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落落与君好
枝萦2018-04-20 22:522,853

  学生会的大例会是单周,双周是部长例会,部长级例会干事不用参加,同样是周二。

  那天双周周二的下午,曾允在二教门口遇见祁至苼,他首先就兴冲冲地过来打招呼:“学妹你也刚下课?”

  “嗯,是现代汉语。”

  “哦,好巧,我今天也是专业课,不过是古代汉语。”

  祁至苼很健谈,很快他们就有默契地聊了起来,曾允向他请教很多问题,他都热心地解答了。

  很有默契地走到离二教最近的食堂,曾允对他说:“我请学长吃饭吧。”

  “我是学长当然得我请。”祁至苼说完便拿出了校园卡。

  推辞一番,祁至苼最终还是赢了曾允。

  第一次和祁至苼一起吃饭的感觉很尴尬,总觉得浑身不自在,于是曾允便小口小口得慢慢吃,祁至苼看出了她的不自然,他笑着对曾允说:“学妹不用紧张,随意点。”

  那感觉很好。

  因为不需要參加会议,所以曾允时间比较充足,她决定先回寝室。

  “我送你回寝室吧?”吃完饭后,祁至苼主动对她说。

  曾允吃惊,“啊?”她总是这么慢热,又很容易被吓到。“不用啦,这儿离我寝室也不是很远,我一个人可以的。”

  “没关系,我顺路,”祁至苼比曾允高出了一个头,他说话时曾允感觉这些话像是从空气里飘下来的一样,软软的却又很坚实。

  “那好吧,谢谢学长。”曾允刚说完这句话,转念便就想到,双周周二的傍晚不是部长级例会么?难道文学楼和她住的寝室顺路?刚想开口,又打消了念头。

  “下个星期院里面有运动会选拔校运动会的运动员,你可以么?最好自己这个星期提前做一下仰卧起坐跳远和跑步这些,不然到时候怕吃不消。”在路上的时候,祁至苼对曾允说。

  曾允打了个冷战,摇了摇头,问:“我可以直接拒绝选拔吗?不去参加运动会可以吗?”

  “哈哈哈,你体育不行?”祁至苼笑,“恐怕不行,哪怕不参加选拔,还是要检测的,这也差不多是院里的体检吧。”

  她愁眉,讪讪地说:“不瞒你说,我小学初中高中体育一直倒数。”

  “没关系的。”他安慰道:“反正肯定要有人倒数啊。”

  “……”

  和祁至苼一起的感觉,真的是很奇怪。

  把曾允送到寝室后,祁至苼又喊住曾允,“那个……”

  “学长还有事?”曾允回头问。

  “运动会这事,先不要告诉别人。我们部会提前通知的,但不是现在。”他的意思很明显,他事先悄悄给曾允开了个小后门,让她有时间准备。

  曾允叹了口气,眉毛弯弯,说道:“放心吧。”

  真是苦了祁至苼冒这么大风险提前告诉她,反正她是不会提前准备的。

  曾允没有告诉景萧这些事,他主动联系她的次数也逐渐少了,不仅是曾允开始了大学生活逐渐变得忙碌起来,景萧似乎变得更加冷淡了。

  她本试图养成一个每天晚上和他通电话的习惯,像其他异地的情侣一样,可是被景萧给拒绝了,大部分的晚上他不会接她的电话,总是在很久后才回复问她怎么了。

  曾允有次问苏婉:“如果男朋友开始逐渐和你生疏了怎么办?”

  苏婉毫不犹豫大大咧咧地给了一个答案:“恐怕是出轨。”

  她不知道景萧会不会这样,而且她也不知道该怎样去一探究竟。

  苏婉说:“异地恋很难熬的,有条件的话,你可以多去看看他,顺便回家。”

  曾允很犹豫:“可是来回路费已经要900多元了,更何况,学校里的事情太多了。”

  她加入了学生会,每天都挺忙的,没有时间兼职,所有的费用都是做普通公务员的爸妈给的,哪里会那么阔绰呢?

  所以这段时间她总是很闷闷不乐,她在想要不要趁双休回家,可是两天,根本来不及,而且,路费是问题。

  转眼十月份就到了,很多人都趁着七天假回家,景萧问曾允:“小允你国庆回家吗?”

  似乎是最主动的一次。

  曾允还在犹豫,就在9月15日,学生会办公室下达了一个任务,在国庆来了之后要举办一次“最佳主持人”大赛,承办方是办公室,部门里的干事和曾允差不多,都是路远的,竟然都心照不宣地决定不回去,曾允也就不好意思果断地做决定。

  她问余筱,如果办公室只有她一个人回家会不会很尴尬。

  余筱告诉她,没关系,本来就应该回家的。

  曾允就更加纠结了,她后来发现如果经常让自己陷入两难的境地,长此以往,就会得纠结症,然后,很容易在任何事情上纠结。

  景萧似有若无地期待曾允回家,她也很想见他,当她自己说服了自己,在19号决定买票的时候,意外地发现北城到海城10月前十天的高铁票已经卖光了。

  她哭着给景萧打电话,果不其然,他没有接。

  可能是曾允无缘无故地来了脾气,也可能是她对他不接电话的生气,曾允一下狠心,便发了条短信给他:“懒得回去,所以不回了。”

  发完后整个人很后悔,也很伤心,不知道是因为没有票还是生景萧的气。整一天,曾允就像一朵蔫了的花,连专业核心课都听不进去。

  就在这天晚上,乔乔带回来一盒费列罗巧克力,她小心翼翼地拆了包装,分给其他室友吃。当然,也包括了曾允。

  林落问:“这是?脱单了?”

  乔乔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全寝室似乎炸开,程曦问:“是哪个院的?我们见过没?”

  乔乔是个很老实的姑娘,她笑着解释,是异地恋,那个男生是高中同学,在海城读二本。

  “二本?”林落吃惊,“乔乔你确定你是认真的?你可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大学的学生。”

  乔乔笑笑,说道:“缘分嘛!看对眼就好了,谁还在乎这个!”然后她继而走到曾允边上,眼里闪着亮晶晶的光,问她:“曾曾你知道海城市江夏区的城市科技学院吗?”

  曾允被她的热情举动吓了一下,但是看她眼里像火一样的光芒,她忽然间很想亲近乔乔,她让曾允觉得,这个寝室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冷漠,曾允微笑告诉她:“我家就在江夏区,这个学校离我家不远,你想去的话我可以带你去,顺便就住我家。”

  乔乔非常开心,她们可能觉得最冷漠的是曾允,而曾允觉得她们孤立她,这就导致曾允和她们三人一直有隔阂,她们不敢亲近她,害怕她的拒绝,她也不敢主动找她们,害怕她们欺负她。而今天,乔乔似乎打破了这一个月以来的尴尬。

  林落说:“我也要去你们家那儿!我还没去过南方呢。”

  曾允都很热心地回答说好。

  乔乔男友寄来的巧克力很快被她们瓜分,她丝毫不心疼,反而觉得很幸福。曾允在想,要是景萧也可以这样就好了。

  程曦说:“乔乔,不如把你男友也拉倒我们寝室群里来,大家认识认识呗!”

  乔乔不好意思,转移话题,说道:“曾曾我记得你在上大学前就有男朋友吧!你说说你男朋友啊。”

  曾允忽然间脸红。

  因为开学时和她们的尴尬处境,她们只知道曾允有男朋友,却不知道他的任何情况。也不曾问过,她也不曾提过。

  曾允支支吾吾地说:“是我高中的学长,也是邻家大哥哥。”

  林落大惊:“哇!青梅竹马!”

  曾允点点头,想了想,还是对她们说:“海城大学的,艺术生。学钢琴的。”

  她们强烈地要求看照片。

  后来,这个晚上,她们就在感情生活的讨论中欢快地度过了一个晚上。在半夜12点的时候,程曦拿出了她私藏在行李箱里的Rio。不为了什么事,喝酒就是来开心的。

  曾允第一次体会到,寝室也很好。

继续阅读:第五章:失落运动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悄告诉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