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梦游水底
四不相2019-12-10 02:153,111

  究竟是表妹的安全重要,还是我的小命重要,我陷入纠结和痛苦之中,左右为难。

  假如是我们两个必须死一个,没有别的选择,我觉得我会舍命救她。但现在的问题是她只是可能有危险,不是绝对有危险,而我出去被女僵尸杀死的概率更大,我跑去通知她是一种不理智的行为,冲动是愚蠢的。可是我不去,万一她出了事,我怎能原谅自己?

  我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激烈的思想斗争持续了好几个小时,眼看就到半夜了,我才最终下决心不去。我为自己找了两个理由,第一,女僵尸与表妹长得很像,可能是表妹的祖宗,如果有较高智力她就不会伤害表妹,如果没有智力她就不会去找表妹;第二,现在我肩负着消灭水库内的邪魔的重任,我要是死了,不仅女僵尸会成为祸害,水库内的邪魔不久也会脱困,造成可怕后果,徐来福数十年的守护和牺牲就白费了,我这是为大局而生存!

  虽然给自己找了充足的理由,却无法掩盖我内心的愧疚和虚弱。每一个胆小怕死的人都会给自己找理由,不是吗?我并没有自己往昔所幻想的那样勇敢和伟大,我只是一个卑微普通的凡人,并非英雄。

  我躺在床上,在懊恼、自责、纠结中沉沦,越陷越深,深不见底……

  突然我发现自己是在水中下沉,水很冷,很清澈,我可以看到许多大大小小的鱼类在游动。我能分辨出来,这些都是淡水鱼,草鱼、鲢鱼、鲤鱼之类。越往下沉出现的鱼越大,我看到一条足有两米长的巨大草鱼,感觉它一张口就能把我吞进去。但它从我旁边游过,完全无视我的存在。

  不知下沉了多深,终于到达水底,淤泥中有一个比脸盆还大的蚌,吐出雪白的蚌肉。还有一条巨大的鲶鱼从洞中探出头部,阔嘴每一次鼓动都激荡起水流和泥沙。这儿只有躲在泥土或洞穴中待机而动的生物,不再有游动的鱼虾。

  我分不清自己是在走还是在游,反正不受一点阻碍。我在水底前进,走进了一处像是峡谷的地方,看到了一个山洞。我应该从来没有来过这儿,却又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我不知道要去做什么,不知道害怕,就这么走了进去。

  山洞地面的泥土中露出许多骨骼,有的像是人类的脊椎和肋骨,有的很明显是大鱼的骨头,还有带着双角的兽类头骨。越往里面走,各种骨头越多,简直是堆积如山,我赫然看到几个圆溜溜的骷髅头!

  这到底是哪里,怎会有这么多骨头?我正疑惑,山洞一转眼前出现一根巨大圆柱,有一个约五六岁的小男孩,被一条金色的光带捆绑在石柱上。他长得很漂亮很可爱,眼神凄楚惶恐,显得特别可怜,我一看就心碎了一地,立即就要过去救他。

  突然有人从后面拉住了我,说道:“不要过去!”

  我转头一看,却是表妹,惊讶地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不要多问,快走!”表妹拉了我就往外跑,力量大得出奇,我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不……”

  后面传来凄厉尖叫,刹那间平静的水底沸腾咆哮,暗流似排山倒海。紧接着天地都在旋转,不,是所有水都像龙卷风一样旋转起来,可怕的力量把我们向后扯。

  我拼命挣扎,突然所有拉扯力都消失了,重重摔跌在床上,惊叫着醒了。

  灯还是亮着的,门窗也完好,房间里面没有异常的东西。我这才镇定了一些,发现一身都是冷汗,刚刚摔的地方还非常痛。

  这个梦非清晰,所有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就像是亲身经历过一样。所以我怀疑不是梦,而是我的魂魄出窍去了一个地方,那个地方……我徒然一惊,难道刚才到过的地方就是水库底下?那么被捆在石柱上的小孩,就是一切罪恶的源头,多次差点要了我的命的邪魔!

  这也不对啊,如果他就是邪魔,为什么会被捆在柱子上?还有,如果我是魂魄出窍,表妹怎会出现救我?不可能她也魂魄出窍来救我吧,所以没有什么魂魄出窍,只是我心神不宁做了一个噩梦。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太担心她的安危,加上心乱如麻所以做怪梦了。

  虽然给自己找到了解释,我还是心神不宁,觉得这个梦是某种预兆。女僵尸没有杀死,第二个阵眼可能不算破掉,更糟糕的是女僵尸给我和表妹带来了极大的潜在危险,哪怕她只是伤害了无辜的村民,那也是因我造成的啊!

  好不容易等到了天亮,我立即出发去洋里村,一路快步如飞。到达三姨父家门口时,看到他在劈柴火,显然家里没发生什么事,我这才放心了一些。

  “姨父,劈柴啊。”

  三姨父转头看到是我,有些惊讶:“阿明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我顾不上废话:“表妹在家吗?”

  “不在,昨天早上就去同学家玩了,还没回来。你找她什么事?”

  “没事,没事。”我暗松了一口气,“我只是路过,要去乡镇买些东西,顺便过来看看你们。”

  三姨父道:“你还没吃饭吧?等吃了饭再走,现在也没车。”

  我答应了,想要打听女僵尸的事却不好开口,跟三姨父聊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装作不经意地问:“姨父,你家祖坟在哪里啊,我懂一些风水,可以给你看看。”

  三姨父专心劈柴:“就在后山,村里过世的人基本都埋在后山,没什么风水。”

  “发电站外面一些有个山谷,就是有一片树林的地方,我看到那里有几个坟,是村里的吧?”

  三姨父停止劈柴动作看着我,表情很严肃:“不知道是谁的坟,你没事最好不要到那里去,那片林子邪门着呢!”

  “怎么邪门了?”

  三姨父想了想:“以前有一个人在那里上吊死了,是哪一年我忘了。还有一个是三十多年前吧,生产队的时候,收工回来走在最后的人不见了,第二天在树林里找到,抬回来就疯癲了,没过几年就死了。”

  这应该是受阵眼所散发出来的阴邪之气的影响,还是没说到重点,我忍不住问:“以前村里有谁长得像表妹吗?”

  三姨父一头都是问号,接着皱起了眉头,脸色不好看。我突然反应过来,这么问就等于怀疑表妹不是他亲生的,他当然不高兴了。我急忙说:“我是说五六十年前,或者更早以前,你们家祖宗里面有谁长得跟表妹很像。”

  三姨父这才释然,有些惊讶:“村里有些老人说,你表妹长得跟她太婆很像。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精神大振:“她太婆,也就是你奶奶。”

  “对,对。”

  “那她太婆是埋在那片树林里吗?”

  三姨父的脸色又变得很难看,犹豫了一会儿才说:“没有,我爸还很小的时候她就失踪了,村里有人说……说她是跟一个算命的跑了。这事我也不是很清楚,你突然问这些干什么?”

  我很为难,到底要不要告诉他女僵尸的事,不说怕女僵尸找上门来他不知道防备,说了又怕他担惊受怕,而且僵尸有些耸人听闻,传开会引起混乱。再三犹豫,我含糊地说:“从今天晚上开始,天一黑你就关上所有门和窗户,不是熟悉的人叫门都不要开,只敲门不说话的人更不能开,一定要记住!”

  三姨父有些紧张,小心地问:“你能不能跟我说清楚,发生什么事了?”

  “不能,而且你要立即叫表妹回家,这几天都待在家里不要乱跑,晚上更不能出去。你要相信我,否则要出大事!”

  三姨父慌张起来:“这,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唉呀,你表妹没说去哪个同学家,我不知道她在哪里啊!”

  我有些懊恼,应该是前天傍晚我赶走她,她心情不好才去同学家玩。不过她去了外地,女僵尸去找她的可能性也就更低,或许是好事。

  我对三姨父说:“等她回来了,一定叫她待在家里不要乱跑,特别是晚上不要出去。这件事不要让别人知道,连姨母也不要说,以免她担心。其实我也不能确定会有事,但小心一点总是好的,所以你也不要太担心,我很快就会解决的。”

  三姨父似懂非懂点了点头,因为我治好了表妹的病,他对我非常信任,所以我的要求虽然有些古怪不合理,他还是会照做的。

  我猜女僵尸就是表妹的太婆,她并不是跟人跑了,而是被人害死了。她所埋的地方从风水角度来说是不利子孙后代的,这可能是三姨父家贫困、人丁不旺、早夭的原因。也就是说,表妹年纪轻轻得绝症,跟这个是有关系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