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疑冢
四不相2019-12-10 02:153,193

  “他走了。”我含糊说。

  “去哪里了?”徐主任立即问。

  “他没跟我说,我也没问他。主任你找他有什么事?”

  徐主任略微迟疑了一下才说:“也没什么事,老宋(局长)说他工作了很多年,因为我们管理不善,导致他没有得到应得的待遇,想要进行表彰和奖励。既然他不在这里,找不到人就算了。”

  我有些疑惑,看样子局长和徐主任知道不少徐来福的情况,这证明他们去调查过了。还有徐主任这一次来,究竟是为了即将的联网进行实地考察,还是为了找徐来福?如果是前者,应该不需要他亲自跑一趟吧?如果是后者,为什么他突然对徐来福关心起来了?

  这不是徐主任的作风,也不是整个水利局的工作态度,以他们的尿性,只会在各种会议和仪式上出现,出动必定是一大群人前呼后拥,岂有领导跑腿之理?

  徐主任往回走,来到摩托车边拿出一个著名牌子的照相机,调整参数,开了闪光灯,开始从不同角度对机房和发电机组进行拍照。拍完了机房内又到外面拍,包括水库远景和半山腰的水渠。

  我以为他拍照是存档用,也没在意,不料他拍完后说:“小魏,跟我一起去水库看看。”

  “看什么?”我立即紧张起来。

  徐主任道:“路修通之后,水库就要承包出去。你看看,山青水绿,一点污染都没有,用来养鱼太理想了。这也是经济效益,要利用起来嘛。”

  我含糊应了一声,心里已经起疑,他刚才打听徐来福就有些可疑,现在又要去看水库,莫非他知道了些什么?我昨天破了一个阵眼,今天徐主任就出现,难道他与水库中的邪物有关?不,这不可能,在我发现档案之前,他甚至不知道豆腐桥水库的存在。而且他是无神论者,根本不相信这些东西,也许我是想多了。

  徐主任骑摩托车载着我,不一会就到了水坝上方。这时是中午,水库内很平静,没有阴邪气息,天空飘着点细雨,湖光山色烟雾朦胧,别有一番美丽。徐主任一边拍照一边大赞风景好,还问我有没有钓具,这是钓鱼的好地方。

  我暗中观察,感觉他言语动作都很自然,也没问我有什么地方不正常,难道他真的只是为了电力联网和出租水库来考察一下?全国联网的事我早有耳闻,水库租给别人养鱼也是很正常的情况,或许真的是我太多疑了。

  拍完照片,徐主任载我回发电站,叫我要做好发电记录,收集数据之类,然后屁股冒烟走了。

  我才不管什么数据报表,这里很快会有巨大的变化,任何变化都有可能影响我的计划和行动,所以我要加快速度了。第一个阵眼差点把我困死在里面,其他阵眼肯定也不简单,我要尽可能多做准备。

  首先是武器,我要画一些符,多准备可以破邪的东西。物理攻击的武器也要,砍刀不顺手,我要弄一把短刀或匕首,要是能借到一杆猎枪最好。此外还有强光手电、钩索、防水袋、干粮等等,所有能想到的,可能会用上的东西都要带。

  下午我冒雨去了洋里村,三姨父一家都在家,对我非常热情。等其他人不在场时,表妹凑到我耳边低声问:“你准备什么时候去破下一个阵眼?”

  “我要准备一些东西。”我低声回答。

  “我爸有一杆用硝(黑火药)的铳。”

  我立即笑了,这正是英雄所见略同,我们想到一块去了。

  等三姨父走过来了,我说闲着没事干,想借一把猎枪打鸟。三姨父说用子弹的猎枪很难借到,还怕人举报,现在管得严。鸟铳家里就有一把,打鸟的话还是鸟铳厉害,不用怎么瞄准,一把铁沙打出去,运气好可以打下好几只。要是野猪之类体形较大的动物,把铁沙换成大号钢珠,短距离内威力不下子弹。

  三姨父立即翻出暗藏的鸟铳,教我怎么使用。先装入黑火药,用细竹杆捅实,再装入小钢珠,最后用棉花塞住压实。放棉花的作用,是防止铳口朝下时火药和钢珠不会掉出来,还可以提高威力,但也不能压太多压太死,否则可能炸膛。

  三姨父详细讲解,并且全套赠送。等他走开了,表妹又附耳献策:“装完火药不要用棉花塞,用符,说不定连鬼都能打死……”

  这一点我就没有想到,我对她竖起了大拇指,高,真是太高了!

  三姨母留我吃晚饭,早点吃完去发电站来得及,还说天气变冷了,叫表妹明天陪我去赶集买几件衣服。表妹立即答应,根本就不容我拒绝,盛情难却,我只能同意了,正好到乡镇去采购一些东西。

  两天后,我的准备工作做得差不多了,天气也变好了。我决定开始行动,表妹非要跟着去。有外人的时候她斯斯文文,一副乖巧听话的样子,单独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就机灵古怪花样百出,我要是不带她去,不被她吃了才怪。

  我们一大早出发,走到水库附近开始往右侧山上爬,没有找到路只能在荒野中乱蹿。这一边的山没有左边那么陡,相对好走一些,花了两个多小时到达山顶,与徐来福画的地图一对比,我不由傻了眼。原来他标注的地方不是在山顶,而是在另一侧的山谷中,没走到高处进行对照看不出来。

  目测另一边的山谷,比水库区域地势还要低一些,在标注点附近有一片树林,郁郁葱葱特别茂盛。这片树林有些突兀,因为这一侧山坡的树木都被砍光了,对面的山也是光秃秃的,只有这么一片树林。从洋里村过来的话,不必经过水库和我们这个山头,是先到达有树林的地方,不论是乱砍乱伐的人,还是开荒种果树的人,都没有理由舍近求远,砍光了其他地方单独留下那片树林。

  我望向表妹,她摇了摇头:“下去看看就知道了。”

  我们往山下走,又花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才到达那片树林。一进入树林,阳光被遮挡,立即感觉阴冷了许多,浑身不自在。

  这里的阴冷,与破庙里的冷不同,破庙里的冷是一种清爽的冷,刚进去时虽然也有些起鸡皮疙瘩,适应了温度后不让人感觉难受。这个地方的冷,却是侵入肌肤钻入骨髓,连呼吸都感到压抑,让人全身都不自在,莫名心慌。

  我示意表妹站到我身后,从背包里拿出自己打磨的匕首,连鞘绑在大腿外侧。再端起鸟铳,拉起了击发装置,装入点火的红火药,手扣扳机,提高警惕慢慢往前走。

  树林里面非常安静,中午时分本来是有很多知了叫的,这里却一只都没有,也没看到鸟。我敢肯定,这里必定有古怪,是某种强烈的煞气或邪气,让动物们不敢靠近。普通人虽然不知道什么煞气,却有躲避危险的天生直觉,这就是这片树林得以保存的原因。那么这片树林内,必定有很可怕的东西!

  我越往前走越紧张,端着鸟铳的手都开始冒汗了。大树遮蔽天空,林中没什么杂草和灌木,并不难走。前进了数十米,我看到一个凹陷的地方,很像是坟墓,因为被许多泥土和枯枝败叶覆盖着,看不到墓碑,所以我不能确定是不是坟墓。

  这个地方还没到树林的中间区域,所以我没有停留,绕过它继续前进。走了不远我又看到一个类似坟墓的坑,这次我找了一根树枝拨了拨树叶和浮土,还是没有看到墓碑。

  “是坟墓。”表妹轻声说,眼光闪烁畏缩,像是受惊了的小鹿。

  “不用怕,就是个坟坑,可能都几百年了,骨头早就烂成土了,没什么好怕。”我安慰她,但心里并不这么认为,这里的气氛很不对。

  徐来福说过,地势太低的地方容易积水,不适合安葬。这片树林是在谷底,我敢说春季的时候到处都冒水,谁愿意自己的祖宗老骨头泡在水里?

  寻龙点穴歌诀云:“水来水去寻结穴,山穷水枯腰间藏。四面皆高穴被压,高处寻之最风光。”这里就是四面皆高,点穴要点在半山腰,否则就是永无出头,断子绝孙的下场,谁会这么干?可是这么近的距离就有两个坟墓,会有两家人犯了同样错误?

  我在附近找了找,竟然发现了七个基本一样的古墓,都没有墓碑,都没人扫墓的痕迹。很明显这不是附近村民造的墓,而是布阵的人造的。这儿是阴龙的龙腰结穴之处,对应两仪生化之阵的“积阴”阵眼,所以用坟墓压阵合情合理。

  那么我要做的就是把这七个古墓挖掉?我觉得不是这么简单,压阵的可能只有一个,其他是假的,也就是疑冢。但在这么近的距离内多设六个疑冢,意义并不大,一个一个挖过去,大不了全部挖掉还是能找到阵眼。布阵的是心机深沉无比狠毒的人,怎会使用这么低级的手段?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假墓里面有致命的机关陷阱,挖进去的人必死无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