗户向外看,窗外的旗帜上面写着大大的如家两个字。

  “这里民风可以啊,你两年都开成这些酒店了!”福满满好奇的探出身。

  楼下的路人都抬头,指着福满满惊叫:“看……是个女人!”

  祈以泽站起来一把把福满满拉回来,叹口气:“你现在是焦点人物,就不能低调一点么!”

  福满满生无可恋的瘫倒回来,想起来自己的戒指又问祈以泽:“我来到这里时候,是谁先发现了我,是你么?”

  祈以泽却摇摇头:“你最先出现的地方应该也在柳树下,不是我发现你的,是云郎他们用车把你拖回来的。云郎一开始对你女子身份将信将疑,因为这个世界,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女人了。”

  福满满当然不信,她大笑着反驳祈以泽:“你当我傻的吗,我刚刚看见这里还有七八岁的小正太呀,难道是跟我们看西游记的女儿国一样,喝了子母河的水生下的么?”

  祈以泽摇摇头:“说起来也奇怪,这方圆百里,都是像有结界一样,这金碧王国的人走不出去,那国外的人也走不进来,每年会在柳树下出现新生儿,也不会很多,维持在够养活的范围内,这里的人都是这么来的,至于般配配偶之内,更是没有过的事情,除了最后一批看过女人的原住民外,来到的孩子,长到十八岁便保持着年轻的样貌。这些年,他们自给自足的也算是满足。”

  祈以泽打开折扇又啪的一下合上:“我揣摩他们是没有经历过广阔的世界,所以才会这么满足。”

  两人各靠着一个懒人椅子从这里所有人的生活状态聊到了这里统治者。

  “说起来,这里的统治者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他所颁布的所有的法令都是利于人民的,却又不近人情的,你是知道,每年的时候,这里的皇帝都要出来同百姓进行百里长食宴席。我们也见过皇帝,据说每年都不一样,这里的人还不推荐皇帝,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这每年一个皇帝是怎么产生的!”

  哎,真是太复杂了。

  福满满听着听着又睡了过去。祈以泽看看福满满一副累到脱力的样子,不禁摇摇头笑了笑,刚来到这里他可比她崩溃多了,夜夜憔悴不堪,累到要死,却又无法入睡,那种感觉真是折腾人。

  他静静看了看福满满那充满元气的样子,不禁有些嫉妒,看了看窗外依然白着的天,他轻手轻脚的给福满满盖上了被子,又摘下了眼罩,轻轻覆盖在了她的脸上。

  不管如何,多了一个同伴,让他在这里感觉好多了。

  更何况,同伴还是个活力四射的妹子。妹子!天知道,他现在看着金碧王朝的人妖都觉得美貌如花,更不要提是来自三次元的妹子了,他心情很好的哼着歌,从客房里走了出去。走出门的时候,还体贴的帮福满满把房门关上了,挂了一块“免打扰”的木牌。

  夜深的时候,福满满才悠悠醒来,她睡的很实在,连梦都没有,起来的时候,觉得整个人都复活了。她跳下床,看见床上一套同她身形很相近男装,她知道是祈以泽留给她的,穿上了身才更加敬佩祈以泽的眼光。

  福满满倒是觉得祈以泽来到这里反而误打误撞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职业,做酒店这行的,洞悉力和情商最为重要。

  她走下客栈,看见楼下围着一圈人,川流不息的。都是在登记入住的。

  祈以泽笑嘻嘻的在命伙计给所有人登记。

  福满满惊叹:“你的如家生意还是很不错的嘛!”

  祈以泽却指了指店堂公告,福满满一抬眼看见那大大的木牌上写着:如家不仅是你我的家,更是漂亮妹子的家园,来吧,来我如家!共同守护唯一的妹子!

  福满满惊呆了:“你这广告可以啊,又风骚又诱惑, 我看了都想来打尖儿!”

  随机,她又回过神:“那我岂不是被固定死了,时时刻刻都在在这客栈,我跟你可不一样啊,我是要走出去找回我掉落的东西的!”

  祈以泽惊讶:“你掉了什么样的东西,我是否可以帮助到你?对了,你也不需要坐堂在这客栈,我高新聘了个古代扶她,女装大佬,可托马的真实了,那腰那腿,走起路来婀娜多姿的,比你还像个女人。”

  福满满一口水都要喷出去。

  很快她就看到了那位女装大佬,摇曳生姿的从木楼上下来,穿着她的那套粉色的衣裙,那胸挤得比她还要大一倍,那位女装大佬笑得一脸温柔,像欧美王妃 一样缓缓的挥着手。

  他还时不时对着各个角度点头,搞得在场所有的人都觉得他在同自己打招呼,场面一度很澎湃。

  “是不是,比你表现优秀!”祈以泽用胳膊碰了碰福满满的手臂。

  福满满目瞪口呆的点点头:“优秀,灵气!”

  尔后,这位漂亮的女装大佬就坐在桌边慢条斯理的开始喝茶,所有人都催促着办理入住的小二。

  然而,下一刻,便发生了令所有人都惊吓不已是事件。

  坐在堂间的女装大佬,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掐住了脖子,艰难的挣扎着,那股力量扯着她向高空慢慢升起。

  他无力的挣扎着,手在空中徒劳的挣扎着。

  “怎……怎么回事?”福满满惊得结结巴巴。

  同样手足无措的祈以泽也结结巴巴的回答福满满:“没……没看过这么刺激的场面,我以为电视剧里那种都是吊威亚的,这种纯天然大自然的我没有见识过啊!”他来画中世界这么久,也遇到过很多稀奇的事情,但是所幸都是不会危及生命的 事件,他索性像是享受二次元世界一般,在享受这一切。

  首次,他面对危害生命的情形,吓得不知道说什么。

  “快救人啊!”福满满叫着扑过去,凌空扑过去抓住女装大佬的脚踝,然而力量异常强大,连福满满也拽了起来,在场的所有人都醒转过来一般,也扑过去一起抓住女装大佬的脚踝。

  然而这样的拉扯使得被无形力量牵扯着的女装大佬痛苦不堪。

  如家酒店之外,对立酒楼的二层楼上,伫立着身着一袭白衣的男子,此刻双瞳暗红地看向如家酒店中的女装大佬。

  很快他发现自己的力量被另外一股力量所控制,这股力量绵和而沉稳。

  他瞳孔的红色渐渐平息下来。也就没有了想要掐死对面蝼蚁的心情。

  “多管闲事!”他对着空气怒斥。

  在他前方的半空中露出若隐若现的身形,来人同样的装扮,白衣黑发。

  “你已经,困入心魔很深了!”对方看向白衣男子的眼神怜悯而悲伤,“你何苦为难一个外来者。”

  站在酒楼上的白衣男子冷笑一声:“外来者,还不是你不断引入的么?这么多年,你招来的人,能不能解救你我?”

  空中的男子长长叹了一口气,十分无奈的看向白衣男子:“你未免太过于谨慎,驱逐了那些国民以后,你还是心中不安么?”

  白衣男子并没有回答对方,而是眯着眼睛看向酒店的女装大佬。她已经跌落下来,一头长发全部散开,因为极度恐怖,浑身都在颤抖着。

  他在神经质的自言自语,抓住每个扶着他的人的手臂:“我不该冒充天女,我不该冒充天女,我不该……”

  白衣男子的眉头皱了皱,索然无味的哼了一声从二层酒楼迅速的消失掉了。

  而空中若隐若现的男子也叹息着隐去了身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擒画捉妖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擒画捉妖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