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回府解心结
黄莉可2019-10-15 14:162,306

  马车刚到尚书府大门口停下,就有好几个人赶忙下了台阶迎上来,伸手接应她们下来。他们像是早就候在了门口,随时等着她们回来。

  莫梨儿看着伸过来的手,迟疑片刻后摇摇头,礼貌的笑道:“我自己下来就行!”

  那人收回手,莫梨儿便跳下了马车。

  她站在台阶口抬起头,看着牌匾上“尚书府”几个大字,半响,才侧过脸去看乳娘。乳娘笑着拉过她的手,轻声说了句“走吧”,就牵着她上了阶梯。

  尚书府院内佳木茏葱,山石点翠,花园锦簇,布置的清雅宜人。

  她们跟着一位引路的伙计穿过几道长廊,便听到丝竹声和溪水流淌的细碎声,一阵微风拂过,夹杂着树叶沙沙的声音,倒是让她浮躁的心平静了些许。

  刚靠近尚书府客堂,莫梨儿就停下了脚步。

  客堂门口,一位穿着绸缎锦衣,带着金银玉翠的夫人站望着她,身边还跟了两个侍女。

  莫梨儿的视线落进夫人的视线里,却是心头一紧。

  乳娘感觉到了她心里的波动,放开她的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温和的笑道:“梨儿,这就是你娘亲,快过去吧。”

  莫梨儿也不知怎么,笑不出来,脚也迈不出去。

  夫人红了眼眶,跑到她面前,抬起手还未碰到她的脸,手就颤抖了下,又放下了。她满眼的心疼和愧疚,轻声问:“你……恨娘吗?”

  莫梨儿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夫人喜极而泣,这才伸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脸,又下落的握住她的手轻轻揉搓,满是慈爱地说:“走,去看看你爹吧。”

  莫梨儿才知晓,莫芸儿失踪的两天后,莫忠元就病倒在床,连给她的家书都是在病榻上拟的。

  等她回过头想看看乳娘时,才发现不知何时,乳娘已经没有跟着她们了。她这才跟夫人说了第一句话,“夫人,我娘呢?”

  夫人愣了下,侧过脸看着莫梨儿那双清澈单纯的眸子,强扯出一抹尴尬的笑,道:“下人们会安置好她的,她照顾你这么多年,我们不会亏待她的。”

  夫人说着,眼泪就滚了出来,她赶忙转开视线,一边擦眼泪一边躲着。

  莫梨儿有点懊悔自己干嘛喊她夫人,她想开口安慰她,喊她一声娘,可薄唇轻启,却是欲言又止。

  她还是喊不出口。

  一路无言的跟着夫人到了莫忠元的卧房,夫人牵着她走到床边,将她推到前面,笑着喊:“老爷!老爷快醒醒!看谁回来了!”

  原来我爹爹就是这个人吗?他原来长这个样子……

  莫梨儿看着病榻上躺着的人,想起年幼时被喊野孩子时的倔强,跟那些孩子们打架时的愤怒,知道自己有爹后的扬眉吐气……

  莫梨儿抿抿唇,扬起嘴角,眼眶却红了,那双琉璃般的眸子,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床上的人听到叫声后眉头皱了下,眼帘颤动的缓缓睁开,在看见莫梨儿的瞬间,眸光一亮,张开嘴,还没发出声音,就先抬起了手。

  莫梨儿迟疑两秒,才试着伸出手,握住了莫尚书的手。

  看到这,夫人又忍俊不禁,转过身去擦眼泪。

  “梨儿?”莫忠元似乎还不敢相信。

  她跟莫芸儿,生的一张一模一样的脸,若不是莫梨儿因为常年练剑,脸上多了几分英气,他恐怕都分不出来。

  莫梨儿点点头,张开嘴想喊爹,却喊不出口。经过刚刚的教训,她也不敢冒然喊他莫尚书,只好淡笑的说:“您身体怎么样了?还好吗?”

  莫忠元点点头,放开她的手,按着床铺坐起来。

  莫梨儿赶紧将枕头拿起来放到他身后,让他好靠着。做完这个动作,她突然觉得,自己其实是爱他们的,只是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她无所适从罢了!

  莫忠元伸手轻拍了下床沿,示意她坐下,莫梨儿也听话的顺势坐下。他看见她手握佩剑放在腿上,便慈祥的笑着说:“怎么想到要去拜师学武呢?”

  莫梨儿没有说出小时候心里的委屈,道:“学武可以保护自己,有什么不好?”

  “好,好!”莫忠元赶紧附和她,小心翼翼的问:“可有人欺负你?”

  “谁敢欺负我?”莫梨儿自信满满的反问。

  莫忠元这才虚弱的笑了,意味深远地说:“你小时候啊,你乳娘写信回来,说你非闹着要去学武,我还想着,这女孩子家家的,学什么不好,要去舞刀弄枪的!等在收到你乳娘写来的信,说你已经拜到丛云派了!我是想哭又想笑,既欣慰,又心疼!”

  莫梨儿听莫忠元说着,也跟着笑了。

  “梨儿的剑术如何?”莫忠元话锋一转,打趣道:“可否练两招,让爹爹开开眼?”

  莫梨儿微怔,这爹爹二字,将她的心扎了下,既疼,又暖。

  莫忠元见她没回应,便赶忙说道:“无碍!若梨儿不想,爹爹就不看了!等哪天……”

  他话还未说完,莫梨儿回过神,笑着说道:“这有什么!你想看,我就练两招让你看看就是!”

  “好,好!”莫忠元开心地连连点头,夫人就赶紧上前来搀扶他起来。

  莫梨儿站在院子里,握着剑向站在门口的莫忠元笑着点了下头,然后舞剑而起。

  她青绿色的身影如雏燕般轻盈,手腕灵活旋转,剑光也如闪电般转动,与她纤细的身影相融合。青色的剑光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莫梨儿的腰肢随之倒去,却又在着地的刹那点剑而起,剑如白蛇吐信,丝丝破风,又如游龙穿梭,卷起了地上凋落的花瓣。

  她一个旋身,剑正中剑鞘而入。

  莫忠元欣赏的拍拍手,笑着赞赏道:“好!好!梨儿真是巾帼不让须眉!”

  莫梨儿站在阳光下,远远看着那两个人,嘴角明明是笑着的,可不知是阳光刺眼还是怎的,眼角有泪掉了下来。

  夫人见状,放开莫忠元就跑了过来,焦急的抬手给她擦眼泪,自己也急的红了眼眶,嘴里却还嘀咕着:“怎么了这是?啊?哭什么啊!没事啊!没事!”

  莫梨儿好笑地反问:“那你哭什么?”

  “我?啊?”夫人愣了下,看着眼前的姑娘,心窝子一阵疼,猛地伸手将她抱住,哽咽道:“孩子,娘是开心!开心哭了都!这么多年了,娘也想你啊!”

  莫梨儿这才缓缓抬起手抱住夫人,千言万语,都化作了这一个久违的拥抱。

继续阅读:第六章:失去的身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谋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