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痛快打脸
幺蛾子大人2018-04-03 09:242,651

凤之辰剑指着她,道:“不要装神弄鬼,故弄玄虚,是不是你故意去吓唬琴儿的?”

  “是又怎么样?”晏无悔浑不在意地问。

  凤之辰道:“你……”

  “无悔,你怎么能这样做呢?琴儿的身体才刚刚有起色,你非得害死她才甘心吗?”

  原本吓得瘫软在地的公孙氏听说晏无悔是个活人,立刻又恢复了神气,站起来指责晏无悔。

  晏无悔轻蔑地看了她一眼,道:“我现在还是辰王妃,上官夫人好像没有资格直呼我的闺名!”

  “你!你这丫头怎么这样翻脸不认人?从前一口一个干娘喊着,如今倒是跟我摆起了王妃的架子!”公孙氏非常生气地道。

  晏无悔微微扬起下巴,修长的身材,居高临下地看着上官夫人,自有一股尊贵之气。

  “干娘?难道上官夫人忘了当初太后她老人家说的话了吗?不要往自己的脸上贴金,还有,我这个王妃名正言顺,上官夫人别不分尊卑,藐视皇权!”

  晏无悔的话让公孙氏羞得面红耳赤。

  凤之辰在一旁看不过去了,斥责晏无悔:“晏无悔,不得无礼,就算是本王也要给上官夫人三分面子!”

  “那是因为辰王殿下惦记着要她当岳母吧?为了人家的掌上明珠,自然要给足她面子,我凭什么要给她面子?我又不想娶她的女儿!”晏无悔冷笑一声。

  凤之辰也被驳了个灰头土脸。

  晏无悔接着道:“不过很可惜,我没死,这个王妃的位置啊,依然是我的,她的女儿要想嫁过来,只能当个侧妃了,侧妃正妃,一字之差,差之千里啊!”

  晏无悔理了理身上的衣裳,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着实气坏了凤之辰和公孙氏。

  公孙氏立刻回道:“我的女儿才不会做侧室!”

  “哦?那这么说,上官小姐是要另择佳婿了?那就祝上官夫人早点找到一个乘龙快婿!”晏无悔笑眯眯地道。

  但那笑容在公孙氏眼里就别提有多刺眼了。

  公孙氏气的不说话。

  凤之辰冷着脸:“晏无悔,本王一定会娶琴儿为妻!”

  “为妻?难道王爷打算停妻再娶吗?我记着咱们天元律法明确规定,停妻再娶是要判鞭刑的,王爷如此细皮嫩肉的,受得住酷刑吗?”晏无悔故意露出忧心忡忡的样子。

  凤之辰咬牙切齿,从前只觉得晏无悔恶毒,但那会儿她至少在自己面前还装模作样地假意温柔,现在是真的无所顾忌了。

  晏无悔看他气得脸都黑了,分外高兴,道:“王爷,这和尚八成是个江湖骗子,我劝你快打发了他,陛下可是最讨厌怪力乱神之事的,要是知道你在王府里搞这些东西,怕是要生气呢!”

  晏无悔“好心”地提醒了一句,然后笑着挥挥手,转身就走,完全无视了凤之辰和公孙氏难看的脸色。

  凤之辰脸色一紧,为了上官琴,他差点儿就犯了父皇的忌讳。

  当初慈安太后就一直利用“天象”和“神谕”之类的手段对付宣武帝,宣武帝还是皇子的时候,险些因为这些怪力乱神之事与皇位失之交臂。

  所以宣武帝对此非常痛恨,更是因此把钦天监都取缔了,虽然没有名言禁止,但谁不知道皇帝讨厌这个?

  凤之辰不敢再说什么,赶紧命人将法师给轰走了,然后快速清理了祭坛,不留任何蛛丝马迹。

  晏无悔闲闲地回到了她住的赤霞阁。

  因为她“死了”,所以赤霞阁原本的下人都被遣散了,晏无悔踹开了门,自己进去,在棺材里躺了几天,腰酸背痛的,她得找个床正经睡一觉。

  晏无悔随便从柜子里取出一床棉被,就瘫在床上睡着了。

  还没睡明白,就被凤之辰带着下人将晏无悔扔到了听雨阁。

  上官琴依然躺在床上,一副娇弱不胜的样子,公孙氏坐在一旁,气势俨然,抿着茶杯,装腔作势。

  凤之辰将晏无悔丢在地上,像丢一个破布麻袋。

  “道歉!”凤之辰冷冷地命令道。

  上官琴忙“挣扎”着爬起来,一脸柔弱地道:“辰哥哥,算了,我已经不怪无悔姐姐了,我和姐姐误会太多,我生病又住进了王府,姐姐生气也可以理解,只是姐姐,我的身体不好,你能不能不要再吓我了?”

  晏无悔从地上爬起来,弹了弹身上的灰,道:“怪我?你有什么资格怪我?”

  上官琴仿佛很害怕一样,哆嗦了一下,眼神怯怯地道:“我……我说了不怪你,姐姐何必动怒?若是我说错了什么,姐姐见谅,等我身体好了,就离开辰王府,不再讨姐姐的嫌!”

  凤之辰有些慌乱,立刻道:“琴儿,我不许你走!”

  “辰哥哥,我终究是个外人,来这里治病已经多有打扰了,无悔姐姐都为此恨上了我,我怎么还能厚着脸皮留下来?这里终究不是我的家!”上官琴说着就掉眼泪,好像谁把她逼走了似的。

  “晏无悔,你还不道歉?”凤之辰怒吼一声,觉得都是晏无悔的错,若不是她,琴儿根本不会想要离开他。

  晏无悔斜眼看了一下凤之辰,问:“我做错了什么要道歉?该道歉的人是你们吧?逼着我剜心取血的事情,难道打算一笔勾销了吗?”

  “你现在不是好端端的吗?也没死啊!”凤之辰愤愤道。

  晏无悔都被气笑了,道:“没死就没关系了吗?那一刀是戳在了谁的心窝子上?不是我命大,你以为你还能这样羞辱我,逼我跟一个勾引我丈夫,用我的命换她的命的女人道歉?”

  “话不能这么说,辰王殿下跟琴儿是真心相爱的,他只是被慈安太后逼着娶你的,怎么能说是琴儿勾引了辰王殿下?再说这心头血的事儿,也不是我们逼你的!”

  公孙氏终于沉不住气了,反驳起来振振有词,毫无羞愧之意。

  晏无悔道:“好啊,既然你们不要脸,那大家所幸都别要脸了,不如就去陛下面前说个清楚明白,让陛下公断如何?”

  “你想拿父皇来吓唬谁?”凤之辰问。

  “辰王殿下会怕吗?你不是想娶上官琴吗?说不定陛下看在你们是真爱的份儿上会成全你们呢,怎么?敢不敢进宫去?”晏无悔挑衅地问。

  上官琴眼珠子转了转,道:“无悔姐姐,请你不要冲动,我从未想过要和你争什么,我也不要你道歉,我说了,我会离开的!”

  “说了会离开,那为什么还不滚?你娘家没人了吗?一个千金小姐,未出阁的女子,住到别的男人家里,就不怕别人闲话吗?”晏无悔毫不客气地怼回去。

  上官琴立刻哭了起来,掀开被子就要冲下床,“呜呜……我也不想的,我病的都快死了,如今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却被你这样羞辱,我还有脸活下去吗?”

  说着,上官琴就要撞墙去。

  凤之辰一把抱住她,道:“琴儿,你不要冲动,不要做傻事!”

  凤之辰将上官琴交给公孙氏,转身就狠狠给了晏无悔一个大耳刮子,打得那叫一个清脆响亮。

  晏无悔觉得自己的半边耳朵都在嗡嗡响,脸上更是火辣辣的疼,如果没有意外,脸应该肿了吧?

  她揉了揉脸颊,吐出一口血沫子,直接吐到了凤之辰愤怒的脸上,趁着他发愣之际,抬手也是狠狠一巴掌。

  屋子里顿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王毒宠:二嫁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王毒宠:二嫁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