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美人初长成
黄莉可2019-10-15 14:141,355

  莫梨儿有个孪生妹妹,可从呱呱落地那一刻开始,她们就分开了。

  她们本是早产的孩子,又出生在半夜,算命的师傅算出了一卦凶兆,说是两个孩子会互争阳寿,若想要两个都活,就要送走一个。

  艰难的抉择下,莫忠元抱起了先出生半个时辰的姐姐,让她吃了口奶,为她取了名字,便让稳婆叫来乳娘,派人将她们护送到了距离遥远的深山里。

  转眼莫梨儿就五岁了。

  她和小山村里其他的孩子不一样,她的娘亲年龄看起来有些大了,又没有父亲。和小孩子们一起在山林里玩耍时,总被欺负,他们会口无遮拦的说她是个没爹的野孩子。

  莫梨儿很坚强,她不会因为被骂了就哭,反而会用武力反击回去。小小的她哪怕打不过,也绝不服输,常常顶着被抓乱的头发和一身青紫的伤回家。

  乳娘心疼的给她上药,她就用稚嫩的声音笑嘻嘻的说:“娘,你看我好着呢!他们人多欺负人少,还是被我抓破了脸!娘,你别难过!”

  时间久了,她也会用一双天真的大眼睛看着乳娘,问她自己有没有父亲。乳娘见她总是为此受欺负,就将事情原委讲给她听,哪知这小小的孩子竟听得格外认真。

  她因为乳娘不是自己的亲娘而难过了一阵子,慢慢的接受这个事实后,她才再次问了乳娘一个问题。

  “所以我的爹娘,他们并不是不要我了?他们很爱我,就像乳娘一样爱我,对不对?”

  乳娘用手揉揉她的脑袋,点点头。

  在和那群小伙伴玩耍时,他们说她是没爹的野孩子,她就扬起下巴,骄傲的说自己有爹,她的爹是个大官,是尚书令,结果却换来一阵嘲笑。他们说她痴心妄想,哪个大官的孩子会在这穷山村里生活。

  莫梨儿又跟他们打了一架,顶着一身伤回家的时候,乳娘为她上药时,心疼的眼泪都出来了。乳娘想带她走,问她想去哪儿,想做什么,乳娘带她去。

  莫梨儿毫不犹豫的说自己想学武,要练剑。

  乳娘不愿意,说她一个女儿家家学什么不好,要学刀枪。可莫梨儿铁了心,她就要去学武,否则哪儿都不去,就留在这里天天跟那群孩子打架。

  乳娘拗不过她,就带她到不远处的凤栖山上,恳求丛云派的师父收她做弟子。

  莫梨儿乖巧,见到师父就跪下磕头,甜甜的声音说:“求师父收我为徒。”

  师父被这小不点惹笑了,心里竟升起一股怜爱,问道:“你都已经叫我师父了,不就是我的徒弟了吗?”

  莫梨儿就这样成了丛云派年龄最小的女弟子。

  乳娘离开时告诉她,自己会回到那个小山村的木屋里去,若是她在山上待不下去了,就回家来。莫梨儿抱着乳娘,一双小手紧紧地抓着她的裙子,嘴里却倔强的说着:“我要练好剑再回去!我要好好教训教训那些欺负我的坏蛋!”

  莫梨儿就凭着倔强的脾气,咬紧牙关跟着师兄师姐们勤学苦练。

  有时候太累了,她坐在门槛上吃着饭就睡着了,小脑袋歪着靠在了门框上。

  山上有个只比她大两岁的小师兄,叫江怀风。因为年龄相仿,两人很快就成了好兄妹,常常一起切磋练剑,从剑法生硬到行云流水,从春花夏荷到秋月冬雪,时光匆匆,如白驹过隙。

  转眼间,莫梨儿已经十九,出落得亭亭玉立。她如瀑的墨发盘起,斜插木兰玉花簪,娥眉淡扫,肤若温玉,柔光若腻,三月桃花般的薄唇,娇艳若滴,一双圆溜溜的杏眼,秋波流转的美眸中,如有千万璞玉的光泽,清澈而璀璨。

  她身穿一袭青绿色罗裙,手持佩剑,纤腰不盈一握,好似仙女般灵气十足,美的不食人间烟火。

继续阅读:第二章:家书扰清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谋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