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你想要什么条件
幺蛾子大人2018-04-09 10:232,789

柴房这种地方自然不缺老鼠和蟑螂,如果是别的女人,怕是要被吓死,可是对于习惯用老鼠当实验对象的病毒专家来说,老鼠绝对是不可或缺的小伙伴。

  晏无悔抓了几只大老鼠,分别喂了药,然后就放走了。

  吃了她特制的含有激素的药,老鼠会快速长大,由于生长需要,这样的老鼠一般都会有强烈的磨牙和进食的欲望。

  她自己则在柴房里悠闲自得地睡大觉。

  而当天夜里,除了柴房之外,整个辰王府都遭殃了。

  几只硕大的老鼠四处撒野,像中了邪一样,见什么咬什么,木床,柱子,箱子……这古代的木制品实在是老鼠的磨牙好工具。

  厨房里的东西都被啃得面目全非,存下来的食物都被老鼠吃了。

  丫鬟婆子被老鼠吓得抱头乱窜,尖叫连连。

  晏无悔在柴房里听了,笑得快要岔气儿。

  不过吃了药的老鼠并不会传播什么病毒,只会制造混乱而已,晏无悔还是有分寸的。

  辰王府里鸡飞狗跳,护院们手拿各种武器网兜,满府上下抓老鼠。

  据外面路过的丫鬟们私下谈论,上官琴被老鼠吓破了胆,又开始发烧说胡话了。

  这可不是晏无悔设计好的,老鼠要去什么地方捣乱,晏无悔可没法控制,所以……算是意外收获吧?

  晏无悔打了个哈欠,在草堆上翻了个身,懒洋洋地继续养神,外面闹翻天也和她无关。

  “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几只老鼠也对付不了,本王养你们何用?”凤之辰气急败坏地指着那些为了抓老鼠,碰了满头满脸灰的护院臭骂。

  底下一片静默,谁也不敢吱声。

  他们又不是猫,抓老鼠这事儿,还真不擅长。

  凤之辰心疼地看了一眼堆在面前的紫檀木屏风,都被那老鼠啃得面目全非了。

  关键是遭殃的还不止这几样东西,他的黄花梨大床也被啃了,摆在上官琴那儿的一把价值千金的古琴也没能幸免。

  这一天一夜过去,凤之辰损失惨重,难怪他这样生气。

  凤之辰狠狠发泄了一通怒火之后,才道:“本王命令你们,今天必须要把王府的老鼠给彻底消灭,不论你们用什么方法!”?

  “是!”

  “还有哪些地方没有放灭鼠药的?”凤之辰问。

  这时,凤之辰身边的扈从全有小心翼翼地道:“王爷,其实……柴房那边老鼠一向多,不知道……王妃……”

  凤之辰此时才想起被他一怒之下关进柴房的晏无悔来。

  凤之辰的脸色一瞬间难看起来,但很快就咳嗽了一下,道:“你带人去看看她有没有事!”

  “是!”全有忙应了。

  凤之辰微微有些不安,听说好几个下人都被老鼠咬了,也不知道晏无悔在柴房里会是什么光景,有没有被咬,有没有被吓到?

  当这些念头冒出来的时候,凤之辰隐隐又觉得自己不该这么想,晏无悔那个女人心肠歹毒,被吓到被咬到也是活该。

  晏无悔此时正在柴房里伸懒腰,肚子的确是饿了,毕竟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不过她想着应该很快就有人来了。

  果不其然,外面一阵脚步声,伴随着全有的喊声,柴房的门被打开了。

  晏无悔整理了一下衣裳,漫不经心地问:“怎么这么闹腾?凤之辰想清楚了?要放我出去了?”

  全有微微有些诧异,还打量了一下柴房,柴房的草被晏无悔整理得一丝不苟,铺在地上,俨然成了地铺。

  晏无悔被关了这么久,丝毫不见慌乱和狼狈,反而有种刚刚睡醒的慵懒感,哪里有被吓到的样子?

  王府里兵荒马乱,柴房这最杂乱的地方却显得格外清净祥和,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王妃,昨晚……睡得很好?”全有忍不住问,老鼠肆虐,晏无悔是如何安稳睡觉的呢?

  晏无悔点点头,道:“睡得还挺好的,就是地上有点儿冷!”

  全有的脸色十分尴尬,好一会儿才道:“那……那就好……”

  “我可以出去了吗?”晏无悔问。

  “不可以!”

  凤之辰竟然从护院背后站出来,铁青着一张脸。

  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走过来,鬼使神差地跑来,却看到晏无悔精神奕奕的样子,让他很升起一股无名火。

  晏无悔理了理鬓角的散发,很满意地看到凤之辰眼下的青黑色,看来王府上下都没睡好啊?

  “哟,王爷,没睡好觉,火气这么大啊?”晏无悔笑吟吟地问。

  凤之辰气得吹胡子瞪眼的,他看到晏无悔安然无恙地从柴房走出来,就知道这场“鼠闹”很可能和她有关。

  “晏无悔,是不是你捣的鬼?”凤之辰怒问。

  柴房才是老鼠最常出没的地方,可晏无悔却安然无恙,而在晏无悔进柴房之前,他就没见过自己院子里有过老鼠,还是那么大个的老鼠。

  虽然凤之辰并不知道晏无悔是如何做到的。

  晏无悔挑眉,依然笑容可掬,道:“王爷在说什么?我都已经被你关起来了,你还想要泼什么脏水给我?”

  晏无悔当然不会傻到承认是自己做的。

  凤之辰眯起眼睛,觉得晏无悔笑起来实在让人怄火,他从前怎么没有发现晏无悔这么能气人?

  “你敢说与你无关?”凤之辰问。

  晏无悔耸耸肩,道:“我都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

  “你!”凤之辰气得手发抖。

  晏无悔依然无所谓,连多余的眼神都懒得给凤之辰。

  “我命令你,立刻停止一切装神弄鬼的行为,否则本王对你不客气!”凤之辰威胁道。

  晏无悔问:“你对我客气过吗?”

  凤之辰怔愣了片刻,这个问题他很难回答,似乎真的没有对晏无悔客气过,甚至可以说,一直以来,他对晏无悔的态度都是恶劣的。

  “你究竟要怎样?”凤之辰近乎有些无奈地问。

  晏无悔道:“我说了,我只想安安稳稳地活下去,只要你和上官琴别来招惹我,我保证不会惹事!”

  凤之辰抿着唇,最终道:“那你又何苦去招惹琴儿?她并没有做错什么,是我要拿你的心头血救她,你有什么怨气就冲我来,不要去伤害她!”

  晏无悔叹了一口气,已经懒得和凤之辰废话了,他永远都看不懂真相,只会相信上官琴的话,所以自己说什么都是白搭。

  她千言万语,抵不上上官琴一滴眼泪,一声“辰哥哥”,这就是被宠爱的有恃无恐。

  “如果你不是来放我出去的,那就麻烦你们别来打扰我!”晏无悔走回柴房。

  凤之辰哪里愿意就这样放过她,道:“老鼠怎么解决?”

  “什么老鼠?我可没见过老鼠,你别吓唬我!”晏无悔一副浑然不知的样子。

  凤之辰几乎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冤枉了晏无悔。

  可是为什么独独柴房这边没有遭受老鼠之灾呢?

  全有过来,小声对凤之辰道:“王爷,会不会是王妃在柴房里待着,把老鼠都给吓跑了,老鼠没地方去,才到处乱窜?”

  凤之辰皱眉,问:“到处乱窜会到处乱咬吗?什么时候王府有这么多老鼠?还那么大只?”

  “这……”全有看了一眼晏无悔,他嘀咕着,王妃也没有那么大能耐变出那么大的老鼠吧?

  晏无悔问:“哦……原来是闹鼠患啊?怎么不早说?”

  “你有办法?”凤之辰惊喜地问,也顾不上怀疑晏无悔捣乱了。

  晏无悔道:“我倒是有办法对付老鼠,只是……我凭什么帮你?”

  晏无悔笑得不怀好意,要她出手解决老鼠,可没那么容易啊。

  凤之辰这次也不傻了,直接问:“你想要什么条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王毒宠:二嫁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王毒宠:二嫁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