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最好的补偿!
风魂2019-06-23 10:344,592

  即便是在审讯室里,许建安也保持了良好的仪态,安静地坐在那里,衣冠楚楚,文质彬彬。根本看不出来像是会做那种丧心病狂的事的人。

  唐皓和苏叶在一名警察的陪同下进去见他。

  许建安微微皱了一下眉。

  唐皓在他说话之前就开了口,“警方不可能让你单独见她的,我更加不会允许。”

  哪怕他已经是阶下囚,但他杀过苏叶一次了,还想杀她第二次,他怎么可能还让他们单独相处?

  许建安看了看跟进来的警察,又抬头看了看对面的墙壁,他不知道这间审讯室的监控装在哪里,但肯定是有装的。

  就算真的让苏叶一个人进来,肯定也有人在监控室看着。

  毕竟他的案子涉及苏家和唐家,肯定不缺关注。

  “行吧。”许建安说,“我也不想做什么,就是想再看看她。”

  苏叶忍不住面露嘲讽,“那是,你的阴谋得逞的话,我就被炸得粉身碎骨了,再想看也看不到了。苏叶虽然说烧成焦炭了,好歹还有具全尸呢。”

  她说到这里,突然想到,也许就是因为上次留了全尸,她还是回来了,所以许建安这次才会做得更绝——哪怕不知道毁灭灵魂的办法,至少先把肉体毁个干净。

  ……他到底有多恨她?

  苏叶咬了咬牙,“沈弘行还说你是真心爱苏叶的,我看他只怕是眼瞎。”

  唐皓侧头看了看她,伸手过来,握了她的手。

  没有说话,但安抚的意味再明显不过。

  他就在这里,他会保护她。

  手心传来的温度让苏叶平静了一点,深吸了一口气,才再次看向许建安。

  他竟然也很平静,轻轻道:“他没看错,我的确深爱苏叶。”

  苏叶只冷笑,连话都不想接。

  许建安缓缓道:“但是……无望的爱情,只会滋生黑暗和绝望。你不也正是因为这个,才说服孔玲的吗?”

  苏叶还没说话,陪同的警察先拍了桌子,“你喜欢别人,别人不喜欢你,你就要杀人,你还觉得自己有理了?何况那还是你老婆,你都做得出来!简直禽兽不如。”

  三人都看向他。

  年轻的警察不太好意思地干咳了一声,“呃……那个,不好意思,稍微有点激动。”

  这世上还有多少单身狗连“老婆”这两个字的边都挨不上,这种为了这种狗屁理由就杀妻的……哦,他不单杀了他老婆,还要杀情人和他看上的女人,怎么能不让人义愤填膺?

  苏叶点了点头,“说得没错。”又转向许建安,“苏家支助你上学,提供工作岗位,这都是苏家自己要做的慈善,领情也好,不领也罢,其实都无所谓。但就算是苏先生安排的相亲拉的红线,你不愿意,难道不能拒绝?就算是婚后觉得没有感情,难道不能离?苏叶又没拿刀逼你娶她。说到底不过是自己贪图苏家产业,谋财害命而已。扯什么感情?孔玲倒是真对你有感情,可是呢,她碍了你的路,你就送了她一颗炸弹。你这种禽兽不如的人,有什么资格谈感情?”

  骂得好!警察简直都想鼓掌了。

  唐皓也道:“不是我们说服了孔玲,是你先背叛了她。”

  说起来,这些事从头到尾,真正动手的人大半都是孔玲,但苏叶对这个女人,却没什么恨意。

  更多是觉得她可怜。

  如果许建安不是背叛她入赘了苏家,他们青梅竹马长大,结婚生子,也未必会有这样的结局。

  许建安却笑了笑,“我跟她之前,谈不上什么背叛。我从来就没有爱过她。”

  苏叶几乎要跳起来。

  这种事,他竟然能说得这么轻松坦然。

  就好像利用一个人的感情根本就是无足轻重一般。

  她磨了磨牙,声音冰冷,“‘爱’这个字从你嘴里吐出来,都让人恶心。不要再惺惺作态了。你不爱孔玲,也不爱苏叶,女人对你而言,根本没有区别,全都是可以利用的工具而已。有用时就用,没用时就扔掉。结果落到这种下场,就连死掉的王思思,也摆了你一道。完全是你咎由自取。”

  沈弘行收到的证据最后查明是王思思发来的,她弄了个小程序,如果她超过一定时间没有登陆,就会自动把证据发到沈弘行的邮箱。

  孔玲虽然仔细搜过她家,也清理过她的各种电子设备,但却根本不可能知道她做了这样的设置。

  就算苏叶没有回来,唐皓没有追查苏叶的死,到了时间沈弘行也一样会收到。以他和苏家的关系,对苏叶的感情,自然也会追究。

  许建安就算能把罪名推到别人身上,也不可能再安安稳稳继承苏氏。

  许建安对苏叶的指责并不在意,也毫无什么悔过之心,“成王败寇,我现在在这里,无非就是棋差一着。不过,你回来我其实真的挺高兴的。”

  他看着苏叶,目光竟然还挺温和。

  苏叶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起身对警察道:“我跟他没什么可说的了。”

  唐皓当然也就直接陪着她往外走。

  却又听许建安在后面轻轻低喃:“但是……你为什么……会回来呢?”

  苏叶停了一下,转过头,正经道:“大概是因为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吧。”

  ***

  苏叶和唐皓回到唐家的时候,唐皑正陪着父亲散步。

  唐皓忙着公司那边的收尾,又要陪苏叶,又担心父亲的身体,分身乏术,唐二少就把照顾父亲的事接了过去。毕竟公司的事也不是什么都可以照本宣科就行,他暂时还插不上手,他又不想见“唐夜弦”,反正做儿子的,陪陪父亲也是应有之义,大不了就是每天被多骂几句呗。他也都习惯了,又不会少块肉。

  见苏叶回来,老爷子拉着左看右看,心疼得都开始念佛了,“阿弥陀佛,我就说那个姓谢的不是什么好东西。好在没什么事。真是谢天谢地。”

  她和唐皓这次其实还是挺险的,屏蔽器也好,后来追车也好,运气稍差一点,后果就不堪设想。只是大家在老爷子面前,当然是尽量往轻了说。

  苏叶这时也没有多提,只是搂着老爷子撒娇,“又让爸爸担心了,都是我的错。”

  “怎么能怪你?都是那些坏人的错。”唐霖说着,又瞪了唐皓一眼,“都是这臭小子的错,连妹妹都护不住!有什么用!”

  唐皓:……

  好吧,都是他的错。

  “嗯,都怪我。”唐皓老实承认,“以后我一定会更加注意。”

  之前苏叶被杜怀璋关起来的时候,他说再也不会让她受伤,结果这次……也真是打脸打得啪啪响。

  他也没什么可推脱的,什么没想到,什么人力终有穷,都改变不了苏叶再次遇到危险的事实。

  就算苏叶不怪他,他也没办法就这么当没事了。

  也许他的确不可能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也做不到什么算无遗策,但做好更完善的准备总是可以的。

  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护不住,不要说老爷子看不起他,他自己都看不起。

  唐皓认错态度良好,老爷子的脸色就稍缓了缓,却又叫他去房间:“我有话要跟你说。”

  唐皓看了一眼苏叶,应了声扶着父亲走了。

  唐皑则看着唐皓的背影叹了口气。

  他就说他这几天是被殃及池鱼的吧?以往“臭小子”肯定是他的专用名词,现在也变成大哥的了。

  但老实说,如果单纯是因为没有保护好“唐夜弦”,唐皑觉得这次大哥也是有点冤。

  碰上这样的事,这样的对手,他是不知道有没有人能做得比唐皓更好,反正他自己肯定是做不到的。

  总之现在公司和“唐夜弦”都平安无事,大哥还要被父亲训斥……

  都怪“唐夜弦”!

  唐皑这么想着,忍不住狠狠地瞪了苏叶一眼。

  苏叶向他露了个灿烂的笑容,“谢谢你。”

  唐皑吓了一跳。

  “莫名其妙……谢什么谁!”他没好气地说。

  “当然要谢啦。如果不是二哥在董事会周旋,大哥怎么可能顺利的把我救出来?”苏叶竖了个大拇指,“二哥这次真是我的大恩人,回头我请你吃饭吧。”

  唐皑哼了一声扭开头,“谁要你请吃饭,你离我远点就谢天谢地了。”

  苏叶却偏偏又靠上去,捅了捅他的胳膊,“我听说二哥在会上英明神武,神采飞扬,帅得不得了啊。”

  “那是!”唐皑顺口应了声,然后才觉得不太对,挥手打开她的手,“说话就说话,动什么手。”

  苏叶就乖乖收回手,只笑着问:“那你说说当时的情况给我听呗?”

  唐皑顿时就警惕起来,“你打听安盛的事做什么?我警告你啊,现在杜怀璋进去了,三叔也答应再也不插手安盛的事,你最好也给我安份点。”

  苏叶:……

  还是把她当贼防着啊。

  她叹了口气,索性就直说了,“我没想打听安盛的事,只想问谢圆圆的事。”

  唐皑怔了一了,过了很久,才意兴阑珊地一挥手,“也没什么可说的。她也是被许建安煽动的。以为有手里的股份和三叔的支持,大哥就会服软和她在一起……现在她手里的股份已经被大哥买回来,听说她准备去国外发展了。”

  苏叶也安静下来,如果说谢圆圆上次出国,是因为在她和唐皓之间做了不光彩的事出去避风头,这一次……大概是真的死了心吧。

  唐皑也静了一会,到底又忍不住,叹了口气:“圆圆姐怎么会变成这样?以前不是挺好的吗?她……算是因爱生恨吗?”

  苏叶嗤笑了一声。“这世上哪来那么多的因爱生恨?如果真的深爱,又怎么可能生出恨来?”

  当年她跟唐皓,就算是那样分开,但最多也就是互相避让不再往来,从来没有谁想过要给谁使绊子,更不可能想让谁死。

  “不过都是用来掩饰自己欲望的借口而已。得不到就要毁掉,那不是爱,是变态!”

  唐皑皱起眉来盯着她,“这可真不像是你会说出来的话。”

  苏叶也懒得跟他解释,随口应付道:“我新剧里的台词啊。”

  她糊弄的态度如此明显,唐二少怎么看不出来?

  果然就不该理她!唐皑愤愤地想着,自顾走了。

  苏叶也起身上了楼,回了房间,拿了本书,泡了壶茶,坐在阳台上缓缓的喝。

  夏季已经进入了尾声,阳光也不那么晒人了,从玉兰树叶的间隙里筛下来,透成了小块小块的光斑。

  唐皓过来的时候,就看见苏叶躺在这样的光影里,慵懒惬意,似乎已经睡着了。

  但他伸手过去想把她手里的书拿下来时,她却很快就睁了眼。

  碧清的眼眸清澈透亮,并没有什么睡意。

  “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唐皓说。

  “在等你。”

  苏叶说着,自己把书放下了,又给他倒了茶。

  茶杯果然是早就准备好的。

  唐皓笑了笑,喝了口茶才道:“想知道爸爸跟我说了什么?”

  苏叶坦然点了头。

  这个时间,刚刚那个气氛,她直觉肯定是和她有关。

  唐皓却卖了个关子,挑了眉道:“你猜?”

  苏叶好笑地嗔了他一眼,才懒得猜,索性又把书拿了起来。

  唐皓按住她的手,“有没有一点情趣?”

  苏叶真的笑出声来,“啊,抱歉,我现在就是老黄瓜刷绿漆,老阿姨不懂年轻人猜来猜去的情趣。你想说就说,不说拉倒。”

  唐皓也笑起来,牵过她的手亲了一口,“但这个身体偏偏这么年轻,可怎么办才好?”

  苏叶眨了眨眼,“什么怎么办?”

  “爸爸说,在领证之前,不能有脖子以下的亲密行为。”

  唐皓的声音低下来,带着气音,有如耳语。

  亲昵而又撩人。

  苏叶的心跳不由得快了几分,然后才意识到他说的是什么,哪怕刚刚还在说自己是老阿姨,对这毫无预兆的发车,还是顿时就红了脸。

  她甩开了唐皓的手,咬着牙道:“胡说什么……”

  话说到一半,自己突然又停下来,睁大了眼看着唐皓,“爸爸同意了?”

  唐皓点了点头,笑得眼睛里都能溢出蜜来,却偏偏又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可是啊,我算了一下,距离你能领证的法定最低年龄也还有大半年。脖子以下都不能动的话,作为补偿,你是不是该多亲亲我?”

  补什么偿!

  苏叶简直连耳朵都红了。

  她家这只总裁为什么一放松下来就变得这么不正经?

  谁要亲他?

  她红着脸磨着牙,但在唐皓低下头来亲她时,还是下意识地搂住了他的脖子迎上去。

  苏叶想,这个人,大概就是她前生今世,所有磨难,最好的补偿!

  ————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上辈子都是假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