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红海
夏暖阳2020-01-12 15:002,866

  “这样啊。那我们下次再来好了”徐嘉欣赶紧打圆场,生怕杨依诺生气犯病,道:“既然出来了,一起逛逛街放松下呗?”

  杨依诺望着古色古香的别墅,看了看身上被泼上的泥巴,勉强同意了。

  “变态、自以为是!”

  ……

  车开到闹市区,还没走出两步,就听见行人指指点点:“这个人该不会就是夏子明的公开对象杨依诺吧?怎么这副鬼样子?本来网上说她有病我还不信,但一看真容,说有病都轻了。”

  徐嘉欣脸色一变,差点冲上去和人理论。反倒是杨依诺及时拉住了她,略显疲态地说:“送我回去吧。”

  徐嘉欣张张嘴,却又无话可说,心情极为沮丧地将杨依诺送回小区楼下,正打算继续陪她上楼时,杨依诺再次拒绝。

  “我想一个人静静。”

  徐嘉欣怎么可能这个时候让她一个人待着:“依诺,我陪着你吧。”

  杨依诺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放心,我不会自杀的。”

  徐嘉欣一滞,更觉得不安。

  “如果我真的决定离开这个世界,一定会和我留恋的人和物告别,尽管很少很少。但其中,一定有你,嘉欣姐。”

  徐嘉欣鼻子发酸,站在原地,看杨依诺缓缓上楼,背影轻得好像一张薄纸,随时就能被风吹走。

  “真他妈不公平!”徐嘉欣发泄地踹车轮,“凭什么让依诺遭受这些痛苦?”

  杨依诺走到家门口,脚步一顿,眼前一个一身西装、面目冷峻的女人正盯着自己。

  “你来做什么?”杨依诺冷冷地问。

  “我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不接?”

  “没有哪条法律规定我一定要接你的电话。”

  “我是你妈!”女人呵斥。

  “也没有哪条法律规定女儿一定要接母亲的电话。”

  杨妈妈气极反笑,年约五十的她,保养得却像是三十多岁,尤其一身凌厉的气势更是咄咄逼人。

  “杨依诺,网上那些丑闻是怎么回事?”杨妈妈质问道,“我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女儿,就是给人当做笑柄谈资吗?你能不能稍微洁身自好一点。”

  “我是你的女儿吗?”杨依诺忽然暴躁起来,大声反问,“我只是你的一件作品,和你办公桌上的项目策划书没有任何区别,无非是我没那么听话罢了!”

  “你就这么和妈妈说话!”

  “那我要怎么说?”杨依诺红着眼,“对你的栽培感恩涕零,不要任何思想,朝你期望的方向一字不差地发展吗?成为第二个你?成为你的复制品?休想!”

  杨依诺开门,又狠狠地关上,将自己的亲生母亲关在门外。

  “都是混蛋!”杨依诺咬牙切齿,“为什么是我?为什么要我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里?”

  杨依诺的情绪像是失了控的野兽,咆哮、愤怒、混乱。她将眼前所见到的一切都摔碎,都毁坏,直到推翻书架,巨大的轰鸣炸响。

  杨依诺怔了怔,从满地狼藉中捡起几本书,摞起来。

  这些全是她写的书。如果生命用高度来衡量,那她的生命高度就是这些书的高度。

  杨依诺将手贴在书上,心情平复了很多,举目四望,眼泪顿时簌簌而下:“我怎么了?我好不容易逃离家庭的控制,又为什么要因为家庭而毁了我好不容易得到的新生?”

  不能认命,必须要找到逃生之路……

  铃铃铃,杨依诺接起电话,好友心理医生周舟的名字出现在屏幕上。

  她犹豫片刻,没有接。

  对方语音留言:亲爱的,明天抽空来我这里一趟,我们这边新进口了一个机器,或许对你有用。

  杨依诺闭门谢客了几日,又觉得不能如此下去,最终一脸疲惫来到周舟的科研所。

  周舟是她的同学,更是她的倾听者和治疗者。但是由于她治病过程中的不配合,两个人吵掰了,或许是知道她的迫不得已,每次都是周舟主动联系她。

  有时候杨依诺也很难描述自己为什么会犯病,明明比起一些人,她的生活机遇并不差,但是偶尔脑海里出现的红海,莫名奇妙的燥热感,烦躁的侵袭着她的全部神经。

  “瞧瞧你就这幅鬼样子!”周舟拉着杨依诺坐到旁边的沙发上,倒了一杯水给她,然后坐到了她的身边安慰她道:“现在新闻热点转换很快,再过几天大家就都不记得了。”

  杨依诺喝了一口水沉默了良久,抬头询问道:“周舟,你说我是不是神经病?”

  周舟闻言断然道:“不,你当然不是神经病了。依诺,你是忧郁症,由心理社会因素造成的心理感冒。”父亲出轨家庭教师,母亲强势霸道引产离婚,亲眼目睹过那个死胎的一切都给幼年的杨依诺造成了心理创伤。最主要的是,他们的家庭曾经幸福的像是花儿一样。

  没有得到,就不会害怕失去。

  “只是忧郁症吗?”杨依诺望向周舟:“我最近情绪很不好,总是想起过去的事情。每一次想起,我就害怕有人会冒出来,破坏我现在的生活。”

  “患得患失,正是忧郁症的症状之一。”周舟安慰她道:“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

  杨依诺揉揉太阳穴,说:“我回头检查了一遍我出版的所有小说,发现有名有姓的配角确实基本都被我写死了。然后夏子明那么好的人,我和他在一起也不快乐。我有时候会自我怀疑,我是不是个心理阴暗扭曲的人?”

  “依诺,你相信我吗?” 周舟突然问道。

  杨依诺转头望着周舟:“对不起、我不知道。”

  “来试试一款专门针对抑郁症患者的仪器吧,它有个古怪的名字,叫做念。”周舟提议道,一张白皙柔美的脸庞充满自信,黑亮的双眼俏皮地眨了一下。

  杨依诺目光犹豫不决,“念”像是一个太空舱,她莫名害怕,不敢躺上去。

  “愿意不愿意去直面自己的内心世界呢,也许会找到根治的原因。”

  杨依诺沉思片刻,说:“好吧。反正也不可能更坏了。”

  周舟见她同意,起身去隔壁房间取来了一个包装严密却没有任何文字介绍的盒子,从里面取出一片金属贴片,说:“贴在你的眉心处。”

  “这么简单?”杨依诺半信半疑地问道,拿过来检查了一下就贴在了自己的眉心处。金属贴片贴到眉心之后就立刻吸附在她眉心的皮肤上,她感觉眉心有些酸酸胀胀的。

  “这是一款高科技产品,可以蓝牙连接我的电脑,检测你催眠后的脑电波。”周舟介绍之后,察觉杨依诺有些紧张,便从抽屉里拿出一本小说,笑着说道:“你现在太紧张了,看几页书放松一下。”

  “哦。”杨依诺接过小说看了下封面:“《凤凰决之王的男人》?耽美小说?你口味好重。”

  “别胡说,快躺好,是女尊小说哦。”周舟说话的时候眼神有几分闪烁。

  杨依诺随手翻开,调侃道:“一女多夫吗?所以治愈我这种老阿姨你打算用小鲜肉疗法?”

  “放轻松,当成一种消遣,OK?!”周舟笑着说道:“女尊世界的女人其实就是我们现代社会的女汉子。“

  杨依诺一边翻看一边点头。

  周舟问道:“好了,要开始治疗了,你放轻松哦,比如想想,在女尊世界里,你会喜欢什么样的男人?这本书很有意思呀,男多女少,女娶男嫁,女子健壮,男子俊美,多么美好的世界呢……”

  杨依诺翻着书,猛的发现,书的背面是一片红色海洋,令她感到熟悉。脑海深处传来一道低沉的嗓音,彻底将她的思绪侵袭。

  “周舟!”杨依诺无力的大喊,眼前却什么都看不见了。周舟的声音忽大忽小,一会儿仿佛在她耳边,一会儿又仿佛在天外。渐渐的,杨依诺昏昏欲睡,陷入无止境的像是黑洞的深渊。

  她的脑海里想起了最近看过的一部电影《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的台词:“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继续阅读:第6章妻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诀之女王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