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新的身份新的一天
柳木不蠹2018-04-10 18:062,908

  这鬼鬼祟祟的到底是谁啊。

  “刚走。”陈欣可咬着牙刷又吐了一句。

  “拜托,你先刷完牙不行吗。”我有点郁闷,这人习惯还真好啊。

  陈欣可还真地取下牙刷:“刚走呢,从那么远风尘仆仆跑过来还真是不容易。”

  那人取下帽子面罩等一系列伪装。和陈欣可一样的发色,长舒一口气,钻进门顺手掏出一支烟,点上。面罩下面的确是一种很高冷的面孔,不过我初次判断还是很有偏差的,至少不会是抽烟……

  “我家里还真受人欢迎啊。”

  “那是,你可是陈大小姐呀。”他们好像很熟的样子,不过陈欣可怎么会和NASEI得人很熟,说着他就走到我面前坐下。

  “你好,NASEI驻华调查组朝阳区12分队调查人员,何耀。”他伸出手,看我没啥反应,又掏出身份证给我看了看。“你……咳,请你配合配合调查。”

  何耀脱下披风,把手中的文件箱大开,拿出录音笔,顺手摘下嘴角的烟头,在桌上的烟灰缸里抖掉一串灰白,我总算知道陈欣可家的烟灰缸是做啥用的了。他递给我一干,我摆摆手,示意了一下,他恍然大悟:“呵呵呵哈,抱歉,职业病了。”我觉得我还是得出于礼节做个自我介绍的,免得对方觉得尴尬嘛。“贺光。”我伸出手。他很是理解的握了握手,我看了看陈欣可,她推了推眼镜,麻溜地关上门去厨房里翻箱倒柜去了。同样是过眉的刘海,同样是刘海下尖锐无比的目光,但是何耀与枫的眼神不一样,没有迷茫也没有杀机,更多的是安全感,也许这就是军人与杀手的区别。

  “那咱们就开始先做正事吧。时间抓紧了。”他叼着烟拿出流程表。“按流程来,我问什么你答什么。”

  一套一套的文件,一张一张的调查表,一个小时之内就搞定了,就是整个过程都心不在焉,我俩都是如此,明明很严肃的问题,他就叼根烟翘着腿坐在我对面,左手撑着脸,右手转根笔,一有重点那就记两笔……他告诉我,NASEI的人都差不多调查清楚了,毕竟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你在外面干了什么调一调卫星就知道了。也没什么隐情可以记载的,反倒是一些八卦的事他比较感兴趣。NASEI的调查组已经突袭了那两个作案地点,军方也没有透露,表示和他们半毛钱关系都没有,那么结果就显而易见,又是反政府军在打游击。作为内部人员,我其实早就知道的差不多了,更何况何耀这种调查组织的人员,千里迢迢跑过来就走个形式而已,顺便旅游旅游,明早还得赶飞机回美国。

  “诶,我说贺光,照理说你不应该从研究所跑出来啊,你怎么到处跑的?”这也是我纠结的问题,作为研究对象,怎么可能放任到处乱走,危险系数还那么高,很庆幸当是核弹没爆炸。我明白了,他们之所以这么不看重,很简单,说明当时已经有个更重要的需要他们分散精力。比方说,你手指只有那么几根,先有了金戒指,又有了钻石戒指,顾不上两个,你说你选哪个?只要是有点品位的,就不会两者兼顾,一定会选后者。IRRA更是如此,何况别人人力物力本来就不多,都快给俩机器人搞崩溃了,于是乎巴不得我赶快被干掉。嗯,有道理。

  我和何耀俩balabala地侃了半天,渐渐地也就熟了,说实话我看来他也那么高冷,这个人嘛,多接触接触才能知道和这样的人说话的技巧。“何耀,你怎么和陈欣可认识的?”“这个嘛,说来话长了……”这时陈欣可探出脑袋望了望。何耀和陈欣可姐妹都是从某军校电子系毕业的,后来才去IRRA实习了两个月不到,就被NASEI挖走了,说是什么借用,不过后来觉得NASEI条件不错,就留在那里了。所以能认识她们也不足为奇。左右瞎bb了半天,他就说了一大堆没用的废话,我严重怀疑他在敷衍我。编故事,瞎扯淡。“对了,你的新身份。解柯,护照,身份证,资格证,银行卡都在这。嗯,这个……自由记者,符合你的风格了吧。”不愧是高端组织,造假功能都这么利索,佩服!“不用换张脸了吧,你这样走出去别人谁都不认识你,搞的头发都白了,照片上……嗯,看着挺像就行。”这样就我自己看着舒服就行,别管其他什么了。“好吧……”

  “嘿,你俩弄完没有?”陈欣可上前摆好门口随地倒的粉色高跟鞋,提出大包小包,我上前去帮忙:“弄完了。”

  “诶,毛球,哪些是啥?”何耀伸了个懒腰,指了指那堆东西。还没说完,陈欣可憋红脸一个苹果向何耀的脸上砸去。何耀手一抬刚好接住。厉害了,这外号真厉害。

  “得了吧你,想偷袭我,从大学开始你就没成功过一次。”何耀扔掉烟头啃了一口苹果。“一辈子都别想,苹果就谢谢咯。”

  “没洗。”

  噗……

  其实从军校开始,他们就是好朋友,只是她们姐妹不是男的,没有被NASEI挖走而已,他们是同学,现在能一直维持着这样的友情,保持着联系,很不容易了,陈欣雨比陈欣可大好几岁,所以就算是故意留级过了,陈欣雨毕业那年陈欣可和何耀也才入学。

  “中午吃饭吗?”陈欣可走进厨房,顺便问问何耀。他倒是好,优哉游哉地又掏出一根烟点上。

  “吃个屁,马上就去飞机场了。”

  “等等,我去接个电话。”随后何耀就走出房间去了阳台。

  外语,呱唧呱唧了半天,“啊”了一声后就回来了。他面无表情地掐熄了烟头,关上门。然后从窗户很没公德地一扔。陈欣可一知半解地听着,在一旁偷偷笑了笑。

  “中午吃啥?”何耀尴尬地问。

  何耀被留下了,上级让他控制我一段时间,搞得他现在没法回去。毕竟这样一颗核弹随时留在这里很是危险,有人爆炸总是很悲催。但我有啥可控制的,于是乎何耀没办法,就当做旅游吧。正好陈欣可也在休假。

  饭桌上。

  陈欣可叼着螃蟹,若有所思地问:“以后你就不叫贺光了吧……”

  “陈欣可,为啥何耀要躲着你姐姐呢?”我不解地问。

  “噗哈哈哈哈……咳……”陈欣可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就差喷饭了,而何耀这边脸色刹变,难看极了,哐的一声把碗放下:“闭嘴。”

  我用眼神告诉陈欣可,别怕,他不会把你怎样,这里还有我。

  “破事别提了……”

  “其实啊,也没什么,就是比较八卦而已。”何耀使劲想堵住她的嘴,陈欣可决定短一点解决。陈欣可清了清嗓子,笑了笑,夹了块菜给何耀:“多吃菜,别光吃饭,姐夫。”

  哦……噗!我差点没把刚才咽下去的饭喷出来。随后捂着肚子一顿爆笑,随后呢,放下筷子的陈欣可被何耀追着满房间跑。

  有时也很是羡慕这样一群人,在身边很努力为自己生活着,拥有过自己的生活。

  【IRRA研究室】

  “靠,感官数据跑哪去了?”某工作人员气得砸了桌子,“连回收站都被清空了。”

  “应该是贺光被回收后,主板和数据都一同销毁了吧。”安露露头也不回地继续着程序的编入,面无表情,冰冷的气温本来就让没有太多血色的她看起来不健康,现在看来更加渗人了,身后试验台上盖着一块白布,想电缆一样的导管密密麻麻插满了实验对象一身。“你们没有备份?”

  “数据备份都是陈欣可在干,她现在又玩失踪!”

  “那就销毁了呗,她会把数据留给我们吗?01是她的全部心血,她会那么大方吗,交给我吧,从头开始,录数据而已。”

  “而已,说的倒是简单。”

  安露露没说话,白了他一眼,这时的她气场就像冰火人一样,淡淡地甩了一句:“我自己来。”

  她站起来。揉揉太阳穴,转过头,:“还看什么,滚去工作!”

  啪,红色的钢笔在她手中转了一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械:幽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械:幽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