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比试
沫之晴2018-04-02 16:512,671

  不过一个庶女罢了,夏侯宇听到这里,眸光里多了几分暗淡,唇角漾起冷冷的笑容。

  “这位元家三小姐倒是有趣,一出场便碾压了所有人。”气度雍容的柳贵妃站在高台上,眼里亮起深色的光,微笑道:“时辰到了,怕是这些人都等急了,我们进去。”

  “贵妃娘娘到——”

  正说着话,外头的太监一阵长宣。

  柳贵妃走了进来,元清婉立即起身,当年元晴雪败坏后宫规矩,自己挺着肚子去找柳“太后”,只是,柳贵妃却闭门不见,自己站在寒风中数个小时,差点流产,柳贵妃只是一句:自己无用,怪不得旁人。

  昭明宫,柳贵妃……思及此,元清婉深吸一口气。

  柳贵妃的父亲是当今丞相,权倾朝野,宠冠后宫。她一身水红色宫装,艳丽无比,长长的裙摆迤逦地拖在身后,上面绣九只凤凰,头发高高绾起,一支长绵赤金石榴花金簪,簪前是淡紫色的花。

  凤凰,乃六宫之主。石榴,多子的象征。这是在嘲讽皇后;不受宠。

  柳贵妃,还是这么嚣张。

  直到柳贵妃入座之后,众人才抬起头来。

  柳贵妃嫣然一笑,“瞧瞧本宫,宴会就要开始了,只是后宫的事情太多,现在才抽出身来。”

  元清婉冷笑,柳贵妃就是为了昭告所有人,真正的后宫之主,是自己。

  柳贵妃和身旁的嫔妃聊了两句,便有人提议,今日来得可都是京城的名媛,要是能够一睹她们的风采,不如让她们作诗比试,那便不是白来一趟。

  “棋嫔有这样的想法很是不错,既然如此,你们想要参与的就上那边的高台。”柳贵妃笑眯眯道,嘴上说这是棋嫔的主意,只是场地已经准备好了。

  贵女们蠢蠢欲动,心里清楚得跟明镜似得,很明显,柳贵妃是给三殿下挑皇妃,她们自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元清婉并没有什么兴趣,只是恬淡一笑,一个人坐在角落。

  元晴雪侧身,朝着元清婉招了招手,亲昵道:“三妹,你也过来,三妹向来才华横溢,喜好吟诗作画,想来三妹定能够夺得魁首!”

  眸子微眯,淡淡一笑,元清婉啊元清婉,你刚刚有多出风头,待会,我就要让你摔得更惨!

  “三妹才疏学浅,大姐谬赞了,这样的场合妹妹实在不敢献丑。”元清婉微微低头,态度很是谦卑,“大姐才是京城第一才女,我们都比不得大姐。”

  话落,各位贵女脸色沉了沉,嫉妒地看了看元晴雪。

  这话分明就是给自己树更多的敌人,元晴雪咬了咬唇,只是一瞬,就笑得如同夏花:“三妹,你就别谦虚了,在府里的时候,你就说今天一定要出出风头,现在不是有机会了吗?”元晴雪拉着元清婉就坐了下来,笑眯眯地向众人介绍元清婉。

  贵女们向元清婉投来鄙夷的目光,一个庶女还想出风头?草包而已,不丢脸,算是尚书府的荣幸了。

  元清婉道了一句:“那妹妹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便坐在了桌前,端庄美丽又不失大气,一排排的贵女们,元清婉散发着独特的气质,让人挪不开眼。

  “这……元家三小姐不是个草包吗?怎的今日看起来倒是有些不同。”一旁的云箬抿嘴道:“看起来,倒有几分大家闺秀的模样,还算是像那么一回事。”

  只是,今日却有些不同。

  亭台广阔,元清婉端坐在桌前,持笔端正,一丝一毫都像是受了严苛的训练。春风吹来,撩起她额前的碎发,元清婉微微颔首,长长的睫毛垂了下来,像极了她发上的虞美人,绽放出最耀眼夺目的光辉。

  李夫人白了一眼,鄙夷道:“三小姐便是长成大姑娘了,倒是生生将别人比了下去。”

  沈如云微微一笑,手里的帕子紧了紧,眸光一凌,狠狠瞥向元清婉。

  贵女面前摆着一盆海棠花,红得刺眼。元清婉尤记得生前自己最喜海棠,夏侯宇便在自己的宫殿前种植了一片海棠,以至于自己轩儿死的那天,看不清那是妖艳的海棠还是鲜红的血液。

  犹如元晴雪的美貌一样,只是剧毒。

  元清婉执笔如有神,只轻轻一瞥,便行云流水,在宣纸上写下几行诗。

  柳贵妃手里的动作微微一顿,那个……元清婉正襟危坐的模样,像是当年的自己,自信,不屑。心里突然有种无名火,护甲划过酒杯,是一抹深深的痕迹。

  不学无术,愚笨粗野,懦弱不堪?夏谨煜指腹划过酒杯,冷笑一声,怕是……不尽然。

  “真是怪了。”苏子墨戳了夏谨煜一下,惊奇道:“小王爷,你说,草包三小姐这是在做样子么?”

  夏谨煜收回目光,冷笑一声,“大抵是装模作样罢了,一个庶女,怕是上不了台面。”捂嘴轻咳几声,像是身子受不住这么久,眉眼间的笑竟有些奇怪。

  “时间到——”

  侍从将贵女们的画都递了上去,棋嫔在一旁随着柳贵妃一起看。

  只是,在等待的时间,柳贵妃看着手里的诗,眉头却皱得更深了。

  和棋嫔低声耳语几句,柳贵妃的脸色转瞬就沉了下来,震怒道:“来人,将元清婉拖下去,杖责二十大板!”

  元清婉心里一震,却没有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众人,鸦雀无声。

  棋嫔提高了声音,也是愤怒不已,“元清婉,你才疏学浅大可以不必参与这个环节,为何要盗你大姐的诗?丢了尚书府的颜面,污了贵妃娘娘的赏花宴!”

  元晴雪的诗?她抬眸,元晴雪美丽的脸正朝着自己笑,甚至,比那海棠都要刺眼。

  原来如此!

  才华横溢的女子多了去了,只是能作好诗的怕是没多少。

  元清婉之前让惊蛰差人砍了院里的海棠时,看着海棠即兴而起,便作了一首诗,却觉得实在刺眼,就揉成纸团便随手扔了,没想到竟然被元晴雪捡了去。

  此情此景,正好适合,自己就这样落入了她的陷阱,掩去眸底的杀意,她依旧气定丹田,缓缓站了出来,纤细的身影,面色波澜不惊,“贵妃娘娘何出此言?为何一口咬定是臣女盗了大姐的诗,而不是大姐盗了臣女的诗呢?”

  前有仰慕定王残病世子美貌掉入湖中,后有盗诗只为出头,若是不澄清,只怕日后,自己就会成为京整个上京城的笑话。

  哈哈哈——众人一阵哄笑。

  元清婉莫非是疯了,京城第一才女会盗一个草包的诗?

  夏谨煜摇了摇头,到底还是没有规矩,大抵,敢跟柳贵妃这么说话的,除了皇帝,就只有元清婉了。

  “放肆!”柳贵妃气结,“你竟敢质疑本宫?元清婉,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和谁说话!”转而对侍从说道:“拖下去!”

  没有任何解释的机会,元清婉闭了眼,今生,自己便命丧于此了么,不甘心啊,不甘……

  “贵妃娘娘。”绝望间,一声柔柔的声音响起,却有几分孱弱。

  元清婉睁眼,侧身间,一男子踱步而出,棱角分明的脸庞,星目剑眉,眸子深邃如暗夜。一身玄色长袍,只是穿得太厚,看起来很是臃肿,时不时地轻咳几声,大抵是身子不太好。

  他傲然前行,风亦不敢阻挡他的步伐。

  薄唇轻启,声线微弱,却又盛气凌人,“贵妃娘娘乃六宫之主,做事向来公正分明,为何不愿给元三姑娘一个解释的机会呢?”

继续阅读:第7章 元清婉盗诗邀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世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