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霓裳羽衣
沫之晴2019-10-07 14:132,336

  “我能瞧出来,那定王世子对你与对别人不同,你若真的有意思,日后我也可以帮帮你。”

  紫玉公主看四下无人,附在她的耳边低声开口。

  是这样吗?可是她还没有报仇,又怎可将这些事情牵连与他?

  这一世,待她复仇之后,若他还在原地,定不会负他,想到此处,眸中闪过一抹笑意。

  “臣女身份卑微,公主说笑了。”

  “定王世子可不同于于我三弟,别看他平日一副病怏怏的身子,实际上,他本事可大了。”

  紫玉公主看着元清婉不为所动,竟觉得有些吃惊,元清婉只是一个小小的庶女,就算定王世子身子不大好,可若是能够嫁给他,那么身份自然是不同的。可是看元清婉事不关己的样子,紫玉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猜不透元清婉了。

  元清婉从宫里离开的时候,已经将近傍晚,坐在马车中,她一直在想紫玉公主说的问题,她还记得,脑中闪出夏谨煜,那人虽然表面上装作残疾,可他的笑容却是如沐春风,她一直都知道,他和夏侯宁不是一样的人,只怪当初看错了人。

  元晴雪回到千雪阁,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的自己,脸上尽是恨意,柳贵妃虽然没有放弃她,但对她的喜爱已经不如从前了。

  沈如兰听下人说她回到府中,赶忙过来看看,刚进门就看见她一个人发呆,她长长的叹了一声。

  “雪儿啊,在宫中见到柳贵妃?柳贵妃都说什么?”

  沈如兰一脸期待的元晴雪,元晴雪惨然一笑:“贵妃娘娘答应给我一个机会。”

  “这是好事啊,只要柳贵妃还站在你这边,一切都好说。”

  沈如兰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元晴雪转过头,不解地的看着她。

  “可是娘,我到底该怎么做?这几次让元清婉那个贱丫头抢尽了风头,接下来我到底要怎么做?”

  元晴雪掩面哭了起来,她在哭泣的时候,也将元清婉骂了千遍万遍,如果不是元清婉的话,她怎么落得今天这地步。

  “哭什么,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现在确实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但只要你能让睿王对你动心,到时候就算柳贵妃不愿意,你也能嫁给睿王。”

  沈如兰早在很久之前就为她开始盘算,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嫁给睿王,现在马上就要如愿,怎么能轻易放弃呢?

  “我知道了,我试试看。”

  元晴雪满脸不愿意的模样,沈如兰在她身后长叹一声。

  纵然她不愿意,但睿王是所有皇室子弟中最好的选择,这不仅关系到元家的未来,也牵扯到她。

  元清婉回到房中,想着紫玉公主对她说的话,脸颊瞬间变红,脸上也是带着淡淡笑意。

  她还记得,前世,这个人就是如此宛如天神一般,那日也是如此从刺客手中将她救起。

  他穿着一身黑衣,腿上没有任何的残疾,她想她明白了,定王世子在京中地位特殊,若是太引人注目了,会惹来祸事,所以才想出假扮残疾的办法,想到此处,便是一阵轻笑。

  “小姐,小姐,这是定王世子派人送来的,您看看。”

  惊蛰手中拿着一幅卷画,急匆匆的跑进来,元清婉看她满头大汗的样子,无奈的笑了笑。

  她接过画卷,慢慢打开,打开之后才发现画中所绘的景色就是那日的凌云山,而站在山前的女子,正是自己。

  “这是?”

  她转头看着惊蛰,惊蛰嘻嘻笑了两声:“这是定王世子吩咐人送过来的,看来这世子爷对小姐还是挺用心的。”

  京城中的人都觉得,定王世子只有空有一副皮囊罢了,许多人都在心里轻视她,或者只是看重他的长相。可元清婉与他们不同,也许就因为这与众不同,让夏瑾煜记忆深刻,他回去之后,就画了这幅画。

  “世子真是有心了。”

  她捧着画笑了两声,都说从字画中能看出一个人的风骨来,这幅画中虽然有女子,但他更重视凌云山的雄伟,女子在画中好似只有修饰而已。女子身后,是一片巍峨的高山,高山前却又站着一位柔美的女子。

  此画相辅相成,很得元清婉的心意。

  “小姐,听说今个太子爷和睿王殿下要来府中呢,您要不要准备准备?”

  惊蛰一脸好奇的盯着元清婉,元清婉眸光清颤。

  “太子爷?睿王殿下?和我有什么关系?”

  她轻笑一声,虽然嘴角上翘,但那眼神中的紧张却是骗不了人的,惊蛰听到这话有些失望。

  “虽然定王世子也不错,不过在身份上,就比太子爷和睿王殿下差多了,若是小姐也能成为王妃,那以后就不用在看别人的脸色了。”

  惊蛰总觉得,元清婉在大病之后和从前不同了,简单来说,就是比从前聪明了,聪明人就应该明白哪个是最好的选择。

  “他们进府也不是来见我的,我若是抢了人家的风头,恐怕又要成为笑柄了。”

  元清婉不以为意的摇了摇头,反正元家的长辈都等着看元晴雪成为睿王妃,今天的一切都是为她准备的,元清婉怎么能喧宾夺主呢?

  太子殿下已经开始掌管朝政,不过在朝中却是没几位大臣愿意听他的话,元长旭算是个中立派。太子殿下也一直想着讨好他,今个就叫了睿王殿下一同过来,这对元晴雪来说是个好机会。

  此时就在房中准备,想着要如何讨好睿王殿下。

  “雪儿啊,这是你爹特意吩咐人制作的,霓裳羽衣衫。”

  沈如兰吩咐人拿来了一套舞衣。古有名舞,号称‘霓裳羽衣舞’,这身衣服就是为此准备的、

  能配上这几个字的都不是俗衣,一身鹅黄色的舞衣裳绣着金线,镶嵌着小颗的米珠,在阳光下金线与米珠闪闪发光,衣袖处绣着羽毛,这羽毛乃是白孔雀的尾巴,在跳舞时,羽毛会跟着飘逸。

  这身衣服是废了大工夫才制成的,穿上此衣跳舞,就算是女人也能被迷得七荤八素,何况是男子呢?

  “娘,您放心,我一定会在睿王前大放异彩的。”

  她手里紧紧握着这身衣服,她知道,这就是她最后的机会,若是她不能如愿嫁给睿王殿下,那她这辈子恐怕就完了。

  元长旭不会在器重她,她再也不会有母仪天下的机会了,为了自己,也为了母亲,她必须要努力。

  “雪儿啊,娘知道你心中是怎么想的,但你总要为自己的未来考虑,是冲上云端,还是低入尘埃,这都是你自己的选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世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世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