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病情
夏暖阳2018-04-23 19:421,596

  她虽说口口声声怕麻烦他,可水丹枫哪里看不出这只是福祥云找的借口,她不过就是不想和她共处一室罢了。

  为何福祥云不介意他舞刀弄枪,不介意他抛头露面地处理要事,却依旧排斥和他在一起?

  应该还是……因为相貌吧。

  水丹枫修长的手覆上脸上的面具,触手冰凉。是了,又有谁愿意与丑八怪整日相对。如果他相貌未毁,福祥云是不是就不会拒绝他做夫郎呢?

  水丹枫看着杨依诺的眼神逐渐幽深,薄唇微张,似乎有什么话非要一吐而尽。

  但终究,水丹枫按捺住了。

  杨依诺见水丹枫眼神怪异地盯着自己看,还以为他不同意离开,又想了个法子,可怜巴巴地说:“而且,我睡眠浅,再加上换了床,认生。要是再有人在这里看着,我就更睡不着了,怎么休息啊,风寒怎么好啊。”

  水丹枫见此,忽地一笑。突如其来的笑意如春花绽放,晃得杨依诺眼前一花。

  “妻主莫要说了,我离开便是。不过我会在外屋休息,妻主若有有事,可随时唤我。”水丹枫说道。

  杨依诺重重点头,只要不和她同处一室,就是胜利!

  等水丹枫离开后,杨依诺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刚刚的样子,是在和水丹枫卖萌撒娇吧?

  天呀!

  杨依诺一阵恶寒,真是可怕的求生欲!要是换做在那个现代社会,谁要想和她睡觉,她只会抬起高跟鞋踹对方命根子两脚,怎么可能绞尽脑汁,甚至不惜牺牲尊严地哀求。

  唉。杨依诺深深地感觉到,自己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本来就病得不轻,再这样下去,她怕是要被活生生折磨疯了。

  打发了水丹枫,只是第一步。杨依诺惆怅地想,等她病好了,还能拿什么借口阻止水丹枫与自己同房呢?更可怕的是那个燕王妃,看一眼都觉得通体发寒,杨依诺又怎么跟老谋深算又气势凛然的燕王妃斗?

  胡思乱想间,杨依诺皱着眉,带着郁闷的情绪,逐渐陷入了睡眠。

  也许是身体太虚弱,也许是忧思太重,杨依诺睡得很不安稳,一个又一个不愉快的梦境交叠着袭来。

  一会儿,是那个高高在上、追求完美的总裁母亲,严厉地对她说:你不能这么做!你要按照我的安排一步步来!你不能忤逆我!

  一会儿,是那个强势霸道的燕王妃,语带威胁地淡淡道:你要给我燕王府生个女儿!

  一会儿,她的父亲抱着她的家教老师卿卿我我,对她不屑地冷笑:你不是我的女儿,我根本不想和你母亲生下你。

  一会儿,是衣衫不整的水丹枫,肩膀半露,胸膛若隐若现,带着魅惑的笑:妻主,我们同房吧。

  “不!”大叫一声,杨依诺满身是汗的惊醒。眼前一片漆黑,好半晌,杨依诺都没法从可怕的梦境之中走出来,那一幕幕真假参半,像魔鬼一样啃噬着她的心智,啃噬得她三魂七魄都不完整,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了!

  “不不不……”杨依诺一遍遍地说着。

  忽然,于黑暗之中,亮起一豆灯光,只一圈小小的光晕,映照着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掌,温润如玉。

  那灯光逐渐靠近,才照亮了水丹枫精致的脸型:“妻主,你怎么了?”

  “只是做了一个噩梦。”不知为何,杨依诺能喘得过气了。她平日里最讨厌不熟的人在身边,但现在,水丹枫的出现却好像打通了封闭空间的一扇窗,让人在逼仄的环境得以喘息。

  水丹枫的神色却很奇怪。

  杨依诺抹了一把脸,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哭得泪流满面。

  真没出息。杨依诺暗骂自己,然后佯装无事地笑笑:“好热啊,都是汗。”她是真的很热,好像感冒更严重了,还在发烧,烧得整个人都浑身无力。

  水丹枫欲言又止,低声喊道:“妻主……”

  杨依诺急忙说:“我没事,谢谢你啊,你快回去睡吧,我也要继续睡觉了。”

  说完,杨依诺就躺回被窝里,拿被子把脸紧紧盖住,丢人。

  水丹枫怕她把自己憋坏了,说了声“我一直外面”后就离开了。

  回到外屋,水丹枫叫醒青竹,让他连夜去太医院,把太医叫过来。现在已经快要到寅时了,估计等青竹到了那里,也到了太医们起床的时候,正好第一时间过来给福祥云看病。

  水丹枫总觉得,福祥云的病情没她说的那么轻松。

继续阅读:第22章不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诀之女王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