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漫长的告别
枝萦2018-05-11 15:192,215

  2016,海城,盛夏。

  曾允在收到北城大学大红色的录取通知书时,既悲伤又兴奋,这种感觉真是比吃到花椒籽还要难过。

  从此后,漫长的异地恋就拉开序幕。

  她听到他在身后喊:“小允,你去北城那天,要是我没课的话,我送你。”

  她很开心地挥手,“不用啦,我和我爸妈一起去,被看见了不好。”

  可是曾允还是期待着他来送她,她特地提前一天去,周日,就算大学生也是没课的。这种小心思她很喜欢玩,只是景萧并不懂而已。他最后也没有来。

  关于这件曾允本可以耿耿于怀的事,她最终没有和景萧说过。

  飞机抵达北城的那刻,曾允忽然间鼻子很酸,这就是,告别了家乡吗?

  思乡情节一直卡在喉咙里,曾允父母送她去寝室后忙里忙外帮她整理东西,她却悄悄红了眼眶。手机里忽然来了一条消息。

  “学妹到了吗?”是祁至苼。

  “嗯嗯,刚到寝室。”

  “有机会见。”

  祁至苼是个很神奇的存在,这一点曾允深信不疑。她未去北城大学前就已耳闻这个所谓的“校草”,抱着对大学的新奇态度和言情小说看多了的后遗症,曾允一直觉得校草应该是高冷而不平易近人的,但祁至苼恰恰相反。

  他对曾允热情无比。

  在开学前她进了新生群之后,因为早早听过祁至苼大名,她就壮着胆子添加了祁至苼,没想到他很健谈也很外向,帮助曾允解决了不少问题。也是他,在往后的岁月,拯救了曾允的大学。

  他是曾允第一个认识的学长。

  在送走父母的那个下午,她没想到就和祁至苼猝不及防地见面了。用那个时候很流行的一个词就是“面基”,新生开学无疑就是一场面基大会,在网上聊得火热朝天而且互发“照骗”,现实中一见面多得支离破碎。当然有一种例外就是——曾允。

  她很少水群,从不发照片,当然也没人主动问她要过,她看似平平淡淡,待人也是和颜悦色,在暑假的新生群里,曾允绝对是个不起眼的存在。

  从没想到能成为闪耀到他的一颗星。

  曾允父母离开之后,她在寝室洗了一个小时的脸,寝室四个人,乔乔和林落是北城本地人,程曦是临近的一个市的,回家也只要动车一个小时。而曾允,是寝室里唯一的南方人,唯一的回家需要近5个小时高铁路程的人。

  她们察觉到曾允的不对劲的时候,都争先恐后佯装热情地来安慰她,她掀翻了洗脸盆,红着眼睛带着哭腔说:“你们都是北城和北城附近的,有什么资格安慰我?我大老远来上学容易吗?”日后这句话成了寝室的笑柄。

  落落与君好,相怜老勿暄。此生同瓦砾,无累及儿孙。也是日后吟哦的诗了。

  下午,新生见面会,曾允收拾好情绪就匆忙赶来了。这场隆重的面基大会就这样拉开序幕,未谋面的中文系新生们在网上聊得火热朝天甚至有了很深的感情,九月份的见面更是如火如荼。不幸的是,暑假里曾允并没有喜欢水群,她认识的同学和学长学姐,也寥寥无几。

  祁至苼穿着院里学生会的工作服,挂着工作证,在门口迎接新生,指引方向。

  “学妹学弟好,我是你们的小祁学长。”

  “啊是祁至苼!学长我们在QQ上聊过啊,我是小蔡啊。”

  “是你啊,惊喜!”

  路过时听到这段对话,曾允细致又悄悄地打量了一下祁至苼,对,很帅,中文系男生本来就少,长得帅的更少,祁至苼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可是他没有给自己扣上这样的帽子,当然也不高冷,像一个话槽,每有学弟学妹经过就会重复一遍刚才的话,曾允嗤之以鼻,原来他恐怕是加了全系的学弟学妹,亏她还把他当做珍贵的很,毕竟是她认识的第一个学长。

  避免相遇,曾允直接装作慌忙进了教室,尽管这样好看的面孔她很想再见一面,他的眸子里有温柔和开朗,有万丈星河。曾允不曾在景萧眼里见过。

  学生会的工作人员没有进教室,他们在教室门口等了很久,直到新生散会,胖胖的学长,日后曾允知道他叫阿龙,扛起了文学院的大旗,另一个很小巧可爱的学姐拿着喇叭喊着:“同学们先别着急离开,我们带你们游学校,带你们熟悉一下新环境。”

  所以,一队人马轰轰烈烈地进行了游园,只有曾允比较无聊,因为和同学们不熟,最早认识也是唯一认识的祁至苼学长,仿佛是个“交际花”,和学弟学妹们聊得抽不开身。曾允安静地跟在那个拿着喇叭介绍校园的学姐身后,那个学姐注意到了她,在一教门口称作嗓子不行,把喇叭给了另一个学姐。

  曾允仿佛猜到了学姐会找她聊天,很投缘,她很喜欢这个学姐余筱,也是因为她,那天傍晚回寝室后曾允就决定要加入学生会,要成为她部门的干事。

  她目光没有触及到的地方,也有人对她微微笑。

  “同学,你是海城的吗?”

  “海城”两个字无疑触及到曾允的听觉神经,她顺着声音望去,是祁至苼在问另一个新生,那个新生笑着摇了摇头,祁至苼也不尴尬,淡淡地笑着。他敏感地捕捉到曾允的目光,扭过头和她对视了一眼,曾允吓得立马转换了视线。

  她自是没有看到他的笑。

  曾允皱了皱眉,他为什么要问海城?他自己不是北城本地人么?

  “所以同学,你是海城的?”祁至苼问她。

  曾允顿了顿,咬了咬下唇,很小幅度地点了点头。很可惜,祁至苼没有看到,他见曾允久久不作声,尴尬地点了点头,说了句抱歉哈。

  她为什么拒绝和他的对话?可是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他把自己所有的糖平均分给了别人,曾允不喜欢而已,祁至苼的搭讪很明显略显拙劣,曾允也不喜欢。

  她喜欢景萧这样的,会全心全意对待她一人,所有的好都只给她,再也不会给别人。所以在高考结束后,她义无反顾地壮起胆子,从表白到牵手,曾允只花了短短几分钟而已。

继续阅读:第二章:避免温柔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悄告诉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