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诡异
夏暖阳2018-04-15 19:551,084

  杨依诺陷入了深思,一路走来,那些个花阁水亭、女侍男仆均鲜活灵动,所见所闻无不真实而具体,哪怕再微小的细节都极其细腻、各有形态。

  白日的这一幕幕,比起昨晚烛光下的朦胧所见,给杨依诺的冲击更大。

  若是梦,若是催眠,怎么可能做到这般真实?

  难道真的穿越到一本书里了?

  杨依诺有点难以接受这个听上去十分荒诞的事实,可真的到了这一步,除了接受似乎别无办法。

  在她思虑间,水丹枫已经带着她跨进燕王妃所住的凤翎院。

  院子里的仆人纷纷行礼:“拜见世子殿下,拜见世子夫人。”

  还不等杨依诺看清主院,一个约莫四十岁、穿着简单但华贵的中年男人小跑过来,为难地看了眼杨依诺。

  “刘叔,何事?”水丹枫问,接着为杨依诺介绍道,“这是燕王府的后宅管事,你叫他刘叔便可,以后若是需要添置些什么,和刘叔说一声便可。”

  杨依诺连忙喊道:“刘叔好。”

  刘叔尴尬地点点头,在水丹枫耳边低声地说:“王妃今日有事,恐怕不能受茶了。”

  水丹枫神色微微一变,随即说道:“我知道了。父君呢?”

  刘叔答道:“王君在正屋呢。”

  “那好,我们先给父君请安吧。”水丹枫携杨依诺走进正屋大厅。

  大厅内人早已济济一堂,尊卑有序地坐好。但唯独正中间、最尊贵的位置空缺了,燕王府至高无上的那个女人竟然不在这里!

  杨依诺还没觉得如何,她身后小红的脸色刷地一下就白了,又气又羞。新婚第二天,燕王妃居然缺席,不受儿媳的新茶,哪有这样羞辱人的?这是一个大大的下马威,完全不把她家四小姐放在眼里啊!

  水丹枫自进门来,就不动声色地观察杨依诺的脸色,见她居然毫无恼意,不禁有些诧异:这福祥云究竟是沉得住气,还是对这场婚姻毫不在乎呢?

  若是前者,算他小瞧了她;若是后者……水丹枫垂下逐渐冰冷的眼眸。

  高座之上的王君和诸多侧君都静待福祥云反应,见她安安静静,都有点出乎意料。这事放在任何一个女子身上,都没法这么淡定吧?

  杨依诺哪里知道短短时间这群人就想了这么多,相比起燕王妃的缺席,这群男人打扮得花红柳绿、姿态娇柔造作,更让她吃惊好吧,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少部分妆容较淡,还算得上一句素雅,但还是太娘气,没有男性的阳刚之美。至于浓妆艳抹的,简直没眼看。

  杨依诺甚至看到左面一个长得雌雄难分的男人,满脸脂粉,娇弱地拿手绢挡住嘴巴,羞答答地跟身边人说话。

  在这么一瞬间,杨依诺觉得自己身边的水丹枫还像个男人,至少昨晚还大声吼她了。

  杨依诺十分欣慰地看了眼便宜丈夫水丹枫,真是不幸中的万幸,没让这群妖魔鬼怪做她丈夫。

  水丹枫一怔,福祥云这诡异的眼神是怎么一回事?

继续阅读:第12章父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诀之女王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