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初心如花落
黄莉可2019-10-15 14:141,486

  莫梨儿闻言,赶忙接过信拆开。她微皱起眉头,还想着尚书府有什么事还需要她的帮忙了不成!

  可越看信中的字,她的眉头就皱的越紧,越本灵气十足的小脸也变得面色凝重起来。

  皇上赐婚,让莫芸儿嫁给瑞阳王夜桓,但半月前,莫芸儿去金铺挑选首饰时,再未归来,寻多日无果,只得求救于她。

  信末尾写着,望她回去在与她细说,若她不回,也不怪她。

  她将信折好塞回信封递给乳娘,只字不言。

  乳娘唉声叹气的接过信,看着莫梨儿沉重的面色,语重心长道:“梨儿,如今芸儿下落不明,生死未卜,这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就是说给皇上听,皇上也不能相信啊!娘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可如今这危难关头……”

  “娘。”莫梨儿声音多了几分清冷,“我心里没有不好受!这些年我过的挺好的!若是没有这封信,我会过得更好!”

  可尚书府毕竟是她的家,莫芸儿也是她的胞妹,而莫芸儿到底是自己出走还是被掳走,如果被掳走的话,那么掳走她的人会是谁?有什么目的?芸儿现在又是死是活,身在何处?

  “那……”乳娘欲言又止,小心翼翼的瞧着她的神色,怕再多说两句会让她伤心。

  莫梨儿转身,仰头望着一颗琼花树,看着一团团洁白的琼花压弯了枝头,微风拂过,一片片花瓣如雪般凋落。

  乳娘见她如此,便不再提尚书府和家书的事,转而问起了江怀风。

  她以前上山来见过他,那时江怀风也不过是个小孩子。后来再来,莫梨儿总是拉着她给她讲这山中发生的趣事,却绝口不提那个同她关系最好的人。

  这女儿家的心思,乳娘是知道的,越是嘴巴上不提的人,心里就越是喜欢得紧,怕说出口会脸红,只好藏在心底。

  莫梨儿只是说出他的名字,就多了几分娇羞。

  乳娘听她讲了半会儿的心上人,才说让她考虑考虑,若不想回去,就在这山上也好,若是想回去,就去小山村里找她。

  这儿离小山村还有一段路程,乳娘不得不早早的跟她道别。

  看着乳娘离开的背影,莫梨儿脸上的笑意又淡了下来,取而代之变成了愁容。她又望向那颗琼花树,半响,才缓缓走过去,伸手接住几片花瓣。

  若没有这棵树,又何来的花呢?花在飘零前,也压弯了枝头啊!

  她放下手,若有所思的转身,就落进了一双无尽温柔的眸中。

  相视一笑,莫梨儿喊:“师兄。”

  江怀风看着她站在花树下,花瓣在她周围款款飘落,好似天宫仙女初下凡。

  他走到她面前,伸手轻轻拨掉她头顶上的花瓣,温和的笑道:“看来梨儿是想娘了,跟娘叙了这么久的话,也不知有没有提到师兄?”

  “当然有。”她笑着抬眼,两两相望。

  “说什么了?”

  “师兄。”她话锋一转。

  “嗯?”江怀风宠溺的看着她。

  莫梨儿握着剑抬起,笑道:“今日还没练剑,就在这比试比试如何?”

  “梨儿说什么都好。”江怀风转身与她拉开距离,拔出剑,打趣道:“还请梨儿姑娘下手轻点!”

  两人身手都十分了得,数招下来仍分不出高下。

  琼花被剑风惹得落了一地。

  他们从比试硬生生的打成了练鸳鸯剑,招招温柔而致命,人有情,剑无情。

  练完剑,江怀风为她擦拭额头的汗水。

  莫梨儿微怔,一双秋水般的眼睛看着他,有些入迷。江怀风手中的动作慢了些,和她对视,气氛仿佛也变得暧昧起来。

  当莫梨儿感觉到扑在自己脸上的鼻息时,猛的缓过神来,转身躲开,羞涩道:“师兄,我还有些事,明天见。”

  江怀风看着她害羞的样子,笑的温柔而无奈。这时,莫梨儿又侧过脸来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四目相交,她只是温婉一笑,少了往日的灵气,像是多了几分忧郁。

  江怀风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他本想着明日再问问她是否有心事,哪知,这一回头,竟是别过。

继续阅读:第四章:初下凤栖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谋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