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刀枪舌战
沫之晴2018-04-02 16:502,525

  “桂嬷嬷身为奴婢,竟私下贪了主子的例菜,东窗事发,还陷害大姐,更是罪加一等!”元清婉眉头一挑,几乎是从齿间迸出的两个字,“来人!”

  默然闭眼,她盯着桂嬷嬷惊恐的眼睛,看着她身子不住地哆嗦,一字一句地说道:“将她拖下去,杖责五十,罚一年月钱,赶出软香阁!”

  桂嬷嬷一听,惊呼一声,翻了一个白眼,晕了过去,可还是被人拖了下去。

  桂嬷嬷年事已高,五十……怕是会要了她的性命,桂嬷嬷曾经也为自己鞠躬尽瘁的,想到这里,元晴雪便要为桂嬷嬷求情,刚要开口,便听到元清婉柔柔的声音,“大姐,这下您放心了,这样的刁奴要是任由她肆意妄为,怕是整个元府都要翻天了。”

  末了,她抬起眸子,墨玉般的眼睛一眨一眨,“大姐,您说是不是?”

  元晴雪一时语塞,恨恨地撕扯着手里的绣帕,却面不改色,“三妹,你可真会说话。不过,既然你已经没事,那我也该回去了,母亲那边怕是等急了。”

  元清婉微笑:“恭送大姐。”

  看着元晴雪离开时身子微微发抖,元清婉这才满意地回头。

  “秋黎,拿件素净的衣服于我。”元清婉吩咐道:“惊蛰,你为我梳妆打扮,不可过于华丽。”

  秋黎和惊蛰对视一眼,总觉得这三小姐从落水之后就变得不一样了,却也不再多言。

  主仆三人,穿过不少走廊,走廊上边挂着许多鸟笼子,有百灵,画眉,太平鸟。经过修剪又精致无比的花园,才走到荷景院的门口。

  “三小姐来了。”老夫人身旁的善善说道。

  元清婉盈盈入了屋子。

  少女乌黑的长发高高绾起,梳了一个简单的偏头髻,两边带朴素的木簪,一身月白色罗绸吉雁装,一看材质就很是不好,不知洗了多少次,衣服皱巴巴的。不过,即便如此,还是掩不住元清婉玲珑有致的身材。

  屋里其乐融融的画面,人都到齐了,果然如自己所料,元清婉唇角微微扬起,清澈的眸子打量了众人一番。

  大夫人沈如云和三姨娘陈荟瑶坐在老夫人的下首,元晴雪端着盘点心和元佑怡分别坐在老夫人的左右,另一边坐着元家二夫人和她的女儿元婧瑶,她们有说有笑,老夫人被元晴雪逗得笑得是前俯后仰。

  好像没有一个人看到元清婉进来,直到元佑怡脸色一变,随即笑着说道:“三姐怎么现在才来,大姐带来的点心老夫人都要吃完了。”

  看来自己猜得不错,元晴雪出了软香阁就来了老夫人这里,若是自己再晚点,怕是老夫人又要恼了,说自己没规矩。

  元晴雪神情更是一僵,似乎没有想到元清婉会来得这么快。

  元清婉微微一笑,“刚醒来不久,伤寒还未全好,走两步路就出汗,所以走得慢了些,便比你们都迟了。”

  老夫人点了点头,不由得抬起眼睛看了元清婉一眼,身子没好完全,就来给自己请安,这个孩子还真是孝顺有规矩。

  元佑怡说她不敬,病好了也要来得这么晚。她倒是不怕旁人说她不孝敬,毕竟她身子未好,这才刚刚醒来便想着来给老夫人请安了。

  “丫头,快点坐吧,身子都没好,就别折腾了。”老夫人听着元清婉这样说,心里不由得开心了些,面上一派慈祥。

  元清婉清楚得很,老夫人虽不是什么十足十的好人,但是为了元旭的仕途,也不会做出苛责自己的事情,当然也不会允许别人做出对元旭不利,影响元府名声的事情。

  “可是,我却听说妹妹大病未好,就将照顾自己多年的桂嬷嬷给赶出自己的院子了。”元晴雪唇角的笑意越发明显,“可是看妹妹大病初愈的样子,怕是哪个多嘴的又胡说了。”

  老夫人面上的笑容和关切慢慢收起,甚至有些生气。带了几分探寻的眼光看着元清婉,难道,这身子未好全然是装出来的?

  “大姐,你说什么呢?今日早晨惩治桂嬷嬷,可是你的意思呀!”她微微颔首,露出委屈的神情,泪光闪闪地看着老夫人,“桂嬷嬷陷害大姐克扣我的例菜,将陈茶呈于我喝,还将母亲送来的绸缎藏在自己的屋子,还说什么这些都是大姐指使她干的。”

  元晴雪睁大了眼睛,就连向来看都不看一眼元清婉的沈如云此时都死死盯着元清婉的眼睛,那双眸子,很是深邃,让人看不见底。

  这,不像是元清婉。

  “三妹!”元晴雪呵斥道:“这些事情,我已经跟母亲说了,她会补偿你的,老夫人年纪大了,说这些事老夫人免不了会心烦,你是病傻了吗?这么没规矩!”

  沈如云恨铁不成钢地看了元晴雪一眼,这不是活生生地给自己挖坑是干什么?

  沈如云赶紧低头,恭敬地说道:“老夫人,晴雪说得这些我会去查的,对于桂嬷嬷这样的刁奴,我是不会姑息的。”

  “母亲说得是。”元清婉唇角一扬,从容不迫地点了点头,“大姐姐今天亲眼看到了整个事情的经过,若是母亲不明白,大可以回去之后问大姐。”

  “你就是这样持家的吗?”老夫人面色冷凝,“这样的事情要是传出去,整个京城的人都要说我元府苛刻庶女,不仅如此,旭儿也会被弹劾,你怎的这么糊涂?”

  沈如云本以为自己私下里做的这些事,不会被老夫人发现,哪知这元清婉一醒来,就闹到了老夫人这里。

  元清婉冷笑一声,平静地看了一眼元晴雪,带着胜利者的笑容。

  蓦地,元清婉敛了神色,很是乖巧的样子,腼腆地说道:“这事,也不能怪母亲和大姐,桂嬷嬷身为奴婢,竟然一手遮天,这样的奴才,就是要好好惩治,绝对不能姑息。”

  老夫人神色又是一震,一个奴婢竟有这样的胆子?老夫人深深地看了沈如云一眼,转而看到元清婉嘴唇微微发白,额头上颗颗汗珠,还有那洗得皱巴巴的衣服和干瘦的身子,不由得眼睛有些酸涩,于心不忍,自己这些年还是疏忽了。

  看着元晴雪惶恐的样子,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老夫人看着沈如云,气呼呼地道:“将你那里所有上好的绸缎都给清婉送过去,例菜,份钱和晴雪的要一样,不能传出去,说我们元家苛责庶女!”

  沈如云的身子都在晃悠,这岂不是将元清婉看得和嫡女一样的身份?

  不过,就算心里再不快,还是得忍着,看着老夫人盛怒的眼神,她明白过来,点了点头,“是,儿媳知道了。”

  至始至终,二夫人,三姨娘等人一句话也没有说。

  走出荷景院,元晴雪美丽的眸子里露出一抹阴狠的利光,一字一句咬牙道:“三妹,你的手段可真是高明,不知不觉间,就让老夫人站在了你这边!”

  “大姐说什么呢?”元清婉微笑,“妹妹说得不是事实吗?大姐这是在埋怨老夫人?”

  “你……!”元晴雪被气个半死。

  沈如云走了过来,“晴雪,走吧。”

继续阅读:第5章 我们又见面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世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