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斗茶师(七)
自在WADE2018-04-10 20:105,006

  从乾坤袋里看出去,一切清晰如常,她知道南宫错这一路是在奔向仙客居,四周景物仿佛一探手就可以摸到一样──

  偏偏却被看不见的屏障挡住,若用灵力硬闯,只是反扑到自己身上,让她烦躁不堪。而且,这乾坤袋显然已染上魔气,与她本身的仙气大为抵触,容容被压制得气闷异常,无计可施。

  她放弃挣扎,叹了一口气,手指轻轻抚过还躺在地上的傻小子,殷天官只剩下细细的一口气。

  他身体里的朱雀神力,不知是怎么回事,竟然怎样都逼不出来!若不是刚刚那座山林的灵气突然窜入自己指尖,透过她全都渡到了他身上,这傻小子怕是此后就这样没了。

  自以为心动的那人,只想利用她;原本甚是嫌恶的此人,竟可以不要性命的护她。

  容容百感交集,此刻真不知该作何感想。

  一瘪嘴,她敲了敲殷天官的額:“说你傻,你还真是傻!都看见了妖怪,干嘛不自己逃了呢?知不知道你若这样死了,杀孽有一半要算到我月容真人身上呀!你快说,是不是臭小蛇派你来蚀我修为的?傻天官,你起来跟我说话啊……”

  见殷天官依旧苍白着脸,对自己的刻薄话毫无反应,动也不动一下,眼角更瞥见那傻小子怯怯交给她的两颗茶点,和一地白瓷碎片,容容眼圈一红,声音愈来愈低,渐渐变成了细细的抽泣。

  “傻小子!”

  几十年来,她在仙界安逸惯了,哪曾遭逢如此凶险?更何况,这回的凶险是她自找的,本来就该和这个无辜的凡人没有干系才是!

  正紊乱间,容容眼前出现了仙客居的房门,南宫错正将门栓上,使了不知名的异样手法,在房里布下一个淡香缭绕的结界。

  接着,南宫错站定了居室正中央,用敷染朱雀之力最深的左手按上房内圆桌,口中喃念不休,四周的景物登时蒙眬淡去,荡漾开来,当周遭景致再次聚拢,容容发现自己已身处森林密荫。

  触目浓绿,天光云影纤幽佳美。

  眼前是一泓清澈透亮的晶莹泉流,隐匿山间,泼涌着汩汩生机。

  这里是南宫错自己一手搭建的幻界,连她都不知道自己如今身在何处!容容面色铁灰,已能确定五感不够灵敏的师兄必然找不到这里。

  所以,此处能救殷天官的,只有她,她绝对不能让这傻小子死了!

  容容深吸一口气,停住眼泪,暗下决心,发出了细微如丝,却无比坚定的声音。

  “南宫错!这袋里有邪气,我快抵受不住了。你也不想自己的妻子复生在一个被邪气污染的身子上吧?把我和傻小子放出去,我想通了……与你做个交易。”

  “什么交易?”

  南宫错温润的声音听起来甚是讶异。奇怪,不多久前还让她感到心动的嗓子,如今不论怎么听,就是找不到曾有过的温暖,只感受到他不怀好意。

  “这傻小子……与此事半点关系也没有,我就是不想他莫名奇妙死去罢了。你能伤他,就能救他!只要救了他,你想做什么,我都听话就是。”

  容容忍住喘不过气的窒息感,尽量平声静气地说话,同时悄悄从袖里抽出她唯一带下凡的法宝:替身杨枝。

  待在袋中愈久,她的身子愈加委顿,犹如重伤未愈般虚弱,要是他再不放自己出去,别说救人了,她恐怕连自己也救不了。

  一边说着话,手中青翠的杨柳条已被她编成了两个人形。

  南宫错低喃:“你是说,你为了那小子,肯乖乖听话?”

  “是,只要你放我们出去!”

  或许,南宫错是被她的温顺打动了?容容打起精神,暗中催起仅剩的一点仙力,准备要把替身杨枝化成自己和殷天官的模样。

  乾坤袋外却蓦然传来南宫错盛怒的暴喝:“你不替他求饶,或许我还留他一命!如今,我却不想让他活了!”

  顿时,充满焦灼之气的滔天红浪猝降,伴随着南宫错阴晴不定的冷笑!

  “好容容,这点朱雀神火想来烧不坏你吧!只要烧死了那小子,我就如你所愿,放他出来!”

  只见眼前火浪一闪,朱雀神火确实避过了她,但,却迅速吞噬了她手上的替身杨枝,接着,赤金色的神火,轰轰烈烈卷向殷天官几无生气的身子!

  仓皇中,她扑到殷天官身上,替他挡下第一波火光。

  “啊!”

  背上传来的剧痛,让修炼术法属木属性的容容用力咬破了下唇,眼中泪水滚动。原来,在炼狱中被日夜灼烧的罪魂,就是这样的感觉啊!

  害死了一个无辜的凡人,她是该受点惩戒的。

  “容容?你被烧着了?”乾坤袋外的南宫错,此刻听见容容的惨叫声,内心不免担忧,立刻便要抽回神火,把她放出来看看,确定她的身子是否受损。

  “为什么?怎么会!”然而,手上的朱雀之力竟像是疯狂了一般,脱离了他的掌控,磅礡浩大地涌入乾坤袋中,甚至将他全身的精气也带了进去!

  在容容眼前的水雾蒙然中,只见金色神火异常坚持,不屈不挠地涌成滔天巨浪,海啸般骤然淹来!

  南宫错竟是丧心病狂了,要杀掉他们两人吗?

  “我居然是跟个傻小子死在一起”容容只觉得自己脑中一片空白,不甘心啊……于是,她放声凄喊。但,她脆亮的哀恸呼声未绝,火浪已瞬间吞噬两人身影。

  *********

  两道金光顺利回收,离汜一笑未隐,还没妥善封住净魂瓶,竟觉得手里本是触手冰凉的净瓶,刹那间变得极其滚烫,难以掌控!

  异变突发,离汜的掌心顿时被滚如岩浆的净瓶烫出焦臭味!无暇细思,他猛然甩手,净瓶飞脱,径直撞向尽珏仙府中那一簇孤幽水晶。

  离汜脸色顿时惨然,管不了还在灼痛的手,即刻就要飞扑去接!然而,脚下一动,足边的碎雪块乍然崩散,绊了一下……

  地府法器,于是径直撞上了龙宫至宝。

  两败俱伤!

  净瓶乒琅乍碎,幽晶冰玉裂出了巨痕,仙府空中一时龙雷怒滚,两道金光脱离净瓶,投向人间去了!

  “糟糕!”

  离汜提气就要去追,却听见天上一阵轰隆雷响,落雷猛然打向自己身旁那个冰封的人形。

  裂冰一时飞散,紫气暴现!

  离汜暗叫一声不好,他和子珩的实力相差甚远,今日若不是趁他心神不定时偷袭,硬碰硬的话,他根本是挡不了几十招的!

  迅雷不及掩耳,他在子珩还无法动弹的瞬间,将身上十一颗鬼差元丹摔碎,荡出整片黑色灵雾,在灵雾掩护下化为一股玄风,消失无踪。

  天雷带来的灵力还迅速窜动在子珩周身,他一感到手脚能动了,即刻扯落胸中染血的冰锥,提起紫微神杀,全然不去理会离汜,只是神色惶痛,毫不犹豫地追向飞落人间的那两道金光。

  ***

  控制不了的朱雀神火猛烈焚尽一切,南宫错眼前迅速窜出了乾坤袋被烧灭的浓重白烟……

  莫卿最后的希望还在袋里!他脸色狰狞,扑上去救火。

  “不!”

  惊怒之中,南宫错用尽一身灵力格挡神火,却受到剧烈反噬,全身如遭重击,摔进了清泉深处。

  将昏未昏之际,寒泉激痛了他被火灼烧的伤口,让他猛然一颤,眼前竟似出现了幻觉。

  被朱雀神火烧出的白烟里,竟站出一个静默的人影。那人的左手上,牢牢抱着他想要救回来的长发娇躯,右手不知握著什么寒气逼人的兵刃,长长延展、直点至地,猛然压制了方才还烧得狂妄的神火。

  强悍却冷静的杀气,缓缓曼延。

  朱雀神火的满片红浪逐渐缩小、缩小,直到缩成了跳跃着火光的头盔──是错觉吧?南宫错竟感到,朱雀神火仿佛是激动喜悦地在轻轻颤抖。

  “你是谁?”在那人汹涌的锐气中,南宫错只觉得自己未被灼伤的肌肤,也像是被刀刃划过一般剧痛。

  “我?”那人发出轻笑,是一个带着悠韵的悦耳嗓音:“莫不是太久了,世上已再也没有人认得四圣的主子?”

  听见主子二字,他額上的朱雀火盔,颤颤然舞动得愈发欢腾。

  白烟渐散,南宫错清清楚楚看见那人放肆飞扬的一头金褐长发。他开口说话的唇,棱角分明,浅笑嫣然。

  “我记得……过去百年以来,仙界都是那样叫我的,”男子美丽的双眸也清澈地闪烁起来,一双金褐色的灿烂眼瞳。

  “傲战!”

  “凡人!你可知道,擅动仙器已是死罪,妄以仙体换凡魂,那更是万劫不复的罪……无须神界降罚,本尊便可将你就地执法!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傲战的声音,悠闲清透;话里的意思,却是凉薄彻骨。

  容容在昏沉之间缓缓醒来,敏觉的耳力比她的意识还早醒来,刚好把傲战所说的话全都听进了耳里。

  她身上不禁流过一丝寒意。此人是谁?何方仙尊?说起话来,为何如此悍然自信!

  只听见南宫错嘶哑的声音传来:“技不如人,我无话可说。”

  但是,正在和南宫错说话的那人,到底是谁?容容想问,但喉中还残留着火灼的干涸,她发不出声音。

  感觉自己被轻轻放落在地,容容强迫自己睁开双眼。

  逐渐飞残的烟灰中,她只看见那人的右手,是一把被轻轻举起的剔透长刀,刀上悠悠漫出金、红两色的仙家锐气──那刀,居然直接自他的右手腕上凭空长出,遥指南宫错!

  那是一把长在他手腕上的仙器!

  那人的金发,在朱雀額盔的火光中,被浸渲成红褐色。他的动作迅捷如幽魅,一眨眼便将刀尖抵在南宫错颈上。

  究竟是谁?

  毫不容情、一言不发,就如此挥刀斩向南宫错的脖颈!自称仙家尊者,額环仙器朱雀,行径丝毫不讲仁善,叫人分辨不出是正是邪……仙界之中,她哪曾见过这样先斩后奏、暴烈残酷的尊者?

  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她却看见刀子没有斩在南宫错身上,而是被一团迅速从朱雀火盔中飞出来的模糊身影伸出双手挡住了!

  容容看得很清楚,那是个红颜似蹙似愁的美人,神态坚决,却已经没有了实体,她拿来抵抗长刀的,竟是可供她好生投胎转世的累世修为!

  南宫错的声音,喜悦得发颤。

  “卿卿,是你?你还肯见我?”

  他将金红色的眼瞳灿然望向南宫莫卿:“终于把你逼出来了!你们两人这样闹别扭,连朱雀都看不下去,朱雀不想噬你的魂,又不能用神力把你逼出去作孤魂野鬼,可困扰了!你既然现身了,小两口就好好谈一谈,我即刻回避!”

  南宫莫卿放下蒙眬的双手,转身端视南宫错。两人一时静默,彼此凝视的眼神,恍惚如梦。

  把长刀收回身侧,那人发出纯粹的畅然笑声,果然退了几步,便要“回避”。

  可是,容容无暇细思那一面是不是正在相顾无语泪千行,只见那人一转身,面带笑容,朝她流星朗月地闲步走来──

  容容瞠目结舌,狠狠盯着那个身形愈来愈清晰的褐眼褐发男子!

  他的双眸神采斐然,气息卓尔傲立,唇边勾笑,亦正亦邪──可是,那长相?分明就是……

  “傻小子──你没死?!”殷、殷天官?

  神采逼人的“殷天官”却扬了扬眉,朝她露出极有兴趣的异样笑靥。

  “……小丫头,你好样的,本尊还是生平第一次被人叫成傻小子!”

  倨傲的声音未休,“殷天官”已经走了过来,大剌剌地将正常的那只左手搭在她肩上,看似对她极其不满,但,容容却惊觉他額上竟不断渗出冷汗。

  汗水顺着他浅褐色的发,涔涔滑落,只是一渗到朱雀火盔旁,便被汲去了。

  她的灵敏听觉瞬间捕捉了傲战极其细微的颤音。

  “小丫头,我如今只有一魄,却身怀两项神器,很快就要扛不住……趁他俩不注意,我养点气力。你切莫声张,替我仔细看着那两人的动静,好好陪我把戏演下去吧!”

  那男子,依稀还能辨认出是殷天官的眉眼,但如今那副俊美容颜之上,却拥有殷天官所欠缺的神秀灵动,正透出了一丝自嘲,一抹苦笑。

  眼前这个“不是殷天官的殷天官”如此一说,容容才发现,原来他身上的战气,是长刀的天生煞气;而那股烈火奔涌的仙气,却是来自朱雀火盔!

  这人本身,除了看来光采惊人之外,本质上完全已是摇摇欲坠的弥留状态。她双眼一眨,顿时明白了些什么,脸色忍不住刷白。

  原来,这只是个仙气肆虐的纸老虎!但愿激动中的南宫错千万不要回神察觉啊!

  ************

  惇和虽是五感不足,却也没有师妹想的那样不济。他放出灵识,探查了方圆数十里,果然感受到一阵异常的灵动。

  是仙客居!

  正要凑近查探,却觉天上一时大暗,抬头瞧去,原本明光闪耀的朝阳,居然毫无声息地骤然暗下!集市上传出凡人纷扰的惊喊:

  “天狗食日!天狗食日!”

  “官府的大人没有通知呀!”

  “天神降罚,天神降罚啊……”

  全然的黑暗中,那片自空中迸落飞坠的金光,于是显得更加磅礡汹涌。

  “是太阳!”“太阳掉下来了!”

  凡人们的哭喊声愈发惊惶,惇和却清楚看见那不是一道光,而是两道灵力盛大惊人的魂魄!

  居然,也是投往仙客居?

  彼处必然异变!

  惇和再不犹豫,缩地术一施,顿时便落入仙客居里茶香缭绕的结界,身陷一片山色明媚,却宁静得令人发憷的密林。

  于是,他没有看到紧跟着金光之后震入凡间的一道紫色魔光,紫光把整座历城牢牢裹死,在浑不视物的幽暗中,人们的惶惑惊嚷逐一被吞噬,城里渐渐失去了生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坠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坠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