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两个人的游戏
柳木不蠹2019-01-27 11:483,668

  陈欣可很快就将机械臂组装好。心不在焉的她很淡然地看着手中的工作。深褐色的长发散在肩上刚好挡住眼镜框,看不出她的眼神到底是什么样的。“有什么不适吗?”我摇摇头。真没想到首先搞事情的是对方,计划才出一个星期刚刚把数据录完,就开始有事情发生,一切突如其来,变动的如此之快。

  “怎么了?”我看了一眼问。

  “没事啊,我把文件发给你。”说完陈欣可就去把何耀的行动计划书发给我。“找得到码头吗?”

  “哪一个?”

  “七号货运的那个……”

  “行。”我连忙搜索了地图,也记下了路线。现在是凌晨一点过,陈欣可很困了。她揉了揉眼睛,坐在沙发上。我看向文件。

  计划是NASEI那边发给何耀的指令,署名是赫尔上校。何耀的任务是潜入那艘挂名游轮的货运船,把最新的沙蝎行动以及苏武财团的走向数据发给NASEI本部。轮船上虽然没有被FBI发现什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沙蝎那米虫的潜伏组织以及跑进去了,指不定干什么坏事。其实货运,客运那都是幌子,运送的材料与货物才是重点,这件事本不是幽兰计划的部分,但却是和何耀有关的,我也不想他有啥闪失啊。与是我和陈欣可去帮他准备,他也不傻,当然也知道这事情也不是儿戏,现在我面临的技术难题不比IRRA的小,并且又缺材料,是否冒这险,我要思考下。材料,材料,材料,整天挂在嘴边却在天边的玩意,如今却被沙蝎送到眼前,先不说小A的情报准不准确,但是这一去有收获的话还是不少。

  这次送到嘴边的不要白不要啊。我点点头。“欣可你累了就早点休息吧。”我换上这一套夜行服,黑不溜秋的一身装备,透露着一点蓝光,再带上面罩,挺不错的嘛。

  “你就别去了,你在家里研究,休息下,保持联系哟。”何耀说着就出门了,“待会见,解柯。”

  陈欣可是个技术宅,手无缚鸡之力,虽说是军校毕业,但是在这方面她的确一点天赋都没有,更别谈经验了,我呢,现在可悲催了,一个民用机器被改成了武器。

  “嗯……”陈欣可很懂事地点点头,“其实我不希望你去的……”

  好吧,其实她的心理我也明白,毕竟这是件危险的事情,何耀沙场浪惯了,管不住,我终究也会有这一天的。我没说话,看了看她。

  “一定要回来啊,明天早上一定要看见你。和那个傻缺一起回来,带上你想要的……”陈欣可推了推眼镜,傻兮兮地说。

  我点点头,真乖:“早点休息。”他就一直坐在那里,我起身揉了揉她的头。

  “注意安全!”

  我关上门,下楼向码头方向飞奔而去,真不知道何耀得怎么下去。当然是开飞艇了……我有个主意。

  夜深了,整个世界又陷入了一片黑暗中,人们缓过神来,发现都没自己的屁事,于是照常睡觉,一家一家灯火陆续熄灭。沙蝎的存在,就是这个世界的进化的产物,是个负面的东西,但是却是必然的。这个社会的压力,已经是以前的很多很多倍了,压力太大却看不出来,表面平静地就像一潭死水,但是几十米之下却是暗涛汹涌,什么功利,什么名义都跑出来了,有多恶心就有多恶心。没有人可以想象到这种环境中会渐渐养育出什么产物,沙蝎,说不定还算一个可以接受的,哪天搞出个啥核弹把世界轰平了都说不定……呃……这个……我看看……我……好像,哎,当我没说,没事没事。

  这个时代需要打破平衡。

  在七号货运码头。

  何耀已经从浮空城下去了。正在搞状况,我站在浮空城边缘,向下看去,四周的玻璃景观外墙透出惨淡的月光,天空下的一切都是这么的渺小,我正在海上一千多米的高空。

  “喂,何耀,我直接在海上等你吧。”

  “你在哪?”

  “你头上。”

  “嗯……嗯?啊?”

  ……何耀正在调试也是装置,被一懵,连忙说:“喂,别胡闹啊。”

  “没事,我不会有事,倒是你那边,相信我,而且,咱俩这次目的不一样吧。”

  何耀沉默了一阵,他有点无言以对。我四周是呼啸的寒风,应该不算,因为这事夏天,从头上吹来的空气,带着海洋的气味,很新鲜。高处不胜寒,他在码头处,那里已经被沙蝎接管了,他的处境很危险,我去了只会添乱,他也就没管我了。

  “哎,何耀,你的任务到底是啥?”我打开了耳麦顺便试试音。

  “那我就不瞒你了,我负责调查财团董事长到底在干什么,就是看他和沙蝎的关系,顺便找回那艘货轮的机动数据与运载记录。”

  “那我的零件你给吗?”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咯我。你不拿,那玩意是好东西,我也会去。”何耀放飞了一只小型无人机,浮在空中的电子眼迅速透视了四周,何耀靠在集装箱后面,点上一支烟。他收到了三维图像,以他为中心方圆四百米一共有十二个士兵,但都经过伪装,都是普通的员工样。这么晚了别一把枪的员工也是没谁了。河口东有两个守着渡口,携带了微冲,西侧的游行巡逻队里有五个,还有四个人在睡觉,有一个在等着指挥靠岸,剩下的一个最难解决,他趴在几十米高的塔吊里,窝在那里打狙击。“我这里有状况,十二个不好搞啊。”

  “那你还有闲心抽烟?”

  “职业习惯。”何耀取下嘴角的烟,在集装箱上杵熄,随后拿出消音器装在手枪上,“你准备怎么过去?”

  “这你就别管了,把坐标传给我就行。”随后具体的行动海域坐标发了过来。我伸了个懒腰翻上玻璃墙,活动活动筋骨,找了找脚下的目标坐标,“新的机体防水性能不会像上次样山寨吧?”

  “抗压防水500米,只要不缺氧你就是小型潜水艇。”何耀自豪地说。说着,他慢慢移动到塔吊底下,上面的人当然不会傻逼到想自己脚底下看。

  “何耀你玩过蹦极吗?不带绳的那种。”我检查完身上的一切设备后,又拨通了陈欣可的号码,她果然没有睡。

  “喂,怎么样啊?”陈欣可接通电话急忙问。

  “什么怎么样,还不睡?我问问手上的动力辅助装置你解锁没有?”

  “还没有呢。”陈欣可睁大眼睛。

  “解开吧,我有用啊。”

  “好的,解锁了。”

  “谢谢,我做正事了,待会聊吧。你早点睡了。晚安。”我抬手挥了挥,看看这城市,第一次有人站在这里俯视着一切吧。我戴好面罩,护目镜,拍拍手:“来了!”

  我背对着海面,向后一跃,整个人翻转,从浮空城上完全失重迅速下坠。这一瞬间,整个人起飞时的解放,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体验过了,内心是真的解放掉了。眼前系统的速度过快警报响起,已经过200了,改减减速了。我的双手向后一背,标准的跳伞姿势,当然我并没有跳过伞,也对那种运动不感兴趣,但是我是机器人,学习能力可没那么差。风在我的耳边呼啸着,像是有人轻轻说着什么,嘈杂着。下落的过程,就只有短短好几秒,但是这种透心的凉意,失重的快感,让我上瘾。

  此时,何耀在塔吊驾驶舱外焦虑地思考着怎么进去,又不能惊动里面的守卫,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但是不代表就得让守卫发现他的存在。“换班!下面找你有点事,我先帮你顶一下,快快快,他们催你呢。”里面的人一惊,连忙过来开门换班。何耀就这样把门骗开了。

  “你……”咔一声,一把刀插在那人的胸口,摇摇晃晃地倒下,何耀手一侧,手臂一栏,敏捷地将他慢慢放到,拖到一边藏起来。鲜血流在地上却没有打破这黑夜的宁静。红色的液体显眼,带着铁锈的腥味,慢慢顺着缝隙流下塔吊。何耀看了看这年轻的面容,摇摇头,帮他合上了双眼。

  忽然耳机一阵嘈杂,何耀连忙捡起地上的狙击枪向天上一望。一个目标飞快地下落,“靠,你还真来!”视野中,泛着蓝光的机体迅速下坠,四周静默,漆黑的夜晚下他算是镜面之中的波涛,十几秒之后,黑色的机体喷着蓝色的火焰向下减速,偏向,砰,消失在一公里外的海平面上,激起层层水花翻出白光。

  “哎哟,入水角度没控制好。”刚才向下推进的急刹车比想象中的难很多,才导致小范围的偏航,水下的夜景根本就没有可以看的。除了一片黑暗还是一片黑暗。太黑了这玩意,我找不到方向啊。“Wenst,报告下数据和方位。”

  “水深十五米,安全范围,离岸1200米,距离目标坐标偏差50米。”成绩不错。

  你知道什么事深海恐惧吗。我有一丝害怕浮现心头,我身边就像是深渊,我试着踏点什么,可是无济于事,仿佛有一只巨大的无形的手,抓住我不让我动。这一瞬间都那么真实。

  哗啦,我浮出水面。果然一切都还是一样的,现在是3:20,离船只停泊还有30分钟。

  【七号货运码头】

  啪,啪,啪,何耀顺便用狙击枪干掉了睡梦中的四个人,这些人睡着了就永远醒不过来了。他是这样一个冷血的人,只用扣动扳机,就会带走一个人。“现在是3:20还有30分钟……”何耀自言自语。“你到了?解柯。”我回复了肯定。何耀背着枪从塔吊上滑下来,“我这里还有七个人,给我十分钟搞定。”巡逻的五个人刚走,何耀一个健步跳入渡口的船舱,一只手直接来个锁喉,侧身一翻,谁知道力气太大,直接脖子被拧断了,还有一个也被一拳放倒了。一动不动。何耀想了想,反正都得赶时间,为什么不用枪。

  于是很滑稽的是,何耀大摇大摆地捡起微冲,出现在五人小队背后,一阵突突,剩下了五具尸体。“解柯,我搞定了,还有20多分钟,你吧坐标给我,我这就过来。”

  “我都上船了。你赶快。”

  “我靠?”何耀连忙发动快艇的发动机,向着目标海域驶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械:幽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械:幽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