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挑个不疼的死法
末世神农2020-03-25 09:382,413

  王家的这间小卖部,处于城中村里的路段交叉口,仅仅是一栋楼底层拐角,面积加一起不到20平米。

  里面一个四平米大小的储物间,勉强放了一张折叠床,床下周围还堆了乱七八糟的箱子,是妈妈田芳平时用来午睡的地方。

  关键是……只有卷帘门可以出入。

  村中村的过道人满为患,现在小卖部四周估计挤满了丧尸。也就是说,妈妈的善心让得儿子和闺女留守小卖部,使他们陷入了绝地。

  如果刚开始他们趁乱逃走,或许还有生存机会,但现在已经是彻底没希望了。断电,手机拨打不出去,完全没信号。

  储物间里,王哲和唐宝宝姐弟蜷缩在折叠床上,双臂抱膝靠在一起,气氛静谧而诡异。

  “我们……逃不出去的。”王哲已经哭不出来了,嗓音嘶哑。

  唐宝宝浑身不时地抖着,只有靠在弟弟身上的时候才能稍减惊恐感,说话都带颤声的:“那,那我们怎么办?”

  王哲长叹一口气,了无生趣:“等死吧。”

  虽然小卖部里除了销售日常用品,食物和水还有很些,足够姐弟俩维持一两个月的,但没卵用,吃光喝光还是得死。

  关键是,连个煤气罐都没有,想不太疼地自杀都是问题。

  姐姐抬头,望了眼帘子外房顶的三叶大风扇,悲哀地问:“上吊么?”

  “上吊活活憋死,肯定很难受,舌头还伸出来老长,要么用水果刀割腕?”王哲建议着。

  “那还是会疼……”唐宝宝往弟弟身上再靠紧点,仔细想出个答案:“可以先喝白酒,喝多的时候咱们互相割腕……这样就不会疼了。”

  “嗯,这个方法不错。”王哲无奈地想着,其实他也怕疼的。

  他起身离开折叠床,找来凳子,叠了三张后往上爬。

  “阿哲,你干嘛?”姐姐以为弟弟现在就要自杀,话说投胎也不用这么急吧?

  “……不干,我看看外面什么情况。”王哲拿啤酒瓶底面,砸碎一扇小天窗,伸头往外面瞅瞅。

  尼玛,黑压压的一片丧尸,不远处的菜市场都沾满了身影。当时不应该回小卖部的,应该直接找一栋楼进去躲。

  可惜没有后悔药吃。

  “阿哲,我怕……”唐宝宝一个人独处储物室,尽管很安全,但心里还是很慌。

  王哲走过来上床,重新换一个姿势躺着,叹口气:“怕不怕反正都得20投,你去看看外面多少丧尸。”

  “我不看!”

  折叠床不大,排不下两个横躺的成年人,姐姐就趴在弟弟肚子上流眼泪。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一个星期了。

  王哲每天都会看一看外面的丧尸情况,可是卵用没有,丧尸不但没减少,反而愈来愈多。

  哗啦啦。

  一股水流激荡声持续不到五六秒就停了,姐姐红着脸,把大碗面的塑料壳递给弟弟。

  “也不说声谢谢?”

  “呸,你还不是姐姐一把屎一把尿从小带大的?”

  “年轻人讲话注意点,给自己留条后路知道么?”

  王哲苦着脸,把塑料壳里的东西从天窗倒了出去,屋子里的骚臭味却依然浓郁。

  没办法,人总不能不吃不喝,不撒不拉吧。

  比起大多数人他们是幸福的,至少有吃有喝,可以再多活一两个月,还可以选择一个不那么疼痛的死法。

  但同时,他们姐弟俩也是苦逼的,明知道逃不出去,却又舍不得立刻自杀,非得熬到弹尽粮绝才肯放弃。

  他们心里还想着,说不定哪一天,军队就开坦克碾压回来了。

  末世第十天。

  “一对九。”

  “一对Q,哈,没了吧,12345顺子。”王哲把扑克甩出去,笑眯眯:“唐宝宝,后面三天该你倒尿倒屎了。”

  “混蛋混蛋,就不知道让让姐,没良心。”唐宝宝恼羞成怒,拿小脚使劲踹弟弟。

  末世第十3天。

  姐弟俩一起爬凳子,通过天窗朝外张望,耳朵里听着一阵若有若无的女人惨叫声。

  “第七个了。”王哲托住姐姐的屁股,让她爬下来,鼻子嗅了嗅:“唐宝宝,你身上好臭啊。”

  唐宝宝怒不可遏,把弟弟的胳膊掐成紫青色:“就你不臭是吧,就你香喷喷是吧。”

  末世第十六天。

  王哲查看了下外面的情况,忍不住抱怨:“唐宝宝你能把你姨妈巾扔远点吗?你自己来听听丧尸的声音。”

  唐宝宝委屈地说:“人家让你扔你又不肯,我力气本来就小嘛。”

  “……你还挺有道理!”

  末世二十天。

  为了测试醉酒状态下能不能自杀的问题,姐弟俩都喝多了,晕晕乎乎地睡到被尿憋醒。

  “阿哲,你昨晚是不是摸我哈密瓜了!?”唐宝宝气恼恼的,踹弟弟。

  王哲一头闷,脑袋瓜还晕着呢:“我跟你讲,你别诬赖好人啊,我不是那种人!”

  “呸,你个小表脸的。”唐宝宝骑在弟弟身上,夺命漂漂拳使劲地招呼。

  “哎哎,别打脸,我想有尊容地升天。”

  末世第二十五天。

  王哲抱着姐姐睡觉,饿了就吃渴了就喝,然后继续回床上咸鱼般地趟着,反正不想动。

  “阿哲,到时候你先割姐姐的手腕好不好?”唐宝宝抱着弟弟哀求。

  “不,你先割我的,我怕你最后没劲再割我的。”

  “你自己割嘛。”

  王哲使劲摇头,苦瓜脸:“我对自己下不去手啊。”

  “你个没用的咸鱼。”唐宝宝生气了,掐弟弟的大腿根。

  “嗷……”

  末世第三十四天。

  王哲从柜台烟酒架子底下掏出了几团黑乎乎的东西,兴奋地道:“唐宝宝快看啊,煤球,咱们不用割腕啦!”

  唐宝宝也是一脸喜色:“你意思烧炭?”

  “无色无味,绿色环保,有木有?”

  “……”

  姐弟俩都不想死,不得不死的时候又怕疼,所以这几团煤球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神赐福音,当晚就开始用透明胶和保鲜膜把储物室封闭了一遍。

  末世第三十九天,小卖部的食物已经见底,坚持不了两个星期。

  姐弟俩决定开始自杀模式。

  俩人脱赤条条地用纯净水刷牙洗脸洗澡,洗完澡再洗衣服,把身体里里外外都刷洗干净。

  然后抱在一起躺在小折叠床上睡觉,静静等待第二天衣服干透。

  他们要有尊严地死去……

  末世第四十天,8月13号上午。

  王哲迷迷糊糊地醒了,就发觉身体某处异常地亢奋。一只小手伸过来,抓住使劲一握。

  “啊呦,嘶!姐我错了,有话好说啊。”

  二营长,咱们的意大利炮被缴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姐姐带我混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姐姐带我混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