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男扮女装
蓝强2020-03-25 09:193,813

  惊魂未定的约翰逊总统当夜召开紧急会议,下令联邦能源委员会和联邦调查局联手调查这次波及整个州的停电事故。

  未等联合调查组开展行动,翌日清晨,各家媒体都不约而同地把昨晚目击的巨大火球说成是罪魁祸首。

  而实际情况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所有供给纽约市的强大电流,都是由尼亚加拉瀑布城发电厂送出,再通过晚莱配电站输送各个地方使用。

  11月9日,即事件发生的当天,国防部长赛勒斯·万斯以及紧急战备部,克莱电网的大部分供电专家都曾断言,问题就是出现在克莱配电站的电路上。

  但是,11月10日和11日,媒体一致认为这次停电事故是UFO搞鬼,这让美国当局十分尴尬。

  后来,美国东北部最大的发电公司的经理查尔斯。普拉特先生打破了几天的沉默,他对报界爆料说:

  “我们不知如何来解释这件事,不过,我可以保证,我们的线路没有断,发电机组也没有毛病,保险器也没有发生故障,一切都在正常运转。”

  显然,这位爱迪生电业集团的发言人虽然没有明确表示,这次停电事故是由于那个巨大火球造成的,但他明显暗示说,这次停电事故和整个电路无关,所有的一切都在正常运转。那么纽约之所以全部停电,难道是因为整个电流自己不翼而飞吗?

  这个解释显然无法令人信服。

  联邦能源委员会(简写FPC)主席斯威德勒一筹莫展,两天之后,他不得不垂头丧气地说:“东北部的停电事故很可能永远也找不到答案,而且,谁也保证不了今后不会发生类似的事件。“

  虽然蓝海洋也没有什么证据,但他始终觉得,这次纽约大停电事故,就是那个悬浮在克莱配电站上方的神秘大火球造成的。

  蓝海洋相信,美国各大媒体的意见是对的,除了这个神秘的大家伙外,没有任何力量能那么迅速地使一个控制防御措施很周密的电网在瞬间瘫痪,就算是用核弹轰炸也做不到这点。

  可是,现在这种神秘火球却频频在沂水县出现,并且造成了接连不断的人员伤亡,这意味着什么?这里面是否有某种必然联系? 它又是否真的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具有灵性呢?

  灵性之火,这个想法让蓝海洋兴奋不已。

  如果它真的具有灵性,那么,它是不是和人类一样具有某种智慧?一旦具有了智慧,那岂不就是另外一种生命形式? 如果它真的是一种生命形式,那它又是从哪里来,向哪里去,是如何诞生,又如何死亡呢?

  这一连串的问号使蓝海洋坐卧不安,热血沸腾,完全忘记了外星匣子带给他的困惑和麻烦。

  资料库里的讯息显然并不足以为现在的推论提供支撑,蓝海洋在网络上细致地检索着有关沂水县的所有资料。

  终于,发生在今年6月份的一件怪事引起了蓝海洋的注意。

  6月8日清晨,沂山镇孙家洼村村民黄仁贵在外放牛时, 在村外山沟里发现了一具焦尸,后经公安部门验尸鉴定, 该焦尸系本村青年黄小斌。但黄小斌为什么会变成焦尸,系何人所为,至今仍未查出。令人奇怪的是,黄小斌身上没有任何伤口,连身上的衣服都未烧焦,但他的死因却确确实实是死于烧伤。

  一个人被烧焦了,衣服却都完好无损,这真是匪夷所思。

  蓝海洋不由自主地把黄小斌之死和神秘火球联系在一起。除了这种神秘火球,谁又能这么离奇地让黄小斌死于非命呢?

  可神秘火球为什么要杀死黄小斌?

  蓝海洋低头看着打印出来的资料。在此之前,神秘火球造成人员伤亡的事件十分罕见,可是为什么到了沂水,这种事却突然频繁了起来?

  联想到那个陌生女孩的电话,蓝海洋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故事等待着他去发掘。

  一瞬间,蓝海洋做出了一个决定。

  不去北京了,蓝海洋要去沂水调查这个神秘火球的事情。

  反正早晚都是要悄悄离开日照这个漩涡中心,一边躲避外星匣子事件引起的麻烦,一边去沂水县调查这件事,看起来也是一个不错的安排。

  纵然最后没能把火球的事调查清楚,单纯去欣赏一下沂蒙山区的风光也可以啊!

  何况,也许能找到那个神秘的陌生女孩,将她欲言又止的事情问个清楚。

  打定主意之后,蓝海洋决定明天一大早就动身,连让自己反悔的时间都没有留下。

  可是,怎么悄悄离开日照,蓝海洋觉得需要认真筹划一番。

  毕竟有昨天电梯间的袭击在前,蓝海洋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已经盯上了自己,倘若不精心谋划,只怕刚走出家门,各种麻烦就会接踵而来,到时候,不用说去调查神秘火球,就是自己的安全都成了个大问题。

  蓝海洋想了半天,这个时候,也只有一个人能帮上忙了。

  蓝海洋翻出微信,找到自己最铁的哥们,发起了语音通话邀请。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好兄弟。这个人,你或许不经常联系,但是在最需要的时候,他总是能二话不说的就对你伸出援手。而对蓝海洋来说,这个人就是宋大鹏。

  对于宋大鹏,蓝海洋是绝对信任的。

  从国外回来以后,蓝海洋就开始为了出人头地在社会上四处拼杀,他就是在这个时候认识了宋大鹏。那个时候,蓝海洋跟宋大鹏正好在同一个地方实习,蓝海洋做编辑,宋大鹏是美工,平时工作经常需要交流,又是日照的老乡,顿时就玩到了一起。

  俩人为了省钱,合伙租了一间地下室,狭小的空间里只塞得下一张双层床和两张破破烂烂的桌子。即便后来断断续续地换了很多个工作,这两个好兄弟也没有拆伙。蓝海洋刚开始写稿子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名气,也谈不上什么丰厚的收入,有时候因为思路卡壳,断了稿酬,也都是依仗宋大鹏的帮忙。

  虽然蓝海洋会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宋大鹏这个人率直得就像一张白纸,有啥是啥,一眼就能看清。宋大鹏的想法很简单,只要还能吃肉,他就不会让自己的兄弟喝汤。

  而那个高楼大厦夹缝之间的小地方,蓝海洋一住就是三年。

  后来赚到了钱,蓝海洋本打算帮宋大鹏在北京开个设计公司,但是宋大鹏摆摆手拒绝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蓝海洋这想法真的是有些打肿脸充胖子,不过,蓝海洋倒不是为了炫耀,他就是单纯觉得,也是时候让自己兄弟吃香喝辣了。但宋大鹏还是比较清醒的,蓝海洋又不是一夜暴富,嘴上怎么说,能力其实也很有限。

  没过几年,宋大鹏就回日照开了自己的设计工作室,这个工作室虽然不大,却几乎搭上了他这些年的积蓄。确实,拒绝蓝海洋的帮助,以宋大鹏自己的能力,在北京开公司太不现实了,就算心有不甘,但是算一算,在小地方干这些东西,虽然市场资源不多,压力却没有那么大,何况宋大鹏手里还是有一些北京的资源,一年到头下来,勉强也算赚个盆丰钵满。

  但蓝海洋还是觉得,宋大鹏这个选择未免有些太没志气了。

  不过,各人有各人的想法,蓝海洋既然到头来没有出一份力,显然也没有资格对自己的好兄弟指手画脚。

  好处就是,既然俩人都在日照发展,那就方便得多了。

  蓝海洋让宋大鹏赶紧去超市买一身女式运动服,一个女式披肩长假发,一双女式运动鞋,当然,还要一个女式的登山背包。这些东西,统统用女式登山背包背过来。

  宋大鹏听完蓝海洋的吩咐,顿时一阵狂笑,问他是不是网上盛传的那种女装大佬。

  “我靠,没看出来啊蓝海洋,你小子隐藏得够深,你说你弄好了我能不能拍照啊?这个机会太难得了,我的妈,哈哈哈……”

  “你他大爷的别废话,赶紧买了马上送过来。”

  跟宋大鹏之间,蓝海洋是不会用社会上虚与委蛇的那一套的,也不会刻意揣摩或费心斟酌用词,就最自然的样子,相处起来也最轻松。

  听见宋大鹏还在那儿笑,蓝海洋直接挂断了通话,也不知道让他帮忙到底是不是个错误。

  很快,一个小时不到,宋大鹏就把一背包东西直接送到了蓝海洋家里,从以前开始,这种损事就没见他有不积极的时候。

  两人不可避免的闲聊了一会。

  毕竟宋大鹏也是放下了工作特意赶过来,关系再铁,蓝海洋也不能对人呼之即来挥之即去,自然是要请进门好好招待一番。装模作样地聊了几句,宋大鹏好像还一直惦记着拍照这回事,蓝海洋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你可滚犊子吧,什么女装大佬。戴黛要回来了,让我去接她,我这给她准备的好不?不说我还忘了,接下来我俩可能要一起去沂蒙山玩一段时间。”

  “啊,嫂子要回来了?那你求婚的事准备得咋样了。”

  蓝海洋其实只比宋大鹏年长两个月,但是在这些年相处的威逼利诱和胁迫之下,宋大鹏已经心服口服的将蓝海洋认作大哥了。

  “放心,哥稳得很。”

  嘴上这么说,可蓝海洋心想,我稳个毛线啊,你是不知道我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

  最近遭遇的这些事情,蓝海洋也是对宋大鹏守口如瓶,倒不是不信任宋大鹏,其实蓝海洋对宋大鹏跟对戴黛是出于一样的考虑,蓝海洋不希望自己身边的任何一个人,因为这个外星匣子的事情,遭遇不可预知的危险。

  宋大鹏其实多少能够看出蓝海洋有些心不在焉,但他觉得,可能是关于蓝海洋和戴黛小两口之间感情的事情吧,这种事宋大鹏不会多问,在得知蓝海洋明天一早就要出发以后,宋大鹏也没再多待,只说等玩回来了有时间就请嫂子一起喝个酒,然后便直接告辞离开了。

  六点多钟,太阳在海面刚刚冒出点头来,蓝海洋就装扮成一个妙龄长发少女,穿一身运动服装,背着一个登山背包,里面装得鼓鼓囊囊,也不知道都塞了些什么。

  蓝海洋长得本来就比较俊俏,打扮成一个女孩子倒也不至于十分违和,长发的遮掩,再加上宽松的运动装扮,看着也算自然。

  若非早就知道,任谁也不会认出这其实是一个小伙子装扮而成。

  蓝海洋得意洋洋地大步走出了自己住的高楼,他觉得自己的计划简直十分巧妙,近乎天衣无缝。

  然而,他不知道,自己假扮的登山少女刚一出现,就立刻被一双眼睛给盯上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未来世界之龙魂天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未来世界之龙魂天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