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外星匣子和太极玉佩
蓝强2020-03-25 09:195,574

  什么?默森先生要把这个神秘又宝贵无比的外星匣子赠送给自己?

  蓝海洋听见默森先生出乎意料的决定,再也没有心思仔细听默森先生接着说的那些话,他只是觉得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像是发生在梦里的场景一般!

  可现在是现实,蓝海洋几乎没有太多犹豫,他连忙摆手。

  “你的奇遇我倒是非常想听,但是,这个匣子我却不能要。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这个东西放在我这里并不安全,虽然这是你的东西,甚至可能是外星朋友送给你的东西,但我还是建议,你把它交给值得信任的机构手里……”

  默森几乎是斩钉截铁地直接打断了蓝海洋的话。

  “不,你别拒绝我。这个匣子不是哪个人的东西,而是外星生命给我们地球人全体的礼物,这个匣子在你手里和在我手里,意义是一样的。但是,目前的接触来看,我始终担心将这个匣子交给国家机构,会为世界局势招致不必要的麻烦。如果你是在觉得抗拒,那我便不把它托付给你,只是想拜托你帮我保管一段时间,因为我的身份,已经有了暴露的危险。作为值得信任的朋友,我真的希望你能够帮我这个忙。”

  默森先生的语调里带着一丝哀求,他看起来真的非常焦虑,似乎事态已经到了迫在眉睫的紧张阶段。蓝海洋微微动摇了,而且因为蓝海洋确实急着想听默森先生是如何与外星生命接触,又是如何得到这个匣子的经过,所以他也不想在这个匣子归属的问题上继续纠缠。

  蓝海洋于是缓缓地点了点头。

  “这样吧,默森先生,这件事容我再考虑一下。你得先跟我说说你是如何得到它的,我实在是太想知道了!”

  默森欠欠身子,调整了一下坐姿,然后才不紧不慢地开口,将他的故事娓娓道来。

  “其实,我说出来你也许不会相信,我得到这个匣子的过程十分简单。”

  “平时,我这人崇尚自然,崇尚平静,并不喜欢与人交往,而是喜欢独立思考一些问题,所以,我才对太空和外星生命感兴趣。”

  “那天晚上,天色阴沉,有些风从空旷的原野吹过来。我站在自己住处的二楼阳台上,静静的望着天空。就在这时,我发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情况。”

  “我看见了一颗不该看到的星星。这样的夜晚,是不该有星星出现的。我突然意识到,这也许是径直向地球飞来的一艘航天飞机或者其他坠落物。因为它直射而来,所以看不出横移现象,就认为是一颗星星了。”

  “我随手用手中的高能手电向他划了个十字,算是对它打招呼。这是我非常随意的动作,因为我正在楼上用手电查看我花园里的花草和看管的一些小动物。我没想到怪事就发生了。”

  “那奇怪的光点竟是越来越大,越来越亮,我目不转睛的看着,一会儿之后,它竟然变成有碗口大小。我很兴奋,预感到将目击一件不同寻常的事情了,但是,当那光点真的变成一个篮球场大的飞碟悬垂在我的院子上空时,我真的惊讶得不知该怎么办好。”

  “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我不知如何对待。我想逃进屋里去,可我的腿却不听指挥。我想狂喊,可声带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可怕的时间仿佛永远凝固在了那一刻。直到那飞碟缓缓离去时,我的意识才渐渐恢复。”

  “我惊骇得忘记了刚才发生了些什么,只是蓦地发现我的手中已多了一个奇怪的匣子,我害怕的一下把它扔了下去。我想它一定会爆炸,我恐惧的等待着,然而什么也没发生,我还好好的活着。我赶紧下楼查看,发现匣子掉在地上,毫发无损。”

  “我一开始想的就是要交给合适的人来研究它,但我又需要确保它不会被居心叵测的人利用。这个时候,大众的目光也许会是一个有用的监督方式,于是我选了一个合适的时机将这事公开。但是这个世界有太多事情,并非我们想的那么简单,所以也就有了现在你与我的这段对话。”

  “这就是我得到这个匣子的经过。怎么样,是不是没有你想象的那样惊险离奇?”

  蓝海洋摇了摇头,反而开口问道。

  “照你这么说,应该还会有飞碟的其他目击者才对,怎么此前一点消息都没有呢?”

  默森似乎也陷入了思索,过了一会,他开口说道。

  “我不知道罗斯维尔的其他居民有没有发现这个飞碟的到来,也许是因为我独居一处的缘故,或者是居民们对航天发射场频繁发射的各种航天飞机不再关心的缘故。我奇怪连美国官方太空警卫机构也未发现,他们还说美国的防卫是世界一流呢,我看这样下去,来自太空的打击即使随时发生,那帮混蛋也不会知道。”

  蓝海洋听到这儿插话说:“也许是美国官方检测到了,而他们没有公布吧。他们常隐匿这一类的消息,理由是怕引起人们的恐慌。”

  默森先生勾了勾嘴角,看上去像是在冷笑。

  “这帮混蛋就是些娘们,如果外星人有恶意的话,早把可恶的地球人统统消灭了。这么长时间的接触都平安无事,不是足以说明一切了吗?”

  蓝海洋一脸严肃地说道:“政府的官员平常工作就是僵化的思维,把稳定放到第一位,其实就是想保护秘密,维护统治,把国家所代表的利益最大化。不过,这类担心也不能说没有用处,著名的霍金和我的同行刘慈欣先生都表达过类似对外星生命的担忧!”

  默森似乎也同意这一点,他点了点头。

  “没错,霍金先生担心联系外星文明会招致地球文明的毁灭,刘慈欣似乎也在更早的时候在他的《三体》中借助借助黑暗森林法则 ,表达了类似的担忧。但这些担忧实在没有必要,文明之间的毁灭,往往不是战争,而是一种更强大的文明对另外一种不合时宜的文明的彻底淹没。”

  说到这里的时候,默森的眼里流露出一丝狠厉。

  而蓝海洋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笑了笑,接着说道。

  “我绝对相信,你是为了这个匣子不被滥用,是为了人类的安全在着想。但其实,许多事情根本不像人们所想的那么复杂。所以,我的建议还是交给合适的机构来保管。这个匣子,我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虽然我也很想研究研究它。”

  默森有些发愁地皱起了眉头。

  “但是,我所遭遇的危险,已经证明了这个匣子跟在我身边是十分不明智的事情。这个匣子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火山口,无时无刻不在喷吐着危险的火焰,炙烤着我的屁股。如果要交出去,也是应该由你来交出去。明天我会爆出一个高调回到美国的消息,来为你打掩护。如果你实在不想要,那么,就当做最后再帮我一个忙,把它捐给你们的有关研究机构吧。”

  蓝海洋也陷入了沉默,毕竟,默森说的似乎有些道理,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默森也不会这么贸然跟自己公开身份。

  “就这样约定了吧,谢谢你,我的中国朋友。我很喜欢你写的作品,我盼望早日见到你写的关于这个外星匣子的科幻著作!告辞了,让我们以后在罗斯维尔见!”

  没有给蓝海洋太多考虑的时间,默森趁热打铁,他有些激动地站起身子,一副马上就要离去的样子,蓝海洋也赶紧站起来,握着他的手,怎么也说不出拒绝的话,却也没有办法坦率的开口告别。

  默森先生最后还是悄然离开了蓝海洋的住所,蓝海洋看着一旁静静安放着的蓝色匣子,他知道,这是默森对于自己的信任,也许他早已经把自己当做可以托付性命的好友,也对,毕竟自己真的曾经救过他的性命。

  夜色已深,蓝海洋打算洗个澡睡一觉,然后明天一早就将这个匣子上交,他还意识不到,从最初开始,他就一脚踏进了一个危险的旋涡。

  就在这个晚上,当月光照在这个外星匣子上面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这是一个晴朗的夜晚,蓝海洋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他坐在窗前,静静感觉着从海上吹来的微有腥味和湿热的海风,听着楼下的树叶和海涛声在哗哗作响,眺望着窗外,享受着仲夏夜的凉爽和宁静。

  那个外星匣子就放在蓝海洋面前的窗台上。月光皎洁,星光灿烂,蓝海洋面对着外星匣子,愈发觉得大自然神妙莫测,无处不带有一种震慑人心的神力。在天亮之前,蓝海洋简直是有太多太多的时间,来好好面对着这个外星匣子冥思苦想了。

  它究竟有什么含义,内部又藏着些什么秘密?

  蓝海洋此时仿佛又变成了当年那个天真的少年,好奇心在此刻占据了绝对领导权,蓝海洋静静地趴在这个神秘匣子面前,蓝色的光芒洒落在他眼里。

  在有一百亿年历史的宇宙面前,人类大脑的一千亿个脑细胞显得那么渺小而不值得一提。

  窗外城市的灯火盖过了天空的星光和月光,车流汇成灯光璀璨的河流,在城市间缓缓流动,各种色彩的霓虹灯和LVC灯光,构成了城市五彩缤纷的豪华外表,一时间让人间胜过了天上,似乎最美的天宫殿堂都无法和人类的现代化城市媲美。

  可是,只要想到宇宙无穷的空间和无穷的时间,难免又会为人类有限的生命和有限的活动空间而感到悲哀无比。

  不用说眼前的城市了,就是将整个人类,整个地球,甚至整个太阳系银河系放在宇宙中,都是如尘埃一样微不足道。这样的事实,让人类文明中所谓的永恒和不朽似乎成为了笑话。

  蓝海洋黯然神伤,浑身涌出一种无法排遣的沮丧和无力感,觉得活着是那样的毫无意义,那样的微不足道。

  正当蓝海洋陷于迷茫和悲哀,几乎要忘记眼前这个外星的神秘匣子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这是一种轻微的蜜蜂振翅的声音,似乎一群蜜蜂正在向自己密集飞来,越来越近,越来声音越大。

  蓝海洋感到惊讶,四处望去,月光如水,晴空无垠,晚风依旧。他怀疑是自己近来忧思过度而产生的耳鸣,或者是一种万念俱灰心态下产生的幻觉。

  当蓝海洋再一次把目光注视在这怪异的外星匣子时,他仿佛看见外星匣子发生了从未有过的变化:这个匣子开始发生轻微的震颤,接着颜色变得越来越浓,开始发出淡蓝色的光芒,随着光芒的颜色越来越浓,匣子周围渐渐汇成了一个蓝光的漩涡。

  蓝海洋被整个笼罩在蓝光里面,像是进入了漩涡的中心。他被惊讶得瞪大眼睛,显得有些惊慌失措。他实在不知道这个外星匣子为何会发生这种变化,更不知道它发生变化的后果会怎样。

  就在蓝海洋惊惶不安的时候,奇迹发生了。

  匣子外面的蓝光骤然全部消失,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或者是微微吹来的风,或者是轻柔的月光,正在悄悄地打开这个匣子。

  蓝海洋看见这只蓝色匣子的盖小心翼翼地张开,就像被他捉回家的某只海蛤,正在小心翼翼地张开它的壳,吐出它的第一口海水。

  蓝海洋恍惚听到了匣子张开时发出惊人的刺耳声音,仿佛在撕扯着他所有的神经。

  其实匣子悄悄自己打开的时候,并没有任何声音,蓝海洋恍惚听到的声音,只不过是他自己过分惊惧产生的幻觉罢了。

  外星匣子终于像一个奇异动物一样大张开了它的嘴巴。

  外星匣子竟然自己打开了!!

  此刻,它的里面放射出一种银白色的光,比月光更亮几分,这种光使人在任何环境下都能看清里面的所藏。

  然而,匣子里的光突然亮了千万倍。

  蓝海洋的面前就像爆炸了一颗威力巨大的炮弹,又像整个太阳在他眼前突然爆发。

  眼前一阵发黑,蓝海洋突然失去了知觉,陷入昏迷。

  迷蒙之中,蓝海洋觉得自己进入一个奇怪的梦境,他看见从匣子里面突然钻出一团亮光,直接透过自己头顶的百会大穴,钻进了自己的大脑,悬浮在了自己的脑海里。

  蓝海洋觉得自己的大脑如此痛疼,像是要碎裂,像是要爆炸。还未等他从痛疼中清醒过来,也未来得及搞明白那团亮光是什么,接着就听到传来一阵怪异的滋滋声,大脑又传来一阵爆裂的痛疼,脑海里竟然又出现了一团更明亮的光,这团光很快变成了一个光芒体的怪物,这个怪物有点像海里的章鱼,不过是五条长腕足,眼睛却有八只,非常恐怖可怕。

  章鱼样的怪物似乎发出一阵狂笑,然后恶狠狠地扑上最早进来的那团光亮。

  那团光亮似乎非常畏惧这只怪物,赶紧闪躲,但是脑海里面的空间太小,无论它怎么挣扎,都难逃章鱼怪物的魔爪,很快,这团光亮就被章鱼怪物纠缠住,抱在怀里,缩成一团,就要被吞进腹中,成为章鱼怪物的美味。

  蓝海洋内心突然生出一种莫名的哀伤,仿佛这团光亮和自己性命攸关,甚至就是自己生命的一部分。而这只章鱼怪物,则是自己的天生的仇敌,蓝海洋生出一股急切想要消灭它的冲动,可是,他却无能为力,虽然是在自己的脑海,但是蓝海洋却没有任何办法来帮助那团光亮。

  蓝海洋没有办法改变它即将被章鱼怪物吞噬的命运。

  剧烈的痛疼之中,蓝海洋生出巨大的危险,他知道,这团章鱼怪物吃掉匣子里的光亮之后,大概就是要消灭自己了。

  就在这极度危险之际,蓝海洋的哀伤达到最浓烈的时候,他感到自己心口处的太极玉佩突然一阵灼热,似乎一团烈火正在复燃。

  这块太极玉佩蓝海洋一直贴身佩戴者,这是蓝家的传家宝,据说已经传承了不知道多少代人。蓝海洋出生后不久,他的爷爷就亲手将这个太极玉佩珍重地戴在了蓝海洋的脖子下面,正好贴近他的胸口。

  玉佩的上面雕着一个阴阳鱼,鲜活灵动,这正是大名鼎鼎的道教太极图,玉佩的雕工有些古拙,自然简单,并没有什么过分出奇之处。

  这块玉佩非常洁白,白的有点儿如冰似雪,但又非常坚硬,无论用什么刀具也难伤分毫,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雕刻而成。

  随着太极玉佩一阵灼热之后,蓝海洋就觉得自己痛疼欲裂的大脑一阵清凉,疼痛减轻了很多,接着,随着这阵清凉,蓝海洋的眼前竟然出现了一个穿着宽袖长衫的白胡子老道人,他仙风道骨,气度不凡,飘然若仙,一声叱咤,指尖射出一道白光,直奔那个章鱼怪物的怪头。

  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章鱼怪物顿时被白光击中,刹那间化成一阵光芒,逃出了蓝海洋的脑海,在夜空中消失不见,而从章鱼怪物下逃出来的那团光亮,因为自己被老道人从死神中救出,围着老道人一阵欢快的旋转,像是在感谢老道人的救命之恩。

  难道,这团光亮竟然是能够有思想能够和人沟通的生命体?

  老道人看了光团一眼,竟然开口说话道:“小家伙,我们渊源很深,老朽也是在此等候多时,这才能及时救你一命。”

  光团雀跃的身影滞缓了一下,似乎有所疑惑,但是老道士只是笑着捋了捋自己的胡须。

  “你应该晓得,这个章鱼怪物是为你而来,它虽来自于茫茫宇宙,却专修神识,善于逃遁,我虽然全力一击,但还是被它重伤逃去。可惜,我只能算是一道意念,无法亲自追出去消灭它,算是它命不该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未来世界之龙魂天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未来世界之龙魂天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